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4章 噩讯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3本章字数:3101字

    等东方露出鱼肚白,天将放亮的时候,我回过神来。刘湘香已经换回现代女性的装扮,黑长如瀑的头发柔顺地倾泻在双肩上,显得美丽端庄。

    不知她是有意为之还是天性使然,眼中少了许多昨晚的戾气,我望向她的时候,她也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但我不敢与她对视,更不敢对她动情,因为这是一条披着美丽外衣的毒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咬你一口,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我们,回去吧?”刘湘香很自然地挽着我的胳膊,将头轻轻靠在我的肩膀上。

    她身上带有一种独一无二的香味,令人吸进鼻腔中难免有些意乱情迷。我有心推开她,却也怕惹她发怒,我不是千年鬼后的对手,只好唯唯诺诺地由她挽着我下山,希望待会儿见到秋水不会太尴尬。

    路过无为观的时候,刘南带来了阳叔子的口信,他提醒我别忘了半月之期,语气中透露和一丝威胁,说要是我到时候毁约的话,他就带着南派的所有道士,去鬼帝陵灭了所有的鬼兵鬼将。

    我表面上虚以为蛇答应下来,心里却不以为然,因为他们就是斗个两败俱伤,对我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害处。

    刘湘香只会对我温柔,面对外人的时候又恢复了鬼后的冷傲霸气,对刘南说:“你回去告诉阳叔子,他老老实实待在山里则罢,要是敢来鬼帝陵破坏,我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你们这些臭道士也有来无回!”

    刘南大概从阳叔子的嘴里知道了刘湘香的身份,他辈分虽高,但道行一般,不敢跟刘湘香争执,对着我说:“可是玄真子师妹肚子中的孩子……”

    哪壶不开提哪壶。刘湘香听到这话,狠狠瞪了我一眼,暗中还掐了我一把,拉着我就下了山。

    下了山,我原本以为会出现一个大阵仗。距离我上山,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足够那些玄门高人坐飞机赶到这里。在我的想象中,陈天和秋水这会儿应该搬来了救兵,很可能陈天的师父,还有道门北派的几位长老都来了这里。

    可是,当我回到山下村子的时候,只看陈天孤零零的一个人蓬头垢面的坐在土堆上,眼眶里充满可怕的血丝。

    我连忙走过去拉起他,问他:“你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秋水呢,她去哪了?”

    陈天看见我,哇地一声大哭道:“林柯,我对不起你……秋水……秋水她……”

    话都没说完整,陈天几乎要哭昏过去,我看他这幅夸张的模样,心里突然有种极其不好的预感,连忙摇醒他,问道:“秋水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陈天指了指孙老头家的方向,说:“你去看她最后一眼吧……”

    我的脑袋嗡地一下就炸开了,丢下陈天和刘湘香,撒丫子跑到孙老头的遗宅中。推开门,就看见一口棺材摆在院子中,还没打钉。

    我走到棺材边,颤抖着手缓缓推开棺盖,心里存着一丝侥幸。但是当我看见秋水脸色苍白地躺在棺材的时候,我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晴天霹雳。

    秋水死了?!

    陈天失魂落魄的走近孙宅,说:“你被窦燕山和玄真子抓上山的时候,我和秋水想着赶紧出村去求救,却被独眼鬼道士堵在半路上,后来赶到的长生道人也与独眼狼狈为奸,把我们困在村子里。秋水了救你,冒险冲阵,却被长生道人和独眼给害死了……”

    我听完陈天的解释,看着棺材里毫无活气的秋水,伸手抚.摸上她那冰凉的侧脸,我的眼泪忍不住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陈天自责道:“都怪我当初念及旧情,放跑了那独眼,要不然秋水就不会死了……”

    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我心里恨死了长生道人和那独眼鬼道士,恨不得立马找他们拼命。此刻想到秋水曾经的音容笑貌,我忍不住大哭出声。

    刘湘香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满地说道:“你现在的样子不符合你的身份。再说,也犯不着哭吧,这女孩子刚死不久,还有一丝阳火尚存,也不是没可能还阳。”

    跟这些玄门众人混久了,我多少也懂一点人的命格。都说人的身体里有三把阳火,正常人缺一不可,少一把的就容易犯病,或者召来不干净的东西,也就是中医上常说的生性属阴。

    而少两把阳火的,几乎跟死人没什么两样,我们通常说的植物人,就是体内灭了两把阳火。

    据刘湘香说,秋水现在的情况,比少了两把阳火的人还要糟糕。她的体内只剩下一丝丝的阳火再烧,随时都有可能扑灭。

    不过,就是因为有这丝火种,使得她的魂魄没有被地府无常勾走,得以留在体内,让她还有还阳的机会。

    听刘湘香说的头头是道,我知道她一定有办法令秋水转死为生。我求她救救秋水,刘湘香犹豫了一下,说:“不是不可以,但我不喜欢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救了她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连忙问:“你说,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刘湘香眼睛目不斜视地看着我,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你答应我,发誓这辈子不得娶她为妻!你能答应吗?能答应我就救她!”

