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4章 蛊术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2本章字数:3145字

    通道只有一条,想要绕过去是不现实的,就算有其他的路可走,那也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找。可这样的话,鬼帝陵的秘密就会被长生道人和那些古董商先取得。

    玄真子显然没有那个耐心去寻找另外的通道,就想出了一个最恶毒也是最直接的方式来破解眼前的难题。

    我用求助的眼光去看陈天,这小子却很没义气的转过头,小声说了句:“对不起,爱莫能助!”

    没办法了,拒绝的话会直接被玄真子一掌拍死,身中蛊毒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至少不会当场毙命。

    我小心翼翼地走到金丝蛊线的网前,伸出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听陈天说这些丝线锋利无比,为了避免被它割伤,我轻手轻脚地捏着丝线,然后缓缓将它扯断。

    尽管我已经很小心了,但我的手指到底还是被划破了,指尖被割开了长长的一道口子,火辣辣的感觉让我恨不得马上就收回手。可是与此同时就在我的身后,同样有一道火辣辣的眼神盯着我,只要我一停下来,玄真子就会把我拍死,然后炼成傀儡,去破解眼前的难题。

    我忍着痛继续扯着金丝蛊线,扯开的口子马上就能让人钻过去了。这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我洒在的金丝上的血液,以很快的速度往某个地方流去,就像有人在某处施加了一个吸力一般。

    有东西再吸我的血?!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我急着想要收回手,一只如同蚕蛹般的虫子在金丝蛊线上飞快地爬到我的手上,不等我反应过来,一股脑地从我得指尖中钻了进去。

    那虫子足足有正常人一块指节的大小,身子似乎软乎乎的具有不小的可塑性,它钻进我的手中后,我的手立马鼓起一个难看的肉球,并且这个肉球还在往我的掌心处移动。

    我想把它挤出我的手,陈天阻止道:“别乱动!这是嗜血虫,满身是毒,在体内捏爆了它,毒血就会扩散,你必然会身中剧毒而亡!”

    听陈天说的煞有其事,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嗜血虫在我的手掌内为所欲为。

    才刚刚走进鬼帝陵,我的两只手就变得面目全非,一只手被着魔的臭蛤蟆咬了,剧毒正在往心脏的位置扩散,只要让它到达心脏,我马上就会暴毙而亡。而现在更糟糕了,另外一只手也中了招,满身是毒的嗜血虫就活生生地寄身在我的手掌心,像颗极恶心的肉瘤。

    陈天还会同情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而玄真子根本不管我的死活,她小心翼翼地钻过金丝蛊线,然后走过通道,来到地下宫殿。

    落在后面的时候,可能看我脸色颓然,陈天给了我一线希望:“你未必就是死定了,只要等下我们能碰到长生道人,说不定他愿意解开你身上的蛊毒。”

    到了这一步也没有了回头路,我只好迎着头皮继续走下去。

    走过了通道,真正来到了地下的鬼帝陵。面前的走廊历经千年的时光,依旧保留地很完善,两旁的油灯竟然还能用,已经被人点亮。长生道人和那些古董商就在我们前面不远处,不知道他们是否已经发现了鬼帝陵的秘密。

    通过走廊,走进外形恰似宫殿的石室中,有个血淋淋的人半躺在金灿灿的珠宝上,粗重地喘着气,看样子伤的不轻。

    玄真子第一个赶过去,盯着那人看了一会儿,说:“原来是只鬼!”

    剑如尘被玄真子吊了起来问话,无奈而苦涩的笑容出现他满是伤痕的脸上,抬起血淋淋的手指对玄真子指了个方向:“那个臭道士带着人往阴陵去了。”

    玄真子听完摔下剑如尘,带着刘南往他手指的方向快步赶去,丢下我陈天不管了。现在我才知道通道上发现的血迹,竟然剑如尘留下的。

    我赶紧走过扶起剑如尘,问他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剑如尘苦涩的摇摇头,说:“带头的臭道士道行很深,那些商人也是心狠手辣之辈,都身怀功夫,很难对付。我以一敌众,实在拦不住他们。”

    “不怪你,你已经尽力了。”我安慰剑如尘了几句,又问他:“你刚刚说的阴陵是什么地方,这里不就是真正的鬼帝陵?”

    剑如尘摇摇头,解释说:“这里只是阳陵,换而言之就是摆在明处的墓穴,是为了陪衬鬼帝的至尊身份而建造的。而鬼帝陵真正的秘密却埋在阴陵之中,那里才有长生不死的秘密,鬼帝和鬼后的棺木,就摆在阴陵之中。”

    听完他说,我颓然地坐在地上,说:“那这下完了,长生道人和玄真子已经闯进了阴陵之中,鬼帝陵的秘密再也收不住了,灾难也没人可以阻止了。”

    剑如尘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狠历,说道:“既然到了这一步,也只有这样做了!”

