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2章 真相才露尖尖角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3本章字数:3052字

    我眼睁睁地看着那可怜的老鼠被肢解,最后只剩下半截光溜溜的尾巴。

    食尸鬼出现在我们面前,哧溜一声,像吸面条般地将那半截老鼠尾巴吞进肚子中,还意犹未尽地抹了抹嘴巴。

    比起上次见面,食尸鬼的身躯变得更加肥胖,活生生的就是一个巨型肉球,脸上的五官模糊不清,跟肉疙瘩似的挤在一起。

    食尸鬼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张口吐出绿色的浊气。

    我被熏个正着,脑袋昏昏然欲睡。何神姑烧了张符,用水冲了给我服下,情况才好一些。

    知道这怪物的厉害,何神姑不敢大意,准备先下手为强。她提着朱豪,用纯正的朱砂点在神符画上的神将的眼睛上。

    神符呼啦啦地烧了起来,整座屠宰场开始震动。

    食尸怪似乎能预知危险,露出龇牙咧嘴的凶相。他想戒备,但已经迟了。

    神符烧尽,神将显性。

    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出现在半空中,手中提着一把巨大的铜钱宝剑。他嘴里咿咿呀呀地喝唱着,挥舞着铜钱剑朝着食尸鬼狠狠砍了下去。

    “钟馗金身——”食尸鬼大吼一声,身子湮灭在金色的光芒中。

    刺目的金光,照的我的眼睛不能视物。恶臭在这片空间蔓延开来,食尸鬼发出撕心裂肺地惨叫。

    何神姑是瞎的,不受强光影响。她瘦弱佝偻的身子稳稳当当地站在我的身前,只听她又陆续烧了几张符纸,不停地施法。

    过了大概半盏茶的功夫,只听何神姑嘴里发出噗嗤一声,身子往后倾倒。还好我眼疾手快,扶住了她,才没有狼狈地摔倒。

    何神姑靠在我怀里,脸色枯黄如草,神情有些颓唐地说道:“这食尸鬼有湘西老鬼的修为做底子,我也不是对手,请了天师钟馗,还是被他给跑了。”

    金光消失,现场满地都是恶心的碎肉。不同生物的肠子,内脏,还有尚未消化的骨头,头发丝,到处都是。

    “这是从那食尸肚子里吐出来的,他现在也很虚弱,你要抓她,就追上去自己想办法。”说完这句,何神姑的头一歪,晕倒在我的怀里。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现在就是追捕食尸鬼最好的机会!

    “陈天,你留下来照顾我师父!”我故意留下陈天,然后对岳教授说道:“岳老,我们追上去吧?”

    岳教授点点头,带头朝着食尸鬼逃走的方向追了上去,我和秋水尾随在后。

    从屠宰场出去,地上有一条鲜血染成的足迹,这无疑就是食尸鬼留下的。换做正常人,流这么多血早就挂了。食尸鬼生饮了无数的鲜血,才能坚持那么长的时间。

    正好周明带电话过来,问我情况如何。约定好的一个小时的时间到了。

    我将情况一五一十跟他说了,周明想了一会儿,说让我们继续追,明天给他个结果。

    岳教授带着我们追到了郊外的山上。沿着山路追去,不觉天色渐黑,带头的岳教授的脚步也越来越慢。

    走了不知道多久,岳教授突然喊停,说食尸鬼就在前面,他不走了。

    “秋水,把生死镜给我。”岳教授从秋水手里取过阴阳生死镜,谨慎地在最前面走着。

    我们在一颗被虫蛀空的大树下,找到了奄奄一息的食尸鬼。他全身溃烂不堪,流着脓水,脸上的五官变得极不协调。被何神姑请出的天师钟馗砍了一剑,身子变得“苗条”了不少。

    他的眼睛不再是血红的,黑溜溜的眼珠子耷拉在血肉模糊的眼窝子里,有气无力地盯着我们看。

    “陈天呢?”食尸鬼突然问我道。

    “他没跟来。”我有种预感,他似乎恢复了理智。

    “林小哥,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食尸鬼气喘吁吁,对我招了招手。

    “别过去!”秋水一把拉住,提醒我说道:“这鬼物定是不安好心,林哥你别心软听他的话!”

    看我犹犹豫豫,陈天师父轻叹一声,然后虚弱地说了一句话:“九阴日,冥帝出,千年不死唯鬼魂;千年后,玉生烟,详兆能隔阴阳界!”

    我挣脱开秋水,走近陈天师父,激动地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家的祖训?!”

    陈天师父呵呵呵地干笑着,笑一声,就吐出一口血水沫子。他笑得很难受,却偏要笑,笑中有苦。他指了指我脖子上的家传宝玉,说:“林家小子,万万记住了,九阴日之前,千万要毁了这块妖玉!”

