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6章 鬼门关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3本章字数:3080字

    眼瞅着快要到三更天,我不敢再耽搁下去,催促陈天道:“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灭了独眼的阳火就是!”

    陈天咬咬牙,说:“好!待会儿我缠住独眼,你去灭了他的阳火。记住,阳火就在他心脏的位置!”

    就在我们交谈的这会儿,独眼已经成功摆脱了所有的纸灵,驱使着白僵尸向我们走来。

    陈天收起拂尘,猛地一掌拍在自己的胸口,将口中喷出的鲜血尽数收在手心,然后又从袖子里掏出几章黄色的符纸,以血为墨,在符纸上飞速地画着符文。

    等那些白僵尸冲到我们面前的时候,陈天冷笑一声,将手里用血水画成的符纸,一一拍在白僵尸的脑门上。

    说来也神奇,那些白僵尸是鬼魂所变,原本是人手所触及不到的,可陈天这次出手,却实打实地碰到了白僵尸。

    白僵尸的脑门上贴上了陈天所画的符纸,立马停下了脚步,在原地撕心裂肺地惨叫。

    陈天脚踩八卦步,再次冲进白僵尸堆中,手里持续挥舞着拂尘,打散了那些白僵尸。

    趁着独眼的注意力被陈天全部吸引过去的时候,我猫着身子偷偷来到了他的身后。

    躲在一块墓碑后,我屏住呼吸,以免被独眼察觉。我看着独眼佝偻的背部,盯着他心口的位置,心头狂跳。

    为了秋水,拼了!

    我猛地从墓碑后冲了出去,大叫一声给自己壮胆。独眼听到我的喊叫,下意识地回过身子,将心口正面暴露在我的眼前。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咬着牙,猛地一拳砸在独眼的心头上。独眼是只鬼,他的肉身早已经没了活人的气息,经过多年的腐朽溃败,变得不堪一击。

    他胸腔前的肋骨,就如同被白蚁蛀蚀一空的木头碎屑。只听咔擦咔擦几声刺耳的脆响,我伸手就掏进了他的心窝!

    我顾不得从独眼腐败肉身上传来的恶臭,按照之前陈天的指点,意图去掐灭他身体里的阳火。

    独眼吃痛,在疯狂地叫嚣着,一双长满恶心尸斑的鬼爪掐着我的脖子。他掐的很用力,破了皮,我的脖子上顿时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

    陈天站在一旁插不上手,急的对我大叫:“林柯快动手,就是他的心脏位置,紧紧握住了不要松开。只要坚持十个呼吸的时间,阳火必灭!”

    独眼全身都颤抖着,鬼目大张,异常的恐怖。他大叫着:“竟然把这秘密告诉外人!陈天你才是真正的师门叛徒!就不怕你师父将来惩罚你吗?!”

    陈天根本不搭理他,朝我大喊:“快啊,握住你的手,不要松开!”

    我听陈天的话,在独眼胸腔内猛地一抓,然后不管抓住了什么,就只顾紧紧握着拳头。我在想,就算我抓着的是威力无比的炸药,哪怕把我手炸个稀巴烂,我也誓必不会松手。

    用我一只手,换秋水一条命,值了!

    但独眼的体内,自然没有炸药这样的现代武器,而是一团火。准确的说,我看不到火,但是我能感觉到紧握住的手心传来无比剧烈的灼烧感。那感觉,就像把手伸进了沸腾的油锅里!

    很烫!而且越来越烫!我痛的忍不住大叫出声,颤抖手几乎就要松开。

    “别松手!”陈天鼓励着我,一边倒计时:“十、九、八、七……六、五、四……二、一!”

    当陈天喊“一”的话音刚落,独眼突然怔住了,仅剩的一只正常的眼睛里,充满怨毒的神色,死死地盯着我。

    然后,我眼睁睁地看着独眼的眼神变得空洞,他掐着我脖子的双手也无力的垂下,整个人晃晃悠悠地立在原地,胸口淌出的绿色,流了一地。

    我收回手,看到手心被阳火烧成一片漆黑,并感到钻心的疼痛。

    将独眼带回孙老头的住宅,看看时间,凌晨十二点刚出头,正好踩着三更天的尾巴!

    刘湘香从棺材上跳了下来,脸上露出一丝令人琢磨不透的表情,显得似乎有些失望。她看着我笑说:“不容易啊,想不到你们还真的能带回这只老鬼!”

    我这会儿没心情去猜她的心思,大声催促她说:“别废话了,赶紧求秋水,三更天很快就要过去了!”

    刘湘香有些不满我的态度,重新坐上棺材,说:“急什么?都说“阎王要人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要求秋水,得再等等!”

