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9章 南派的怒火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2本章字数:3130字

    我请人将超市库房重新装修了一遍。装修完成后,从外面看起来正常如昨,不知情的人,任谁也不知道地下竟然埋着鬼帝陵的秘密。

    风波暂时停歇后,我照常经营着超市,剑如尘和兰妃就住在我的公寓,两人时常眉来眼去。实在看不下去了,我就指着人高马大却胆小如鼠的剑如尘骂:“亏你还是个堂堂的大将军,说什么男子汉,连喜欢的女孩子都不敢追!我表示非常鄙……”

    没等我说完,剑如尘急得跳起身,赶紧捂住我的嘴,说:“别乱说话,会得罪……的,没有的事情能瞒地住他,他的报复心很强,他的东西从来不允许别人染指。”

    我问那个“他”是谁,剑如尘摇摇头在装聋作哑。其实我能猜到他怕的是谁,但我不相信一个千年前的古代人被埋在地下,难道真的还能活过来?

    今天是周末,到了午饭的时间,我去隔壁准备叫上秋水去吃饭。等喊了半天里头却没有人回答,打手机也打不通,我试着开门,轻轻一推,门竟然开了。

    一张插在门缝中的纸条随即掉落在地上,我捡起打开来看,上面用古体字写着一行:“想要这个女孩的命,晚上一个人来XX后山小树林!”

    我拿着纸条去找公寓大楼的保安,调出从昨晚到今天中午的监控录像。在昨夜凌晨的时候,我看到秋水以一种怪异的姿势走出了公寓。

    在监控的画面上,秋水极其不自然地双手放在背后,拼命摇着头往前走,时不时摔个踉跄,就好像后面有人推她似的。

    “你女朋友昨晚喝醉了吧?”保安看着画面问我说。

    我点点头,随便敷衍过去,然后捏着那张纸条回到了公寓。照目前的情况分析,有人把秋水绑走了。哦不,那些家伙未必是人。正常人怎么可能在监控器的画面中消失呢?

    掏出手机准备通知岳教授,接通之后没等我说话,一阵嘈杂的声音钻进我的耳朵:“不想那个女孩被练成血尸的话,就别耍小聪明,晚上一个人老老实实来后山小树林!”

    把事情和剑如尘和兰妃说了,兰妃劝我别去,说:“多半是南派的人为了窦燕山的事情找你报复,你最好别去,不然生死难料。”

    剑如尘也是这样的看法,只有冰冰不做表示。我看着床头那只秋水亲手缝制的香包,想起往日她对我点点滴滴的好,毅然决然地站起身,往门外走去。

    为了保证秋水的安全,我没有带上任何人,独身前往去见道门南派的人。一路上,我总觉得背后有人跟我。等路过某拐角的时候,我加快了脚步绕到了后面。

    一个小小的身影贼头贼脑的走近拐角,温润如玉的小脸蛋上写满了担忧,正在左顾右盼寻找着我的身影。

    我捏捏她的脸,责怪她道:“谁让你来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神棍想要抓走你,前次那个姓窦的就没安好心。”

    冰冰委屈地嘟起嘴,然后牵起我的手,倔强地说:“我不怕。”

    后山遥遥在望,到了这一步也没有了回头路,我牵着冰冰的手,心里想着秋水,咬着牙往前走。

    等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山风阵阵,怪异的声音在山谷中不断回想,就像无数的怨灵在哀嚎。

    走到后来,没了路,我刚下脚步,山中某处有道声音传了出来:“别停,继续走,不然我马上把这个女孩儿练成血尸!”

    我只好踩着半人高的野草往前走,走到一片小树林,冰冰的眼睛开始时不时变绿了,她牵着我的手紧了紧,脚步也变得很沉重,我知道她是不想再往前走了。

    但是我别无选择,苦笑着对她说:“我也知道前面很危险,但是秋水不但是我喜欢的人,还对我有恩,我是一定要去救她的啊。”

    冰冰点点头,跟着我继续往前走。

    走进树林之后,接着刚升起的朦胧月光,我看到前面隐约有几十道人影,实在没想到南派的神棍竟然来了那么多!

    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了有些蹊跷。那些人影并不动,傻傻愣愣地呆在原地。在走进一些,发现他们竟然都脚步在地地悬在半空,脑袋垂地很低。

    此时月亮刚从云朵中钻出来,撒下一片清辉,照在离我最近的一个人身上。等我看清她的长相,吓得差点大叫了出来。

    面前的女尸穿着火红色的裙子,披头散发地被人吊在大树上的枝桠上,吐着长长的舌头,被山间的风一吹,左右摇摆着。我接着皎洁的月光朝四处看,才发现那些人影都是被吊着的死尸,模样无一例外的凄惨!

