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1章 死里逃生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2本章字数:2561字

    女道士满头长发无风自动,大踏步闯进冥器店,凶神恶煞地朝我走来。刘南等其他南派的神棍站在店门口看戏,脸上都露出戏谑的神色,好像我已经成为了他们可以随意揉捏的对象。

    秋水半跪在我的身后,尽管脸上表现地倔强,但颤抖的身子暴露了她心中的害怕。冰冰气鼓鼓地瞪着女道士,捏紧了她的小拳头。

    我擦干手上的血迹,等女道士快走到我身前的时候,心中默念着何神姑临走之前传授给我的咒语。

    咒语念完,只见满屋子的纸人左眼爆发出红光,然后四肢舞动了起来,我感觉自己的身上突然长出了无数条看不见摸不着的细线,线的另一头维系着那些“活”过来的纸灵。

    我可以随意地操控它们!

    女道士看见满屋子的纸灵,脸色马上就变了,还想退出冥器店,我当然不可能就这样放弃这个反击的好机会,操控着纸灵堵住店门,向她凶狠地攻击。

    “原来你们早就留了后手,就等我往里钻?!”女道士怒啸连连,招架着满屋子的纸灵,尽管她道行高深,但在小小的冥器店中一时施展不开,被动中狼狈不堪。

    外面的刘南等南派的神棍见势不妙,想要冲进来助女道士一臂之力,我只好分出部分精力对抗外面的他们,只是这样一来,我感觉自己的精神消耗颇巨,很快就变得疲惫不堪。

    没几分钟,我开始变得昏昏欲睡,操纵那些纸灵也变得有些力不从西,沉重的瞌睡感也向我袭来。

    女道士伸手抓住一只动作变得迟缓的纸灵,用力把它撕成了碎片,看着满天废物的纸屑,哈哈大笑道:“无知的小子,以为和那个贱人学了三招两式就想对付我了?告诉你吧,施展这纸灵木偶术需要很深的道行,召唤一只纸灵要耗费巨大的念力,何况还是满屋子的纸灵!”

    我咬着牙不让自己昏倒,催促身边的秋水:“你先带着冰冰走,回你学校去,或者去超市!只要找到岳教授或者陈天你们就安全了!”

    秋水不肯走,从怀里掏出那面阴阳生死镜,但我看她苍白无比的脸色,知道她此时肯定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对付女道士。

    就在这会儿,刘南等人已经冲进了店里,帮助女道士对付纸灵。在南派神棍的合作下,纸灵的数量越来越少,逐渐对他们造不成威胁。

    就在我即将绝望的时候,冰冰从身后的货物柜里拿出一只白蜡烛,点燃后递到我手里,指了指正在于最后几只纸灵缠斗的女道士等人。

    我顿时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没有过多的犹豫,挥手就将蜡烛扔了出去,剩下的纸灵一触既燃,浴火奋战中,像打了鸡血一般更加凶狠,暂时压制住了南派的神棍们。

    冥器店里大多的东西都是可燃物,不多时就升起了熊熊大火,那些神棍虽然道行高深,但毕竟也是血肉之躯,捱不住烈火的炙烤,马上就推出了店门。

    火势越来越大,热气烤的我全身是汗。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估计外面的臭道士在往屋里扇风,大火逐渐往里面钻,火势几乎已经碰到我的鼻尖儿了。

    秋水先前在女道士的手上被折磨地不轻,这会儿又缺氧,立马就昏了过去。我只好抱着她,寻思着待会儿怎么死才能死地干脆一点,省得被活活被火烧死那么痛苦。

    冰冰扯了扯我的衣服,示意我跟她走。我看着她走进大火中,满屋子的火舌竟然纷纷避开她。我牵着冰冰的手,触感冰凉,全身上下一阵通泰舒畅,在大火中行走也不觉得如何灼热。

    冰冰浑身上下散发着幽幽的绿光,牵着我从冥器店的后门走了出去。逃出来之后,我趁着大火未消,带着冰冰和秋水回到了市区。

    为了保险起见,我暂时没有回到公寓,而是直接去了超市库房。踹醒陈天,把今天晚上的事情告诉了他,并打电话让岳教授过来,有他在至少能保证那些南派的神棍不敢随意伤害我们。

    陈天听完我的诉说,愣了会儿,然后用一种很怪异的眼神看着我说:“你完了!你知不知道你得罪的那个女道士是谁?她是道门南派的二当家,也是南派掌教的师妹,名字叫做玄真子,道行深不可测,关键是她还非常的心狠手辣,极端记恨,你得罪了她下辈子也别想逃出她的手掌心!不是我夸张,她确实有这样的本事和手段!”

    我撇撇嘴,不以为然地说道:“那我现在还不是好好的,玄真子也没有你说得那么厉害!”

    陈天也觉得有些蹊跷,说:“是有些不对劲儿,就算你借助冥器店里的纸灵,也没可能是她的对手……快跟我说说,你遇到的玄真子长什么样?”

    我把那女道士的长相跟陈天说了。陈天听完,说:“难怪你此番能够大难不死,原来遇到的不是玄真子的真身,八成是她祭炼的替身。替身也能这么厉害,看来南派的这人这些年隐居大山之中,道行又有了很大的提高,这下玄门之中少有门派与他们抗衡了。”

    我好奇地问道:“什么替身?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分身术?”

    陈天鄙夷地瞥了我一眼,解释道:“说了是替身,不是所谓的分身术!其实也没有那么玄乎,就是找一具合适的尸体泡在特定的尸池中,用某种秘术祭炼尸体,让它具有某种灵性,变成行尸走肉。道行深者譬如玄真子,就可以用法术让她代替自己去做一些事儿,明白了吗?”

    听完陈天的解释,我想起在城郊树林初次遇到玄真子的场景,那会儿她的确就是吊在树上的一具死尸,然后瞬间活了过来。当时我还以为这是一种江湖骗子的障眼法,没想到竟然是替身术。

    在尘世中了千年之久的道门果然不容小觑,绝不是那些在寺庙道观前装神弄鬼的神棍可以比拟,他们身怀异术,绝不是现代人可以接受的。

    我心里后怕地对陈天问道:“那玄真子的本尊呢,她现在在哪里?”

    陈天仰头躺在床铺上,直接翻了个白眼,说:“我怎么知道?”

    我问陈天能不能打得过玄真子,一向臭屁的陈天也不得不承认:“要是替身或许还好说,要是玄真人本人来了,我能不能逃走还是个问题。”

    说完,他突然又用认真的口气对我说:“林柯,你我认识一场也算有缘,我就不跟讲那些虚头巴脑的话了,要是玄真子本人来了,我帮不了你,你只能只求多福了!”

    大约过了十分钟,岳教授匆匆赶到超市,得知今晚发生的事件后,他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一行人回到公寓,照顾秋水休息之后,岳教授单独留我说话,他告诉我:“得罪了南派山门,得罪了玄真子,你现在的处境极其危险,必须要想办法化解,不然等玄真子本尊或者其他南派的高手到了这里,任谁也保不了你。”

    我问他:“那怎么办?就算我低声下气跪倒在他们面前,他们也可定不会原谅我一丝一毫。”

    岳教授叹了口气,犹豫半晌,对我小声说:“你把鬼帝陵的秘密告诉他们,再把那块千年璞玉化成的地灵送给他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对于这个条件,我毫不犹豫地拒绝道:“要我送出冰冰,这个绝无可能!”

    岳教授似乎早就料到我会这么决定,只要摇摇头照顾秋水去了。

    我在阳台上默默地抽着烟,突然手机响了,小美打来电话说:“林哥,有几个商人想要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