    话说一半,他抬头看了看陈天。胖子不屑地说道:“小爷我还不想听呢!”

    等胖子避开后,剑如尘用交代后事的口气对我说:“待会儿你进去之后要是实在阻止不了他们取得鬼帝陵的秘密,就用鲜血填满入口处的一块石槽中,唤醒被封印了千年的鬼兵鬼将,将所有贪心的人永远留在地下!”

    我回忆起那入口处石壁上密密麻麻的兵马俑,头皮一阵发麻,忍不住反问道:“真的只有这个办法?”

    剑如尘点点头,说:“只有如此,别无他法!真到了那一步,宁愿鬼帝复生,也不能让那些心怀叵测的人知晓长生不死的秘密,因为那会制造出更多的不死鬼帝!相信我,那绝对会是一场全天下的噩梦!”

    说完他大口大口地咳血,我赶紧喊来陈天帮忙,陈天无可奈何地说道:“没救了,他又不是这身体原来的主人,他只是以鬼魂的方式暂时寄身在上面,这样的躯体是没有任何的愈合能力的。”

    剑如尘艰难地开口问我说:“你带了我的寄身棺吗?”

    我从兜里掏出剑如尘的那口迷你棺,问他说:“怎么做?”

    剑如尘不言不语,抬头看着陈天。陈天犹豫了下,走过来接过我手里的迷你棺,说:“小爷捉了十几年鬼,赶了十几年尸,这救鬼还是头一遭,要是被我师师父知道了,还不得活活给气死?”

    话是这样说,陈天还是救了剑如尘。他打开迷你棺,放在剑如尘的身边,念了句咒语,然后合上迷你棺。等做完这一切,剑如尘的肉身已经没了任何生气,变得冰凉无比。

    陈天把迷你棺递还给我,说:“这家伙这次损耗了太多的魂力,要再想转醒,不借助外力的话,得等到猴年马月才行了。”

    我打开迷你棺,只见里面安安静静地躺着一位人形木雕。雕像是一位古代将军的模样,长得很硬朗帅气,威风凛凛的铠甲上,刻着“神户”二字。

    收好迷你棺,我和陈天也朝着阴陵的方向赶去。

    在一处偌大的石室内,终于找到了玄真子等人的身影。

    先说面前的环境,这里绝对没有阳陵的辉煌,看不到任何金灿灿或者精美的宝物,只有一些雕刻地栩栩如生的石像,整个空间充满很阴森的味道。

    除此之外,就剩下在最中央的位置,摆放着两座棺。一座是金色的巨棺,另一座是水晶宝石打造的稍小的巨棺。

    但是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室内其实有很多与众不同的地方。比如就在我们的脚底下,刻画着一副极其古怪的图案,有着浅浅的沟槽,直达两口棺中。

    我用询问的眼光去看陈天,陈天皱着眉摇摇头说:“这应该是古代的道门阵法,但是我看不懂它的原理和作用,要是我师父在这里的话,或许能知道一二。”

    除了地下的阵法之后,最为诡异的是,这室内竟然有光!我抬头去找光的来源,只见一轮即将圆满的明月高挂其上,正在乌云之间穿梭不息,洒下的清辉竟是那么的真实!

    在地下的古代墓穴之中可以看见月光?!

    玄真子收回打量着头顶月光的脑袋,朝对面的一位中年人说道:“长生师兄,你为了得到这千年的古墓的秘密,可真是煞费苦心!”

    古董商李老板哈哈大笑,接话道:“玄真子你连真身都不舍得来吗?你这死鬼替身可打不过我。你们南派虽然势大,但除了你们掌教阳叔子之外,没有人可以对我造成威胁。”

    玄真子冷笑道:“那也未必!只是你竟然夺舍了一具商人的肉身,常年隐居在俗世之中,这让我有些意想不到。”

    长生道人哈哈大笑,似乎很得意自己隐藏身份的手段。笑过之后,负着手看着我,说:“林老板,我们又见面了,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要问,我现在只能告诉你的是,我知道你是千年前创建这座鬼帝陵的林家后人。”

    听他说完,玄真子和陈天都目光灼灼地看着我,我很无辜地解释道:“这又不是我故意隐瞒的,你们又没问过我。”

    玄真子用审视的目光认真地打量了我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原来真有前缘注定这么一说,千年前的前辈高人的确令人钦佩。”

    “再厉害又怎么样,还不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徒为他人做嫁衣!还等什么,开棺!”长生道人一声令下,他身后的那些人一起冲向水晶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