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5章 纸灵,木偶术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2本章字数:3066字

    岳教授从身上掏出红衣女鬼沉睡的迷你棺,有些催头丧气地说道:“我试过了,根本唤不醒棺中的女子,南派的道士在她身上施下了禁制,旁人没那么容易解开。”

    剑如尘从岳教授的手上抢过红衣女子的雕像,捧在手心中温柔的抚.摸,然后才把她静静地安放在迷你棺中,说:“我这就去找那两个臭道士,让他们解开兰妃身上的禁制!”

    我拦住他,指着他千疮百孔的身体,劝他说:“就算要去,你也先把身上的伤养好再说吧。”

    剑如尘说:“这身体是死人的,早就丧失了愈合能力,也用不着那么麻烦,我这就去再偷一具尸体就是了。”

    说完,他就离开了公寓。等第二天清早的时候,剑如尘去而复返,也不知道他从哪个停尸房中偷了具尸体,比起原来的那具更加威武魁梧。

    冰冰昨夜失血过多,现在还在昏睡当中,岳教授检查过她的身体,说没有大碍,但是得好好睡上一觉才能恢复灵气。

    剑如尘迫不及待地要去找南派道士的麻烦,岳教授觉得他斗不过窦燕山手中的金铃铛,对他说:“要救兰妃,也未必要找南派的人,何神姑道行颇高,或许也能解开禁制。”

    我同意岳教授的看法,劝剑如尘先去找何神姑试试,省得与窦燕山那个臭脾气正面冲突。

    留下秋水照顾昏睡的冰冰,我开车带着剑如尘和岳教授来到城乡结合部,走进小巷子,来到何神姑的冥器店。

    何神姑对我们的不请自来并不意外,她还是在坐在我第一次见到她的小板凳上,眨着惟妙惟肖的纸人,依旧是只点上右眼睛,不点左眼睛,看起来怪异无比。

    在说明来意之前,我对何神姑说:“前辈,你能不能将你手里的迷你棺还给我?”

    何神姑放下手中刚扎好的一个纸人,干瘪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用翻着白眼球的瞎眼盯着人高马大的剑如尘,说:“这棺是生养和保存尸气的锁阴木,是他们这些千年鬼东西赖以生存的法宝,要是没了这棺,他们在阳界根本呆不了多长时间。”

    等她说完,我看看剑如尘,见他凝聚眉峰握紧拳头的发怒模样,就知道何神姑所言非虚。

    岳教授把剑如尘的条件说了,何神姑还是犹豫不决,剑如尘冷哼道:“我知道你是玄门高人,但鬼帝陵的恐怖绝对不是你能想象的!千年之前,国师袁天罡道长和天机处的林大人都是玄门奇才,他们的手段不可谓不高明,但面对鬼帝陵,依旧是力不从心!所以你最好掂量掂量!”

    何神姑沉默半晌,说:“把棺还给你不是不可以,但我的规矩向来是以物易物,就算是死我也不会破了这个规矩。”

    闻言剑如尘转头看着我,我郁闷地说:“你的事情为什么要我来买单?”

    剑如尘哼了一声,说:“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千年前我朝天机处的林大人就是你祖先,你和那位地灵小姑娘与鬼地陵的秘密脱不了关系,没有我的保证,你很快就会死在千年的诅咒下!”

    听他说完,我只好在全身翻找起来,希望能翻出一个两个何神姑能够看得上眼的东西,好把剑如尘的棺杶给换回来。但是我并不是玄门高人,所拥有的都是钱财俗物,何神姑怎么会愿意与我交换?

    哐当一声脆响,从我的钱包里掉落出一只银币,岳教授随手捡起来,看着上面的纹饰,惊异道:“阴间鬼币?这东西不是在阳世已经决绝了吗?”

    我看着他手里拿着冰冰送给我的银币,好奇地问道:“什么是阴间鬼币?”

    岳教授解释说:“这阴间鬼币,顾名思义,就是在阴间通用的钱币,用它可以在阴间做很多事情,比如投生的时候可以用它向判官买个好出身,或者可以用它向阎王多买十年命。”

    说罢,岳教授激动着抓着我的肩膀,问我说:“小子,这样的东西你还有多少?”

    我说我一共只有两枚,但没有告诉他这些都是冰冰之前给我的。我取回岳教授手中的鬼币,心里不断地滴血,递给何神姑,说道:“我拿一枚阴间鬼币和你交换剑如尘的棺杶如何?”

