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6章 滴血认主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2本章字数:3178字

    何神姑对我鄙夷地说道:“你以为剑如尘找上你是出于好心?还是你以为你可以不用害怕鬼帝陵?”

    我想了想,然后催头丧气地摇了摇头。

    何神姑说:“那就按我说的做,这样做对你百利而无一害。”

    说完,她拿出红衣女鬼的迷你棺,打开棺盖,取出了里面的木雕人。木雕人的眼睛被刻画地栩栩如生,无论我站在哪个角度,她都仿佛在看着我,非常邪乎。

    按照何神姑的吩咐,我半信半疑地咬破了自己的中指,然后将血液滴在了迷你棺表面的纹饰上。令人感到蹊跷的是,迷你棺上的纹饰仿佛是前人故意设计的血槽,我的血撒进去后沿着纹路慢慢汇聚成形。

    待何神姑解开了窦燕山布下的禁制,迷你棺突然抖动了起来,而且抖动地越来越厉害。最后砰的一声,木雕人醒了,又变成了红衣女子兰妃。

    兰妃刚想要跑掉,眼神不好的何神姑随手抓去,就捏住了她的脖子,兰妃双脚离地,窒息地张大了嘴巴,神情显得异常痛苦。但何神姑没有半分的怜香惜玉,只是催促我道:“小子,还不快动手!”

    我唯唯诺诺地伸出中指,凑到兰妃的面前。兰妃恶心地转过了头,眼里留下泪水。何神姑威胁她说:“要是你不从,我现在就让你魂飞魄散!你被种下千年诅咒,如果诅咒还没解除就消失,那连转世轮回都不会有了。”

    兰妃的眼泪从她那绝世无双的脸上流淌而过,有一滴落在我的掌心,触感冰凉。原来鬼魂也会流泪,还那么凄凉。

    她将头凑过来,张开樱桃小嘴,将我的中指吮进去。我先感觉指尖像被针扎了一般疼痛,后来却越来越舒服,酥酥麻麻的快意令我沉醉。

    我知道在某些鲜有人迹的山谷中,生有一种吸血蝙蝠,它们捕食的时候常常吸附在大型肉食动物的身上,放血的快感常常令被害者深陷其中,等转醒过来的时候就变成了一具干尸。

    何神姑在我头上扫了一耳刮子,让我猛然清醒,赶紧从兰妃的嘴里抽出我的中指,包扎好伤口,整个人感觉虚弱了不少。

    刚刚何神姑和我说这是血祭,是可以逼鬼魂认主的一种手段。她跟我说剑如尘性格太硬难以控制,鬼帝陵的秘密必须要破解,唯一的出路只能在兰妃身上。

    做完这些,何神姑松开了兰妃。兰妃怪叫一声,窜到我的身后,似乎很害怕何神姑。剑如尘听见兰妃怪叫,快步闯了进来,等他看见迷你棺上的血槽时,顿时明白了一切。

    剑如尘愤怒地抓过我,眼里简直要冒出火苗,双手仿佛一双铁钳似的将我举到半空,我生怕他把我撕成了两半。

    何神姑没有出手相救的意思,只是淡淡地说道:“你杀了这小子,你的女人也马上魂飞魄散!他们现在血脉相通,彼此都受约束。”

    剑如尘恨恨地把我放下,看了眼低着头的兰妃,闷声道:“她不是我的女人,是高高在上的兰贵妃,我身为神户将军自然要保护主上。”

    没人拆穿他言不由己的拙劣谎言。

    岳教授接到个电话,北派的人打来电话说窦燕山和刘南找上门来了,就今天的事情要求北派给出一个交代。岳教授脸色有些难看,匆匆地赶回去了。

    等岳教授走后,何神姑在冥器店里忙忙碌碌,我要帮她却插不上手。过了半个小时,何神姑背着个竹篓,竹篓里放着些千奇百怪的东西,对我说:“我有事要出门一趟,回来再教你些道法,这家店留给照料,要是我回来看见这店出了岔子,我会亲手打断你的手脚把你练成血尸傀儡。”

    说完,她往我手里塞了件东西,然后拄着拐杖背着竹篓走了。我看着手里的东西,竟然是一只鬼画符,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兰妃哭过一阵,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紧紧靠着我,好像很缺少安全感。剑如尘闷声闷气地对我说道:“既然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你就要好好照顾兰妃,千万别轻易死掉,因为你死了很多人也跟着完了。”

    将冥器店锁好,我带着剑如尘回了趟公寓,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秋水说了。秋水道行不够尚未开启天眼,看不见兰妃,但剑如尘用简单粗暴的方法解决了这一问题,偷尸成性的他不知从哪搬来一具女性尸体,也不知有意无意,容貌身材和兰妃竟有五六分相似。

    兰妃已经向我认主,鬼帝陵的千年诅咒自然而然地从她身上解除,我着急地想要从她口中得知超市地下的秘密,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刘湘香打来电话说,想要见我一面,请我吃饭看电影。

