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6章 炼丹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3本章字数:2578字

    孙老头神情古怪地盯着我看,嘴角泛起一股诡异的笑容。我被他看得浑身都不自在,心里也忍不住嘀咕:这猥琐老头子不是想要把我扔进炼丹炉吧,可我又不是神话中的孙猴子,练不成火眼金睛,搞不好还要被烧死。

    我直接了当地问他:“你想我怎么帮你炼丹?”

    孙老头说别急,跟着他走,他会教我怎么做的。

    我跟着他出了门,按照他的吩咐支起院子中那只鼎炉,然后在下面点起柴火。

    陈天和秋水想要帮忙,却被孙老头拒绝了,他说这种丹药非我独自炼制不可,别人不能插手。

    炉底的火烧的很慢,远远没有达到孙老头的要求,他抬头看看星空,掐着手指不知道再算什么,让我去屋里拿来了只罐子。

    打开罐子,里面是一些绿色的粉末,没有任何气味儿,应该不是化学用剂。孙老头说这是火磷粉,是天然草药磨成的粉末,无毒无害,却可助燃,但提炼起来非常困难,现在没有多少人会制作纯正的火磷粉了。

    孙老头吩咐我将火磷粉洒在炉底,我按照他说的做了,只见呼啦一声,炉底的火焰顿时拔高了不少,焰心竟是诡异的绿色。

    没多久,那只黑不溜秋的炼丹炉就被烧成了紫红色,发出扑哧扑哧地热烈声。随着温度上升到一定程度,我看到那炼丹炉也发生了变化。

    炼丹炉的表面上出现了神奇的图案,逐渐清晰,画中有好多穿着古代服侍的小人儿在劳作,好像也在炼丹。这些人的身边还站着很多官兵,持刀监视着他们。还有一位仙风道骨的老头子,站在高处,望着苍生沉默不语。

    我猜那老头就是跟我祖先同一时期的药王孙思邈。这幅图牵涉千年前的朝廷,我估计与那件事有关。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后脑勺被人打了个爆栗,孙老头皱着眉喝道:“没多少时间了,天一亮我就得去见阎王,否则错过了鬼门开启的时间,以后只能在尘世间当一只孤魂野鬼。现在,你按照我的吩咐加快速度,赶紧把丹药炼出来,也好完成了几位祖师爷的交代!”

    听他说的镇重其事,我心里的疑惑很多,但看他脸色不善,确实很着急的样子,当下也不敢多问,虽然这孙老头不见得是个坏的,但毕竟是个死人,跟他计较的下场肯定不会好。

    孙老头就在我身边指示着我,一会儿让我将院子里新晒干的几种草药放进炼丹炉里,一会儿又让我去屋子里挖坑,从坑里取出不知道埋了多久年月的瓦罐,从里面掏出黑乎乎的东西往炼丹炉里塞。

    只要我动作稍微慢上一点,孙老头就会一脚踹在我的屁股上,我摔个踉跄,却敢怒不敢言,因为这老头没了肉身,还能一脚踹到我的屁股上,可见道行不浅。

    陈天和秋水还有冰冰,也在一旁烧火,不过他们是在煮夜宵,陈天甚至故意还问我要不要来碗热汤休息一下。

    休息你妹啊!孙老头就在我背后盯着我干活,跟时间夺命的他,看我的眼神里满是杀气。

    我按照孙老头吩咐进屋拿材料的时候,发现灵台前的那两只续命香开始消耗燃耗了,眼下已经烧了三分之一,按照正常的速度,应该再有二十分钟就会燃烧殆尽。

    孙老头也注意到了这个现象,扯着嗓子对我说:“林小子,再不快点,你就跟我一起去阎王那里报到吧!”

