• 001章 一切的开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1本章字数:2844字

    毕业后我应聘进了一家外企,兢兢业业地当起了这座城市中最普通的一名白领。

    原本以为就这样过上了朝九晚五的稳定生活,谁想到好景不长,因为幸运地撞见全身是毛的歪果仁老板搂着新来的小秘,从而被毫不留情地扫地出门。

    收拾好东西,跟几个关系尚好的同事打过招呼后,我准备就此离开公司。走进电梯,我按下一楼的楼层键,电梯门缓缓地关闭,在电梯门即将完全关闭的时候,一只芊芊玉手伸了进来。

    “等等!”公司新来的文秘小美挤进电梯,用略带责怪的眼神看着我说:“走之前怎么也不跟我打声招呼,亏你还说我们是朋友?”

    我看着面前刚刚二十出头的美女,高挑的身材,蜂腰细眉,穿着靓丽的职业装,显的性感而又不失妩媚。看着小美我欲言又止,总不能实话实说:要不是你跟老板在公司那个的时候被我撞见,我至于这样被扫地出门吗?

    小美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有些愧疚地脸红道:“这件事是我对不住你,我来想办法补偿你。”

    补偿?你一个跟我一样的职场新人拿什么来补偿?难道仗着有几分姿色想要情债肉偿?可是哥也不是那么随便的好色之人啊。我摇摇头说:“说不上连累,是我运气不好罢了,跟你没关系。”

    “我请你喝杯咖啡吧,要是你还把我当做朋友的话。”小美的话不容我拒绝,我看出她似乎有事想说,心想左右也无事,就跟她去了写字楼旁边的咖啡店。

    “林哥,离开公司后准备做什么?”小美搅动着咖啡,闲聊似地问我说。

    “走一步看一步吧,我是个胸无大志随遇而安的人,只要有口饭吃饿不死就行了。”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她要说的话,我决定不跟她纠缠,唤来服务员准备付钱走人。

    “等一下!”小美看出我要走,赶紧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到我的面前:“我舅舅名下有一家超市准备转让,那家超市地段不错,店里设施齐全,接手后马上就能营业,因为我舅舅急用钱,所以转让费比正常的低了好几成,不知道林哥有没有兴趣?”

    “为什么转让费这么低,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麻烦的地方?”我谨慎地多问了一句。

    小美听了叹气道:“哪里是什么麻烦,对我舅舅来说简直是厄运!也不知怎的,或许是流年不顺,他妻子出轨跟生意上的朋友跑了,两人正闹离婚呢。还有啊,他上小学的儿子在放学后又被车撞,现在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因为急用钱所以准备卖掉名下这家超市,只要有人一次性付全款,他答应按照市场价降低三成转让。”

    “哦,原来是这样。”我安慰了小美几句,然后跟她说容我考虑几天,要是决定接手这家超市的话再和她联系。

    两天后,我打电话约小美和她舅舅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店见面。但最后来的只有小美一个人,他舅舅说是临时有事来不了。我也没多想,检查过合同确认没问题之后,在合同上签上字,并将转让费打到小美舅舅的银行卡上。

    至此以后,这家超市就属于我的了。

    之前我已经看过这家超市,小美和她舅舅没有欺骗我,超市的确位于本市繁华的地段,店里设施齐全,员工剩下了六个人。

    我一一问过他们几个人,向他们打听超市以前的情况,谁知道这几个人都是最近才招的,对以前的事情一无所知。对此我也只好作罢,不理会以前的事情,只顾专心做好现在。

    可是谁知,就在接手超市不久之后,一场接着一场离奇的事故接踵而来,我像是被拖入了一道无尽的黑暗深渊,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拖着我不住往前走,我逐渐迷失了方向,不知路在何方。

    那是入冬后的一个夜晚,正好是西方的平安夜,超市里的几个女员工都是二十几岁的小年轻,身为同龄人的我知道她们的心思,吩咐这一天大家可以早点下班。等她们走后,我独自留在超市里清点这几天的收账,并坚持站好今晚的班。

