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章 初显身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1本章字数:2672字

    我把这个疑问向秋水提了出来,秋水解释说:“何神姑本事大但脾气也古怪,因此得罪了不少同道中人,听我师父说她后来再跟比人斗法的时候输了,不但一双眼睛瞎了,还被限制做某些事情,要是违反了当年那条鲜为人知的约定,就会为她引来天大的麻烦。”

    回想起何神姑从不拿正眼瞧人的事儿,我这会儿才知道原来她的眼睛是瞎的。

    秋水看我相信了她说的话,问我说:“你现在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那些东西了吧。”

    我点点头,问她说:“可是你又是怎么看出来我招惹上那些东西了的?难不成你有传说中的阴阳眼?”

    秋水摇摇头说:“具有阴阳眼是要有缘分的,我没有这个缘分,但能够看见那些东西,也不光只有阴阳眼才行,有些人通过后天的努力修炼,也能够开启天眼看见某些寻常人看不见的东西。林哥你别这么看我,我师父或许能开天眼,但我道行不够,偶尔能看见些模糊的东西,或者只有是借助手里的这些东西去尝试捕捉它们的身影。”

    说完,她向我挥了挥从何神姑那儿拿来的几只香和金粉,然后接着说:“你还记得昨天晚上回到的公寓时候,我们在楼下遇到一起坐电梯的那件事吗?”

    我点点头,说:“记得啊,可那会儿一切都还很正常不是吗?还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啊。”

    秋水摇摇头,说:“就在那会儿有东西缠上你了,也或者是它之前就跟着你,只是你没发现罢了。还记得我们进电梯之后第一次关门但是门又突然打开了的事情吗?不是电梯故障,是那东西想要进来,我发现之后赶紧堵住了电梯门,没让它跟进来。原本以为只是偶然碰到,没想到它是专门跟着你的。”

    如此诡异的事情真的发生在我身上,令我实在有些难以消化,又听秋水接着说:“还有那天晚上李阿姨的宠物狗突然发疯咬死了自己,我怀疑也是那只东西所为。因为狗这类牲畜灵觉很高,往往能发现它们的踪影,可能是怕被人察觉,于是它就设法害死了那只小白狗。”

    想起那晚所发生的一切,我猛然想起些事儿,对秋水说:“所以昨晚睡觉之前你才会找我聊天,并且给我那只可以驱邪的香囊,还在那东西要掐死我的时候敲响了我的门?”

    秋水微涩地笑了起来,露出她美丽脸庞上那道浅浅的梨窝,笑得很美,说道:“香囊的确是我有意给你的,但是清早我叫你送我去学校那件事实属偶然,我是真的要赶时间去听演讲。”

    说完,秋水拿出从何神姑那里拿来的香,点燃后插在一只装满大米的杯子中,竖直地放置。不多时,香的气味就弥漫了整个房间,但闻起来却和普通的香有些不同。

    黑暗的房间中只有香火的点星亮光,我和秋水紧紧盯着香支看,两分钟后,只见香燃烧到三分之一的时候,突然加快了燃烧速度,火光明灭不定,就像是有人故意往上面吹气似的。

    “呵呵,老师说的不错,道行再深,也还是忍不住喜欢吃骨灰做的香。”秋水有些得意地说道。

    用骨灰香制成的招魂香烧地越来越快,灰白色的烟气不断发散,紧接着在某处汇集变得凝实,然后又凭空地消失不见,就像有人把它吸进了口鼻之中。不知道是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出现了幻觉还是咋的,就在此时,我仿佛在身旁听见了一声无比享受的呻.吟声。

    秋水瞄准香烟消失的地方,伸手抓了一把从何神姑那儿取来的金粉,果断地朝着那个方向撒了出去。金粉在黑暗的房间中显得格外耀眼,竟有种诡异的美丽。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金色在空中停留,仿佛沾上了某种东西,然后慢慢形成了一个模糊的人影!人影全身渡着金光,是未开灯的房间中唯一的光源所在,它在我和秋水的注视下无处遁形。

