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5章 图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4本章字数:3131字

    看到阳叔子持桃木剑刺向鬼婴,我的内心没由来的生出愤怒、悲伤的情绪。这明显不属于我的情绪却在我的心里蔓延,精神好似一分两半,我简直快要疯了。

    我情不自禁地冲向阳叔子,挥掌朝他拍去。阳叔子眉头大皱,转身与我对了一掌,手上的动作不由慢了半分。

    鬼婴险之有险地在桃木剑下逃脱,怪叫一声,就朝屋外逃去。它的速度很快,钻进黑暗中,顿时没了影踪。

    阳叔子见此脸色突变,反手扣住我的手腕,丢了桃木剑,另一只手在胸口划了个印结,然后点在我的胸口,嘴里大喝道:“醒来!”

    我的身体如遭电击,意识却恢复了清明,身体的控制权再次回到我的手上。

    “鬼婴子时降生,乃致阴致煞之物。有道是鬼之初性本恶,不能让它流落人间,否则遗患无穷!”阳叔子解释了一句,然后转身站在屋门口,脸上升起紫气,张嘴说道:“南派众人听令,封锁山门,全力捕捉鬼婴!”

    声若雷霆,如金钟大作,久久回响在无为观中。

    阳叔子带着一帮道士走了。我也正要离开,身后传来玄真子虚弱不堪去怨气十足的声音:“小子,你害我蒙受这奇耻大辱,我身体恢复之后一定将你炼成无脑血尸,以销我心头之恨!”

    我不跟一个刚生产的女人计较,转身出了门外。

    无为观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时不时在某个角落响起惨叫,有人的,也有鬼的。

    没走出几步,有人从背后拉住我,闪身走进一间没人的屋子。

    屋子里没掌灯,满是黑暗,我正要大叫求援,那人突然捂住我的嘴巴,说:“别出声,我是窦燕山!”

    我推开他,与他保持安全距离,问道:“你想干嘛?!这是无为观,你师父已经出关,你要是动了我你师父不会放过你的!”

    窦燕山连忙摆摆手,说他不是这个意思。他朝屋外看了看,见外面乱成一锅粥,没人注意到我们这里,才压低了声音,对我说:“林柯,说起来我们并没有深仇大恨吧?”

    我眯着眼睛,没说话,不知道他这时候向我示好所为何意。

    窦燕山的眼睛在黑暗的屋子中发着光,犹如夜枭一般。我听到他不自觉滚动着喉结的声音,总觉得士别三日,这小子变得古怪了许多。难道是鬼帝肉身给他造成了一些难以预料的后遗症?我不得而知。

    “你什么意思?有话就快说,有屁快放!”我不耐放地说道。

    窦燕山嘿嘿笑了两声,压低了声音,说:“阳叔子闭关十八年,外界传闻他道行已至仙人之境,可没有人知道他其实渡劫失败,现在整夜整夜都在吐血,道行至少折损一般以上!”

    “这是你们南派的事情,你告诉我干什么?”

    “我想告诉你阳叔子把你叫来,绝非是为了见证玄真子生出鬼婴,他有更大的图谋!”

    “什么图谋?!”

    “他在后山石崖修炼升仙之术,却渡劫失败,遭受九天雷火轰击,现在伤势日渐愈重,听说已经无药可医。可是,不知他从哪里得知的一条消息,只要取得你脖子这块千年宝玉,等到九阴之日,就可以重新回复修为,并且踏进长生之门!”

    我大为震惊,事出突然,实在无法轻易相信。窦燕山察觉出我的犹豫,继续说道:“不信?那你跟我来!”

    我跟着窦燕山来到一间厢房外,窦燕山左右敲了敲,见没人后快速推开了门,闪身而进:“快进来,这是阳叔子的房间,你来看!”

    窦燕山好像对阳叔子的卧房非常熟悉,他走到储物架前,从最底层拿出一个不显眼的盒子,递给我,说:“你打开看看。”

    我打开盒子,只见里面有三个人形木偶。两个男的一个胖一个瘦,另外一个女子面容清美,竟然跟秋水有五六分相似。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我、陈天、秋水三人的人形木雕!

    窦燕山拿起那个瘦高个的人形木雕,伸出手指,在它的腹部轻轻地一点。

    我的肚子突然像被人用重拳打了一记,疼的我倒吸凉气,差点蹲在地上!反应过来,我不由大惊失色!

    “看到了吧,这就是阳叔子背后做的勾当。”窦燕山对我说道:“这是一种黑巫术,阳叔子可以借此随心所欲地控制你们,让你们往东,你们决不能往西。他现在的道行未必敌得过鬼后,只能用这种手段来胁迫你拿到你脖子上的千年宝玉。”窦燕山说道。

    我大惊,赶紧就要把这鬼东西给砸了。窦燕山连忙制止我,说:“别乱来,这巫道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这样是毁不了这东西的,说不定还会适得其反,得想其他办法才行。”

    听不惯他卖关子,我催促道:“你说吧,要怎么样才能帮我破解这巫术?”

