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4章 职业猎鬼师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2本章字数:3144字

    门外的脚步声粗重而缓慢,有某种东西正朝着我的房间走来。

    冰冰牵着我的手,晶莹的眼球开始变绿,发出幽幽的光彩。剑如尘守着门,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半晌抬起头,面露难色的说道:“有人对鬼帝陵动了手脚,将沉睡的百鬼锁龙阵唤醒了,我们身上有鬼帝陵泄露的尸气,那些东西闻着味儿找上门来了。”

    他的话音刚落,那些东西已经走到我的公寓门口,用力地敲打着门板,发出咚咚咚地闷响。剑如尘强壮得身躯顶在门上,暂时将他们拒之门外,但我看他苍白的脸色,恐怕也坚持不了太久的时间。

    我问剑如尘:“那些东西和你来自一个地方,你的话他们会不会听?”

    剑如尘摇摇头,说:“不会的,我跟他们不一样,我还拥有自己原本的意识,而它们被人泡在血池炼成傀儡,早已磨灭了自身的思想,变成了行尸走肉。”

    撞击门板的声响越来越大,剑如尘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他咬着牙关对秋水说道:“你师傅还没赶到吗?”

    秋水赶紧再次拨通了岳教授的手机,岳教授气喘吁吁地回答道:“不行,我还破不开这个幻术!走过三楼,就到了五楼,怎么样都到不了四楼!”

    剑如尘吐出口血水,松开了变形的门,将高大的肉身挡在我们的面前,对我们说道:“看来只能靠我们自己了,那些血尸傀儡凶残成性,好喝鲜血和啃人骨头,你们要当心了!”

    砰的一声巨响,公寓门终于不堪负重的被那些东西撞破,顿时木屑横飞。我生平第一次看见所谓的血尸傀儡,吓的不行。

    只见那些东西穿着脏兮兮的粗布麻衣,露出的皮肤显得干瘪而枯瘦,它们的五官因为常年泡制血池中而变得模糊无比,有的眼窝中甚至空空如也,连眼球也不知道丢在了哪里。

    它们进门之后,变得兴奋起来,滴着恶心血水的口腔中发出呜呜呜的怪响,伸着指甲发黑的手掌,吐着足足有二十公分的长舌头朝着我们摇摆着走来。

    剑如尘不断地挥动着拳头,凭借着夺舍后修炼肉身的强悍,将面前的几个血尸傀儡轰成破烂,看他生猛的动作,不愧为千年前的神户将军。

    可惜双拳难敌四手,英雄也有疲劳的时候。剑如尘早先在何神姑的手上逃之夭夭,已经变得伤痕累累,而现在门外涌进来的血尸傀儡越来越多,他渐渐地有些吃不消了。

    剑如尘出拳的动作逐渐变得迟缓,后来为了节省体力,甚至放弃了躲闪,任凭那些血尸傀儡在他的身上又啃又咬,场面变得暴力而血腥。

    “你们赶紧想办法逃脱,我已经坚持不了太久!”剑如尘伸手抓起咬着他胳膊不放的一只血尸傀儡,将它撕成了碎片,头也不回地对我们说道。

    我看着门外依旧源源不断地挤进那些鬼东西,着急地对身边的秋水问道:“你那铜镜可以对付这些东西吗?”

    秋水为难地摇了摇头,说:“不行啊,我那生死境只能对活着的人或死去的鬼魂有作用,这种东西是血池中炼制而成的傀儡,镜子对它们完全无效!”

    剑如尘的身体已经变得千疮百孔,肉身的血液不断地往外喷涌,要不是他不靠肉身而活,早已经倒在当场。

    秋水和岳教授只学了对付鬼魂的手段,面对这种肉身傀儡只能束手无策,此时跟普通的女孩子没有两样。这时候,岳教授还在三层楼和五层楼之间徘徊,不知何时才能出现来救我们。

    我咬咬牙,将冰冰和秋水护在身后,准备接替剑如尘的位置,和那些恐怖的血尸傀儡战斗到底。

    看到我的动作,剑如尘连忙大喊道:“你别过来!你是正常的活人,被这些东西咬一口就会身中尸毒,马上丧失意识变得和它们一样!”

    说完这句,剑如尘颓然地倒在一边,他身上的伤口多如牛毛,多是被血尸傀儡生生用牙齿给咬的,尤其是手臂上,伤口深可见骨。但即使如此,他也从来没有痛呼一声,甚至连眉头也不皱一下。

    那些血尸傀儡已经站满了大半个房间,它们似乎不喜欢剑如尘夺舍来的死尸,踏过他,朝着我和秋水还有冰冰走来,伸着恶心的长舌头,嘴里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呜呜呜的声响。

    秋水已经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抱着我的一条胳膊,我感觉到她在瑟瑟发抖。冰冰牵着我的另一只手,抿着小嘴,漂亮的眼睫毛下,一双溜溜的大眼睛放着幽幽绿光。

