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9章 陈天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3本章字数:3082字

    第二天,我像往常一样去超市上班。

    去新库房提货的时候,冷不丁撞着个人。这人胖墩墩的,低着头,脸色苍白。

    陈天.。他抬头看了我一眼,连话都不说一句就要走。他两只眼皮子耷拉着,带着很严重的黑眼睛,一看就是精神不振的表现。

    我看他状态不对,就从背后拉住他,谁知差点把他摔个跟头。

    要知道陈天从小跟着他师父学道法,一身本事算不上惊天动地,至少也算是不俗了,平时跟一小牛犊似的,这会儿怎么这么虚弱?

    我问他:“瞧你这脸色,是不是最近太累了?”

    陈天两眼无神的摇摇头,说了声没事,转头就走。

    接着几天,陈天的情况越来越糟。路过他宿舍的时候,我不经意间听到他躲在里面不停地咳嗽。停歇了一会儿,又开始自言自语,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

    我直接踹开了宿舍门,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陈天跪在地上,面向南边,不停地磕头,磕在水泥地上砰砰作响,脑袋上早已乌青一片。

    他嘴里不停地说着:“我错了,我错了——饶命,饶命——”

    这小子好像在求饶?!他在害怕着什么?

    看他这样没完没了地磕头磕下去,最后非得撞死在地上不可。我上前拉着他,把他强行拉到床上躺好。这要放在平时,我根本拉不动一身本事的陈天。但这会儿,他就是一个虚弱的死胖子。

    陈天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过去。我看他脑门不断地在出汗,伸手去探,发现烫地吓人。

    这小子发烧了,烧的还挺严重。我把他喊醒,说要带他去医院。陈天张合着发白的嘴唇,有气无力地摇摇头,说:“医院治不了我这病——”

    说完,他倒下就睡了。我知道他的身份不是个普通人,看他刚刚说的话也不像犯迷糊,只好打消了送他医院的打算,用毛巾沾了凉水敷在他额头,给他降温。

    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脸色有了些好转。他犹豫了一下,对我说:“我想请几天假,你看行吗?”

    我没理由拒绝他,但当我问他为什么请假的时候,他却闪烁其词,只说家里出了些事,需要马上去解决。

    之前我们喝酒喝到醉醺醺的时候,陈天曾说过他自己是个孤儿,从小无父无母,跟着师父在山里学道法,这会儿哪里来的家人?

    事出无常必有妖,这小子不对劲!

    临走的前夜,陈天独自找上我,支支吾吾地想说些什么。我鼓励了他半天,他才指着我胸口的家传宝玉,说:“你答应过我的,借冰冰给我——”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取下宝玉,递到他手里,说:“你就没有其他事情对我说吗?”

    陈天摇摇头,说没有,还说他回照顾好冰冰的,事过之后一定完璧归赵。

    晚上,回到公寓,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陈天要出事。这小子曾在我有难的时候舍命帮我,这会儿我也不能坐视不管。

    半夜我偷偷爬起来,去了鬼帝陵。

    刘湘香见到我,亲昵地靠在我的身上,笑着说:“你怎么会来?”

    我直接了当地与她说道:“我想求你帮个忙?”

    刘湘香眨了眨眼睛,好奇地打量着我,然后嫣然笑道:“好啊。”

    次日清早,天还未亮,我看着陈天背着包裹,偷偷摸摸地从超市离开,坐上出租车去了邻市。我和刘湘香一路尾随,没有被他发现。

    陈天在一所酒店落塌,我们趁他在房间休息,在他对面开了个房间。

    一直到晚上,陈天都没有任何动静。

    刘湘香用一种很妩媚的姿势躺在双人床上,对一直躲在门口瞄着猫眼的我说:“你别那么紧张,有人来了我会不知道吗?”然后她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对我勾了勾手指,说:“要臣妾服侍您睡吗?”

    我打个寒颤,说不用了。

    陈天实在太古怪了,我不敢放松,始终盯着猫眼。半夜的时候,我实在太困了,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料想今晚应该不会有人来了,正准备去休息会儿,刘湘香突然站了起来,用严肃的口吻说:“有人来了!”

    我眼睛对着猫眼,瞄了瞄对面。没有看到人来啊?

    打开门走到陈天的房间,正要敲门,刘湘香拉住我,说:“别轻举妄动,对方道行很深!连我也看不透他!”

