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9章 地灵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2本章字数:3302字

    她怕荷包?!

    看她耸着小琼鼻的样子,大概是对艾叶和香草的味道过敏吧。也罢,把荷包拿远一些就是了,省得小孩子睡不好觉。于是我把荷包挂在门口,接着替身旁的小孩盖好被子,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些,以免小姑娘半夜受凉。

    上半夜的时候我睡得很安稳,但后半夜的时候我躺在床上,似醒非醒之间似乎听见有人再说话。我想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做不到,只能侧耳去倾听。只听见有两人在细声交流,两道声音似乎都来自女性,只不过其中一道像是少女,而另外一道则像是小女孩。

    少女的声音我听起来有种诡异的熟悉,而那小女孩的声音我却好像从来没听过,听声音能感觉那小女孩似乎有些气愤。除此之外,那小女孩的语气有些干巴巴的,语速也慢,就像是刚刚学会说话似的。

    听了一阵,我发现我竟然听不清她们在说些什么,想到前两天晚上发生的诡异的事情,我再也不能淡定了,猛然睁开眼,发现房间的桌子上不知何时多了两道亮光。

    我从床头摸到手机,打开手机灯光往光源处照去,发现那两道亮光竟然是昨天还没用完的招魂香!要知道秋水从何神姑的店里一共拿了五支招魂香,昨日为了引来那东西用了一支,还剩下四支放在我这儿。

    用骨灰制成的招魂香,听秋水说是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的最爱。而此时,就在手机灯光的照耀下,我分明见到那位被我捡回来的小姑娘,正趴在招魂香的面前,贪婪地吮吸着!!

    看到这里,我使劲地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清晰的疼痛感告诉我这一切并不是梦境,那小姑娘真的在吸食骨灰香,模样还挺享受!

    某种可怕的念头在我心中一闪而过,回想起与她交往的点点滴滴,其实我心里早就猜到某种可能的,只是我一直压制着心中的想法罢了。

    我果断打开了房间里的电灯,那小姑娘呀地一声,转过身来看着我,然后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站在原地。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接近我,你有什么目的?”我连珠炮似的问出一连串问题,顿时忘记了站在眼前的只是位七八岁的小女孩儿。

    如果她真的是那种东西的话,谁知道她能不能改变自己的身材容貌,说不定她就是前两晚那只想害我的女鬼呢。

    这个猜想在我心底冒出来之后,马上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我突然想起超市丢失红酒的那次,再见到这小姑娘的时候她的脚上沾染着红酒。还有,昨天我和秋水设法试图降服那只纠缠我的女鬼,后来却被女鬼侥幸逃掉,而我再见到着小姑娘的时候她就看起来病怏怏的……

    一切太过于巧合,这小姑娘十有八九真的也是那种东西,只是不知道她和那只想要害我的女鬼有没有什么关系,又或者说其实她就是那种女鬼,改头换面之后再来害我?

    可是此时她为什么看起来那么无辜,低着头不敢看我。我沉默半晌,脑中天人交战,最后精疲力尽地对她说:“你走吧,以后别来找我了。”

    小姑娘摇摇头,始终不挪动脚步,赖在我的房间里不走,半晌鼓起勇气,抬起头支支吾吾地开口说话:“我,我……不是坏的……想跟你一起……你对我好……超市……那些银币……地底下那些坏的……恐怖……”

    与她也见过了几次面了,第一次听她开口说话,说的很生涩,干巴巴地又不完整,我听得云里雾里,只能听出大半。我猛然想到在那疑似梦境里听到的对话,其中那青涩的童声不正是眼前这小姑娘所说?而另外一道少女的声音,我猜想就是前两次想要害我那只女鬼的声音?!

    难道真的要留只鬼在身边?虽然暂时看起来她对我毫无恶意,但我总觉得心里变扭。可要让我拒绝她,从而把她赶出家门,我却又是于心不忍。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随着传来秋水的声音:“林哥,这么晚了怎么不熄灯,还没睡吗?”

    秋水怎么会来了?她不是说今晚会在学校忙到很晚不回来睡觉的吗,怎么这会儿又回来了?

    我借口说穿衣服让秋水在外面等等,然后看着那小姑娘,问她说:“别人能看见你吗?”