    在山腰听到的那道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些都是近年来我南派山门的仇敌,你害死了我南派的大弟子,下场只会比他们更加惨!”

    我朝着深山大喊:“别特马装神弄鬼,有种就放着我来,放了秋水,欺负一个女孩算什么本事?!”

    南派的人不屑地笑道:“燕山的死,跟这女孩子也脱不了关系,今天就用你们的命,来祭奠燕山的亡灵!”

    接着传来秋水撕心裂肺的声音,我急的大叫求饶,没用,对方摆明了要和我秋水受尽折磨才罢休。

    但是无论我骂的怎么难听,对方还是不为所动,躲在暗处不知道再打什么恶毒的算盘。我不忍心听着秋水越来越低的呻.吟声,自己摸着黑在四周搜寻。

    在一处浓密的野草间,突然伸出一双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本能地抓住他的手掰开,只听两声脆响,脖子上的感觉变得轻松,手里却多了两只干枯的手臂。

    我转头看着满脸生疮的僵尸,胃里翻江倒海,忍住不呕吐,上前一把将它的头颅给摘了下来,拎在手中,对着四周的黑暗喊道:“就这点东西是吓不倒我的!有本事放了那女孩,有什么冲着我来!”

    就当我的话音刚落,吊在最前面的那红衣女尸突然“活”了过来!

    她抬起头,将粗长的舌头吞进嘴里,伸出手整理好覆盖在脸上的乱发,露出一副骄傲而美丽的面孔。能够看得出,面前这位中年女子在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位大美女,可惜现在美人迟暮,全身上下都透露着古怪的气息,让人浑身感到不自在。

    红衣女道士率先现身后,七八个南派的神棍从是四周的黑暗中走出来,其中就有刘南的身影。他们围绕在中年女道士的身边,看样子,这中年女道士的地位在其中最为尊贵。

    刘南盯着我的眼神中简直要冒出怒火,其他南派的神棍也狠狠得瞪着我。只有那红衣女道士脸上看不出表情,简直比窦燕山都还要骄傲几分。

    我看到秋水被其中一个年轻力壮的神棍挟持住,动弹不得,只能眨着委屈的大眼睛看着我,看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应该是种了某种定身的秘术。

    我牵着冰冰,密切关注着秋水,对那为首的红衣女道士问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红衣女道士嘴角牵起冷笑,并不马上回答我,而是走到冰冰的面前,伸出手捏了捏她瓷玉般的漂亮脸蛋,动作从刚开始的温柔突然变得粗暴,用力得掐着冰冰粉嫩得小脸蛋儿,动作简直称得上恶毒。

    我抬腿对着她就是一脚,却像踢上了钢板,脚趾骨疼的我差点流出眼泪,这女道士果然不简单!心肠也够恶毒,连冰冰这样可爱的小女孩也忍心下手。

    山风吹动着女道士的红色道袍,她走到我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用嘲弄和戏谑的口气对我说:“要是你把这只地灵送给我并且给燕山那孩子跪天道歉,我就答应给你们个痛快。”

    我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呸在了她的脸上。

    她脸上骄傲的笑容变得坚硬,伸手就打了我一巴掌,怨毒地说道:“你完了,我要把你扔进血池遭受厉鬼的啃食,最后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永世夹在阴阳之间不得轮回!”

    他们把秋水扔进我的怀里,就准备行刑替他们的少掌教窦燕山报仇雪恨。秋水躺在我的怀里,用虚弱的口气在我耳边低声说:“把手伸进我的怀里……”

    我不由地面红耳赤,说:“都这时候了,做这种事儿好吗?”

    秋水佯装生气地瞪了我一样,说道:“叫你伸进去就伸进去!”

    我看她态度坚决,也没想太多,在南派众人怪异的眼光中,颤抖着将手伸进了秋水的怀中,还没等我心猿意马,我的手碰到了一块冰凉的圆形物件。

    掏出了出来,原来是那枚神秘古镜。秋水哇地喷出一口鲜血,吐在古镜上,镜子顿时发出嗡嗡嗡的声响,两个古朴的大字出现在古镜的两面。

    一面写着阳,一面写着阴。

    秋水用最后一口气交代我说:“用阴那一面对着他们!”

    说完,她就在我的怀中昏睡了过去。彼时月光从树叶的缝隙间撒了下来,汇聚在神秘古镜上,我毅然决然地将古镜写着“阴”那个字的一面冲着南派那些神棍照去。

    “阴阳生死镜!”那红衣怪叫一声,用袖子捂住自己的双眼,对其他人交代道:“别被这镜子照到,会折寿的!”

    趁着他们蒙眼的时机,我背起冰冰,抱着秋水,一路奔逃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