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5章 拼命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3本章字数:3133字

    等我扎好了第九十九只纸人的时候,天终于黑了。

    陈天牵着大黑狗,也不知道他施了什么法子,竟然使得大黑狗叫不出声,愣头愣脑地跟着我们走。

    我用一只麻袋装好刚扎好的纸人,背在身上,和陈天一同赶赴村外的坟场。

    成败,在此一举。

    陈天说他有办法逼出独眼鬼道士。等到了坟场,他把大黑狗用铁链锁在墓碑上,然后用碗乘了从村民家买来的陈年糯米,插上几只香,却不点着。

    他又拿出两套孝服,递给我一套,说:“穿上这东西,待会儿无论是白僵尸还是黑僵尸,都以为你是送葬的人,就不会轻易伤害你了。”

    等我穿好麻衣,陈天用手在狗脖子上一划,大黑狗呜咽地叫了一声,痛苦地用爪子刨着地下的坟土。陈天用手安抚着它的脑袋,轻声说:“对不住,只是放你几滴血,待会儿事成后就放了你。”

    狗血滴落在坟土上,却不在表面留下痕迹,而是很快渗透到地里,就好像被吸进去了一般。

    陈天手指掐算着时间,喃喃自语不知所云。等大黑狗的流血速度逐渐变缓,整个儿病怏怏地快倒在地上的时候,陈天上前给它解开了铁索,放它走了。

    放走大黑狗后,我走进那块坟包一看,只见狗血渗入地下的位置,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斑纹,就像长在大地上的尸斑。

    陈天走到那块无名墓碑的面前,双手抓着墓碑,对我说:“点香!”

    我掏出打火机,按他说的做了。与此同时,陈天大喝一声,将整块的墓碑都拔了起来,留下一个黑漆漆的坟洞。

    在墓碑离开坟地的那一瞬间,整个坟场都开始颤动却起来,无垠的罩风从坟洞中呼啸而出,周围还有不知名的绿光闪烁,一眨一眨地好似千万只鬼眼,正盯着我们看。

    陈年糯米上的两只香受风的影响,险些扑灭,陈天站在坟洞旁,紧紧地握着他那把破拂尘,对我说道:“别让那香熄灭!”

    我用身子挡住风,护住香不被熄灭。陈天紧紧地盯着坟洞,等香烧完,交代我拿着沾满烟灰的陈年糯米倒进坟洞中。

    以前常听老人说,脏东西忌惮糯米和狗血。但真碰上那些东西的时候,一般也是用这两样东西驱邪,很少用它们直接去接触脏东西。

    陈天做的很绝然,撒了狗血,泼了糯米,甚至还拔了坟。后来听他说,这是捉鬼大忌,不过事发紧急,也顾不得太多。

    周围的坟包上,到处都是诡异绿点,千万只鬼眼正盯着我们看。等糯米倒进坟洞中,我听到几道熟悉的呛声,接着就听到独眼咒骂的声音从坟洞地下传来:“陈小子你不要命了?!这招儿“引鬼出洞”是道门大忌,你擅自使用就不怕将来临死之前百鬼缠身,老年不得安宁?”

    陈天胖墩墩的脸色显出几分狰狞之色,冷笑道:“怕个逑!你为了练白僵尸法术,不惜叛出师门,甚至连死都不怕,可老子也不是孬种,只要捉住你,万事莫提!”

    话音刚落,一只枯干的鬼爪就从地下冒了出来,突然抓住陈天的脚踝,想要把他拖入地下。

    体格肥胖的陈天,半只脚都陷入到了坟地里。他长吸一口气,顿住,憋红了脸也不松口,将拂尘插在背上,稳稳当当地扎了个马步,下陷的驱使立马止住。

    陈天和独眼僵持着,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陈天不能把独眼从地下逼出来,独眼也暂时做不到将陈天拖到坟地。

    看着陈天还有余力对我眨着眼皮子,我知道我该动手了。

    我从麻袋里抓出几只白天扎好的纸人,毫不犹豫地咬破自己的中指,将一滴似朱砂的鲜血,滴在纸人的左眼位置。

    欲画鬼,先点睛。

    等我给纸人画上了完整的双眼,纸人全身顿时充实了起来,变成了阴气十足的纸灵。它的双眼一红一绿,颇为邪气。

    如是三番,我驱使着十几只纸灵先后跳入坟洞中,只听呜呜呜的惨叫传来,抓在陈天脚踝上的鬼手终于松开了,估计独眼被我的纸灵缠住无法再分心对付陈天。

    陈天得以解脱,软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体力实在是他的软肋。

    我画着更多的纸灵,好缠住独眼,不让他趁机逃跑,也让陈天有休息的时间。

    但我的纸灵术仅仅只学了微末之道,只能以量多取胜,长久下去根本奈何不独眼。虽然我看不到坟洞中的真实情况,但我与纸灵心意相通,它们的意识在我的脑海中结成一道蛛网。

    可随着时间的过去,我能感觉到蛛网越来越稀薄,蛛丝接二连三地断裂。片片如纸钱般的碎纸屑从坟洞中飘出,我知道这是纸灵被独眼撕成碎片的结果。

    等我快用完一半的纸灵的时候,陈天终于重新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走到坟洞旁边,竖起双指按在自己的嘴上,飞快地念着法决,等到他的双目中射出两道血光,他抬起脚再落下,重重地跺在坟包上。