    小姑娘点点头,说:“除了你,普通人不行……除非,我自己愿意……”

    那我就放心,大大方方地去开了房间门。秋水抱着书本,似乎刚从学校赶回来,看起来有些憔悴,美丽的瞳孔下面泛着黑黑的眼圈,看样子今天她真是累得不行。

    我赶紧让她进来,请她坐在沙发上休息,又给她泡了杯咖啡,秋水捂着咖啡杯对我说:“今天晚上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

    我摇摇头说没有,又问她怎么突然又赶回来了?秋水的脸蛋突然有些泛红,小声的说:“人家担心你啊,在学校宿舍睡不着,还是连夜赶回来看看才放心,从学校出来的时候是爬墙出来的,人家还绊了一跤呢。”

    说完伸出小腿给我看,我看她的裙子的下摆给弄脏了一大块,小腿上还划了几道口子。

    我赶紧拿出医药箱,亲手给秋水处理伤口,秋水刚开始有些害羞,但最后也没拒绝,任由我将她的小腿放在我的膝上,我小心翼翼地给她的伤口消毒,然后再包扎好。

    “林哥,你说这样的伤口好了后会不会留道疤啊?”秋水不无担心地说道:“要是留疤的话就难看死了,以后我还这么穿短裤穿裙子啊。”

    我笑着安慰她说:“不会的,你要相信我包扎的手艺,保证以后不留疤。”

    秋水哼了一声,说:“要是留了疤你来负责?”

    我说我来负责,这疤要是一天不好,我就对你负责一天,要是这疤一辈子不好,我就对你负责一辈子。

    秋水不说话了,害羞的啐了声:“有小朋友在这儿你也不害臊……”

    听到她这句话我顿时目瞪口呆,秋水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捂着自己的嘴巴,而那小姑娘更为吃惊,她从床上跑下来藏在我的身后,拉着我的裤脚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秋水,似乎对陌生人有些害怕。

    我拍拍小姑娘的脑袋,示意她别害怕,然后问秋水说:“你怎么看的见她的身影,不是说你的道行不够,暂时开不了天眼,看不见那些东西的吗?”

    秋水瞪了我一样,似乎是对我一开始对她隐瞒这件事有些生气地说:“如果不是我自己发现,你就打算瞒着我是不是?”她指着桌上尚未燃尽的骨灰香,说:“这东西就是证据,说明在我回来之前有那种东西来了你房间,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能看见你身后那小东西,并且知道她不是人。”

    我对秋水能看见小姑娘很疑惑,要知道在超市的时候,晶晶他们是看不见她的,在医院的时候,护士和值班医生也看不见她,秋水承认过自己没有开天眼,那她又是怎么看见小姑娘的呢?

    我问秋水,秋水冷哼一声,然后对我解释说:“这小东西可不是普通的小鬼,她应该是传说中的地灵。什么是地灵?就是那种并非是人死后逗留人间的鬼魂,而是某种天生具有灵气的东西应蕴而生,成为天地间一种特殊的存在。这个世界上能看见地灵的只有三种人,一种是有缘人,一种是道法极其高深的玄门中人,还有一种……”

    我急忙问:“还有一种是什么?”秋水脸蛋又红了起来,说:“还有一种是天性善良的女孩子,并且这个女孩子还要掌握一定的玄门术法。”

    我听秋水说女孩子这三个字的时候语气有点怪怪的,想了想马上就反应过来,原来她指的是未经人事的处.女啊,秋水脸皮子薄,在我面前不好意思说出这个词。

    说完秋水露出笑容,朝我身后的小姑娘挥了挥手,小姑娘起先有些害怕,在我鼓励下才慢慢地靠近秋水,秋水将抱在大腿上,摸了摸她瓷白而富有弹性的脸蛋,对我说:“地灵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啊,它们通常生性善良,而且忠诚度很高,认主之后就是一生一世,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跟上你?”

    小姑娘坐在秋水的怀里,刚开始有些不自在,但到了后来慢慢变得熟稔,她听到秋水喊她地灵的时候甚至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嘟着嘴说:“我不喜欢……地灵……这个名字……”

    秋水呵呵笑着对我说:“既然她跟着你,你就是她的有缘人,你替她取个名字吧。”

    小姑娘听秋水说完,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我牵着她的小手,觉得她的体温总是冰冰的,就对她说:“我姓林,你以后跟着叔叔姓,名字叫做冰冰。林冰冰,你觉得怎么样?”

    “林……冰冰?”小姑娘用青涩的语气念了几遍,眉毛不自觉地弯成一道月牙。这是我第一次见她笑,笑得那么天真那么无邪。

    我不知道一般的鬼魂需不需要睡觉,但冰冰却很容易犯困,我看时间不早,就让她去我床上睡觉。我拉着秋水去她的房间聊些事情。

    秋水对我说,地灵在玄门中是极其少见的,但它们的出现都有着某种重大的原因,而且看冰冰跟着我,她必然与我有某种鲜为人知的联系。

    我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问她说要如何找到冰冰与我的联系。秋水想了想,说除非我能找到冰冰的本命物。

    看着躺在床上陷入睡眠的冰冰,温润如玉的脸蛋上皮肤白皙,眼睑上覆盖着修长的睫毛,半梦半醒之间睁开半只眼,漆黑如墨的眼球中心竟射出丝丝绿光,像极了一块千年璞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