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1章 山上有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3本章字数:2516字

    夜色苍茫,像是一片海。在凛冽风中飘荡的铁索桥,就像是浩瀚大海中随波飘荡的孤舟,我忐忑不安地立于舟上,两边有恶浪扑来。

    窦燕山还好,毕竟道行不浅,肉身也如同钢铁般强硬,那些厉鬼一时之间对他造不成伤害。

    但我就惨了,没被窦燕山发现我是假冒的鬼帝,就要被那些厉鬼拉下山谷,摔个粉身碎骨。

    那些厉鬼桀桀桀怪叫着,沿着铁索向我们攀爬而来。窦燕山以手为剑,堵住了一边的厉鬼。我没有他的本事,眼睁睁地看着我这头的厉鬼向我逼来。

    此刻,陈天和秋水不在我身边,没人能帮助我,看来我是必死无疑了。站在铁索上,我保持平衡已经很困难了,实在没办法在分出精神去对付那些厉鬼。

    脚下有只手抓住了我的脚踝,我低头看去,一只浑身流脓的恶鬼正往我的身上爬,嘴里流出的唾液竟是恶心又诡异的绿色。在我的正面,走来一只白衣女鬼,她的脸色很苍白,像到岛国女子画的古妆,她吐着长长的舌头,瞪着电灯泡般大的眼睛,脸上挂着渗人的笑容,伸出手,摸在我的脸上。

    我吓得忍不住颤抖,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越来越多的厉鬼缠上我的身子,或捏或揉,但就是没有下口去咬。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有道熟悉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别乱动,闭上眼睛往前走,不要停。憋着气,不要呼吸。”

    这道声音干巴巴的,一点也不动听,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无疑于天籁之音。我赶紧照做,闭上眼,憋着气,往前走。

    说来也怪,那些缠上我的厉鬼,竟然一瞬间对我失去任何的兴趣,它们甩过我的身子,朝对面的窦燕山而去。

    我闭着眼睛在铁索桥上小心翼翼的走着,身后传来窦燕山的吼叫声。等到了对面山上,我纵身一跃,度过这吓死人的铁索桥,终于落在实地上,不由得大松一口气。

    再看对面的窦燕山,被百鬼缠身,身子上挂满了各类厉鬼,像个巨大的肉球挂在铁索桥上。

    一个佝偻的身子从黑暗中钻了出来,一把抓住我的手就往山上走,说道:“别看了,这些鬼东西困不住那姓窦的小子,只能暂时拖住一点时间。”

    “何神……”我看着面前的老婆子,还没说完,头上就被她用拐杖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

    我揉着被敲疼的脑门,吐了吐舌头,连忙改口道:“师父,你怎么也在这山上?”

    好久不见的何神姑带着我往山上石崖走去,脚步并不作丝毫停留,用干巴巴的嗓音说道:“这一个多月来,我就没离开这座山。”

    这就怪了,之前听窦燕山说过,何神姑似乎与南派山门有着不愉快的历史,在年轻的时候,似乎还与玄真子发生过什么争执,彼此视为仇敌。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何神姑这是直捣敌穴吗?可是她的道行虽然深厚,但似乎跟玄真子在伯仲之间,绝对不是南派整个山门力量的对手。

    何神姑回头瞪了我一眼,似乎能看穿我心里的小九九,冷冷地解释道:“我待在这里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原因是为了你。”

    我问这是何故?何神姑说:“那你认为在X市的时候,玄真子为何只是替身去了,真身没去?要是那会儿她的真身去了,你就算烧了我的冥器店,也不见得能困住她。”

    听她提起被我烧毁的冥器店,我讪讪地不好开口,心里恍然大悟,原来是她帮我拖住了玄真子,让她的真身离不开南派山门,我才有幸逃过一劫。

    上山的路上,我又问了一些问题,何神姑脾气古怪,有时候回答,有时候闭口不言。我走在她身旁,看见她一直一手扶着一根临时做成的拐杖,另外一只手还按着胸口。

    我记得她没有走路拄拐的习惯,看她的情况,似乎是受了伤。我关心地问道:“师父,你受伤了?”

    何神姑没好气地说道:“那你以为呢?我独自闯上南派山门,又与玄真子那个贱婆子大打了一架,不伤才怪!”

    我伸出手去扶她,看她没拒绝,又问她:“那你跟玄真子交过手之后,为什么不立刻下山?”

    何神姑这次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答我说:“我受了重伤,走不动了。”

    这个理由太牵强,我是不信的,但也没敢多问。我隐约猜到她留在这山上到底所为何意,但我不敢说出来,这老一辈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我一个后辈小子还是不要太八卦才好。

    我扶着何神姑登山,走了好久,突然看到山下亮起了无数的火把,人影憧憧。在两山连接的山谷那边,听得窦燕山撕心裂肺地一声怒吼,无数的厉鬼惨叫连连。

    何神姑停下脚步,对我说:“无为道观里的那些臭道士出来了,百鬼围山很快就会被破除。”

    我看着山腰处的亮光,着急地说道:“那我们赶紧走吧,被那些臭道士追到,可就麻烦了!”

    何神姑嘴角泛起冷笑,说:“不怕,这后山是阳叔子那个老混蛋修道的地方,也是南派山门的禁地,等闲之人不可擅闯,除了传人大弟子窦燕山和身份特殊的玄真子,其他人没有掌教特令,是不能随意上山的。”

    我稍微松了一口气,问问她:“这百鬼围山是怎么回事儿?这山是南派的修道场,是谁敢这么做?”

    何神姑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松开我扶她的手,眯着眼掐指算了起来,半晌睁开眼叫了一声不好,拉着我的手就往山上快步走去。

    我问她怎么了,何神姑脸色很难看地说道:“有位大人物来了。”

    我问是谁,是好是坏。何神姑冷哼道:“跟你有大大的关系,别猜了,不是岳老头那个窝囊废,他只是北派的一位长老,算不上什么大人物。不过说来也有趣地很,她也做了一回你的未婚妻呢,哈哈哈哈。”

    何神姑有些变.态地笑着,也不知道她为何那么高兴。

    提到未婚妻三个字,我想到一个人。刘湘香。或者说,鬼后。难道她也来山上了?要说能驱鬼上山,鬼后的确做得到,但是在X市一别,也不知道她是跟踪到我的,或者说她是有意上南派山门挑事的?

    千年鬼后来了,略施小计,就用百鬼围山惊出无为道观里那些老不死的臭道士,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山顶石崖的那位掌教为什么至今没有一点动静?他是害怕了,还是根本不把鬼后放在眼中?

    “师父,山顶石崖住着南派掌教。”我提醒何神姑。

    “我知道,阳叔子那个老混蛋在山顶闭关了十八年。”何神姑淡淡地说道,脚下不停。

    “那您的道行跟他比起来怎么样?”我小心翼翼的问道,目的是让她知难而退。

    “十八年前,我勉强能和他一半的修为相差仿佛。现在嘛,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说这话的时候,何神姑自嘲地笑了笑。

    我知道她跟玄真子一样,脾气很怪,是心高气傲的人物,既然她都这么说,那就说明南派掌教阳叔子的道行真是深不可测,不知跟鬼帝鬼后比起来,谁才是第一?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上山?”我壮着胆子说出了心里真实的想法。

    听我问完,何神姑突然停下脚步,立在原地,仰头看着月光下的石崖,半晌幽幽地说了一句:“十八年了,我想见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