    窦燕山嘴角泛起一道邪气的笑意,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你帮我杀了阳叔子,帮我坐上南派掌教之位。”

    我说我办不到。阳叔子如今就算道行大损,但也不是我能望其项背的,他只消动动手指,就能把我灭了。

    窦燕山说不用我正面跟阳叔子作对,只需要找出鬼子,让他吃了鬼子,提升了修为,他自然就能打败阳叔子。

    我没有选择,只好答应。阳叔子平时一副正派中人的模样,却竟然在背地里使坏,这样的话我也不会心慈手段。

    看我将三个人形木偶装进兜里要带走,窦燕山说:“你带走这东西没用,阳叔子难道就不能在做几个吗?”

    出了阳叔子的卧室,窦燕山问我说:“在来山门的路上,你碰到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吗?”

    到了现在,也没有隐瞒的必要,我就把百鬼来贺的事情与他说了。窦燕山听完眼中一亮,说:“既然这样,事情就好办了!”

    窦燕山对我说:“你把百鬼送来的长命锁、虎头鞋虎头帽,都拿出来,放在一起,再按照我说的去做,我能找出鬼子!”

    回房去拿了这些鬼东西,我和窦燕山来到无人的后院。

    按照窦燕山说的,将长命锁、虎头鞋虎头帽放在空地处,我目不斜视地站在前方,手在空气中不停的招摇着,嘴里吟道:“归来吧,归来吧,我的皇儿——”

    窦燕山躲在暗出,取出那只道门至宝金铃铛,富有节奏感地打着拍子。

    一团黑气从柱子后走了出来,里面包裹着一只大胖娃娃。

    一般来说,刚出生的娃娃一般都是哭的,根本不会走路。但这浑身散发着黑气的胖娃娃不仅会走路,而且脸上竟然还带着笑,就是笑得有些渗人。

    它的皮肤有些黑,嘴角露出两颗尖锐的獠牙。

    它看了我一眼,眼中竟然有几分亲热之意。然后走向地上的那对鬼东西,抓起长命锁,戴在自己的脖子上,嘿嘿嘿地笑着。

    窦燕山见此大喜,从暗处跳了出来,趁着鬼婴现形,摇着金铃铛,围绕着鬼婴走着奇形罡步。

    鬼婴坐在地上,看着窦燕山的古怪动作,以为他这是在变戏法呢,还饶有兴致地拍着肉呼呼的小手。

    但是紧接着,随着窦燕山摇动金铃铛的频率越来越快,铃声犹如魔音灌耳,尖锐刺耳的身影几乎令人发狂。

    愤怒、焦躁、不安,所有消极的情绪在我的心头浮现。窦燕山手里的金铃铛透露着十足的邪气。

    贵婴终于发现了不妥,它吱牙咧嘴地站了起来,抱着虎头鞋虎头鞋想要逃。可是不等它走出几步,就一头撞倒在空气中。

    鬼打墙!

    锁住了鬼子,窦燕山的嘴角露出一丝颇为邪气的笑容。他收起金铃铛感,慢慢走进鬼子。鬼打墙锁的住鬼子,却挡不住窦燕山。

    窦燕山伸手朝鬼子抓去,鬼子的眼神中流露出害怕,怨恨的神情。渐渐地,皆化为恼怒,张来开嘴巴,里面全是尖利的獠牙。

    鬼子朝窦燕山扑出,张嘴就咬。窦燕山的肉身得鬼帝传承,不死不灭强如金刚,自然很有自信,不怕它咬。

    鬼子恶狠狠的咬在窦燕山的手臂上,窦燕山突然惨叫一声,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手破开了一个小口子。黑血,从伤口流了出来,落在地上嗒嗒作响。

    当初在鬼帝陵,长生道人的那条怪蛇都没能破得了窦燕山的不坏金身,现在这鬼子只是轻轻一咬,竟然就让窦燕山吃尽了苦痛。

    窦燕山猛烈的甩动着手臂,想要把鬼子甩出去。可鬼子四肢紧紧抓着窦燕山的胳膊,咿咿呀呀地怪叫着,就是不松开。

    鬼子折磨地窦燕山欲仙欲死,闹够了才跳开一旁,挑衅地对窦燕山笑了笑,还舔了舔嘴角残留的黑血,光着胖乎乎的脚丫在地上手舞足蹈着。

    窦燕山气得几欲发狂,他撕开破碎的道袍。露出两条画满神秘符文的手臂。手臂上的符文突然亮了起来,我看见伤口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在一旁玩弄着虎头帽的鬼子感到不安,连连后退,却始终走不出鬼打墙。

    窦燕山冷笑一声,动若疯兔,上前一把掐住鬼子的脖子,张嘴吸收着它身上的黑气。

    鬼子难受地哇哇大叫,两条腿在空气中乱蹦。绝望中,鬼子眼神变冷,它停止大叫,化作一团黑气,整个儿钻进了窦燕山的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