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8章 迷你棺,木雕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1本章字数:2612字

    说完,小美竟然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我只好反过来安慰她,等她状态好了点,她与我说了一件在她舅舅管理超市的期间发生的事。

    事情发生在一次铺设下水道的工程之后,由于超市坐落在工程的路线上,库房下的水管年久失修,需要换上新的才行。于是就在小美舅舅的允许下,工程队挖开了超市库房的地板,在不断往下挖的时候,竟然挖出了很多奇怪的东西。

    那些奇怪的东西是棺材。

    但却不是正常的棺材,因为几乎每个都只有一条香烟包装盒那般大小,其中最大的也不超过直径二十公分。虽然在超市下面挖出这些东西,显得有些晦气,但是当时没人觉得恐怖。小美舅舅曾经倒腾过古物,看出哪些都是上了年头的东西,于是就把所有的迷你棺材占为己有。

    后来,等过程队的人走后,小美的舅舅就在超市里迫不及待地把那些迷你棺材拿出来,其中当时有位但胆子大的库管,没经过小美舅舅的同意,出于好奇心就把其中最大的一只棺材打了开来,在里面见到了一尊木雕的人偶。

    据小美听她舅舅所说,那木雕的人偶简直巧夺天工,人身上的每个细节无不栩栩如生,特别是眼睛,好似会转动似的,明明是个木雕,但无论是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会觉得木雕的眼睛在死死盯着人看。

    超市里的人都觉得发大财了,准备卖掉那些从地底挖出来的东西,但厄运就这样来了。

    先是其中一位参与了分赃得到一只迷你棺材的导购员出了事,当天在下班的路上不小心碰到高压线,被电击到半身不遂,至今下半身毫无知觉,相当于半残废。

    发生了这么一件事,超市里的人还觉得只是一个意外,但是直到小美舅舅的儿子马上出了车祸,妻子又带着家里的存款跟别人跑到国外的时候,小大伙儿开始觉得不对劲儿了。

    后来听说那些参与了分赃的超市员工都受到某种报应,舅舅只好当机立断命大家将那些人偶重新放回到棺材,然后重新将棺材埋到库房的地底下,这才刹住了厄运的不断发生。

    但是事情似乎还没有结束,因为棺材并没有被完璧归赵,还有一只流落在外,有名超市的员工偏偏不信这个邪,就不将棺材放置回地下。

    就是这位员工,在今天凌晨被刺身亡。

    我觉得我非常有必要与小美舅舅见上一面,有些事情是必须当面搞清楚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可小美舅舅说今天他儿子出院,明天这时候再约我见面。

    与小美告别之后,我打车回到了超市,一直忙活到晚上。

    这几天诡异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使得我的心情变得有些糟糕。等天黑之后,想到晚上下班后回公寓很有可能受到那只女鬼的报复,我就感到一阵头大。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靠在超市外的墙角抽烟,沉默中隐约听到有人在轻微地不停咳嗽,我转头寻望,然后在不远处的墙根下发现了个熟悉而瘦弱的身影。

    那个经常来超市里的小姑娘蹲在墙根下,等我走过去的时候,借着路灯,发现她的脸色很苍白,好似大病了一场似的,更加糟糕的是,她还有点轻微的咳嗽,浑身难受地微微颤抖。

    我伸手去探她的额头,不烫,却冰的可拍,应该是低烧的表现。大晚上的我担心她出事,赶紧问她:“小姑娘,你家在哪里?叔叔送你回去,好让你家大人带你去医院看病。”

    那小姑娘摇摇头,用可怜巴巴的眼光看着我,很是孤单无助的样子。难不成她是位流浪儿?

    至此我不再犹豫,抱起小姑娘,带她去医院挂了号。我打算现在先给她瞧病,然后再到我住的公寓住上一宿,等明天早上去超市的时候再把她交给周局长,公安局和周局长应该有办法找到她家人,不然让这样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子流浪街头实在不是个办法。

    在医院挂完号,看前面还有四五位病人,我只好带着小姑娘坐在门诊室外的塑料板凳上等待。等到快轮到我们看病的时候,小姑娘突然扯了扯我的衣服,然后一只手压着肚子,一只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洗手间,神色有些憋得痛苦。

    我陪她去上厕所。但等了五分钟,依旧不见她出来,我有些急了,生怕她在里面出什么事儿,身体本来就带着病,要是晕倒在里面怎么办?

    又等了一会儿,我看见从女厕所里面走出位年轻的小护士,赶紧上前问她:“请问你在里面有没有见到一位八九岁的小姑娘,她是我侄女,已经进去好久了。”

    小护士听完说:“那我进去帮你找找看吧,你在这里等我。”

    我连声道谢,然后看着小护士走进了女厕所,过了一会儿她又出来了,身旁却不见那位小姑娘,皱着眉对我说:“里面没人呀,你确定你侄女没有出来?会不会是她出来了你没看见?”

    我说这不可能啊,我一直守着着女厕所呢,如果小姑娘出来了我怎么会看不见。护士让我别急,说她和同事帮我在医院里找找,最后确实不行的话还可以用医院广播,总之先别急。

    就在我束手无策准备报警的时候,从女厕所里走出位小小的身影,正是那小姑娘。

    这时门诊部的护士在喊我们的号,轮到我们看病了,我就对小姑娘说:“你先跟着那位护士阿姨进去看医生吧,叔叔去找刚刚那位找你的护士姐姐,告诉她们叔叔已经找到你了。”

    说完,我把挂号单交给小姑娘,然后就去找刚刚那位小护士了。

    等我回来的时候,小姑娘坐在外面的塑料板凳上,脚不着地,不停地晃荡着两只脚,显得十分天真和可爱。我看她脸色竟然好了不少,心想难道刚刚医院给她打了退烧针,竟然好的那么快?不管怎么样,看见她身体变好,我心里也放松了一些。

    走进门诊部,向那医生要药单,但那医生却说没有见过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儿,他去哪里给我开药单子?我觉得这件事太诡异了,低头苦思不解,却发现那医生面前的办公桌上放着张挂号单,正是我和那小姑娘之前挂的号。

    我回想之前去找那小护士的时候,明明看见小姑娘拿着挂号单走进门诊室的,这会儿医生说他没见过什么八九岁的小女孩儿,这太不可思议了,根本说不通啊!医院方面没有必要骗我吧,但这放在医生面前的挂号单又是怎么回事呢?

    出了门诊部,我摸了摸小姑娘的额头,发现她的烧已经退了,脸色也几乎恢复了正常,甚至连咳嗽都好了,我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看着门诊部外等待看病的人不少,而值班医生就只有一个,我也没有那个耐心再等下去了,看小姑娘情况已经大好,就带着她出了医院,准备回公寓休息。

    回到公寓后,我让那小姑娘先上床睡觉,然后我出了房间敲了敲隔壁秋水的房间门。但秋水的房间里无人回答,于是我就给秋水发了个短信,问她这么晚怎么还回不来。

    很快秋水就回我了,她说今晚学校有事会忙到很晚,就在闺蜜的宿舍住了,今晚不打算回来了,并且还提醒我在睡觉之前关紧房间的门,还有千万记得把那只荷包挂在床头,以作驱邪之用。

    我回到房间的时候,按照秋水的吩咐取来那只用艾叶和香草做的荷包,挂在床头。做完这些,我倒头睡去,还没睡着,却被身旁一阵咳嗽惊到了,连忙打开灯,发现小姑娘捂着嘴咳嗽,模样很痛苦,眼睛很害怕地看着那只荷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