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0章 丢尸案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3本章字数:3087字

    我背着陈天下楼,拦了辆出租,讨价还价也省了,直接让师傅拉我们回到X市。

    原本我想带陈天回公寓休息,但陈天拒绝了,说:“别去人多的地方,我师父现在神志不清,难免不会去害人。”

    我想来想去,还是去了超市。因为在这里,我们就算斗不过陈天的师父,最后还可以退守鬼帝陵。鬼帝陵无数的鬼兵鬼将,不知从何时起已经变成了我的一张王牌。

    晚上,超市下了班,我关起门,问陈天:“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陈天躺在床上,眼中浮现出悲伤的神色,看着天花板发愣了半晌。等了好久,才听他说道:“我师父着邪了,就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我问他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现在才说?之前为什么不想办法解决?

    陈天哽咽着说:“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两个月前,师父他老人家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吃不喝,七天之后面色憔悴地走了出来,然后就吩咐我收拾行李远离师门。临走之前,师父把这把擎天拂尘送给了我,还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什么莫名其妙的话?”我好奇地问。

    提及这个话题,陈天的眼神有些闪烁,看他表情似乎是心有余悸地说道:“我师父说从此之后,他就是我,我就是他——”

    “然后呢?”我急忙问道:“你就收到李阿姨聘请,到我们公寓来降尸?”

    陈天点点头,接着说“那在之后我的身体就出现了变化,我经常做一些怪梦,梦里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那个影子像是我自己,又像是我的师父。有时候,在面临同一件事情的时候,我心里突然会冒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那感觉简直可怕极了——”

    说着说着,我突然想起在南派山门下的村子中,我们面对独眼鬼道士的时候,陈天突然变了一个人,不但气势突然发生了改变,连道行也在片刻间突飞猛进。这并不符合常理。

    我小心翼翼地问起这事儿。陈天沉默半晌,然后才点点头,说那应该就是他师父在作法。

    听完陈天的叙述,我哑口无言。陈天的师父住在陈天的身体里?这已经超出了正常人能够接受的范畴。

    过了一会儿,陈天突然开口问我说:“林柯,你听说过精神分裂么?”

    我说我当然听过,精神病院一大堆这号人。

    陈天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说:“我估计我师父或许就是着邪之后得了精神分裂。但这可不是简单的精神病,应该是受到同道中人的陷害或者是修炼出了岔子。”

    这些都是猜测,而且对陈天的情况并没有任何的改变。我想来想去,想到一个人,他学识渊博,背景深厚,或许可以帮助陈天。

    我打电话给岳教授,请他帮忙。岳教授刚好上完课,就带着秋水来超市找我了。

    秋水看到陈天病怏怏的模样,听我说完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后,抱怨我怎么不带着她去邻市。

    女人都善妒,我隐瞒了我带着刘湘香一同前往的事实,让岳教授看看陈天的情况。

    岳教授看完沉思半晌,然后说这或许是陈天师父神志清醒的最后一刻,留在陈天意识里的一颗火种。

    “说明白点,这算是道门中一种很高深的法术,但其实与现代心理学也有一定涉猎。”岳教授解释道:“在现代心理学上,这叫做“心理映射术”。是说人用长期的行为举止或者语言去潜移默化地影响另一个人,在他心里留下一道磨灭不去的影子。之后这个受到心理映射的这个人,再单独遇到某种环境或者切身情况的时候,就会表现出于当时影响他的那个人一样。”

    我觉得有些道理,但又觉得某些地方不对劲儿,比如那天面对独眼的时候,陈天突飞猛进的修为,那可不是简单的心理映射可以解释地通的。

    岳教授听了我的疑惑,说:“你说的对。但我想你应该有听说过人在某些特定的场合中,比如置之死地的时候,偶尔会爆发出不可思议的潜力。”

    我知道岳教授说的的确是真事。比如新闻就曾有过报道,说有个普通的中年妇女,看见自己的儿子被大卡车碾压在车底的时候,上前单凭一个人赤手空拳地就把大卡车给翻了过去,及时救出了自己的儿子,但事后再尝试的时候,却做不到了。

    这样解释陈天身上的问题,真的可以吗?

    岳教授说:“当然,这只是用现代科学在表面上做一个诠释。但在实际上,有很多地方就说不通了。玄门道法千奇百怪,不一而足,很多事情哪里能轻而易举地解释地清楚的?”