    但是人影还是不够清晰,只能模糊地分辨出四肢和腰身,但是依然看不清它的长相,也无法判断它到底是男是女。秋水见此,再次抓了一把金粉,又撒向人影。但这一次人影明显已经察觉到了危险,侧身躲避过后,满屋子地乱窜。

    它似乎没有料到竟然会被我们看见,惊慌失措之下打翻了房间了不少东西,乒乒乓乓地好不热闹。秋水有些力不从心地撒着金粉,急忙对我说道:“林哥,快来帮我,只要让它现出全身,我就有办法解决它!”

    听到了秋水的话,我立马上前抓了一把金粉,追着那影子不断地挥洒,隐隐约约能够听到那影子发出凄厉的痛呼声,声音听起来柔柔弱弱的,似乎是个女人,这让我有些于心不忍,手上的速度也就慢了不少。

    秋水不知道从何处掏出面类似镜子的东西,端在手里用背面对着那影子,她见我不忍下手,赶紧说:“林哥,别心软,机会只有一次,你不抓住它下次它就会害你的命!”

    我知道秋水是对的,不再犹犹豫豫,不断向那影子撒着金粉,而秋水端着那枚古怪的镜子几次想要把它翻转过来,嘴里小声碎碎念着:“还差一点点,还差一点点……”

    随着那影子沾上越来越多的金粉,它的样子和容貌也越来越清晰。它拥有着纤细的腰身,随着摆动着的似乎是裙子的下摆,应该是个女的无疑。

    两相追逐间,我和秋水把它逼到了墙角,它依偎着墙角有些瑟瑟发抖,现形之后它似乎变得很害怕,好像很忌惮是秋水手里的那面古怪的镜子,似乎在镜子上有某种神秘的力量,能够克制那种东西。

    之前没有功夫去看,现在仔细打量,我发现秋水手中的那面镜子样式古朴,正面看不到,但背面却可以看到刻着神秘的奇兽,有点像我在西游记里看到的那地藏菩萨的坐骑提听。此时它正散发着幽幽地光芒。

    秋水催促我将金粉洒在那东西的脸上,只要令它现出全形,就有办法灭了它。在秋水的不断催促下我伸手往装金粉的盒子抓去,不料却抓了个空。

    从何神姑那里带回来的显性粉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候用完了!

    砰砰砰!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急切的敲门声,接着传来了李阿姨的询问声:“小林,发生什么事儿了?房间里怎么那么吵?”

    秋水大叫一声不好,但为时已晚,当门刚刚露出一条细缝的时候,刚刚还害怕到发抖的那东西突然低啸一声,向门外疾驰而去!

    它想要逃走?!

    看它抽身欲走,我下意识地就上前抱住它,也顾不得心里其实害怕地不行。我抱住它之后,还来不及高兴,瞬间感觉全身冰冷,自己就像抱着个冰疙瘩似的。虽然难受,但我还是没有松手,我知道秋水一定还有后招儿。

    急忙之下,我抱着那东西,近距离接触之下,我竟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甚至还有微微地喘息。有几根金丝钻进我的鼻孔里,弄得我直痒痒,我知道,这是它的染上金粉的头发。

    它在我的怀中挣扎,想要脱身,当它的力气显然没有我大,这样下去只能束手就擒而已。秋水看这是最后的时机,也不管它还未现出全形,就准备调转那枚古镜,照着那东西。

    而就在这时候,那东西在我怀里竟然放弃了挣扎,然后猛然转过头来。秋水见此连忙朝我大叫:“林哥,把眼睛闭上,千万正面对着它的脸,不然会折寿的!”

    我相信秋水,赶紧闭上了双眼,惊吓之余下意识地懈了点力气,那东西借故挣脱了我的怀抱,在李阿姨打开房间里的灯的时候,金光一闪,顿时就消失在了走廊的灯火中。

    秋水见此颓然地倒在沙发上,说:“金粉遇到亮光就失效了,我们追不上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