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3章 掌教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3本章字数:3442字

    崖上有颗古松,枝繁叶茂,苍劲挺拔,看样子已经活了不知多少年月。松下立着一只石猴,对着月亮作出弯腰作揖状,可就是不见任何人的身影。

    我刚想说话,何神姑却朝我摆了摆手,示意我别出声,安安静静的看着就好。

    山下看石崖,是白雾茫茫的一片,云里雾里看不真切。而从石崖上看山下,却一览无遗,清晰无比。

    “她来了。”何神姑轻声提醒了我一句。

    玄真子和窦燕山等人也不约而同地朝山下望去。可我什么也没有看见。我用诸葛老头教我的方法试过了,行不通,看不到。

    何神姑看了我一眼,指着我胸口的宝玉说道:“有好宝贝不会用,可谓是暴殄天物!你把这千年祥玉含在嘴里,自然能够看见了。”

    我按照她说的话做了,只见半山腰上出现了一顶华丽的轿子。更准确的说,是古代正宫娘娘用的那种凤撵。前有兵马开道,后有司仪喝唱,场面好不气派。

    凤撵在坎坷的山道上平稳地前进,钻进白雾之中,不一会儿就到了天梯之前。凤撵停下来之后,从里面走出个熟悉的身影。

    刘湘香,或者应该称呼她为鬼后。她穿着华丽的宫装,头戴凤钗,神色冷傲端庄。她挥挥手,那些鬼兵鬼将就恭敬地后退,往白雾里一钻,就再也找不到踪迹。

    鬼后抬起头,看了一眼石崖,眼光最后停留在我的身上,嘴角泛起似有若无的深意。与她对视的那一刻,我的脑袋突然嗡嗡嗡作响,好在嘴里含着家传宝玉,很快就恢复了清静。

    她开始走天梯。跟何神姑和玄真子走的很勉强比起来,她走得可谓是轻松,不急不缓,脸色从容淡定。我看到玄真子和何神姑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因为这说明鬼后的修为要比她们高明地太多。

    等鬼后刘湘香站在了石崖上,阳叔子依旧不见人影,却听他说道:“鬼后大驾光临,贫道有失远迎。只是贫道执掌南派山门一向与世无争,甚至连鬼道也无利害关系,不知鬼后屈尊大驾有何指教?”

    刘湘香转头打量了石崖的环境,似乎在寻找着阳叔子的位置,半晌后,她的目光最后落在那汉子石猴上,嘴角牵起一道邪气的弧线:“袁国师的后代子孙,就是这样的顽猴模样?”

    她骂阳叔子为猴子,玄真子立马还击:“你个人不人鬼不鬼的臭女人,现在不是千年前的贞观年,不是你能发号施令的年代了!你有什么资格辱骂我师兄?”

    刘湘香张口欲言,却看见玄真子微微隆起的小腹,不由妒火中烧,转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陛下,你好本事!”

    说罢,就在电石火光间,刘湘香挥了挥衣袖,一阵妖风朝玄真子刮去,这风要落在玄真子的身上,我相信凭鬼后的修为,玄真子必定会被推下石崖下的万丈深渊,给摔个粉身碎骨。

    就在妖风即将扑倒玄真子的时候,却又突然改变了方向,吹得那颗古松飒飒作响,落叶纷飞。

    一片落叶轻飘飘地落在石猴面前,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那石猴竟然伸出手,接住那片落叶。石猴张口轻轻吹出一口气,只见那枯干的落叶竟然重新焕发出勃勃的生机。

    “道有轮回,谁都不能轻易去改变。”随着这一句话说完,那石猴缓缓站了起来,层层石屑从身上脱落,我看见一个扎着道髻,穿着道袍的人转过身来。

    贵为道门南派至尊,阳叔子长得实在太普通。一个鼻子一张嘴,两只耳朵两只眼,中等身材,不胖不瘦,他手持拂尘,看不出任何出彩之处。

    不过有一点,若仔细去观察他的面貌,看久了会感觉这个人很奇怪,让人实在分辨不出他的年龄。要说他长得像二十出头可以,像七老八十也有人信。

    鬼后看见阳叔子现身,没有多话,直接对他伸出手,带有一丝高高在上的口气命令道:“孙老道传下的药王宝典和金丹交出来,不然我让玄甲天兵踏平了你这南派山门。”

    阳叔子伸出手掌,随手一翻,就出现了一捧书稿和一枚金丹。这两样东西正是玄真子和窦燕山在山下从我手里夺去的。

    “拿来!”鬼后再次命令道。

    阳叔子只是笑,却并不听她的话,而是看了一眼身旁的玄真子,说道:“我不知这是孙前辈留下的什么宝典或者什么金丹,我只知道这是我这可怜的师妹给我冲关渡劫用的灵丹妙药。”

    鬼后冷哼一声,然后怪声怪气地说道:“那你是不准备还给本宫了?”

    阳叔子摇摇头,这次却是转头看着我,似笑非笑地说道:“这些东西你们视作珍宝,但对我来说却一文不值。我会归还这两样东西,不过不是还给你,是还给它们原本属于的主人。”

    说完,阳叔子将半部药王宝典和金丹递给我。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早知道这么轻松就拿回这两样东西,我何必担惊受怕险些送掉小命?

