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1章 食尸怪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3本章字数:3126字

    周明走了,说再有线索随时找我。

    我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陈天被吓破了胆,根本不敢面对他师父现在这幅模样。刘湘香还睡在水晶棺里,至今未醒。难道要我去求岳教授?可我跟北派的人没有啥交情可言。

    就在我坐在超市门口发呆的时候,一只枯干的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我转头看去,忍不住喜笑颜开,心里顿时落下了一块石头。

    何神姑回来了。

    我把她迎进店里,等她歇了口气后,问她这段时间去了哪儿?何神姑摇摇头不说,然后难得地露出一丝笑容,说她与阳叔子的恩怨已了,不用再遵守当年的某些诺言,今后可以随心随意地行走天下了。

    何神姑双眼已盲,脸上长满了老年斑,以往的脸色很差,且戾气十足。但这次回来,她变得不一样了。坐在我的面前,就像是一位慈祥温和的老奶奶。

    我把陈天师父的事情与何神姑说了。何神姑听过后,说:“那湘西老鬼恐怕是遭人陷害,中了很厉害的尸毒,才变成了一只食尸怪。”

    食尸怪?

    何神姑早年走南闯北,涉猎颇广。对于到底什么是食尸怪,她的解释是:这是一种很隐晦的妖怪,半死半生,阴气冲天,靠吞食尸体为生。特别的是,这种怪物可以通过吞食腐烂的尸体增加自己的修为,吞食的尸体越多,他也就越强大。

    就在我和何神姑说话的时候,陈天拖着病体走过来,二话不说,噗通一声就跪在何神姑的身前:“前辈,求你救救我师父!我师父是个好人,不该有如此报应——”

    何神姑扶起陈天,似有深意地笑道说:“你师父可不见得是什么好人——不过,看在我着傻徒儿的份上,老婆子我就帮帮你。”

    陈天大喜,一个劲儿对何神姑表示感谢。何神姑对我招招手,让我挨近了对我说:“你在南派山门里答应了我什么?”

    我愣了愣,反应过来,说:“我这就帮你老人家张罗开店的事情。”

    当时为了对付玄真子等南派的臭神棍,何神姑原先的冥器店被我一把火杀了个精光,这会儿要重新开张,地址就选在原来的位置,我出钱又出力,没几天就倒腾出新的一家店。

    等店归置好了后,何神姑就住了进去。但她没有马上开张,而是把自己关在里面闭门不出。在闭关之前,她交代我给她送去了一批纯正朱砂,百年老墨,以及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三天后,我正在超市忙活,周明打来电话,说找到那怪物了。

    警方接到线报,那偷窃尸体并喜欢食用尸体的怪物,此时就躲在本市城乡结合部的一处建筑物里。

    周明的意思很明白,就是想让我去试试能不能捉住他。我答应了,并提出一个要求,说待会儿我们去了现场,在一公里之内,不能出现任何警方。

    周明想了想,答应了。但他只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一个小时候我不能捉住那怪物,他就会带着特警冲进来,用常规手段对付怪物。

    挂了电话,我立马带着陈天找到何神姑。

    多日不见,何神姑的脸色变得很苍白。当我们站在阳光下的时候,她的一双盲目也不禁地眯了起来,说:“玄门的事情,不能让那些吃公家饭的人插手。自古以来,我们一直井水不犯河水,现在也不能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坏了规矩。”

    我说那我们这就走吧,去找食尸怪,设法捉住他。何神姑却不马上挪动脚步,而是考虑了一下,说:“我琢磨了几天的时间,依旧没有十足的把握对付那怪物,你打电话给秋水的师父吧,让那岳老头过来,多份把握。”

    何神姑救过岳教授和他的老家村子,对岳教授有大恩,她说话就管用多了。我打电话给岳教授,岳教授知道这是何神姑的意思后,没有推辞,答应跟我们一同前往。

    做完这些,何神姑才点点头,说这下可以出发了。上车之前,她让我拿着一只背包。背包很轻,几乎没有分量,估摸着不会是什么宝贝。

    时间很赶,周明只给了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来不及多问背包里装的是什么,就载着陈天和何神姑去了周明给我的地址。

    岳教授来了,还带着秋水。秋水走过来拧了我一把,小声地说:“我感觉你现在有些忽略我了,做什么事儿都不跟我说了。”

    我心里有苦说不出。

    在我们面前,有一座独立的水泥房,建筑粗糙,隔着老远,还能闻见腐臭的恶心味道。

    恰好,有过路的村民经过,我就拉住他,指着那座水泥房,说这里面是干什么的。

    那村民捏着鼻子对我们说:“那儿之前是屠宰场,后来倒闭了,荒废了好久,臭气熏天的也没人管管,里面的烂肉碎肠子遍地都是,恶心地不行,附近的人偶经过这都绕着走。”

    等那村民走后,我就要走去那屠宰场。何神姑一把拉住我,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你这样走进去,除了见到满地的碎肉和死老鼠,根本见不到那妖怪。”

    岳教授点点头,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的废弃屠宰场,说:“这屠宰场是杀戮之地,怨气很重,我们走进去也不容易。”

    何神姑点点头,说:“阳关道走不通,我们就走阴路。姓岳的,你来还是我来?”