    我正要问他为什么,陈天师父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也不知重伤之下的他哪来的力气,一把抓住我,在我耳边低声道:“回去告诉陈天,别为我报仇!”

    他刚说完,岳教授就在我身后大喊:“林柯快散开,他身上的尸毒又发作了!”

    果然,陈天师父的眼睛再次变得血红,突然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嘴里长满尖利的獠牙,朝着我的脖子狠狠地啃了下去。

    我猛地一把推开他,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勉强躲开。

    岳教授动手了。他将阴阳生死镜举得高高在上,竖指在胸前,嘴里喃喃念叨:“神镜急急如律令!上通九霄,下照九幽,九九归一,阴阳两隔!开!”

    “慢!”百米开外传开陈天的身影,只见他背着昏迷的何神姑正奋力地朝我们跑来,看到眼前这一幕,陈天大喊道:“岳教授,住手!别伤我师父!”

    岳教授没有停手,或许是根本停不下来。从乌云中钻出来的明月,洒下一片清辉,射在阴阳生死镜上,反射出一股带着死亡气息的乳白色光芒。

    光芒瞬间将食尸鬼笼罩。食尸鬼血目圆睁,怒吼着想要朝我们冲过来。可是他做不到,乳白色的光芒就像一座囚笼,将他死死的锁定在一个固定的空间内。

    血水、烂肉,从食尸鬼的身子慢慢脱落。一个穿着破旧道袍的中年道人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他长得有些粗狂,但眼神却有种别样的温和。他双手相互死死扣住,两腿盘坐地上,姿势很古怪,就像故意拘束着自己一般。

    陈天师父的眼睛里流出血水,慢慢地,七窍都开始流血,样子不堪入目。

    陈天冲到身前,哇地一声大哭,放下何神姑,就要跳过去拉他师父出来。湘西老鬼连忙喝止他:“乖徒儿,别过来!记住了,别为师父报仇!”

    说完,他猛地睁开血目,似乎对陈天笑了一下,然后垂下头颅,没了动静。盘着腿,掐着手印的样子,似在打坐。

    岳教授收回阴阳生死镜,轻叹了一声,看了看陈天,什么话也没留下,就先走了。

    陈天噗通一声跪在他师父身前,以头点地,砰砰砰地磕起头来。这次我没有去拉他,因为这次他没有受到胁迫,是心甘情愿给恩师磕头的。

    磕了一阵,陈天背起他师父,一声不吭地下山去了。

    第二天,周明来了一趟,采集了陈天师父的血样。后来他回话说,陈天师父的血样跟偷尸案嫌疑犯在现场留下的血样DNA一致无二,这桩悬案算是破了。

    我问周明,用不用把事情的详细经过说说。周明说不用,他们吃公家饭的不相信牛鬼神蛇的事儿,只用证据说话!

    一世人,阴阳不同路。很多事情只有经历的人才懂,多说无益。我挂了电话,陪陈天去火葬场给他师父的肉身火化。

    “这是我师门的规矩。”陈天站在焚尸炉的跟前,对我说:“我们赶尸一派的人,长年累月与丧尸打交道,身子不知不觉就沾染了尸气尸毒,死后只能将肉身烧毁,以免发生尸变。”

    说完,两行清泪就从他的眼眶中流淌而出。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试图安慰他。

    陈天咬着牙对我说:“林柯,我师父是被人害死的,我要找出凶手并且为他报仇。”

    我想起湘西老鬼临时之前对我和陈天交代的话:“可你师父说过,不让你去报仇。”

    “不行!”陈天情绪很激动地说道:“师父对我有养育再造之恩,这个仇我无论如何也要报!”

    看他心意已决,我劝不住他,只好把我知道的一些事情如实相告,比如湘西老鬼知道我家祖训的事情,还有临死之前对我说的那番莫名其妙的话。

    听完我说的话,陈天眯着眼睛打量着我,说:“林柯,我们以为已经知道了鬼帝陵真正的秘密,但如今看来,它才刚刚露出水面。”

    收好了湘西老鬼的骨灰,陈天把它捧在手里,说要将这骨灰随身携带,等报了仇,再把他师父带回湘西老家下葬。

    忙完所有的事儿,我回到公寓睡觉。

    半夜的时候,我从迷糊中醒来,听到隔壁传来秋水哼哼唧唧的痛苦声。

    我敲门,她不应。我破门而出,看见秋水蜷缩在床上,脸白如纸,正抱着小腹打滚儿。

    “秋水,你怎么了?!”我走过去探她的额头,只觉触手冰凉,像个冰疙瘩似的。

    我从秋水的额头将手收回,竟然从她脑门上扯下一块皮?!再看秋水躶.露在外的皮肤,都在慢慢地蜕皮。

    秋水张嘴正要说话,舌头竟然发生开叉,变得如同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