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8章 镇陵神兽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2本章字数:3123字

    坚硬如顽石都捱不住面前沟渠里的水腐蚀,何况我们凡夫俗子的血肉之身?

    “这是死水。”胖子陈天解释道:“千年不流动的水,汇聚了地底大量的阴气,具有毁灭所有生命的能力。”

    我看着沟渠两岸的淤泥,稀松而发黑,柔软的地质条件让人无法跳跃过去,而只要沾上一点死水,恐怕连骨头都会融化在里面。

    “林哥,要不然我们还是回去吧,这里的烂摊子还是让我老师他们来处理吧。”秋水再次劝我道。

    正准备打道回府,放弃这次行动的时候,一旁的陈天故意咳嗽了几声,我没好气地问他:“你有啥事?有屁快放!”

    陈天瞪了我一眼,说:“你怎么不问我有没办法过去?”

    我对他说:“有办法不早说?!还想不想下个月发工资了?!”

    一提到钱财,就相当于捏住了陈天的软肋,他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说道:“死水虽然恐怖,但也不是无解的存在。你们试想想,这沟渠里的水是因为吸收了大量阴气才变成这样的,我们只要找到同样充满着阴气的东西,不就可以过去了?”

    说完,见我和秋水还是不明白,陈天觉得急的跳脚,然后二话不说原路返回,几分钟之后哼哧哼哧地背着一块门板大小的木板走来,走近了才看清,原来是入口处那口空棺材。

    陈天将空棺放在死水中,空棺成功地浮在水面上,死水没有对它进行腐蚀,陈天得意的笑容挂在脸上。

    我和秋水,还有冰冰率先坐进了棺材,随后陈天又坐了进来,我们安全度过了死水之后,终于来到了鬼帝陵的入口处。

    鬼帝陵的入口处是一扇刻画着妖魔鬼怪的殿门,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历经千年而不朽,吹看上面厚厚的一层灰,甚至还能看清在殿门上刻着无数的神秘壁画。

    秋水和陈天马上就被殿门上的图案给吸引了,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我拉着冰冰在四周仔细地查看,暗中寻找着剑如尘所说的关闭入口的机关所在。

    鬼帝陵的正门口有两只我叫不出名字的巨兽石像,我走到左边那只巨兽石像的身旁,将手伸进了它张开的血盆大口中。

    在石像的肚子里我摸到一把钥匙,知道这就是剑如尘所说关闭入口大门的钥匙之后,还没来得及高兴,冰冰的眼睛突然爆发出一阵绿光,她猛地将我往后拉。

    不等我反应过来,我感觉到手臂上一疼,转头看去,那巨兽石像竟然咬住了我的胳膊!万幸的是,它的嘴里没有牙,不然这会儿我已经变成了神雕大侠!

    巨兽石像仿佛活了过来,它的眼珠发出奇异的光芒,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响,粗重鼻息喷在我的正面上,恶心得我简直要昏过去!

    秋水看到这边地情况,急忙冲过来要帮我,可是没等她近身,巨兽石像的身后猛然甩出一鞭子,将秋水扫落在地!原来是它的尾巴!

    有了秋水的前车之鉴,陈天不敢在冒然出手,他小心翼翼地围绕着巨兽石像而走,然后才从身上掏出一张符纸,咬破中指后用鲜血在符纸上乱画着,最后跃起肥胖的身子,跳到巨兽面前,在它尾巴抽扫过来之前,将符纸拍在了它的脑门上。

    “定!”陈天一声大喊,震落洞顶的灰尘,那只巨兽嘴里发出呜咽的声音,最后又重新石化变成雕像。

    陈天帮我把胳膊从巨兽石像的肚子里拔出来之后,端着肥嘟嘟的下巴看着巨兽石像,半晌说道:“原来是只异兽,被人捉了炼成石粽子,一旦接触阳气就会乱咬人,不过跟血尸傀儡比起来,它完全苏醒的实力要强,但是却没有尸毒,不用担心会暴毙而亡。”

    我将秋水从地上扶起来,秋水看着我手里的钥匙,说道:“这是你从异兽肚子里拿到的?”

    我点点头,把剑如尘告诉我的关闭鬼帝陵的事情跟秋水和陈天说了。陈天撇撇嘴,嘟囔着想要进去看看。秋水白了他一眼,对我说:“那快点关闭入口吧,天很快就要亮了,道门的人很快就要来了,死水和异兽僵尸这些简单的关卡是拦不住他们的。”

    说完,我正要拿着钥匙去关闭入口,冰冰从黑暗中捡到个奇怪的东西,陈天好奇地抢过来看,然后扔给秋水,满不在乎地说道:“你的口红掉了!”

    秋水接过被冰冰捡到的口红,莫名其妙地说道:“我从来不用口红的,这不是我的!”

