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5章 独眼鬼道士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3本章字数:2628字

    听到声音,我连忙转身望去,就看到那独眼老头不知何时站在一处坟包上,背部微微佝偻着,脸上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

    他喊陈天师侄?

    陈天皱着眉头,打量了似笑非笑的独眼老头,琢磨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记得师父跟我说过,在收我做徒儿之前,师门中有一位早夭的小师叔,想必就是你吧。”

    那独眼老头既不点头也不要摇头,背着手站在那里,半晌看了我和秋水还有冰冰一眼,说:“你们出村子去吧,看在往日师门的份上,我不为难你们。”

    陈天还没有回答,我连忙拒绝道:“不行!除非你放了孙老头!”

    独眼老头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无踪,狠狠瞪了我一眼,我只觉得胸口发闷,恶心想吐。我倔强地跟他对视着,哇地就喷出一口鲜血。

    陈天快步挡在我的面前,将那把破拂尘竖在胸中,说:“师父说过,阴阳相隔,不可同日而语。昔日你是我道门小师叔,我自然听从师叔吩咐。可是现在,你阳寿已尽却不肯遵从轮回秩序,已经犯了道门大忌,早已不是身前活着的那个小师叔了,我何必听你的话?!”

    独眼老头呵呵笑了两声,干瘪的声音像是从喉咙里直接冒了出来,对陈天说:“你以为是我阳寿已尽正常死掉的吗?呵呵,告诉你吧,我当年是自杀的!因为死掉的人才能修炼道门最厉害的赶尸术,这门手艺你师夫没跟你说过吧!”

    听完独眼老头的话,陈天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我看到他的拳头不自觉得握在一起,不知为什么突然变得激动起来。

    “交出孙老头,跟我回湘西见师父!”陈天咬着牙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师侄你还真是很天真啊。”独眼老头又笑了起来,露出嘴里那口缺了一半的黄牙,对陈天说:“别说是你,就算你师父来了,也未必能奈何得了现在的我。”

    言尽于此,陈天不打算再浪费口舌了,他挥动着那把破拂尘,操控着从坟地里钻出来的那只白僵尸,冲向独眼老头。

    独眼邪笑着站在原地不动,等那只白僵尸张牙舞爪冲到他的面前的时候,伸出像老树藤般的手指,在那只白僵尸的脑门上轻轻一点,那只白僵尸顿时就垂下了双手,低着头顺从地停在独眼的面前。

    “师侄,你为人身,身上阳气太重,所擅长的是操控黑僵尸,这白僵尸一道你是斗不过我的。”

    陈天哼了一声,咬破自己的手指,挤出一滴鲜血,望天空一弹,然后挥动着手中的拂尘,嘴里巴拉巴拉地念着艰涩难懂的咒语。

    那只白僵尸从睡梦中醒来,怪叫一声,伸出白骨爪子就朝独眼抓去,独眼看起来人老,但动作着实不慢,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两脚往地上一点,整个身体就轻飘飘的往后退,有种武侠小说里的那种绝世轻功。

    躲开白僵尸的临门一击,独眼老头还手了。只见他抬起两只手,在胸口不停地掐着手印,嘴皮子里不停地飞出古怪得音节,听起来比陈天念的咒语还要艰涩南通,速度还要更快许多。

    嗷呜!白僵尸痛呼着大叫,然后在原地乱跳,一会儿冲向独眼,一会儿又转头冲向陈天。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最后独眼更胜一筹。白僵尸面目狰狞地冲向陈天,不管陈天怎么施法,依旧不见效果。

    等那只白僵尸抬起白骨爪子拍向陈天的时候,我看陈天还像根木头似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连忙提醒他道:“危险!快跑啊!”

    陈天没听我的话,而是闭上了眼睛,神情肃穆地端着那把破拂尘。

    白僵尸的爪子几乎拍在他的脑门上的时候,陈天猛然睁开了双眼,两道刺目金光激射而出,打在那只白僵尸的身上,那只白僵尸顿时愣住,然后冒起青烟。等青烟散去,白僵尸已经消失无踪。

    陈天的眼神突然变得很怪异,甚至有些陌生。他只眨了眨眼皮子,就轻而易举地消灭了那只白僵尸,真的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陈天吗?

    独眼的眼神也变得很怪异,他上下打量着陈天,再看看他手里的那把破拂尘,突然苦涩地笑了起来,对陈天说:“看来师兄对你还真是好,将自己修炼了1大半辈子的道魂传授给了你,但是这样一来,我是叫你师兄呢,还是叫你师侄呢?哈哈哈哈。”

    陈天看起来也不生气,严格说起来是没有任何表情,他板着脸一步一步地走向那独眼道人,手中平稳地端着那只破烂拂尘。他看起来走的很慢,但是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独眼道人的面前,两人面对面的看着,脸几乎贴着脸,场面很是古怪。

    独眼道人的脸上不再挂着笑,也变得异常严肃起来。两人僵持了一会儿,然后独眼老头抖着双脚开始后退,一边后退一边激动地说道:“真的是你,真的是你,我不相信你真的练成了那法门!”

    说完,他转头就跑,半路上还摔了一跤,哪有刚刚出现时的傲气?

    再看陈天,赶走独眼之后,突然倒了下去,脸色苍白得像是一张纸,脑门全是汗,在晕过去的同时,全身上下还不停地发着抖,眉头紧锁着,好像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我掀开他的衣服袖子,只见他皮肤上渗出斑驳的红点,竟然是血液。

    我和秋水喂了他一点水,让他好好睡了一觉后,陈天终于睁开了眼。他的眼神看起来有些迷茫,但我在其中又看到了熟悉的感觉。

    等他可以自己站起来后,我忍不住问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你刚刚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连那独眼老头都怕你。”

    陈天摇摇头,看了看手中的那把破拂尘,然后将它藏在了袖子里,对我说:“这是我师门一种禁忌法术,我答应过我师父不能跟外人说的,所以抱歉,我不能跟你们解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既然陈天不愿意说,我也不能强求。只不过看他施法时的古怪模样,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等陈天恢复了力气,他对我说:“我知道孙老头被困在哪里,你们跟我来。”

    我们跟着陈天在坟场中寻找着,最后在一处没有墓碑的土堆前停住了脚步。

    “就在这里了。”陈天指着面前的土堆说道:“孙老头的魂魄被独眼抓到这里关押着,就在下面的棺材里。”

    我和陈天开始挖坟,打开棺材,只见里面躺着个骨瘦如柴的老头,他虚弱地睁着眼睛,看到我们的时候,眼神先是愤怒,然后又是不解,最后仿佛看到了一道希望。

    这孙老头倒是不傻,知道我们是来救他的。

    陈天帮他解开身上的禁制,我想问孙老头那药王宝典的下落,陈天说先回住宅再问不迟,待在这坟场实在不安全,那独眼费劲了心思抓来孙老头,肯定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

    我们回到了孙老头的住宅。正堂前的灵台上,那两只续命香依旧烧着,孙老头吸了几口烟,精神看起来好了不少。

    “我知道你们所为何来。”孙老头开口说道:“药王宝典是我师门的至宝,也是道门的至宝,我可以将它交给你们让你们带去给我师兄保管,不过你们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儿?”我怕他开出过分的条件,连忙说道:“不过先说好了,要我们帮你续命,或者对付山上南派的那些臭道士,我们可做不到。”

    孙老头笑了笑,毒蛇一般的眼神打量了我好一会儿说:“林大人的后辈果然不是省油的灯。放心好了,阳寿对我已经没有吸引力,报仇我也没有那个心思,我只想让你帮我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

    “什么事儿?”

    “炼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