    冰冰松开了我的手,站了出来。

    她从桌上拿了一只茶杯,放在我们的面前,然后咬破自己的手指,忍痛朝茶杯中挤着血。冰冰的血,鲜红中透露着奇异的淡绿色。从一旁的纸巾盒中抽出一块纸巾,撕下一小块,卷成绳状,放作杯子中。

    做完这些,她又拿起我抽烟用的打火机,点燃用纸巾做成的灯芯。怪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冰冰的血液犹如灯油般可供燃烧,发出如玉质般的淡淡绿光。

    看见这幅场景,让我想起了一句古诗:蓝田日暖玉生烟。

    散发出的烟雾很快有了效果,那些血尸傀儡贪婪地吸收着香气,看模样颇为享受,陷入了暂时的睡眠。

    剑如尘借此得以喘息,从地上勉强爬起来,走到我的身边,接受冰冰的庇护,神情却没有丝毫的放松,说:“这小姑娘的血终有用尽的时候,我们得另外想办法!”

    果然,冰冰得血液虽然神奇,但也不能无限制使用。很快,拳头大小的茶杯中盛放的血液就被燃烧一空,香气一停,那些血尸傀儡马上又恢复了凶残的本性,朝我们袭来。

    冰冰咬咬牙,抿着发白的嘴唇,再此从指头上挤出鲜血,点燃。

    如是三番两次,冰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似乎随时都有晕过去的可能性,我有心阻止她,却被剑如尘拦住:“她一停下,结果还是死,而且死的还更加悲惨!”

    到了后来,冰冰干脆已经坐在了地上,手指伸进杯中,留一分血就拖延一点时间。她娇小的身体中,血液终有流尽的时候。最后的最后,冰冰用另一只手挤着自己的手,逼迫身体里最后的血液流淌出来。

    像是快要干涸的泉眼,越来越少的血液从冰冰的指尖滴进杯中,冰冰开始咳嗽,脸色苍白地像是一张纸,身体左右摇摆地随时准备倒下。

    我看着她娇小的身体挡在我们的身前,不禁流出泪来,不管不顾地冲上去抱着她,用身上撕下的布条子给她包好手指上的伤口。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她的前面!

    秋水叹息一声,坐在我的身边,准备接受命运的安排。剑如尘一声不吭地握紧了拳头,看着逐渐从睡眠中苏醒的血尸傀儡,准备殊死一搏。

    冰冰体内鲜血燃烧散发出的香烟很快消失殆尽,那些血尸傀儡摇头晃脑地清醒地过来,贪婪着走近我们。

    就在这时候,门外再次响起脚步声。就像在濒临绝望的最后一刻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我抬头望去,期待着岳教授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处。

    但我失望了,来人是个陌生的少年,看起来是走错门的路人。他长得有些胖,眉毛很浓,看到房中血尸横行的场景竟然也不怕,反而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

    胖小伙从身后摸出一把鸡毛掸子,哦不,是把类似于鸡毛掸子的拂尘,脚踩流星步,闯进房中左右穿梭,拂尘不停砸在那些血尸傀儡的额头上,肥嘟嘟的嘴唇翻动着:“定!定!定!”

    没一会儿,所有的血尸傀儡都像被人点了穴,一动不动地杵在原地。胖小伙嘴里喃喃自语,小声念着某种艰涩难懂的口诀,然后挥动着手中的拂尘,指向公寓的门外,大声念道:“尘归尘,土归土,哪里来的哪里去!”

    那些定住的血尸傀儡竟然真的排起队,前后用手搭着肩膀,朝门外跳着离去。

    等所有的血尸傀儡都消失后,胖小伙将拂尘插在背后,拍了怕手,摆了个剪刀手的poss:“搞定!”

    说完,胖小伙看了看我们,然后就转身准备离开。我赶紧上前拦住他:“谢谢你救了我们,可我好像却不认识你啊?”

    胖小伙撇了撇嘴,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没什么好谢的!”

    他连名字也懒得说,走到房东李阿姨的房间门门口停住,伸手拍这门,嚷嚷着叫道:“阿姨,收钱啦!”

    门先打开了一条缝,然后大开,李阿姨伸出脑袋左右看了看,见我和秋水等人都安然无恙,才真正松了口气,返身回到房间里拿钱塞给胖子。

    胖小伙拿了钱就笑着离开了。

    等他走后,我问李阿姨他是谁,李阿姨拍了下我的肩膀说:“还说呢你,我们公寓惹上了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这么不早点告诉我,害得我的小白白白死掉……那小伙子是我熟人介绍的捉鬼大师,好像还有个专门的名称,叫做猎鬼师。”

    “他从哪里来的?”岳教授不知何时走到了我们身旁,神色严肃的问道。

    李阿姨想了想,说:“好像是湘西那一带的。”

    岳教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着胖子和那些血尸傀儡离去的方向,低声自言道:“难怪,有湘西赶尸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