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5章 大出意外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2本章字数:3030字

    长生道人的身后走出几个年轻的伙计,他们走到水晶棺的旁边,动作熟练地做好一切准备工作,然后在长生道人的点头示意下,合力抬起了棺盖。

    想象中的尸臭没有闻到,反而传出一种奇异的芳香,对这香味儿我感觉到似曾相识,但一时之间却记不起在何时何地接触过。

    当棺盖刚打开,玄真子就迫不及待地冲了过去,挤开长生道人的那几个伙计,眼光灼灼地往里面望去。但马上,她脸上的表情变得极其古怪,对长生道人冷冷地说道:“长生师兄,你这是故意戏耍我们吗?”

    长生道人眉头高皱地盯着水晶棺,摇摇头,显得有些垂头丧气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会是这种情况。”

    我看他们没有大打出手抢夺宝物的意思,就小心翼翼地挪着脚步走近水晶棺。

    万万没有意料到的是,水晶棺里竟然空空如也?!只有一些枯萎的花,残败的枝桠和花骨朵儿,散落在棺材里。

    “等等!”陈天站了出来,指着棺材里那些话的残枝说道:“为什么这些花看起来像是刚刚枯萎的?”

    他的话马上引起了玄真子和长生道人的注意,在确定不会有危险之后,长生道人捏着一朵枯萎了花瓣,凑近鼻子闻了闻,陷入沉思。

    这道士早年在云贵大山住了将近二十年,对于草药和各种植物肯定有涉猎,在场的人都等着他的判断。

    只见长生道人捏着花轻轻一吹,花瓣竟然破碎成无数的碎片,看起来好似被烈火烧烤过了一般,如同碳屑。半晌,长生道人眼神凝重地开口说道:“我们来晚了,棺主人已经出世了。”

    等他说完,除了玄真子之外,在场所有的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如果鬼帝陵的传说是真的话,水晶棺里的主人应该一位千年前的帝后,但现在她却死而复活,从棺材里爬了出来,而且不知去向?!

    “不过她应该还没有还阳。”长生道人继续说道:“看这些伴尸花就知道,如果棺主人真的还阳了话,这些花早就吸收了阳气,不会马上枯萎成这幅模样。”

    玄真子转头环顾了石室的四周,在没有发现任何身影后,说:“一只存在了千年的鬼魂,还具有意识,这如今该有多深的道行?!”

    说完,她的手已经抓上了另外一只金色棺材的棺盖,长生道人也不甘落后,与她一起打开了鬼帝的棺材。

    金棺乍泄,开棺的一瞬间我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

    等我再睁开眼的时候,看见从棺材里伸出了一只满是纹身的手臂,正掐着长生道人的脖子。

    玄真子的表情变得极其古怪,骄傲如她,这会儿脚步却在不住地退后。除了玄真子和长生道人,离得最近得刘南却笑得很开行,他朝着鬼帝棺里的那人兴奋地大叫:“原来你没死?!”

    窦燕山枯瘦的手臂拎着长生道人,就像提着一只毫无反抗之力的小鸡仔,他几乎赤果地从棺材里走出来,我看到他全身上下竟然刻画着无数奇异的符文,好似某些少数民族祭祀时候的纹身。

    看到长生道人被窦燕山掐着脖子,那几个长生道人带来的伙计想要上来营救长生道人,却被窦燕山一个眼神就制止住,傻傻愣愣地站在原地,身体还保持着变扭的冲刺姿势,然后齐刷刷地倒下,像一只只肥硕的蚯蚓般扭动不止,全身上下不断地抽搐着,口吐白沫,很快就断了气。

    窦燕山嘴角泛起诡异的笑容,手上加重了力气,长生道人翻着眼球,双手发了疯似的往窦燕山的裸.露身体上又抓又挠,可是不管用,从棺材里走出来的窦燕山的,身体变得坚不可摧似的,长生道人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就像猫戏老鼠,长生道人的模样越痛苦,窦燕山的表情就越开心,就在长生道人奄奄一息的时候,从黑暗里窜一条红色的影子,电石火光之间,它攀上了窦燕山的手臂,展开血盆口子,狠狠咬了下去。

    浑身长着古怪斑纹,如同锈迹斑斑的血色怪蛇,突然咬在了窦燕山的手腕处,窦燕山皱起了眉头,这才松开了狼狈不堪的长生道人。

    长生道人倒在地上咳嗽连连,脸色苍白地可怕,眼神恐惧地看着窦燕山。只见窦燕山捉住了那只想要逃跑的血色怪蛇,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竟然把它往嘴里塞!

