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6章 原来是她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2本章字数:3095字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头疼欲裂,秋水和冰冰等人在床边看着我,岳教授和陈天也在场。

    我之前的记忆还停留在鬼帝陵中,脑中模糊地记得窦燕山和玄真子大战玄甲武士的画面,但是之后发生的事情我却什么都不记得了,直到我现在苏醒过来。

    据陈天说,我是在昨晚自己突然回到了公寓,倒在了门口,当他们发现我的时候,我手臂上所中的金丝蛊毒竟然不药而愈,而当晚距离我被埋鬼帝陵已经整整过去了三天三夜。

    没人知道在鬼帝陵的三天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窦燕山和玄真子或许知道,但这两人现在音训全无,岳教授发动了道门北派的力量也找不到他们的身影,他们可能已经回到了南派山门。

    超市库房发生了坍塌,但附近市民并不觉得如何奇怪。因为在本市,由于滨海的缘故地质疏松,地下暗河众多,导致地下中空而塌方,是很正常的事件。

    我把超市给关了,决定暂时休息一段时间。家里人在这段时间拼命地催促我去相亲,而相亲的对象就是刘湘香。

    为了秋水,我决定与刘湘香开诚布公,当晚决定请她来公寓吃顿饭。

    陈天在超市暂停营业之后就赖在了我家,他拿着筷子敲着锅碗瓢盆,看着满桌的美味儿,对我说:“我总觉得你那个未婚妻有些古怪,但古怪在哪里我又说不上来。”

    说完,他放下筷子,从兜里掏出一只口红,对我说:“你还记得这支口红吗?是我们第一次进入鬼帝陵的时候捡到的。”

    我说我记得,问陈天:“这说明了在我们之前有人进入了鬼帝陵,说不定是个女盗墓贼呢,这并不奇怪。”

    陈天摇摇头,说:“不太可能,在我们进入鬼帝陵之前,鬼帝陵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应该没有盗墓贼进入,我们应该是第一批进入鬼帝陵的人。”

    我笑着说道:“那这支口红难道是千年前某位古代妃子用的?”

    陈天没有在意我的嘲笑,反而看着那只口红发呆,小声嘀咕了一句:“这也有可能。”

    刘湘香来了,她的气色看起来并不太好,对此她解释说这段话时间生了场病,现在刚刚初愈,这也是她这段时间没有联系我的原因所在。

    陈天去了隔壁秋水的房间,我趁着这个机会打算和刘湘香说个明白,就在我准备开口的时候,她看到陈天随手留下的那只口红,笑着说:“我的口红怎么会在你这里?我找了好久都找不到呢。”

    说完,她拿起那支我们在鬼帝陵中捡到的口红,很自然地拧开盖子,涂在了自己得嘴唇上。她的皮肤很白,这口红的颜色却很深,两相对比之下形成巨大的反差,平时给人一种非常性.感的感觉,但此时此刻,我只感觉到一阵恐怖。

    刘湘香察觉到我异样的眼光,很自然地把那支口红放进了自己的包包里,然后笑着对我说:“你为什么这么盯着我看?”

    我当然不可能说你刚刚涂在嘴上的口红是我在坟墓里捡到的,出了这么个小插曲,我把刚刚到嘴边的话儿又咽了回去。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隔壁的秋水发来短信说冰冰的眼睛在变绿,这说明有那种东西正在我们的附近。

    我刚放下手机,屋外就有人在敲门,我开门之后看到对方原来是位送快递的小哥,他给我了一只匿名的包裹。我不记得我最近有在网购,而要是亲朋好友寄东西给我的话也用不着匿名。我疑惑地问快递小哥:“这是谁寄给我的东西。”

    回答我的是一只锋利的匕首,我偏头躲过,匕首插进门框中拔不出来,还没来得及等我反应过来,那快递小哥的嘴里突然吐出黑血,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断了气。

    我在他吐出的血液中看到了几只米粒般大小的虫子,正在不停的蠕动,见此我赶紧拆开了包裹,里面放着一张纸条,写着:杀我蛊蛇者,当死!

