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2章 古董商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2本章字数:3173字

    第二天,小美带了几个穿着商务西装的男人来超市找我,其中一位俊朗的中年商人对我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们想买下你的超市。”

    我不耐烦地摇摇头,表示暂时没有出售超市的意愿。那位姓李的中年商人并不罢休,凑近我的耳朵,面不改色地报出了一连串的天文数字。报完价,他显得胸有成竹地微笑道:“林老板,这个价钱还满意吗?不够我们还可以再商量。”

    事出无常必有妖。我直截了当地对问他:“李老板,你到底看中了我这家店的什么,请直接说吧!”

    李老板请我到附近的水吧,开个包厢,让其他人守在门外,单独与我说:“看得出林老板也是爽快人,我就不饶圈子了。直说吧,我们是做古董生意的,看中了你家超市地下的古墓,我们想买下来经营。”

    我刚想拒绝,李老板接着说道:“林老板应该知道这样的买卖在大多时候是见不得光的,我们愿意出大价钱买下超市,就当做变相和你合作开发超市地下的古墓,你不必承担任何风险,何乐而不为呢?”

    说完,他翘起二郎腿,点上一支雪茄,微笑着瞄了我一眼,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递到我面前的桌上。

    “对不起,李老板。”我将支票推回他的面前,说:“我不想卖掉我的超市,至于地下的那个古墓,我劝你还是不要打它的主意,不然会有可怕的下场。”

    李老板的笑容僵在脸上,哼道说:“可怕的下场?你这是威胁我吗?林老板,我丑话说到前头,这超市是你的,但超市下面的东西可并不属于你,你也没有实力独吞它,在它还未被太多人知道之前,你最好的选择就是与我们合作。”

    我不想和这种满脑子都是钱的商人多说什么,直接起身准备离开。门口的两个保镖拦住了我,李老板犹豫了下,让他们放行,他在我身后说道:“林老板,古墓是我们志在必得的,做不成买卖,最后别怪我们撕破脸皮!”

    回到超市,我问小美:“那些古董贩子怎么会知道超市下面有古墓的事情?”

    小美脸色有些难堪地解释说:“我舅舅年轻的时候做过古董生意,这些人是他故意找来的。”

    我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忍不住叹了口气:“你舅舅这是故意的,他心里还想报仇呢。”

    等小美离开后,我把这件事跟陈天说了,陈天听完说:“这件事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那些古董贩子没有你想的那么笨,他们要是老手的话,在圈子里肯定会有一定的人脉关系,他们会花大价钱请高手来下地,凭我们这些人是阻止不了他们的。”

    见我神色凝重,陈天又马上宽慰我说:“不过你不是关闭了鬼帝陵的大门了吗,那就不用害怕有人可以随意闯进了。”

    我回到说:“我担心的就是这个,剑如尘说那道机关并非是万无一失的,鬼帝陵的秘密锁得住一时,锁不住一世。”

    陈天听完放了个白眼,直接躺倒在转椅上,仰天说道:“那你就自求多福了吧,现在道门南派的人在追杀你,那些势力强大的古董贩子恐怕也要为难你,你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好过咯。我劝你啊,赶紧把这倒霉催的超市给倒腾出去吧,别再搭理这些玄乎事儿了,逃到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隐姓埋名,或许还能多过几年的安稳日子。”

    我突然觉得陈天说的有道理,就算这古墓与我家祖宗有些联系,也犯不着由我这个后世的普通人来承担吧。一个是隐世的道门,一个是俗世中的古董贩子,各自都没安好心,就让他们去斗得头破血流吧!

    抱定这个主意后,我马上付出行动,准备今晚结清账目,明日就将超市给转让出去,远离这其中的是是非非。

    晚上,等其他都走后,我关了店门,留在收银台清点账目。陈天在耷拉着脑袋坐在我身旁,有些不高兴地对我说:“把超市卖掉了你倒好,事了拂身去,我可怎么办啊?!”

    一边清点着超市的账目,一边和陈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在将近十二点的时候,突然从超市后面的库房位置传来一声轰隆巨响,接着像是发生了地震一般,地面变得左右摇摆。但蹊跷的是,震动和巨响和快就消失了,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就在这时,超市紧闭的大门发出砰砰砰的巨响,不等我去开门,就被人一脚给踹开了,剑如尘带着兰妃冲进超市,没顾着搭理我和陈天,直接冲到了库房。

    我跟陈天马上意识到鬼帝陵出事了,等到了库房一看,只见库房的地板塌了好大一块,黑黝黝的的棺材洞口一览无遗地展现在我们的眼前。

    剑如尘趴了下去,将耳朵贴在地上,半晌站起来,气愤地说道:“该死的!有人强行破坏了鬼帝陵的机关,从其他入口闯进去了!”

