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1章 祖训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2本章字数:3093字

    我问奶奶到底是何隐患,竟然遗留千年?可奶奶说她也不知道,那位在贞观末年任职于天机处的祖宗也没有解释地详细,只是传下这么块璞玉,让后代子孙严加保管。

    “远祖还留下句话,这句话我们林家代代相传,但至今不懂到底是个啥意思。”奶奶闭着眼睛沉吟半晌,吐口道:“九阴日,冥帝出,千年不死唯鬼魂。千年后,玉生烟,祥兆能隔阴阳界。”

    我听得玄乎,不得其解,抱着侥幸的心态问冰冰:“你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冰冰摇摇头,用生涩的语气说她也不知道,但她说了另外一件关于我的事。她说她醒过来之后察觉我惹上了脏东西,就暗中保护我,先后跟缠着我的那些东西斗了几次。

    第一次就是我与她初次见面的平安夜,那晚超市丢了两瓶红酒,有人拿着红酒冒充鲜血去恐吓别人。冰冰说这事儿是那女鬼干的,她与那女鬼争斗了一番,过程中打翻了其中一只红酒,所以她的脚上才沾上红色的酒液。

    第二次是我带她去医院看病之前,与对方又斗了一次。这次斗法的过程比上次更加激烈,冰冰损耗巨大,所以她整个人看起来病怏怏的,躲在医院厕所里调整后才恢复过来。而这一次,那家被恐吓的男主人被刺身亡,至今未找到杀人凶手。

    我问冰冰说凶手还是那女鬼吗?冰冰点点头后又摇摇头,说:“不止有她,还有另外一只男鬼……”

    我妈听了我们的话后脸色变得煞白,劝我卖了超市,别再管这些玄乎事儿了。我奶奶重重地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晚上我带着冰冰回卧室休息,冰冰躺在被窝里对我说:“要小心白天那个女人,我在她身上闻到了危险的气息。”

    第二天,小美突然打电话来,说她舅舅家出事了,问我能不能与她一同去她舅舅家一趟。我答应了,正要出门,我奶奶让我把冰冰带上,并嘱咐我不论发生任何情况,都要不离开冰冰左右。

    我开车带着冰冰到了原来的公司楼下,小美泪眼婆娑地钻进车,说:“我舅他儿子昨天去世了……”

    我惊讶地问她说:“不是刚出院吗,怎么会这么突然?”

    小美哽咽着回答说:“就在昨天晚上,我表弟无缘无故从十一层摔了下去,立马就断气了……都是报应,都是报应,我舅舅不该惹上那些东西的啊……”

    等我们赶到小美舅舅家的时候,事发现场的警戒线刚刚解除,警车和救护车开着响笛离开。我看到中央的地板上还有些未冲刷的血迹,小美舅舅泣不成声地坐在旁边,真个人形如枯槁,两只眼睛里充满了绝望。

    等围观的人散去之后,小美舅舅突然暴起抓着我的脖领子,红着眼睛吼道:“带我去超市,带我去超市!”

    我只好开车去了超市。

    小美舅舅下了车,往库房而去。在库房门前被小刘和老钟拦截住,双方争执不下。我找了个借口支开小刘和老钟后,和小美还有冰冰看着小美舅舅抓起一把库房墙角的铁锹,找准位置,发疯似的砸开地面上的一层水泥,然后卖命地往下挖。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美舅舅挖到了一只尺寸只有三十公分大小的木盒子,形如棺材,真是小美之前与我说的那种迷你棺。

    小美舅舅将迷你棺端在手里,发出恐怖的笑声:“就是你,就是你害的我儿子!我要你粉身碎骨,永世不得超生!”

    说完,他粗暴地拆开迷你棺。可等棺盖被掀开之后,里面却空空如也,我们顿时傻了眼。小美舅舅愣在原地,显得茫然无措的样子。过了会儿,他把棺盒给扔了,准备继续往下挖,因为下面还有更多的迷你棺。

    就在这时候,一道干涩的声音传了进来:“不想死的话,就赶紧住手!”

    我转头,看见说话的人竟然是何神姑!而在她的身边,站着秋水和一位年过花甲的老头子,我猜应该就是那位玄学教授岳老。

    小美舅舅沉浸在丧子的心痛中,哪里听地进劝?不管不顾地还要往下挖。何神姑翻了翻发白的瞳孔,睁着她那双瞎眼,挥袖撒出一片粉末,小美舅舅立刻软到在地上。

    看到这里,小美急的要跟老太婆拼命,秋水站出来拦住,说:“只是安魂香,跟安眠药差不多的效果,这时候让你舅舅睡一觉,比什么都好。”

    小美这才作罢,抱着她舅舅往外走,临走之前对我交代说:“林哥,有什么进展随时联系我。”

    等小美走后,我问秋水怎么来了,秋水显然还在为昨天我和刘湘香约会的事情生气,哼了一声不说话。我只好换个人问:“岳教授,你们怎么会来?”