    千年古墓里出现口红,这也太奇葩了吧!我拿过那只明显价格不菲的进口货,拧开盖子闻了闻,一股熟悉的味道钻进我的鼻孔,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在哪里闻到过。

    时间已经不早了,暂时放下出现口红这件事,我拿着钥匙走到另一只镇陵神兽的面前,在它身体的某个穴位找到一个隐秘的钥匙插口,将从刚刚那只神兽肚子取出的钥匙,正准备塞进去。

    钥匙已经对准了钥匙孔,还没等我发动封锁入口的机关,从来时路飞出一道金光,狠狠打在我的手腕处,有个人影跳过死水,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道门南派大弟子窦燕山收回金铃铛,得意地笑道:“幸好我提早来探路,不然被你们几个杂碎破坏了长生不老的秘密,岂不是很可惜?”

    原来他也知道鬼帝陵的秘密,道门南派千里迢迢找上门来,果然没有那么简单!

    我看着跌落地上的钥匙,对一旁的胖子陈天说道:“你打得过他吗?”

    陈天撇撇嘴,故意把下巴抬得比窦燕山更高,斜着眼睛看他说:“一个顶三儿都没问题!”

    我忍着手腕处的疼痛,捡起地上的钥匙,对陈天说:“你帮我挡住他,下个月给你加工资,双倍!”

    陈天的眼睛都变成了钱串子,二话不说就朝着窦燕山冲了过去,别看他身子肥胖,但动作一点也不慢,跟窦燕山缠斗了起来。

    从两人的身法看得出来,胖子根本没有他自己说的那么厉害,但窦燕山也摆脱不了他,两人在手脚上勉强算是半斤八两。

    看我又要开启机关封锁入口,窦燕山急了,祭出了南派山门的宝贝金铃铛,胖子也不甘示弱,挥舞着手里那把破烂拂尘,两人再次打得旗鼓相当。

    我趁着这个时候,赶紧行动,将钥匙插进了巨兽石像某个穴位处的孔中,只听轰隆隆的声音传来,整个洞穴中都充满刺耳的回声。

    秋水四处张望,不经意间抬起头,然后长大了嘴巴,指着我们的头顶对我说:“林哥,上面有东西,好像在不断往下移动!”

    我好奇地抬起头,朝着秋水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头顶两团黑漆漆的重物正在下落。我赶紧抱起冰冰,拉着秋水往外跑。玛德,竟然是两块无比巨大的石头,正在往下掉!

    爬上去外面的通道,我朝里面大喊;“陈胖子,别大了,再打下去就没命领工资了!”

    陈天怪叫一声,赶紧追上我们。我回头扫了一眼,只见剑如尘还愣在原地,望着头顶往下落的巨石,陷入沉思。等巨石快要压到他头顶的时候,他竟然迈步往鬼帝陵的方向走去。

    在金铃铛发出的光芒中,我清晰无比地看到剑如尘的嘴角竟然泛着一丝奇异的笑容。这个疯子,命都不保了,竟然还在笑!

    “别管他,死了活该!”陈天往我屁股上推了一把,催促我赶紧逃出去,嘴里说道:“快走,待会儿上面入口被震塌了我们就完了!”

    满脸灰尘的爬出通道,来到超市库房,挥开面前的灰尘,没等我睁开眼,一只手就抓着我的脖领子不放。

    道门南派的长老刘南抓着我,恶狠狠地质问我说:“剑如尘呢,他怎么没有上来?是不是你把他给害了?!”

    岳教授好言好语地将他劝开,还没说上话,站在一旁的一个老头子站出来说:“什么?!你们南派竟然不遵守约定,先行下了地?”

    刘南的脸色一片红一片白,对北派长老的话激得面红耳赤,梗着脖子吼道:“是又怎么了?!那是我山门掌教的大弟子啊,将来是要执掌我南派的俊才,现在生死不明,其他事情哪里还管得那么多!”

    脾气暴躁的北派长老不吃这套,摔了摔衣袖,说了句:“活该!”

    陈天在一旁偷笑,没忍住笑得太大声,那北派长老瞪了他一眼,说:“湘西老鬼的徒弟就这个德行,长辈在这里不问好,还躲在角落里看笑话?”

    陈天吐吐舌头,走出来对北派几位老头子抱拳弯腰道:“湘西鬼门陈天,问道门北派几位前辈好!”

    就在这时候,轰隆一声巨响!接着库房下面全塌了。震感惊动了店里的晶晶小刘他们几个,我找了个借口打发了他们,看着被封锁的鬼帝陵,心里很开心。

    至于窦燕山的死亡,我没有任何一丝负罪感,又不是我刻意害他的,要怪就怪他太贪,把命给赔了进去。可是,偏偏就有人不这样想。

    刘南看着塌陷的洞口,咬着牙瞪着我,眼睛里差点喷出怒火,对我恶狠狠地威胁道:“你给我等着,燕山的死你要负责!准备接受我南派的怒火吧!”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