    一把咬下了蛇头,窦燕山缓慢嚼动着,半晌吐出一个没了皮肉的蛇头骨,将剩下的无头蛇尸仍在了地上,嫌弃地摇了摇头。

    陈天赶紧把那只蛇身捡了过来,取出里面得蛇胆,递给我说:“快吃了它!以毒攻毒,这能解你身上的蛊毒!”

    尽管带血的蛇胆很恶心,但我相信陈天,拿过那枚发红的蛇胆一口吞了下去。异常刺激的味道在我的舌尖打滚,吞下之后,我的腹内仿佛升起了熊熊大火,清晰而猛烈的灼烧感令我难受地咳嗽起来。连吐几口血,都是墨汁般的颜色,在血液中我甚至还看到几只米粒般大小的虫子在不停蠕动着,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再看我掌心的肉瘤,已经消失不见,那只蛊虫已经化作了一团血水溶进了我的血液中,而血色怪蛇的蛇胆解开了蛊虫的剧毒,意外地救了我一命。

    可是我手臂上的红线却没有消退,陈天看过之后无奈的说道:“看来那金丝蛊线是比怪蛇还要厉害的家伙吐出的,怪蛇的蛇胆解不了它的毒。”

    这会儿红线已经蔓延到了我的肱二头肌的位置,再往上,就要通过我的肩膀,直达我的心脏位置,然后传输到全身各处,我就会像那只臭蛤蟆一般,一瞬间变得臌胀,然后砰的一声炸裂身亡。

    我转头去看已经喘过气来的长生道人,还没开口求他解毒,他就瞪着我冷哼道:“你们杀了我的小红,这个仇我一定会向你们索回来的!”

    说完,他不顾他带来的那些伙计的尸体,快步离开了,临走之前连再看一眼窦燕山的勇气都没有。

    等长生道人走后,玄真子谨慎地看着窦燕山,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窦燕山瞄了我一样,放声大笑道:“那天我被封闭在了这鬼帝陵出不得,索性就往里走,最后被我找到了这个石室,打开鬼帝鬼后的棺,发现里面都是空的。当晚我实在太累了,就倒在鬼帝棺里睡觉,谁知这一睡就睡到了现在,再醒来的时候我觉得我全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玄真子看了看窦燕山身体的古怪符文,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这倒要恭喜你了,大难不死,还有后福。”

    窦燕山笑着走近我,昂着头对我说话:“我听长生子说你是千年前修筑这座鬼帝陵的林氏后人,你把你知道的鬼帝陵的秘密告诉我,我待会儿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我不敢直视窦燕山骇人的表情,只好骗他说:“我家有一本古籍,上面记载着鬼帝陵的真正秘密。”

    “有文字记载长生不死的法决?”玄真子的脸色都变了,对窦燕山说道:“先别杀他,让他带我们去取那本古籍,反正他身上的蛊毒还没有揭开,活不了多久的。”

    窦燕山听完冷笑着就把我扔到一旁,威胁我说:“别骗我们,不然我就会把你练成厉鬼。”

    陈天扶着我往回走,我俩走在最前面,陈天在我的手心写字,用这个方式问我说:“你哪来的神秘古籍,等下穿帮怎么办?我可打不过现在的窦燕山,他变得很古怪,肯定隐藏了很多秘密,恐怕连对玄真子也没有说实话!”

    我用同样的方式回答他说道:“到了出口,你别管我,赶紧离开!”

    陈天还想问我为什么,身后的窦燕山已经发现了我俩的小动作。我和陈天只好老老实实地带着他们走出了鬼帝陵。

    过了死水,我猛推了一般陈天,然后咬开手指,把血挤到石壁旁的一个血槽中,按照剑如尘所说,我这样做就可以唤醒石窟中的兵马俑,让他们来对付侵.犯鬼帝陵的人。

    陈天朝我大骂:“你个白痴!”

    整座鬼帝陵开始晃动,传来呜咽呜咽的低泣声,我对陈天喊道:“快走,替我照顾冰冰!”

    陈天跺了跺脚,爬上通往超市库房的通道,走了。剩下的窦燕山和玄真子还有刘南三人,齐刷刷地用眼神盯着我,,里面充满毫不掩饰的恨意。

    窦燕山正准备对我出手,一柄古朴沉重的马刀就朝着他的闹到斩了下去,穿着黑甲的唐代骑兵,从石壁上的壁画中冲了出来,胯下的黑马眼球都是血红色的,脚不着地地飞速奔走,古怪又恐怖。

    窦燕山躲过正面的骑兵,身后却被另外一名弓箭手用强弩射中了勃起,短小精悍的箭头扎在他的脖子上,立马化为一道黑烟消失不见,但窦燕山脖子上血淋淋的伤口却说明了它的杀伤力绝不是简单的障眼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