    既然摸清了病根,要做的就是对症下药。我请岳教授帮帮陈天。

    岳教授无奈地摇了摇头,说:“这种事情旁人难以插足,解铃还须系铃人呐!”

    系铃人?陈天的师父?可他现在那副吸鲜血、啃生肉的鬼样子,不要害陈天就好,那还能指望他来救陈天?

    我估摸着时间,推算刘湘香可能就快回来了,就找了个借口支走了秋水和岳教授,自己独自留下来照顾陈天。

    就剩我两人的时候,陈天低着头面对我,脸色难过地说道:“对不起林柯,我不该骗你的,冰冰差一点就落在了我师父的手里。”

    我笑着安慰他,说没事,他这样也是为了我着想。

    半夜的时候,刘湘香回来了。她一身现代装扮,脸色憔悴,手藏在袖子里,我暗中去看,发现她的手竟然敢在不停地发抖!

    “你没事吧?!”我赶紧上去查看她的伤势。

    刘湘香大概看陈天在场,依旧端着鬼后的架子,冷冷地甩开我的手,说:“没事!”

    关于与陈天师父交手的过程,刘湘香并没有过多的累述,只说了一句:“那不人不鬼的死胖子,很变.态!”

    说完,刘湘香没有在超市逗留,而是回到了鬼帝陵。我没有跟上去,因为我知道她需要疗伤。她这人爱面子,不喜欢被人看见软弱的一面。

    能让千年鬼后都吃亏的存在,陈天师父究竟厉害到何种程度?我不敢离开陈天身旁片刻,时刻担心着他会找上门来。

    接下去的几天,刘湘香待在鬼帝陵里闭门不出。我不免担心她,进了鬼帝陵一趟,发现她躺在水晶棺中,正在沉睡。水晶中开门一种紫色的奇花,花上散发着我无比熟悉的香气,正是伴尸花。

    而在地面上,也发生了一件蹊跷的事情。

    警察局的周副局长找上门来,拉我到没人的地方,问我说:“林老板,你还记得前段时间本市频繁丢失尸体那件事情吧?”

    我想了想,的确有这么件事。不过那会儿这事儿刚被发现的时候,我正被长生道人追杀,带着秋水。陈天和冰冰外出避难。

    “怎么了?这案子出了什么问题?”我疑惑的问道。

    周明眉头紧锁地说道:“我们出动了大量的警力,发现了一些线索。但这线索实在令人匪夷所思!我们在市区某些废弃的建筑物中发现了那些丢失的尸块,我们通过血液中的DNA比对,确定就是被偷的那些尸体中的部分。”

    “所以呢,这说明了什么?”到现在为止,我不能理解为何周明开起来如此紧张。

    周明急得直跳脚,咧着嘴对我说:“你听清楚了!我说我们警方找到的那些是尸块,不是尸体!而且上面有明显的人类齿印,这也就是说那些被消失的尸体被人偷走之后,被人变.态地吃掉!!”

    “什么?!”我大为吃惊。稍微冷静过后,我突然想起昨天在酒店见到的丑陋胖子,他那会儿手里正举着一只活生生鸡腿——

    “林老板,知道我为什么找上你么?”周明点起烟,眯着眼睛看着我说道:“因为你和你身边的朋友都不是正常人,这点我早就查清楚了!而你不用急着解释,只要你们没犯罪,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我们警方不会拿那种玄乎的事情来断案,因为我们只拿证据说事儿!”

    我看着周明咄咄逼人的眼神,终知纸是包不住火的。叹了口气,问他:“那您找到我到底是想怎么样?”

    周明深深地吸了口烟,眼睛眯着一条缝,望着马路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对我说:“那喜欢吃尸体的家伙很古怪。有一次,我们接到线报,将那家伙堵在一座废弃的工厂中,但就在上百名警员的包围下,那家伙竟然无声无息地从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消失。我们事后查看过工厂里的情况,可没有见到任何地洞之类的东西!”

    “所以,你是想说那根本不是正常的人?”我顺着他的话往下说。

    周明既不肯定,却也不否定,只是一再强调:“这话可是你说的!而我们警方只用实实在在的证据说话——”

    而后周明向我说明了他真正的来意。本市的尸体失窃案已经在社会中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受到了官.府上级的重视。上级要求周明严查此案,给社会一个真相。

    面对这种事儿,周明自然束手无策。所以他找上我,让我和我的朋友协助他侦破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