    满头白发的岳教授笑得很可亲,看着背过身去的秋水说:“还不是我这个不成器的小徒弟担心某人,拉着我从学校里……”

    不等岳老说完,何神姑睁着瞎眼对着我说道:“小子,你知不知道你惹上了天大的麻烦?!”

    我摇摇头,不以为然地说道:“不就是地底下埋了些不干净的东西,还能咋地?”

    “还能咋地?”何神姑被我气笑了,哼哼了半天,说道:“死鸭子嘴硬吧小子,你这店里下面埋的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脏东西,要是弄得不好,不知道会害了多少人!”

    我故意装作不屑的样子套她的话:“好像你知道一样,说来听听?”

    何神姑脾气暴躁,受不了人激她,说:“我刚刚看了你这店的风水,库房的位置正好是九阴绝脉!现在城里人不信这个,放在以前的话这就是乱葬岗的首选地!”

    听完我倒吸一口凉气,却硬着脖子继续问道:“那又怎么样?”

    “那又怎么样?!”何神姑笑我无知,说:“九阴绝脉之地煞气极重,是蕴育邪灵的首选之地!而且这里明显被人动过手脚,看样子还是千年前的手法,你们现在挖到的只是皮毛,下面究竟有什么,连我都想也不敢想,要是真挖了下去,我保你暴尸当场!”

    岳老捡起那只被小美舅舅挖出来的迷你棺,端在手里仔细打量了一番,又交给何神姑,说:“老姐,这是唐代的东西吧?”

    何神姑用她老树藤般的手抚.摸着迷你棺,半晌才点点头,吐口道:“应该是李二时期的东西。”

    李二,指得就是唐太宗李世民。

    说完,她又在迷你棺内壁上摸了摸,完了说:“里面的东西应该刚出来不久,不知道是人为还是它自己有意出来的。还有,下面的大阵也不知道坏没坏。”

    何神姑拿着迷你棺,没有要把它重新埋到地下的意思,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朝门外走去。秋水急忙拦住她,说:“前辈,你答应过帮林哥的,怎么这就走了?”

    何神姑嘴角泛起一丝令人琢磨不透的笑意,瞳孔里翻着白色的眼珠,明明是个瞎子却像能正常视物一般,转头望向我身后的冰冰,说了句:“这小子前世修来的好福气,竟然有地灵出世护佑,哪里用得着我这个老婆子。不过,地灵出世也未必就是好事,也常常伴随着大凶之兆。”

    说完她不再逗留,带着那空空如也的迷你棺,走了。不等我挽留,岳老也笑呵呵的告别,秋水瞪了我一眼,跟着岳老也走了。

    等他们离开后,我把库房的地重新铺好,然后打了个电话给周局长,问清被人杀害的那位前任库管家住何地,带着冰冰赶了过去。

    听小美说过,那库管手里还有一只迷你棺。

    刚刚何神姑和岳教授在讨论空棺的时候提到贞观年间,我就已经意识到这与我家代代相传的那件事情不无关系!

    到了出事的居民房,敲门,里头半天无人应答。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房门打开了一条细缝,露出半张憔悴的脸,用惊疑的声音问道:“是谁?”

    我说我是超市的老板,前任库管的妻子犹豫了一下,将门打开请我进去。我看她眼睛红肿,而且脸色惨白,一看便知是长时间缺少睡眠的状态。

    “你是来找那棺材的吧?”前任库管的妻子开门见山地说道:“可是那东西已经被人拿走了,就在昨天,有两个男人找上门上,取走了那东西。”

    “他们是谁?”我赶紧问道。

    “我不认识。”前任库管的妻子说道:“我知道那是个不详的东西,虽然警察立了案,但我知道我当家的就是被那东西害死的,我巴不得把它丢的远远地才好!”

    我看她精神有些恍惚,向她问了取走迷你棺的人的长相后,就告辞了。出门之后,我听到门里反锁的声音,有个少年人的声音说道:“妈,你干嘛不问问他爸爸到底是怎么死的?”

    那前任库房的妻子打了她儿子一个耳光,压低了声音教训道:“还嫌不够吗?!那些东西我们惹不起,谁惹谁死!”

    线索到这就断了,我毫无头绪地回到了超市。傍晚的时候,超市里来了两位不速之客,他们手里拿着前任库管家的迷你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