    连鬼后都这么紧张的人,会是谁呢?我心里好奇心大起,贴着门去听里面的动静。

    只听里头的陈天用颤抖的声音在说:“……我错了,您老人家饶了我吧,师叔那件事我也是逼不得已的,林柯,鬼后他们……”

    陈天似乎很紧张,赤果果地在害怕,他说话断断续续的,我在门外听不太清。等他说完,我就听到硬物砸地的砰砰声,我知道那是陈天在磕头。

    正准备在听听情况,刘湘香一把将我拉回我们的房间,指了指电梯方向,说:“有人来了。”

    叮咚!电梯门开了。

    服务生推着餐车走到陈天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过了几分钟,他面色有异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在楼道口我截住他,问他:“你刚刚往那屋客人送的什么东西?”

    服务生面色古怪地回答说:“说来也奇怪,那屋客人要的晚餐很奇怪,我从来没有遇到过有这样的要求的客人。”

    我连忙问他陈天都点了些什么东西。服务生回答说:“客人点了全生的肉品,还要那种不清理内脏不放血的肉品,实在是太奇怪了。”

    接着我又问他,说:“那你在里头还见到了其他人吗?”

    服务生说没有,就看见陈天一个。他犹豫了一下,对我们说:“你们是那位客人的朋友吗?你们最好去看看他,他脸色看起来很差,可能是生病了。”

    等服务生走后,我刚回头,就看见陈天从屋子里冲了出来,头上带着血,恐怕是磕头磕出来的。他狼狈地跑出门,连电梯也来不及等,没命地往楼道跑!

    砰的一声!陈天一头撞在空气中,然后摔在地上。鬼打墙!

    事到如今,我也来不及隐藏自己的行踪了,跑过去扶起他,着急地问他:“陈天,你怎么了?!”

    陈天看清是我,连忙推开我,说:“林柯!快跑!快跑!有人要抓你!”

    “来不及了。”刘湘香满脸杀气地走到我们跟前,看着陈天那只敞开的房间门,朝里面喊道:“哪位高人到此,出来一见吧!”

    一个肥胖的身子走了出来。

    他实在太胖了!全身都是肉,撑开的胸膛和肚腩,肥头大耳的模样,像极了西游记里的二师兄。这么严肃紧张的场合,他的手里居然还举着一只肥硕的鸡腿。

    这个鸡腿还带着毛,血淋淋的,看样子是刚从鸡身上硬扯下来的。

    胖子津津有味地嚼着鸡腿,模样很是享受。他的眼睛是血红色的,里面带着毫不掩饰的凶光,但似乎也有些木讷。

    他看到我的时候,嘴角勾起一丝冷冷地笑意,嘿嘿地说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正好都在,也省得贫道再去找你了。”

    陈天挣开我,冲到那大胖子的身前,连抬起头正眼看他的勇气都没有,跪下去又是不停地磕头,说:“师父,你放了林柯吧,我跟你回老家,任凭你发落!”

    那胖子竟然是陈天的师父?!这样太匪夷所思了吧。以前也听起陈天描述过他师父的模样,但他师父可不是面前的这样子。

    那胖子咬了一口血淋淋的鸡腿,扔掉,又从怀里掏出一只带血的缺腿死鸡,毛也不拔,直接吃肉饮血。

    一脚将陈天踹开老远,胖子朝陈天伸出手,说:“千年祥玉,拿来。”

    陈天拿出我借给他的家传宝玉,看了看我,对我抽泣着说:“林柯,对不起——我也是为了你好,把冰冰交出去,求我师父放过你们吧——”

    看那胖子就要伸手去拿,我赶紧冲上去抢回冰冰,说:“不行!”

    看着陈天失魂落魄的模样,我着急地问他:“这尼玛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天看着他师父,说不出话,只是拼命地摇头。我知道现在也问不出什么,就把他拉到一边,将冰冰重新挂在脖子上,问刘湘香说:“你能对付他吗?”

    有千年道行的鬼后竟然没有点头,而是冷冷地说了声:“你带着你朋友先走,我断后,随后去找你们。”

    我知道这会儿不是废话的时候,就背起吓傻了的陈天先走。平时胆大不小的陈天,这会伏在我背上,就跟一死猪没有什么两样,甚至还在不停地发抖。

    走进电梯准备离开的前一刻,我回头开了一眼刘湘香,看见她已经换上了那身大红色的华丽宫装,头戴凤撵,盘着端庄威严的云髻,长长的裙摆,无风自动。

    只有在需要施展全力的时候,刘湘香才会变成这幅模样。

    对面的胖子扔掉那只不堪入目的死鸡,笑呵呵地走朝刘湘香走去,眼睛里带着贪婪的神色,嘴里含糊不清地笑道:“千年鬼后?细皮嫩肉的,好像很好吃啊——”

    我一颗心噗噗噗地狂跳着。电梯门缓缓地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