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3章 地下斗法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2本章字数:3081字

    当玄真子和长生道长在隔空喊话的时候,我就坐在水塘边,伸手一摸,捏到个软软的黏黏的东西,稍一用力,那东西突然发出“咕呱”的声响。

    原来是只臭蛤蟆。

    我赶紧抽回手,不料这蛤蟆不跳走反而主动进攻,一口叼在我的手臂上。我这才发现这蛤蟆有些奇怪,不但体型比一般的蛤蟆大得多,而且眼睛竟然是血红色的,背上毒囊鼓涨涨的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炸掉。

    咬人的蛤蟆我是一次见,手臂上很快就传来剧烈的疼痛感,我下意识地用另一只手甩开它。那大蛤蟆撞到石块上,顿时毙命,躺在地上的尸身开始臌胀,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一个排球大小。

    砰的一声炸裂,从蛤蟆的尸身中飞溅出无数的绿色液体,陈天怪叫一声,拉着我躲得远远的。后退的过程中,我的衣服上沾到一些绿色的液体,顿时发出哧哧的腐蚀声。

    等安全后,再看我的手臂,刚刚被蛤蟆咬的部分,乌青了一大块,最中央有个红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顺着我的血管往心脏的方向流动,看起来像是一条逐渐变长的红线。

    陈天看着我的伤势,二话不说,赶紧撕下块布条子绑住我的胳膊,然后在上面的几个穴位上重重地点了几下,我的手臂马上就是去了知觉,但是那条红线蔓延的速度也迟缓了不少。

    这水塘里的蛤蟆我不是第一次见到,前几天偷闯进鬼帝陵的时候,这些蛤蟆还算正常,并不会主动咬人。陈天看着我伤口伤脑筋,皱着眉说:“这畜生一定是被人动了手脚。”

    玄真子站在一旁看好戏,冷笑道:“这是长生道人布下的手段,先下毒,蛊惑了这地下蟾蜍,蟾蜍体内自有存毒机制,暂时不会暴毙而死,只是变得凶残成性,见活物就咬。”

    说完,她走过来抓起我受伤的手臂看了看,说:“它的毒已经转移到你的身上,等到了心脏位置,就会通过每条大动脉迅速传到全身上下,你会像那只蟾蜍一样变得像一个球,然后炸掉。”

    玄真子说的头头是道,但却没有救助我的意思,换上冰冷的脸色,让我和陈天在前边带路。我小声地问陈天:“那长生道人是什么来头啊,怎么还会下毒?”

    陈天扶着我,说:“我听我师父说起过这个人,他是道门散修,早年渴求寻仙问道曾经游历天下,在云贵一带住了十几二十年,偷学了不少下蛊下毒的本事。”

    话音刚落,还没走出几步,我们的周围突然想起了无数的咕呱咕呱的声音,漆黑的环境中,成百上千只血红色的亮点包围住了我们。

    听着那令人头皮发麻的咕呱声,以红点的数量来看,目测至少有几百只中了蛊毒的蛤蟆。

    玄真子动手了,她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纸,划破自己的手指,飞速地在上面画了几道符,然后念着艰涩难闻的秘书咒语,将纸符射向了周围的毒蛤蟆。

    呼哗声响大作,黑漆漆的墓洞中顿时火光大亮,只见无数的蛤蟆在火中惨叫着乱蹦乱跳,浓烟中传来令人恶心难闻的气味。在陈天提醒我憋气之前,我不小心吸入了一些恶心的气体,顿时感觉有些头昏脑涨,胸口发闷。

    玄真子看着几百只蟾蜍葬生火海,得意地大笑,骂了句雕虫小技后,继续催促我们往前走。她刚踏出一步,突然停住,皱起柳叶眉,伸手往脖子后逃去,缩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只长着三角脑袋的细长小蛇。

    这条小蛇浑身发红,身上几乎不长鳞片,光溜溜地模样得着实恶心吓人,它缠绕着玄真子的手臂,对着她吐着长长的信子。

    玄真子瞪着手里的小蛇骂道:“云贵山里的小东西,看我不拧断你的头!”

    那长着三角脑袋的小蛇仿佛能够听懂人话,发出哧哧的声音,玄真子用力想要捏断它的时候,突然缩小了几分,从玄真子的手掌心里几乎溜走。

    但玄真子的手速也不慢,还是掐断了它的半寸尾巴,小蛇回头对着我们张了张嘴,然后钻进死水,游过了对岸,消失在了黑暗中。

    我回头去看玄真子,只见她被蛇咬了之后,脸色暗淡了不少,手上甚至还多了几片铁锈似的斑纹,像极了那条小蛇身上的图案。

    玄真子感受我的目光,呵斥道:“看什么看?!本尊现在不过是活尸替身,这毒虽然霸道,但对我一个活死人却没半点伤害,你还是担心你手上的蛊毒吧,等红线一到心脏,你就浑身会膨胀炸裂而死!”