    没有落款,但我知道这是长生道人所留。

    我赶紧报了警,等周明局长带着人赶到现场,他对我说那死亡的快递小哥在几天前就死了,尸体这时候应该在太平间或者火葬场,没想到有人把它拖到了这里。

    周明带走了尸体,留下话让我小心,随时与他联系,他说最近本区出现了偷尸狂魔,专门盗运别人的尸体,用处不明,警方正在全力追查。

    出了这么档子事儿,刘湘香显得有些魂不守舍,我以为她害怕,就打算带她出去走走,当时却忘记了她身上也带着扑朔迷离的疑团,同样充满了危险。

    下楼的时候,等电梯门打开,里面空无一人,可我和刘湘香走进去之后,电梯却显示超出人数。我只好带着刘湘香走楼梯,走到中途的时候,被挡住了去路。

    挡住我们下楼去路的是一只纯黑色的马,马上坐着一位全身穿着古代骑兵装束的男人,他的眼神显得很木讷,腰身笔挺地立在马上。

    看见我们走来,骑士下马半跪在我们的面前,姿势有些僵硬,然后就长跪着不起来。我以为这是某种花样乞讨的噱头,也没有太在意,正准备绕开它下楼。

    房东李阿姨从楼下上来,看见我说:“小林啊,你知道咱们这栋楼的电梯是怎么回事儿啊,怎么不停地自行往上运行,等我走进去就显示超载呢,明明除了我就没有别人啊。”

    我说大概是电梯出故障了吧。说完,我眼睁睁地看着李阿姨穿过大黑马和骑士,就像穿越一层光幕一般,她显然是看不见黑马和骑士。

    这时我再傻也知道面前的这一人一马是那种东西了,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公寓里,对我们下跪又是什么意思?

    等李阿姨走后,我本想绕开黑马和骑士下楼,谁知从楼下上来了乌泱泱的一大堆穿着黑色盔甲的士兵,他们无一例外地面无表情,踏着齐整的脚步不断地涌上来。

    然后,令我无比震惊的事情发生了,这些穿着黑色盔甲的鬼兵鬼将齐刷刷地朝着我们下跪。

    刘湘香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她皱着眉沉默了好久,然后挥了挥手,那些鬼兵鬼将竟然听她的话,如同潮水般哗啦啦地退去。

    这时候,我终于想起了我在水晶棺打开的那一刻闻到的香味儿为什么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了,因为同样的香味我在刘湘香的身上也闻到过。

    丢失在鬼帝陵中的口红,与水晶棺里有着同样的香味儿,拥有无数臣服的鬼兵鬼将,我就是再傻,也猜到了刘湘香的真实身份。

    她,就是从水晶棺里走出来的鬼后!

    “你,你,你真的从帝陵出来了?!”兰妃站在楼梯口,指着刘湘香大惊失色地说道,她的身边站着陈天和秋水,还有眼睛发出幽幽绿光的冰冰。

    我就站在刘湘香的身边,浑身上下忍不住颤抖起来,想到那成千上万的鬼兵鬼将,我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

    刘湘香狠狠地瞪了一眼兰妃,冷冷地说道:“你和剑如尘的奸.情当我不知道吗?鬼帝陵的秘密就是被你们泄露出去的,你和剑如尘要为此付出代价!”

    话音刚落,刘湘香伸出手在空气中一抓,楼梯口的女鬼兰妃顿时在原地消失,再出现的时候被刘湘香掐着脖子,显得痛苦不堪。

    与此同时,我感觉我的脖子也像是被人掐住了一般,胸口透不过气来。一旁的刘湘香见到这个情况,皱了皱眉头,看着我说:“原来这贱婢认了你为主,算了,这次就放过她吧!”

    说完,刘湘香松开了兰妃,把我扶了起来,对我说:“你的阴间鬼币被我用掉了,我替你向阎君多买了二十年的寿命,你等我回来,我还有话对你说。”

    说完这番话,刘湘香就走了。

    我掏出兜里的钱包,发现那只冰冰送给我的阴间鬼币果然不见了。这样的鬼币冰冰一共给了我两块,一块我送给了何神姑,一块就一直放在我的钱包里随身携带。

    刘湘香是什么时候取走了我贴身携带的阴间鬼币呢?正常的时候不可能,只有在我记忆短片的那三天三夜之间。

    “想不到她竟然就是鬼帝陵的帝后!”秋水有些后怕地说道。

    “鬼后找到了,那么鬼帝呢,为什么黄金棺也是空的,难道鬼帝也已经复活了,可是为什么没有动静呢?”陈天皱着眉沉思。

    冰冰牵着我的手,嘴里轻轻念道:“九阴日,冥帝出,千年不死唯鬼魂;千年后,玉生烟,祥兆能隔阴阳界。”

    “九阴日?”陈天掐指算了算,然后说:“那不是快到了吗?按照道门天历,再过不久就会发生一次月全食,那天就是千年一次的九阴日,难道那天鬼帝就会重现人间?”

    “林哥,这是谁写给你的?”秋水拿着长生道人威胁我的那张纸条,问我说道。

    我只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与她说了,秋水听完后,劝说我:“我听说蛊毒无孔不入,实在是防不胜防,那长生道人打不过玄真子和窦燕山,肯定先是找你下手,我们不能在这里继续住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