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8章 风波再起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3本章字数:3099字

    此番离家经历了一波三折,好在最后大家都安然无恙。我们踏上归程,长时间紧绷的心情终于得以放松。

    回到公寓,好好睡了一觉。等二天,我开始着手恢复超市的营业。

    超市原来的员工晶晶等人听我我要重操旧业,大多决定重新回来上班。所以,超市很快就恢复了营业。

    值得说的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将库房改成了保安宿舍,供陈天居住。我这样做的目的,也是为了保守鬼帝陵的秘密。知道的人够多了,不能再多出事端。

    某个忙碌的夜晚,等其他员工下班回家后,我关了超市大门,独自留在柜台清账。

    “地宫里有无数的珍宝,随便拿一两件出来,就够你花销一辈子,还值得这么辛苦吗?”有道熟悉的女声突然响起。

    此刻超市大门已关,能悄无声息进来的人不多,加上那股熟悉的伴尸花香,我头也不用抬,就知道是刘湘香,或者现在叫她鬼后更加合适。

    “不过,我就喜欢看你亲力亲为的认真模样。”刘湘香很自然地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看着我会账。

    “要是可以,我也想放松一点。”我不理她,继续把账目清算完毕,“地宫里的那些珍宝不是我的,这点你很清楚。”

    “就算现在不是你的,将来也是你的。”刘湘香说话大有深意。

    等我做完手头的事情,刘湘香说要带我去趟鬼帝陵,我知道没法拒绝,也知道她暂时不会害我,就跟着去了。

    刘湘香边走边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林柯,不管你是你,还是鬼帝,我发现我都喜欢上你了。说来我们也是有缘,你是鬼帝我是鬼后,你是林柯我也是你的未婚妻。”

    我无言以对,任凭着她挽着我的手走进殿门。

    等我们相依着走进鬼帝陵的时候,整座地宫发出嗡嗡的声响,犹如万马齐声嘶吼。那些石壁上的兵马俑整整齐齐地立在两旁的洞穴中,似乎在恭迎我们的到来。

    想起在南派山门里,刘湘香带着无数鬼兵鬼将围山的举动,我忍不住问她是怎么做到的。

    刘湘香妩媚一笑,说这还不容易,如果是我去做,能驱使更多的鬼兵鬼将,甚至灭了无为道观。说完,她从袖子里掏出一块玉石,像极了古装剧里的传国玉玺。

    难道这东西就可以指挥鬼帝陵中的千军万马?我不由好奇心大起。

    正准备伸手拿来看看,刘湘香一把将鬼帝玺装回身上,笑着说:“现在不能给你,等九阴日那天到来,陛下你完全苏醒,臣妾会亲自献上玉玺。”

    听她这么说,我撇撇嘴,只能作罢。我们挽着手在地宫里散步,我问她:“南派的大弟子窦燕山盗窃了鬼帝的千年不死肉身,你难道不找他的麻烦吗?”

    刘湘香摇摇头,说:“等陛下你完全苏醒,在亲自去找那姓窦的小子降罪吧,臣妾如果随便出手,恐怕到时会惹了陛下不高兴。”顿了顿,她突然展颜一笑,看着我说:“不过啊,我还挺喜欢陛下现在这幅皮囊。”

    回到鬼帝陵,只有我们两人独处的时候,刘湘香完全抛开了世俗的称呼,口口声声称呼我为鬼帝陛下。

    走着走着,不知何时,她又换上那套雍容华贵的宫装,头戴玉质凤钗,盘着美丽的云髻。刘湘香长得原本就是倾国倾城,美的不可方物,这下我不由地看呆了。

    看我在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刘湘香笑得热烈,轻轻推开我,跳上水晶棺,站在晶莹碧透的棺盖上,火热地跳了古代的宫廷舞。

    且歌且舞,一曲舞罢,刘湘香跳下水晶棺,倒在我的坏里,有些气喘吁吁地说道:“陛下,您留在鬼帝陵里我陪你长相厮守,您走出鬼帝陵我陪你征战天下!”

    虽说人鬼殊途,但此时此刻我却能感觉到刘湘香的情真意切。但我不是鬼帝,我的心里住着另外一个活在尘世的女人。

    “但是!”刘湘香紧紧抱着我,伏在我的胸口,用一双美眸子仰视着我,不容置疑地说道:“但是,您只属于臣妾一个人!不许有后宫三千!”

    我们就在鬼帝陵呆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我从水晶棺中醒来,看着身旁依偎着我睡着的刘湘香,心里的情绪有些复杂。

    但是我知道我真正喜欢的是谁。秋水为我舍生忘死,对我情真意切,我也喜欢她,绝不会再三心二意。而刘湘香是鬼后,喜欢的是鬼帝,不是我。

    我轻轻推开刘湘香,起身准备偷偷溜走。但我想的太天真了,凭我的本事怎么可能瞒地过有千年道行的鬼后?