    何神姑的老脸笑得像朵残败的菊花,一把就抢过我手中的鬼币,把剑如尘的棺杶丢给我,说:“绰绰有余。”

    我把迷你棺还给剑如尘,剑如尘不收,推还给我,说:“这东西最好别让我自己带在身上,以免被人一网打尽,你帮我收着吧,反正你作为林家的后人与这件事情脱不了关系。”

    我只好把剑如尘的棺杶放在身上,对何神姑说明了来意,希望她能帮助我们解开兰妃身上的禁制。何神姑难得地爽快答应道:“你用鬼币换那迷你棺确实有点吃亏,我老婆子向来守规矩就不会白白占你这个便宜,这个忙我无偿帮你,就算我们扯平。”

    说完,何神姑从岳教授的手里拿到那只红衣女子沉睡的迷你棺,打开棺盖,只听一声脆响,有铃铛的声音传来,只见棺盖上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只小小的金铃铛,手一碰,它就叮当叮当地响个不停。

    随着金铃铛响个没完没了,小巷子外走来一老一少两个人,他们身上穿着破破旧旧的烂衣服,脸上挂着倨傲的神色。只听道门南派大弟子窦燕山那欠揍的笑声传来:“何神婆,十几年前你败在我师尊的手下,难道忘了不得插手玄门之事的毒誓?”

    一向冷傲的何神姑听到窦燕山说的话,不断地翻着瞎眼,甚至佝偻的身体都有些微微的颤抖,指着窦燕山和刘南两人,嘴里哼哼地说不出话来。

    看着何神姑激动而滑稽的模样,窦燕山哈哈大笑:“想不到你这个老婆子越活越不自在了,如今这副鬼模样还企图上我南派山门吗?”

    何神姑仰天历啸一声后,吐出一口老血,情绪渐渐平静下来,恢复了原本的状态,对窦燕山说:“我与你那老不死的师尊早已经一刀两断,不得插手玄门之事的誓言我也苦苦守了十八年,如今物是人非,我老婆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哪里轮到你这南派的后背小子来指指点点?”

    窦燕山收回金铃铛,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然后看了看我身旁的剑如尘,还有何神姑手中兰妃的木棺,恐怕是想把它们带回去审问千年鬼帝陵的秘密。

    何神姑手上拿起一只刚扎好的纸人,对我说:“小子,你帮你打发了这两个臭道士,你答应我拜我为师如何?”

    我觉得为难,但窦燕山的欠揍的模样实在令我不爽,答应道:“好!只要你打得过他们,我就拜你为师,跟着你学手艺!”

    何神姑摇头笑笑,她的笑容上少了往日的戾气,而多了几分慈祥。她坐在小板凳上俨然不动,抓起刚扎好的纸灵,咬破了自己的中指,将第一滴血点在那纸人的左眼上。

    缺了左眼的纸人双眼得以齐全,竟然砰的一声自燃起来,等烧完的时候,在烟雾中出现一具模糊的人影,跟原来的纸人长相竟然有几分相似。

    窦燕山看着这幅场景,笑道:“不过就是一个纸灵,也敢在小爷的面前装神弄鬼?”

    说罢,他跳过来准备对付纸灵。在缠斗的过程中,纸灵突然扬起一巴掌,狠狠地甩在窦燕山的脸上,窦燕山羞愤地大叫道:“这是什么妖术?这不是普通的纸灵!”

    何神姑的手再动,她的五指似有节奏的跳动着,伴随的是纸灵的四肢和脑袋不停地扭动。文叔子刘南见此明白过来,提醒窦燕山道:“燕山小心,这是木偶术!施法者可以随意操纵纸灵!”

    窦燕山哇哇大叫地跟纸灵又斗了一会儿,最后祭出了那只金铃铛,将纸灵轰的粉碎,但没等他得意,何神姑又从身旁抓起一只纸人,用自己的血给纸人画上左眼,继续用木偶术操控着纸灵,不断地扇着窦燕山巴掌。

    窦燕山的脸肿的跟猪头一样,将金铃铛收回去,恨恨地罢手认输,离开之前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里面充满了仇视。

    等窦燕山和刘南走后,何神姑闭上眼睛,盘腿调息,对除了我外的其他人说:“你们先出去,我有话和这小子说。”

    岳教授和剑如尘走出冥器店,何神姑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跪下来磕了三个响头,拜她为师。

    何神姑的嘴角泛出微笑,扶我起身,说:“我一辈子就收了你这么个徒弟,以后会把所有的本事传给你,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我问她是什么,她说:“看见南派道士一次就打一次,最好能把他们山门的狗屁掌教打得落花流水。”

    我想说这有点难,不说窦燕山的道行连岳教授都忌惮三分,而且他的师尊即道门南派的掌教,当年还不是把你打地毫无还手之力?但这话我没敢说出口,唯唯诺诺地称是。

    何神姑招手让我过去,在我耳边说话。我听完她的话,惊吓道:“这样……不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