    一个人忙活了一晚上,直到将近十一点的时候,我看不会有什么客人再来买东西,就准备关店回家休息。就在这时候,一位看起来八九岁的小姑娘不知何时出现在收银台前,身上穿着脏兮兮的旧袄子,脸蛋上冻裂了好几道口子,挂着两道鼻涕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我。

    她神情淡漠,眼睛出奇的大且黑,但是仿佛有些呆滞,愣愣得看着我,鼻涕也顾不得吸回去。

    我转身去货柜上拿了一桶泡面,几块小面包,还有一些零食,用塑料袋装好之后递给那位小姑娘。小姑娘却不伸手来接,有些疑惑地看着我。

    我估计她这是心里害怕,又或者是因为兜里没有钱才这样,所以低下身子微笑着对她说:“今天是平安夜,这是叔叔给你惊喜,拿着回家去吧。”

    小姑娘这才伸手接过塑料袋,转身欲走。走出几步突然又折回来,示意我伸手,然后在我伸出手之后在我手心里放了一枚类似银币的东西,上面的纹饰有些奇特,我忍不住就多看了两眼,心想这大概是游戏币之类的东西,可能是小姑娘从某处捡来的。

    “这是叔叔送给你的,不需要付钱。”可当我抬起头的时候,那小姑娘已经不见了,我只好将她给我的银币随手丢进钱包里,然后关了店门回公寓休息。

    在公寓一楼我碰到隔壁的租客秋水,一位很清美的女生,喜欢露出侧脸的梨窝浅浅地笑。她最近在晚上参加培训班安排的课程,准备参加明年的研究生考试。

    相处熟了之后,我曾经问她是学什么专业的,秋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说她是学玄学专业的,记得我当时还打趣她说:难道你想修炼之后羽化登仙?

    进了电梯之后,我按下关门键,电梯门缓缓关闭,但在即将闭合的时候突然又打开了,这令我感到有些蹊跷,怀疑是不是出了故障。可能是感应器出了问题,因为只有在人经过门的时候才会这样,但此时只有我和秋水两人站在电梯里,何来第三个人?

    这时候我还没有觉得有什么,秋水却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盯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地方看,还拉着我往后退了一步,自己上前堵住入口的位置,快速地按下关门键。当电梯正常往上运行的时候,秋水出奇地用严肃地口吻问我说:“林哥,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回答她说没有啊,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这样发问。秋水小声地自言自语道:“但愿只是个巧合吧!”

    到了我们所住的四楼,秋水率先走出电梯门,并朝四处张望,我有点担心地问她:“是不是最近在培训班有人骚扰你?”秋水眼睛在空旷的走廊某处定睛看了一会儿,才摇摇头说:“不是,我们走吧。”

    路过房东住的套房的时候,正好见到房东李阿姨抱着她的宠物狗从外面回来,她看我和秋水在深夜一同回来,用暧昧地口气调笑道:“小林秋水啊,你们俩下个月是不是可以把各自的单身公寓退了啊?”

    秋水说起来还是个没毕业的大学生,好不容易租到这间满意的单身公寓,急忙问李阿姨:“阿姨,我们租金每个月都有按时交啊,为什么一下子要我们退房?”

    李阿姨笑着说:“你误会我的意思啦,我是看你们俩关系完全可以一起合租一套大一点的套房嘛,这样交流起来也方便一点。”

    秋水明白过来,脸蛋顿时红了,也不敢接话,只道了一句晚安,就抱着书本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间。我留下来跟李阿姨闲聊了几句,逗了逗她怀里安逸瞌睡的小犬,然后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超市忙活了一整天,晚上一个人把其余几个人的活儿都干了,累得我手疼胳膊酸,赶紧冲了个澡,准备倒在床上好好睡一觉。准备关灯歇息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我拿起来手机发现是秋水发来的微信:“林哥,睡了吗?我能过来找你聊聊吗?”

    刚才上楼的时候就觉得秋水有些紧张兮兮的,我估计是这姑娘在学校遇到了什么事情,这年头不少女大学生频频出事。于是我回她:“我还没睡,你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