    这个要求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但我如今别无选择,只好先救秋水再说。“好!我答应你,我发誓我林柯这辈子不娶秋水为妻,否则天打五雷劈!”

    听完发了毒誓,刘湘香露出满意的笑容,然后上前走近棺材。她看了看秋水的肉身,说:“救她的方法两有个,比较容易的一个方法是用阴间鬼币去向阎王买命。”

    我知道她说的是之前冰冰送给我的那两枚类似游戏币的银币。可如今,这两枚阴间鬼币都已经不在我身上。一枚我送给了何神姑,一枚被刘湘香拿去救我的命。现在冰冰又变成了本命物不会说话,我到哪里去找多余的阴间鬼币?

    这个方法行不通,我连忙问刘湘香:“那另外一个办法是什么?”

    刘湘香皱起眉,说:“另外一个方法就要困难多了。首先我们要今晚三更半时分拖住地府的黑白无常,不让它们勾走秋水的魂魄。但这样还不够,因为黑白无常不会善罢甘休,我们能拖住一时,托不住一世。我们还必须捉住一只留恋人间的厉鬼,让它代替秋水去地府报道,这样就能就回秋水的命了。”

    见我面露喜色,刘湘香可能是吃醋了,又说道:“但你也别高兴地太早!因为我们现在到哪去捉这只替死鬼?可不能随便捉只小鬼去滥竽充数,不然黑白无常是不会做这样的买卖的。”

    听她这么说,我心中刚刚升起的希望再次跌落谷底。

    就在我们犯难的时候,陈天擦干眼泪站了出来,沉声说道:“我知道有趣哪里捉这只替死鬼。他正合适!”

    我连忙问他是谁。陈天咬牙切齿地说道:“独眼!上次我手软放他一条生路,谁知道害死了秋水,这次绝对不能放过他!”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找独眼。独眼算是很厉害的鬼,道行很深,能驱使白僵尸,陈天用师门的禁忌法术才能略胜他半筹。但现在有了鬼后的帮助,就算再加上一个长生道人,应该也不会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可是刘湘香却说:“我不能离开秋水太远。她体内仅剩的那一丝阳火随时都有可能会熄灭,我必须待在她的身边,保持阳火不灭。”

    我问陈天能不能做到维持人的阳火不灭,这样他就可以留下来照顾秋水,刘湘香和我去捉独眼。

    陈天摇摇头,有些脸红地说道:“我办不到,我的道行尚浅,自然比不上鬼后,扑捉不到命格深处的阳火,更别说维持它不灭了。”

    我和陈天出门之前,刘湘香就坐在棺材上,看着我们,露出一个似有深意的笑容:“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你们必须在三更天之前把独眼带回来,不然到时候黑白无常来了,我也没有办法留住秋水。”

    带着压力,我和陈天就走出了孙老头的家门。

    走在村道上,我问陈天:“你有办法打得过你拿死鬼师叔吗?”

    陈天苦着脸摇摇头,说:“毫无把握,何况现在还多了一个长生道人!”

    我探口气,催头丧气地说道:“那看来我们这不是救秋水,而是去送死的。”

    陈天咬咬牙,从袖子里拿出那把破拂尘,紧紧地握在手里,说:“我打不过他们,但我会跟他们拼命!”

    我们在村子里转悠了一圈,没见到长生道人和独眼的踪影,正要去坟场找找,陈天拉住我说:“他们估计是发现了鬼后的行踪,不敢轻举妄动。现在去坟场没有用,只有等到晚上,我有办法让独眼出现!”

    在等待夜幕降临的过程中,陈天说要带我去准备一些东西。我们花钱从村民手中买来了一条大黑狗,一些陈年糯米,还有吊孝穿的麻衣。

    我也没闲着,买来一些白纸,扎了一堆的纸人,只画右眼,不画左眼。虽然我只跟何神姑只学了谢纸灵术的皮毛,但我也想为救秋水尽一份力,不能全靠陈天和刘湘香。

    万事俱备,只差夜幕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