    岳教授转头瞄了瞄我背上的背包,说:“带路的事情就交给我吧,待会儿对付那厮再请您出手。”

    说完,他小声交代了秋水几句。秋水听完点点头答应,从包包里取出一支古色古香的小灯笼,对我眨眨眼,脸上挂着骄傲的神色,对我说:“林哥,看我跟老师新学的本事!”

    秋水葱管般的拇指和食指交错一起,再两手相扣,结了个古怪道家印结。

    “起!”她朝前方抛出那只古色古香的小灯笼,嘴里念到:“上请仙君点天灯,魂光显现走阴路!”

    那只灯笼漂浮在半空中,中心亮起一丝绿色的烛光,风吹不灭。那灯笼起先摇摇晃晃的,但随着秋水并指竖在胸前,它越来越稳。稳定下来之后,灯笼慢悠悠地往屠宰场飞去。

    秋水跟着灯笼往前走着,脚下的步子很奇怪,陈天说这是某种罡步。何神姑走在最后,伸手在我和陈天每人头上敲了一记,说:“别瞎聊了,记得她的步子和落脚位置,依葫芦画瓢地跟着走。这是阳间鬼道,走错一步,很可能就会掉进鬼门关,再也出不来了。”

    听她这么说,我和陈天不敢再分神说话,认认真真地跟着秋水走着。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屠宰场的大门就在我们的面前。

    秋水控制着魂灯,岳教授在后面提醒道:“不要停!继续催动魂灯引路,魂灯一灭,那怪物就会发现我们的行踪。”

    我们走进屠宰场。里面臭气熏天,遍地都是烂肉碎肠子,苍蝇蚊虫满天飞,肥硕的老鼠胡乱地窜来窜去,根本不鸟人。

    何神姑掏出一张符纸,嘴里念了一句简短的符咒,那符纸无火自燃。烧完后,我顿时感觉周围的空气清新了不少,蚊虫苍蝇也不来烦我们了。

    往里走了几分钟,差不多到了整座屠宰场的中心位置,秋水控制的魂灯突然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里面的绿色烛火挣扎了几下,还是熄灭了。

    岳教授拉过秋水,护在身后,神色无比严肃地说道:“这妖怪好深的道行,不是普通的食尸怪!”

    陈天走上前,噗通一声跪在血水里。以头点地,砰砰砰就磕了三个响头,朝着面前的空气,说:“师父,请您别为难徒儿等人了——”

    何神姑示意我拉起陈天。这会儿说这些,没用。

    等我把陈天扶起,何神姑取过那只神秘的背包,打来,从里面取出一捆中国画似的卷轴。

    摊开卷轴,我看到上面画着一些神鬼图像,还有一些我看不懂的复杂符文。左上方画着一位威风凛凛的凶脸神君,手持降魔宝铃,看起来栩栩如生,似要脱画而出,跳出来降妖除魔。

    但这神君有个古怪的地方,那就是没有画上左眼。我知道,这无疑是何神姑的手笔。在闭关的这几天,原来她就是为了完成这副奇怪的画。

    “这可不是画。”岳教授解释说:“这是禁忌符,威力巨大,是何前辈的拿手好戏。一晃几十年,前辈终于又开始秘制神符了!”

    何神姑这次回来就说过,她已打破陈年枷锁,不再受任何限制。

    “小子,过来帮忙!”何神姑把神符递给我举着,然后从包里取出朱砂、浓墨。

    浓墨勾勒神符文,朱砂点神将金睛。

    何神姑手持朱豪,沾着纯真朱砂,笔锋停在神将眼前,顿住。却迟迟不下笔。她小声对我说:“小子,好好举着,再等等!”

    一只老鼠咬着一挂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肠子,叽叽呀呀地从黑暗中窜了出来,没跑几步,突然撞上一堵墙似的反弹回去。

    鬼打墙!这是食尸怪捕食的怪用手段。

    那老鼠左右乱蹦,始终跳不出某个范围,急得团团转。突然背部拱起,竟然脱离地板,缓缓飞了起来?!

    看它苦苦挣扎的模样,我知道那不是它的本事,而是有不干净的东西正捏着它,往嘴里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