    清早醒来,刘湘孤身上的大红宫装有些散乱,她一个人坐在水晶棺上,显得有些孤零零的模样。她在背后喊住我,说:“以后去哪里,记得带上我。”

    我知道这是她提醒我不能再像上次那次不告而别,抛下她带着秋水和陈天、冰冰去找诸葛老头。

    从鬼帝陵出来,就到了陈天的宿舍。穿着超市保安服的胖子神棍,正一脸鄙夷地看着我,背着双手绕着我走了一圈,嘴里发出啧啧啧地不屑声:“贫道看你脸色苍白,印堂发黑,眼眶凹陷,正是缺失阳气的表现啊!用通俗的话来说呢,就是肾虚!贫道劝你要节欲,少年人不可纵欲过度啊!”

    我直接踹了他一脚,跑去超市开店上班。

    中午饭点的时候,放学后的秋水背着书包来超市找我。她跟我说她的老师岳教授想要找我谈谈。

    说起来,我跟岳教授,甚至以岳教授为代表的道门北派,都不是太熟。比起对外隐世的道门南派,在红尘中出没的道门北派则显得更加神秘。有道是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看来真的不无道理。

    但因为秋水的缘故,我对岳教授总是很信任。他找我去叙谈,我没有理由拒绝。

    晚上,我开车去大学城找到秋水,让她带我去见岳教授。秋水却说岳教授不在学校,带我去市郊的某个茶庄找他。

    我开车载着秋水,到了约定的地点。进门后看茶庄环境的程度,我猜想岳教授这次找我一定有大事。

    果不其然,等我见到岳教授的时候,他身边还坐着其他几位被北派的长老。这些玄门中人,跟寻常的那些神棍有些不同。他们看起来就像是现代社会中正常的一类人,比如大学教授,比如商场大亨,等等。

    “来了,请坐。”岳教授亲自给我斟上茶,指着身边的几位北派长老,说:“都是玄门中人,客气话我就不说了,这几位都是我北派的长老,今天找你来是有件事和你商量。”

    我问他:“是什么事?岳教授但说无妨。”

    “林老板,先不急着说事。”北派一位叫做梅道人的老头对我客客气气地说道:“可否让老朽先帮你把把脉?”

    这老头还会中医?就算他医术神奇,凭什么要给我把脉?要不是我真的有病,就是他有病。

    我伸出手给他把脉。梅道人伸出两只手指搭在我的手腕上,半晌结束把脉,对岳教授等人点点头,说:“看来传闻是真的。”

    我不解地看着岳教授,岳教授对我解释说:“梅师兄是鬼医高手,他诊断出你身上有活死人像,阳气日渐衰弱,阴煞之气却逐日上升,是有厉鬼俯身的现象!”

    秋水不知道鬼帝留在我体内的事情,听完着急地求岳教授救救我。

    梅道人看我表现地很是淡定,马上就猜到了一些事情,问我说:“看来林老板自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我点点头,并不否认。

    几个北派的老家伙相互看了几眼,最后还是由梅老道对我说:“如果是一般的厉鬼呢,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现在关键是林老板身上的那位,恐怕是从古至今最大牌的一位了。”

    众鬼之皇,号称鬼帝。能不大牌吗?

    鬼帝令很多人忌惮,但就目前来看,他选择附在我的身上,对我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看我有些不以为然,梅老道微微皱起了眉毛,说:“林老板似乎还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我问他:“那前辈们看,我以后会怎么样?”

    梅老道说:“再过两月不到,,就是千年一个轮回的九阴之日。何谓九阴之日,就是世间阴煞之气最为旺盛的时候,传说那日鬼帝就将完全苏醒,带领着鬼帝陵的无数鬼兵鬼将为祸人间。而对于你来说,鬼帝复生的那一天,就是你留在人世的最后一天!”

    我低下头仔细思索着梅老道的话,半晌得出结论,这恐怕真的不是危言耸听。

    “我相信你们。”我安抚着身旁的秋水,看着岳教授和梅老道等人说道:“那现在怎么办呢?你们又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这些事情发生吗?”

    北派的几位长老同时陷入沉默。最后还是岳教授开口,说:“要阻止这件事太困难,光凭我们几个根本无法对付鬼帝。但是,或许……”

    我连忙问:“或许怎么样?”

    岳教授看了看其余北派长老,见他们同意,才开口说道:“如果我们在你的超市布置阵法,封印鬼帝陵与外界连通,或许就能避免灾难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