    在我接过药王宝典和金丹的那一刻,我感觉阳叔子的眼睛里射出两道精光,似乎要把我整个人看透一般。我明知道他在审视我,却连抬起头与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做完这些,阳叔子面向鬼后,说:“您这下满意了吗?”

    鬼后也不知道是在打什么算盘,见那两样至宝落在了我的手里,倒没有异议,也没有出手抢夺的意思。她微微点点头后,又板起脸,对阳叔子质问道:“千年前参与鬼帝陵秘密的人一共有三家,分别是药王孙家,国师袁家,还有天机处的林家。孙道长的传人我信得过,林家小子就在面前,陛下选择了他想必也不会有差错。但是你袁家却让本宫看不透,九阴日将近,陛下就要完全复苏,本宫想要知道你们究竟还藏着什么秘密没说。”

    “已经活了千余年,难道还不够吗?”阳叔子抬头望月,说道。

    “不够!短短千余年,一晃而逝,陛下千秋万载,要永远统治世间,重现贞观之治的盛世。”鬼后激动地说道。

    “这只不过是你们古代帝王家一厢情愿的事。”阳叔子头也不回,风淡云轻地说道:“现在的世界难道不好吗,至少不用为了侍奉那些个高高在上的君王。”

    阳叔子的一番话彻底惹怒了鬼后。我看到鬼后已经握起了拳头,发声质问道:“千余年前,就是你袁家祖师爷提议陛下秘密建立鬼帝陵,想要尝试长生不死,没想到到头来放弃最快也是你们!”

    “贫道没有放弃。”阳叔子收回目光,脸上依旧古井无波地说道:“只不过贫道不想再侍奉帝王家,想要真正求得长生,而不依靠牛鬼神蛇的可怜手段。”

    “你!”鬼后彻底怒了,她怒极反笑,对阳叔子说道:“那你就准备复出代价吧!”

    说完,她全身的宫装无风自动,张开手似乎在怀抱天地,随之而来的是漫山遍野传来鬼吼鬼叫。

    我从来没有听到过如此之多的鬼吼声,往半山腰的大雾中看去,只见白茫茫的雾中似乎有无数的笙旗招展,传来震耳欲聋的战马嘶吼声。也不知道鬼后使得什么神通,竟然把鬼帝陵的鬼兵鬼将搬到了南派山门。

    “娘娘想好了要这么做?”阳叔子站在临崖之巅,面对整座山的鬼兵鬼将,并不为所动,说道:“但您要知道,我南派山门隐世千年,也有一些底蕴,真要拼个你死我活,无非是鱼死网破的下场。我南派中人死则死矣,但可惜了鬼帝陵的千军万马,将来陛下彻底苏醒,拿什么去征战天下?娘娘你觉得呢?”

    鬼后听进了阳叔子的一番话,心有不甘地松开拳头,山谷中的鬼兵鬼将顿时偃旗息鼓,消散无踪。

    “好!”鬼后说道:“今天我不为难你,但是如果九阴日陛下不能完全苏醒,说什么我也要带着玄甲天兵踏平你这无为道观!”

    阳叔子嘴角泛起微笑,不再搭话,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鬼后哼了一声,然后转头看着我,脸上竟然浮现了几丝柔情,配合她那绝美的脸蛋,似乎又回到了我初次见到的那个刘湘香。看到这样倾国倾城的她,我差点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我看了看何神姑,犹豫着说道:“你先下山去吧,我留在这里还有事情要做。”

    鬼后的脸色顿时变冷,指着玄真子说道:“您是为了这个不知廉耻的贱女人吗?您是为了她肚子里的皇子,还是为了她这个人?”

    我甚是尴尬,支支吾吾地不知道如何回答。何神姑却故意笑得大声,说:“玄真子你怀了我徒弟的小崽子,不管小崽子是人是鬼,你先叫声师父来听一听?”

    玄真子气的就要冲过去与何神姑拼命,却无奈小腹剧痛,脸上冷汗直流。

    阳叔子走到玄真子的身边,伸手在她的背上轻轻一拍,然后对窦燕山说道:“扶你师叔回道观。”

    说完,阳叔子率先就要下山去,从始至终没有看何神姑一眼。我看见何神姑混浊的眼睛中竟然敢有泪光在闪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上前拦住他,说:“我师父千辛万苦来见你一面,你却什么都不说,这样不合适吧?”

    阳叔子没有表情地看了我一眼,侧头不知道是对我说还是对何神姑说的一句话:“都忘了吧。”

    走出几步,他又停了下来,站在天梯上对我时候:“林家小子,下月初五来观里一趟,我师妹的事情,你要负责。”

    说完,他就带着玄真子和窦燕山下山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何神姑心灰意冷地站起身,摇摇晃晃地朝山下走去,我怕她摔倒,连忙去扶她,说:“我带您回X市吧,我出钱帮您重新开一家冥器店,以后你想扎多少纸灵都可以。”

    何神姑点点头,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对我说:“好,我在X市等你。”

    说完,她挣脱开我的手,下山去了。

    穿着宫装的刘湘香,就站在我的身旁,没有说话。我孤单孤单地站在山之巅,第一次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这些神通广大的道门中人,觉得他们活的,真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