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3章 下山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3本章字数:3056字

    我不知道冰冰是如何将手伸进那山魁的肚子中的,等她捞出了千年蟾蜍王后,就牵着我的手直接走出了鬼打墙。

    山魁气得直咧嘴,但依旧突破不了鬼打墙的限制。待我们走到岸边,诸葛老头突然松了一口气,脸色顿时萎靡了不少,只听河中央传来一声怪叫,山魁红色的身影已经钻入密林,没了踪影。

    原来诸葛老头也会道术,只不过一直没有显露身手。

    诸葛老头取出一把小刀,在酒精灯上消过毒后,在我左手的手腕处破开了一个小口子。

    从冰冰的手中接过那千年蟾蜍王,诸葛老头将它放在我的手腕的伤口处。那蟾蜍王见血而上,轻轻地吮吸着我的手腕,我的左手臂顿时传来一阵清凉。

    我掌心的红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手腕移动。只见那千年蟾蜍王鼓动着腮帮子,一口将那红点吸入腹中。

    在千年蟾蜍王透明的肚子中,我见到一只血红色的虫子,形态类似于水蛭,扭动着无骨的身子,别提多恶心。

    血色水蛭在千年蟾蜍王的肚子里游窜,慢慢就不在动作了,接着化作一滩血水,然后被千年蟾蜍王消化掉,没了踪影。

    做完这些,千年蟾蜍王呱呱叫了两声,然后纵身跳入河中,也没有了踪影。等它走后,那些漫山遍野的山蛙和蟾蜍也一齐消失,连叫声都黯淡了不少,很是神奇。

    我的左手臂彻底恢复了知觉,也没有了麻痒的不适感觉。诸葛老头捏着长须,微笑地我说:“你身上的金丝蛊毒已经完全解开了,从此不用再担心会爆体而亡了。”

    我连忙去谢诸葛老头,诸葛老头说:“不忙着说着些,我想请小哥你帮个忙。”

    这诸葛老头救人治病不收诊金,但也是有条件的,他一直放在最后才说,看来这个请求并不简单。

    我问他:“老先生有什么困难请说,能帮地上忙的我一定帮。”

    诸葛老头说:“世人都知道我派祖师爷曾写过“千金方”,是医学宝典。但是鲜为人知的是,祖师爷还另外著有一部道家神书,名字叫做“药王宝典”,你去帮我把这本书取来。”

    我的命都是诸葛老头救的,没法不答应他。

    走出密林的时候,天已经灰蒙蒙亮,诸葛老头指着前边的岔路道:“你们不必再去木屋了,直接下山去吧。若是我摆脱你的那件事情进行地顺利,一个月后我在木屋等你。”

    我答应了一月之期,带着冰冰下了山。

    出了山,手机就有了信号。打开手机,几十条短信弹屏而出,大多是秋水发来的,看着那一条条情真意切的短信,我不由得热泪盈眶。

    令我没想到的是,陈天和秋水就在山下的小镇上,他们因为担心我,当初下了山之后没有回市区酒店,就怕出了状况,可以立马帮到我。

    跟他们汇合后,陈天和秋水看我身上的蛊毒痊愈,都替我感到高兴,但我总觉得陈天的心里装着事儿,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吃饭的时候,我问他俩:“这几天都还好吧?”

    陈天与秋水对视了一眼,然后放下手中的碗筷,严肃地对我说道:“林柯,告诉你个不好得消息,长生道人已经追上了。”

    我不由得大惊失色,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陈天说:“昨晚我和他打过照面了,他看在我也是道门一派和我师父的份上,没有对我们出手,但扬言一定要活捉你,用你来炼制活人蛊。”

    我接着问道:“那臭道士现在在哪?”

    陈天指了指不远处的大山,说:“他连夜上山去了,好像跟诸葛老头有些旧识。”

    看来本市也不能再待了,正好去办诸葛老头交代我的事情,去取药王宝典,顺便也可以躲开长生道人。但没有想到的是,我把这件事跟陈天和秋水说过后,陈天突然变了脸色。

    “什么?!诸葛老头要你去那里?”陈天激动地说道:“这下你又惹上大麻烦了!”

    我问他这是什么缘故,陈天没好气地说:“就知道那诸葛老头不会做无本的买卖,他救了你一命,却是利用你的命去赌博!你知道那药王宝典在哪里吗?就是在南派山门的山脚下!玄真子那个疯女人和窦燕山那个嚣张小子都在南派山门,更恐怖的是,还有那二十年不出世的南派掌教,你想要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取得药王宝典,无疑于痴人说梦!”