    我赶紧加快了动作,将所有的炼丹材料按照孙老头交代我的顺序先后倒进了炼丹炉中,一阵奇异的香味扑鼻而来,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丹就快要炼成了。

    不知何时,孙老头已经走到了我的身旁,他一把推开我,耸了耸鼻子闻气味,脸色像是一喜,然后脸上的皱纹又皱了起来,喃喃自语道:“还差一味药——”

    屋子里的续命香这会儿只剩下了小半截。

    孙老头突然怪叫一声我知道了,然后转身抓着我的手,问我说:“你家的祖传宝玉呢?别说你没有,不想以后死地不明不白,就赶紧交出来我用一用,待会儿我保证完璧归赵。”

    我转头看了看冰冰。

    孙老头也是人精,马上就反应过来,他走到冰冰的面前,对她鞠躬行礼,然后拉着她走到一边叽里呱啦地说了一些话,最后冰冰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冰冰坐在了炼丹炉旁边,在掌心轻轻划了一刀,然后将血洒进了炼丹炉中。

    说来也奇怪,冰冰的血洒进炼丹炉后,炉里冒出的烟都变了颜色,不再黑乎乎地熏人,而是袅袅地升起青烟,还有股奇异的香味儿。

    孙老头哈哈大笑,指着墙角一把打桩用的大铁锤,对我说:“林家小子,把那锤子拿过来。”

    我拿来锤子,要交给孙老头。孙老头白了我一眼,说:“我现在没了肉身,还拿个屁的大铁锤?!你抡锤子给我砸了这炉子,快点!”

    这炉子虽说黑不溜秋的,但一看就知道是有年头东西,说不定还是唐朝的古物呢,上面还有画,怎么也值点钱吧。我心里有些舍不得。孙老头见我犹犹豫豫,差点没把我丢进炉子里在回炉重造了,我只好一把抡起那锤子,狠狠地砸在了那炼丹炉上。

    只听桄榔一声响,炼丹炉顿时被我砸了个稀巴烂。

    浓郁的香气像团白雾地堆在炉底,孙老头走过去用手扇了扇,等雾气散去,我看见一粒金光灿灿的丹药紧紧地躺在地上。

    孙老头捡起那丹药,点点头,有莫名其妙地叹息一声,然后就朝西方跪了下去,拜了三拜,我看见他的老脸上甚至还挂着几滴猫眼泪。

    做完这些,屋里续命香也烧地差不多了。

    我低头一看,孙老头的脚都看不见了,他就像幽灵一般半截甚至飘在半空。我知道这是他的大限要到了,阎王要人三更死,没人敢留到五更。

    孙老头将那颗金丹送到了我的手,说:“林家小子,千年前几位祖师爷的使命就交给你了,一切都是宿命,希望你好之为之!”

    说完,他就在我们的眼皮子底子消失了。屋里的续命香刚好烧尽,留下一捧烟灰,被风一吹,再也找不到了。

    我看了看手里的金丹,突然觉得还少了些什么。

    尼玛,说好的药王宝典呢?

    陈天蹲在变成碎片的炼丹炉旁边,捡起一块,说:“这炉子内壁里有字。”

    我拿起其他的碎片看,都有字,拼在一起也连贯,但我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东西,像是天书。

    陈天皱着眉试读了一小段,然后说:“这就是药王宝典。”

    我拿纸将完整的药王宝典抄了下来,然后把这些碎片拿去埋了,又给孙老头立了个碑,希望药王传人来生还能救死扶伤。

    没想到此行想象地凶险,实则非常顺利。有道是见好就收,不管这会儿天还没有大亮,我们就准备赶紧离开村子。

    陈天啃着从孙老头家挖出的红薯,鼓着腮帮子对我说:“你会不会觉得我们这次运气实在太好了?”

    我笑着正想说吉人自有天相臭美一下,前方的路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怪道士。

    他邪笑着挡在我们前进的路,脚下爬满了数不清的蝎子毒虫,说:“任你们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

    碰见一路追杀来的长生道人,我暗叫晦气,和陈天等人极有默契地转身就跑。但没跑出几步,又被迫停了下来。

    尼玛,后面的路上又出现了几位老熟人。南派大弟子窦燕山冷笑着挡住了我们的后路,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位满头银发的年轻女人,她看我的眼神,满是恶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