    一个佝偻地身影从坟洞中飞了出来,险些摔倒在地上。终于被逼出地下的独眼,扶着胸口,噗嗤吐一口绿血。

    独眼满脸怨毒地看着我和陈天,眼神简直像是要活吞了我们。

    陈天不怕他,从背上拿下拂尘,握在手中,说:“你背弃师门,修炼死人法术,这阳世间已经留你不得。”

    独眼擦干嘴角的鬼血,干巴巴的喉咙里发出桀桀桀的怪笑声,说:“狗屁的说法!你们找上门来,哪里是为了伸张正义?而是为那个被我跟长生子一同害死的女娃子报仇吧!”

    看陈天无言以对,独眼得寸进尺地嘲讽道:“假仁假义,就是你们这些人的嘴脸!”

    我不耐烦跟他说这些虚头巴脑地正义或者邪恶的理论,冲上前回击道:“老子就是要为老子的女人报仇。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无关正义不正义,老子就要你的命!”

    独眼愣了一愣,认真地看我一眼,然后神经质地哈哈大笑,还对我竖起一个大拇指,说:“这位小哥看得透彻,跟他们那些自以为是的臭道士不一样,我赞赏你!”

    我手里抓着好几只纸人,边说话边用手指上挤出的鲜血画鬼点睛,“少说废话,快动手吧!”

    说完,我直接将几只复活的纸灵扔了出去,纸灵吸食了我血液中的阳气,有了暂时的生命,在我的控制下,朝着独眼冲了过去。

    独眼一边抓住最前面的一支纸灵,咬牙发狠,将第一只纸灵撕成了碎片。但我手里的纸灵还有几十只之多,打不死他,也要拼上他半条老命。

    等后发的几只纸灵成功缠上独眼的时候,我当机立断地在心里默念了何神姑教我的法决,大喝一声:“爆!”

    缠在独眼身上的纸灵顿时火光大作,砰的一声发生剧烈的爆炸。

    独眼早已不是活人,肉身脆弱腐朽,在我引爆纸灵后,砸得他全身上下都是坑坑洼洼,模样极其惨淡。

    连续爆破了几只纸灵,我也受到了反噬。纸灵沾了我的阳气,与我意念相同,随着它们的爆炸,我的脑海中也砰砰地发生爆炸,头疼地欲仙欲死。

    嘴巴里有股潮湿的甜味儿,我知道那是鲜血涌出的现象,咬咬牙挺住,我催促陈天:“别跟他浪费时间了,想办法捉住他,不然三更一过,秋水就再也就不回来了!”

    陈天点点头,拿着拂尘乱舞一番,坟地里顿时隆起几个土包。土包破裂,几只黑僵尸从地里钻了出来,他们手里拿着绳索,朝独眼走出。

    独眼全身都是伤,血流不止,那只瞎了的眼睛血淋淋地挂在脸上,面目可憎地说道:“这就想抓住我,你们也太小瞧我了吧!”

    说完,他伸手在一处最严重的伤口上重重地抹了一把,抓了一把血,撒向四周围。嘴里飞速地念着听不清的咒语,只见周围的土堆比刚才隆起更多的土包。

    土包破裂,里面没有钻出尸体变成的黑僵尸,而是射出几道幽幽的诡异绿光。随着独眼的施法,绿光逐渐变换成人形,最后就变成了白僵尸。

    陈天没想到独眼重伤之下还能召唤出白僵尸,咬着要驱使着黑僵尸冲了上去。

    但很明显,黑僵尸不是白僵尸的对手,因为白僵尸是鬼魂变成的,没有具体的肉身形态,黑僵尸伤害不了它们。

    独眼得意地大笑,驱使着更多的白僵尸朝我们走来。

    我只得用剩下的纸灵和他硬拼。但我收到纸灵术的严重反噬,做出的纸灵质量远远没有刚开始时候的高,剩下的几十只纸灵随着时间,都被独眼的白僵尸撕成碎片。

    趁着仅剩的几只纸灵与独眼僵持着,陈天悄悄地走到我的身边,对我小声说道:“我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对付独眼。”

    我顿时来了精神,急忙问:“什么办法,快说!”

    陈天面露犹豫之色,似乎有些说不出口的顾忌,但最后依旧咬咬牙对我说道:“在我们师门修行的道士,体内比正常人多了一把阳火,独眼正是因为凭借这点才能在死后保持自我意识,还能修炼高深莫测的白僵尸法术。我们只要熄灭了他体内的那道阳火,他自然就变成一只普通的厉鬼,我们再捉他去救秋水,就简单许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