    我在秋水嗔怒幽怨的眼神下独自出门,开车接到刘湘香,去餐厅吃完饭之后,看电影为时尚早,我们就沿着河滨公园散步。

    原本好几次拒绝的话想要说出口,但转身面对刘湘香的时候,鬼迷心窍了似的,我情不自禁地把所有的话又吞进了肚子里,因为跟着她在黄昏下散步真的是一种享受。

    但令人恼怒的是,公园里溜达的宠物狗都喜欢朝着我们狂吠不止,刘湘香脸色有些不善,但马上又恢复了正常。

    等天色完全变暗,刘湘香靠着河岸护堤,伸手将被风吹乱的长发勾到脑后,一双迷人的丹凤眼含情脉脉地直视我,细若蚊声地问我说:“我们的事情你考虑地怎么样了?”

    我支支吾吾地不知道怎么回答,正要开口,刘湘香突然伸手捂住了我的嘴巴,嘴角露出妩媚的微笑:“别急着回答,我们来日方长。”

    去电影院的路上,刘湘香突然问我说:“听说你们家有一块家传宝玉?是一千多年前贞观年间的贡品?”

    我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刘湘香回答说是我爸告诉她爸,她爸又告诉她的,还说当初两家定亲就是用那块独一无二的宝玉做凭证的。我没告诉她的是,那块玉前次还咬了你一口呢。

    刘湘香挽着我的胳膊,轻轻地问道:“如果我们成了,那块玉可以送给我吗?”

    我笑着回她说:“那等成了再说吧!”

    看完电影将刘湘香送到她家楼下,下车后,刘湘香走出几步又折回来,头伸进驾驶室,对我说:“听说你现在开了家超市,改天我能去那找你玩吗?”

    我没法拒绝这个要求,笑着点头答应。刘湘香笑着在我唇上吻了口见我没有回应,略显失望地板起脸,佯怒道:“真是个木头人!”

    等我开车回到公寓得时候,秋水看着我说:“林哥,你去了哪里?怎么阳气消耗那么大?!”

    我以为她是因为吃醋故意这么说的,随便敷衍了过去。秋水也没有多想,对我说:“我老师刚刚打来电话说,让我通知你一件事。”

    我问她究竟是什么事儿。秋水说道门南北两派的人已经快要达成一致意向,就是准备合作发掘鬼帝陵的秘密。

    听完秋水说的话,我气得将拳头重重地锤在桌子上。秋水帮我揉着发红的拳头,宽慰我说:“你想开点,超市虽然是你的,但鬼帝陵事关重大,早一天解开秘密,就早一天消除隐患。”

    “绝对不能让他们去鬼帝陵!”兰妃听完我和秋水的对话,记得跳脚大叫道,“鬼帝陵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千年的诅咒谁沾上谁就死!要是触犯了下面的东西,后果不堪设想!”

    我看着激动的兰妃,宽慰她几句,然后尝试着问她:“鬼帝陵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兰妃咬着下嘴唇,用犹豫地眼光看了看剑如尘。剑如尘叹口气,说:“说吧,这个秘密我们背了千年,是时候该解脱了。这姓的林是天机处林大人的后代,你又刚刚通过血祭认他为主,解除了身上的诅咒,或许这是一个机会,是一个可以解救千万苍生的机会。”

    受到了剑如尘的鼓励,兰妃鼓起勇气,开口讲述:“千年前,皇上为求长生不死,令国师袁天罡道长和林大人率领天机处的玄门高人寻找可以长生的办法。

    袁道长和林大人苦思冥想,不断尝试,在神山中炼弹药不成,去海外寻仙人不得见,差点要放弃的时候,突然有位民间高人禀报说在某地寻到了一处绝脉,可以锁住命格,加以玄门手段,或许能够令人长生不死!

    闻讯袁道长和林大人大喜,亲自考察那处绝脉后,开始着手此事。后来所有的事情都在秘密中进行,所有参与此事的玄门高人从此消失在世间。

    有结果的那一天,进宫向皇帝禀告此事之前,袁道长和林大人竟然在宫门外吵了起来,最后两人竟然分道扬镳,由袁道长一人独自面圣,林大人带着全家老小隐居山林……

    再后来,皇上驾崩,我和剑将军等人被秘密赐死,有天机处的神官带着长生棺将我们收殓,安放在如今的鬼帝陵。我们死后竟然还有意识,这让我们惊讶不已。那些人告诉我们,让我们永远守护鬼帝陵,杀死每一个知晓鬼帝陵的人,不这样做的话就是我们落得永世不得超生的下场。”

    我听兰妃说的有些模糊不清,接着问:“那鬼帝陵里究竟有什么?!”

    不等兰妃回答,剑如尘激动地大喊道:“里面有千军万马,有机关大阵,有玄门遗宝,有无尽钱财,还有令人长生不死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