    药王宝典竟然就在道门南派的山门,这个事实我可没有听诸葛老头说过。但事到如今,我也推拖不得。

    只要硬着头皮继续走,陈天冷静过后,说:“但是这也不完全算是个坏事儿,要是做得好的话,说不定还能一举两得呢!”

    我看着陈天一脸的邪笑,问他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天白了我一眼,说:“你傻啊!你想想看,你因为什么得罪了长生子那个臭道士?”

    我说:“因为我在鬼帝陵里弄死了他的那只小红蛇。”

    陈天点点头,说:“没错。但你别忘了,吃蛇胆的是你,但斩蛇头的可是窦燕山。不止如此,窦燕山从鬼帝棺里睡了一觉,变得邪气无比,又害他狼狈不堪。所以长生道人对窦燕山的仇恨,比你只会多,不会少。”

    我想了想,恍然大悟道:“所以你想引那诸葛老头去南派山门,想办法挑动他们之间的矛盾,然后我们坐收渔翁之利?!”

    陈天得意地点点头,说:“这样一来,等南派山门的注意力都放在长生子那个臭道士身上的时候,我们就有机会取得药王宝典,你说这是不是一举两得?胖道爷我是不是很聪明?!”

    吃晚饭,我们坐上当天的火车,离开了本市。在第二日的凌晨,到达了位于江西的某座山脚下。据陈天说,这座山就是南派山门的道场,但南派山门无数年来一直秉承隐居的观念,具体位置现在已经是鲜为人知。

    不过这些不重要,诸葛老头告诉我那药王宝典放置的位置,并不在南派山门中,而是就在我们现在所在的山脚村子里。不过这里是南派山门的实力范围,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他们不可能不知。

    刚走进村子,路边扛着农具的一位中年农妇看见我们三人后停下脚步,挡住我们进村的去路说:“外乡人,你们来村子里做什么?”

    我说我来找个人,那农妇问我是谁。我把诸葛老头告诉我保管药王宝典的人的名字告诉了她,那农妇听了后紧张兮兮地说:“你们是来找孙老头的?可他已经死了!就在前几天,你们来晚了,赶紧走吧!”

    听说保管药王宝典的孙老头已经死了,我连忙问道:“那孙老头可还有儿子或者女儿?或者其他亲戚?”

    农妇摇摇头,说没有,见我们执意要进村去孙老头的家看看,她突然紧张兮兮的拉住我的身子,看了看四周围的情况,压低了声音说:“千万别去孙老头的家,那里正闹鬼呢!孙老头就是这样死的不明不白的,现在那里没人敢进去。前些天从山上下来了一位道长,给看过孙家的风水,说那是大凶之地,难怪孙老头这么些年也没有个子女……总之,我劝你们别进去,赶紧回去吧!”

    说完,那农妇就走开了。陈天皱着眉说:“怎么这么巧,我们刚来就碰上人死了?”

    进了村子,走了没多久,就听陈天说:“这里阴气很重,不是正常的现象。”

    我低头看了看冰冰,只见她眨了眨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然后瞳孔的颜色逐渐变成了玉色。

    就在这时候,后边路上传来一阵丧曲儿,纸钱在空中哗啦啦的飞舞着。

    陈天连忙拉着我让开路,站在一边,严肃地提醒我说:“别出声!”

    我靠着路边的土墙,静静的看着送葬的队伍朝我们走来。

    走在送葬队伍最前面的是个独眼老头,头上缠着白布条,别人都是一副默哀的神色,唯独他在笑,嘴里意义呀呀呀地唱个不停,具体唱的是什么,我听不清。

    当走过我们身边的时候,独眼老头转头看了我们一眼,陈天的脸色顿时就变了,莫名其妙地说了句:“他竟然能看见我们?!”

    看着送葬队伍进了村,我们一路尾随,等他们停下来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竟然来到了孙老头的住宅。

    房子很陈旧,门外门后载着几株老树,我辨认出门外种着的是槐树,后门载种的是柳树,院子里还有绿叶出墙,看那样子是杨树。

    自古有俗言:“前不载桑,后不载柳,院中间不载鬼拍手(杨树)!”

    这孙老头身前是怎么想的,怎么完全逆着来,就不怕坏了自家风水?

    陈天眯着眼睛说:“这是高人的手法,这村子本是坐拥阴煞之地,孙老头的宅子就是我们常说的阴宅。孙老头这样做的目的是希望可以借助风水改变阴宅的局势。人们常说的负负得正,在道家上叫做否极泰来。”

    说话间,那独眼老头就带着送葬队伍走进了孙老头的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