    我低头看着手臂上的红线,虽然经过陈天的处理,蔓延的速度慢上了不少,但是还是以大概每半小时两三公分的速度往心脏位置变长,这样下去我迟早会像那只蛤蟆一样炸裂而死。

    度过死水,走了没多远,再次见到了鬼帝陵的入口殿门。那两只护陵神兽似乎改变了方位,它们的形态也有些微微变化,看来有长生道人带着那些古董商已经捷足先登。

    玄真子在殿门的门壁上观看了一会儿那些神鬼画作,然后走到右边那只护陵神兽的身边,往它的脑门上重重一拍,隐约传来野兽吃痛的低吼声,石像张嘴就吐出一把金灿灿的钥匙。

    刘南赶紧接过钥匙,走到鬼帝陵的殿门前,将钥匙插进了槽缝中,只听有齿轮摩转的声音,两块巨石轰隆隆得升起,鬼帝陵的殿门缓缓打开。

    鬼帝陵中,两旁的石壁被古代匠人打磨地平滑光整,其中有些位置镶嵌着猫眼大小的夜明珠,发出幽幽的光彩,显得整座鬼帝陵被包围在五光十色之中,令人有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尤其是我们的头顶,不知道吊挂着多少颗价值连城的美丽夜明珠,散发出的亮光简直如同漫天星河。

    地上铺着坚硬踏实的石砖,一路往下,是一条深不见底的通道,夜明珠的亮光勉强可以照明,玄真子稍微逗留了一会儿,然后就催促我和陈天在前方带路,继续深入地下。

    走了一会儿,往下的通道依旧不见尽头,但是陈天却发现了一丝不同寻常。地上有断断续续的血迹,看样子是人刚刚留下的。

    “难道这古墓中除了我们和长生道人以及那些古董商之外,还有其他的人?”陈天说出了所有人的疑问。

    只有我明白,这很可能是剑如尘留下的战果,只是不知道这些新鲜的血液是他受伤后留下的,还是那些被他攻击的古董商或者是长生道人留下的?

    又往下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我胳膊上的红线快接近手肘的位置。

    我忍着手上的疼痛,脚下踢到块活动的东西,注意一看,竟然是一只迷你棺。捡起来观察,我发现它上面的纹饰与兰妃的有些不同,但与剑如尘的那口迷你棺却几乎一样,照这么看,里面的木雕人,应该也是守护鬼帝陵的鬼将。

    只是这口迷你棺轻了许多,打开来一看,原来里面的木雕人已经不翼而飞。玄真子看我拿着迷你棺没事,抢过去仔细地看了看,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好重的杀气!”

    说完她一把捏碎了迷你棺,将手里的粉末撒向面前的某块空地上,只听一声破空声,一个披甲带胄的古代将士,挥舞着手中的大刀从粉末中冲了出来,对着玄真子就砍了下去。

    玄真子左右腾挪,避开那古将士的攻击,还手的过程中还折下来他一只手臂。断了一只手的古将士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单手挥舞着大刀继续朝着玄真挚穷追猛打。

    我这才看到那古将士的脸上竟然没有任何表情,最奇异的是他的瞳孔之中没有眼球,只有白花花的眼白看着渗人。他断臂的伤口处也不流血,动作看起来像是个木偶,非常僵硬。

    他与玄真子缠斗了一阵,最终还是败北。倒在地上之后,他全身上下的盔甲马上变得锈迹斑斑,最后连身上都长满了铁锈,肉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腐朽,然后变成一堆白骨。骨头呈灰黑色,陈天用脚踹了踹,发出一种类似金属的声音,看起来似乎很坚硬的感觉。

    玄真子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这次也不再催促我和陈天在前边探路了,自己在最前面加快了赶路的速度。

    当我手臂上的红线通过手肘位置的时候,我们终于走过了通道。玄真子在前面停住了脚步,望着面前空荡荡的位置出神。我觉得奇怪正要出声,陈天捂住我的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刘南走到玄真子的身边,从怀里掏出个药瓶子,从里面倒出些金色的粉末,往前方撒去。随着粉末飞舞,只见我们的面前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丝线。

    看着显形的类似蜘蛛丝的丝线,刘南长舒了口气,说:“幸好师姐你在这里,发现了这些东西,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问陈天这难道不就是普通的蜘蛛丝?陈天解释说:“这大概是那长生道人布下的手段,是云贵养蛊高人炼出的一种蛊线,不但锋利到可以吹毛断发,而且剧毒无比,真正可以做到见血封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