    我没有耐心去陪她兜圈子,急忙问:“等谁?!”

    刘湘香指了指门口,说:“等的就是它们!”

    我正要转头去看,一旁的陈天立马拉住我。他轻声对我说道:“千万别回头,这是阴间来索命的的无常,不要让它们知道我们能看见它们,不然会有麻烦!”

    陈天顾忌很多,可刘湘香不怕。她就做在秋水的棺材上,还晃荡着小腿,脸上挂着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她对着独眼的鬼魂勾了勾手指,独眼摇摇晃晃地走到她的身边。

    好似刮来一阵大风,孙老头家的宅门就被打开了。我就站在一旁,屏住呼吸,听到有铁链发出叮铃哐啷的声音。我知道,这是地府无常用来锁住鬼魂用的。

    但我只能闻其声,却不见其人。看陈天皱着眉头的样子,似乎也是看不见。

    我们不能,刘湘香却可以。她突然一巴掌拍在棺盖上,死死摁住,对着面前的空气,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两位招魂使,好久不见!”

    孙宅院子中的地上卷起小旋风,传来呜呜呜的怪声。

    只听刘湘香摇摇头,说:“这人阳火未灭,你们不能带走她。”

    院子里又刮起了小旋风,这次来的比刚才的猛烈。

    刘湘香皱着眉头,有些不太高兴的样子,她抓着独眼,推到面前,说:“规矩我懂!这只厉鬼也算有些来头,一命换一命,你们带回去也可以交差了!”

    院子里的风轻轻地吹着,经久不息,好像谈判的过程并不顺利。

    “哼!”刘湘香从棺材下跳了下来,眼神变得冰冷,瞪着眼前空荡荡的一块位置,从贝齿中吐出几个字:“给本宫滚!”

    冥冥之中,我似乎听到一声叹息。接着院子中的风向逆转,吹出门外。一起随着风卷走的,还有独眼。

    打发走了无常,我高兴地笑出声:“这下好了,秋水得救了!”

    刘湘香却马上给我泼了一盆凉水,说:“从鬼门关里争命,哪有那么简单!秋水是不会死了,但也活不了!”

    不会死,也活不了?这不是自相矛盾嘛,我不能理解。

    陈天从中解释,说:“鬼后的意思是说,秋水虽然保住了一条命,但是却很难转醒。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植物人。”

    “那怎么办?!”我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个结果。

    刘湘香白了我一眼,眼睛里有些幽怨的味道,冷冷地哼了一声,说:“我们没办法,不见得别人没有办法。”

    “这个别人指的是谁?”我急忙问:“难道是诸葛老头?”

    “诸葛老头?药王的另一位传人?”刘湘香说道:“他或许也可以,但时间来不及了。秋水的阳火太弱,撑不了太久的时间,也受不了长途奔波,我们带她去见诸葛老头,恐怕没走到半路,她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我实在受不了刘湘香再卖弄关子,急着问:“那你说能救秋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刘湘香莫名其妙指了指地上,说:“他一直就在你们身边。”

    我朝着她所指的位置看去,只见有道黑漆漆的影子。院子中,除了我和陈天、刘湘香三人,还有第四道影子。

    “鬼后果然厉害,贫道的障眼法果然逃不过您的眼睛。”

    一身赞新道袍的长生道人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他的道袍很是古怪,跟道门南派的那些道士穿的很不一样。长生道人的道袍上,绣着的不是太极八卦图,而是蝎子毒蛇一类的蛊物。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秋水变成如今这幅模样,长生道人有一半的责任。我咬着牙就要冲过去跟他拼命。

    长生道人却神秘地看着我笑,用初次见面时那副古董商的嘴脸,对我说:“林老板,说起你我的仇恨,其实是先你杀了我的宝贝小红蛇再先,而后才是我伤害了你的女朋友。有道是一报还一报,我们现在可算是两不相欠!现在你的女朋友危在旦夕,鬼后虽然有千年道行,但是也救不了一个活人。但是,我却可以。”

    他说他能就得了秋水?!

    我暂时压下心头的火气,问他说:“你怎么救她?”

    长生道人卖了个关子,说:“鬼后在这里,我不敢骗你。但是在求你女朋友之前,我要你答应两件事。”

    “你说!”

    “第一件事,你得把药王宝典送给我。第二件事,是你得答应我下个月去趟岭南大山,我带你参加一个聚会。”

    “什么聚会?”

    “现在不能说。”

    说完,我陷入沉默。虽然接触的时间不算太长,但我太清楚长生道人这个人的性格了,葫芦里绝对没卖好药!

    但事到如今,为救秋水别无选择。于是我只好从秋水身上取出那前半部药王宝典,扔给长生道人,说:“好!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