    兰妃显得更加紧张,急的浑身哆嗦道:“要是鬼帝陵的某些存在被唤醒了,我和剑将军马上就会灰飞烟灭,还会永世不得超生,连下辈子做人的机会没有了。”

    “不止如此。”剑如尘咬牙切齿地说道:“要是那个人醒过来后发现如今的天下已经不是他一家的天下,势必会带着无数的鬼兵鬼将征战天下,那么整个世界就会乱了套。再退一万步说,就算那人没有马上转醒,但长生不死的秘术被人知道后,恐怕也会颠覆如今世界的稳定与和平。”

    “那现在怎么办?”我望着地面漆黑的洞口问剑如尘说。

    “我要下去看看!”剑如尘的眼睛里充满了杀气,说道:“如今兰妃与你有了血亲,不再受千年诅咒的折磨,我也不必再顾忌背负着鬼帝陵的秘密,现在不管怎么样,我也要下地去阻止那些蠢人去干得不偿失的傻事!”

    话音刚落,剑如尘就纵身跳了下去。

    兰妃似乎非常惧怕鬼帝陵,打死也不愿意再回到里面去,但心里又牵挂着剑如尘,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我只好打发她回去把这里的发生的事情告诉秋水和岳教授,要是有可能的话,让他们带着冰冰过来与我汇合。

    兰妃离开没多久,库房再次响起了脚步声,陈天看见来人后,忍不住缩着脖子想要逃,我看他这个样子,心里马上就升起了不详的预感。

    转过身,玄真子和刘南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玄真子扫了我一眼,嘴角牵起一丝僵硬的笑容,露出在衣服外的皮肤看起来比初次见面干枯了不少,想起此时站在我面前的这位女道士,只是一具没有心跳的活尸替身,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忍不住炸了起来。

    玄真子正准备要对我动手,突然看见我身后的情况,绕过后走到鬼帝陵的入口处仔细看了看,然后问身后的刘南说:“这就是那古墓的入口,你不是说被这小子给破坏了吗?”

    刘南解释不了这个问题,玄真子只好闭上双眼,食指和中指并指为剑,竖在胸前念起了法决,半晌张开眼,嘴角浮现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是有位玄门中的老朋友带着人强行破坏了古墓的机关,真是天助我也,正好借此机会进去看看这古墓到底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邪乎!”

    刘南连声称是,说:“顺便还可以带出燕山师侄的遗体,带回山门埋葬。”

    提起被埋在地下的窦燕山,玄真子的脸色瞬间变冷,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就一脚把我揣进了进入鬼帝陵的通道中。

    接着,陈天的惨叫声也从上面传了下来,我俩一同摔落在通道末端的水池中。陈天捋了捋被水沾湿的头发,朝通道飘然而下的女道士,竖起了一个中指,嘴里骂骂咧咧,却也不敢大声张扬。

    我非常鄙视他的不作为,质问他说:“你不是说过这只是玄真子的替身,你可以应付地过来?”

    陈天白了我一眼:“没错,但我如果出手,就会因此得罪玄真子本尊,我犯不着为了一时气愤把自己后半辈子的小命都搭了进来吧?!”

    玄真子的身子平稳的落在水池旁的黑土上,抬头望着周围石壁上形态各异的迷你兵马俑,陷入了沉思。半晌她神色凝重地抬起了头,冷冷地对我们说道:“前面带路!”

    走了一会儿,通过石壁上满是堆着微型兵马俑的石窟,再次来到死水之前。这对道行高深的玄真子并不能造成任何阻碍,她捏起道袍的下摆正要过河,从前方另一边的漆黑出传来一道苍老而有力的声音:“南派玄真子师妹,多年之后再次相见,想不到竟然会在这古墓之中。”

    我朝着声音的出处望了望,并不见任何一个人的身影,心想对方应该就是那些古董贩子请来的玄门高人。

    玄真子收回踏进死水中的脚,笑着说道:“长生道兄,你不在山上好好呆着,下山和那些商人同流合污做什么?”

    对方顿了顿,又继续说:“道门的规矩,先到先得,南派虽然势大,但也不能不讲道理吧。”

    见玄真子哑口无言欲要发怒,刘南赶紧站出来说:“长生道兄有所不知,我南派山门的掌教大弟子窦燕山最早进入这古墓,按理此地该我南派接手才对!”

    对方这次停顿了好一会儿,幽幽传来一声叹息,说道:“那就各凭本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