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6章 弑师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1:04本章字数:3169字

    窦燕山全身散发着骇人的黑气,面目扭曲,痛苦地仰天大叫。

    他疼的在身上又抓又挠,实在捱不住,开始满地打滚,用头撞地,磕到头破血流。

    刺啦一声,窦燕山撕开自己的上衣,只见他的胸膛凹陷下去一大块,上面全是血淋淋的腐肉。

    一张笑呵呵的鬼脸,就长在他的胸口,嘴角两颗尖利的獠牙,有着似婴儿的面孔。

    窦燕山咬着牙,从地上站起来。尽管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但他还是咬牙挺住,握紧了拳头死命地砸向自己的胸口。

    鬼子发出咿咿呀呀的痛呼声,化作的鬼脸展现出狰狞之色。窦燕山用自残的方式对付鬼子,自己也受伤不浅,噗噗噗地连续吐血。

    鬼帝的千年不坏金身,不停地使得伤口愈合。但鬼子的阴煞之气又马上使得窦燕山的胸口发生腐烂。周而复始,没完没了,新生的肉体马上又腐烂,腐烂后重获新生。

    窦燕山的胸口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像放炮仗似的。换做寻常人,恐怕早就挂了。

    跌跌撞撞,窦燕山连滚带爬地冲进阳叔子的卧房,翻箱倒柜后找到一瓶丹药。他的脸色狂喜,倒出三粒丹药,吞进腹中。

    吞服了阳叔子秘藏的灵丹妙药后,窦燕山的脸色立马恢复了不少。鬼子变成的鬼脸还在他的胸口,却不再闹腾,闭着眼睛好似睡着了一般。

    他赤果的上身,画着奇异的符文,肌肉结成疙瘩,充满了爆炸性。鬼子的长命锁不知何时挂在了他的脖子上,令人看起来有些滑稽。

    窦燕山的嘴角露出邪笑,但马上又皱起眉头,跑出阳叔子的卧房,对我说:“待会儿你配合我,我答应你帮你们解开阳叔子的黑巫术。”

    我还没得及答应,就听到剧烈的脚步声。窦燕山赶紧从地上捡起破烂的道袍,胡乱穿上,盖住胸前的鬼脸。

    阳叔子带着南派的众道士赶到现场,微眯着眼睛看着我和窦燕山:“鬼子呢,跑到哪儿了?”

    窦燕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恭敬地对阳叔子说道:“师尊,弟子刚刚与鬼子大战一番,险些捉住他,却最后还是被他逃走了。”

    阳叔子打量着窦燕山,眼神在他的身上转了一圈,盯着他脖子间的长命锁看了好一会儿,才撇过头,用询问的眼光看着我。

    我的心里打着鼓,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该不该替窦燕山隐瞒他吞噬了鬼子的真相。南派的这一对师徒神棍,都不是什么好人。

    鬼使神差的,我还是点了点头,装出镇定的模样,对阳叔子说道:“没错,刚刚我和窦燕山路径这里,刚好撞见鬼子逃走,窦燕山与鬼子斗了一场,无奈鬼子狡诈非常,还是被它给逃了。”

    阳叔子的表情看起来明显不太相信,他转身走向自己卧室,看到屋内一片狼藉,须发皆张道:“这是怎么回事?”

    窦燕山暗中用眼神示意我,又握紧了拳头,要是事情曝光,他就要殊死一搏。

    我赶紧解释:“刚刚鬼子闯进了道长您的卧室,偷服了几粒丹药,又拿走了几个人形木偶,也不知道它是怎么知道这些东西的。”

    阳叔子听到人形木偶被拿走的时候,嘴角明显微微抽搐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甩手对众道士道:“去封锁山门,一定要捉住鬼子。”

    交代完,阳叔子走进自己的卧室,闭门不出。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与秋水等人汇合。毫无隐瞒的,我对秋水等人说出了今晚发生的所有事情。

    秋水听完,大惊失色,说:“那我们赶紧走吧,在这里多呆一秒都是危险的。”

    刘湘香冷笑一声,说:“走什么走?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灭了阳叔子,端了这个神棍窝!”

    “的确还不能走。”我拿出兜里的人形木偶,说:“黑巫术还没解开,无论我们走得多远,阳叔子都有能力伤害我们。”

    让陈天留下保护秋水,刘湘香跟着我去找阳叔子解开黑巫术。说走就走,刘湘香故意挽着我的手,挑衅地看了一眼秋水,秋水气得跺了跺脚,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别跟我说,我们就这样去找阳叔子?”刘湘香皱着眉说道。

    “阳叔子渡劫不成,道行损毁严重,你难道敌不过他吗?”我问道。

    “你怎么知道姓窦的没有骗你?”刘湘香翻了个白眼,不以为然地说道:“就算他没有骗你,但这里是南派山门,无为观有上千年的历史,底蕴深不可测,你难道认为阳叔子会没有后招?”

    “那怎么办?”我问刘湘香。

    “去找窦燕山!”刘湘香冷笑道:“正好把他们一锅端了,没有他们的搅局,才能确保九阴日不会出什么意外!”

    我们找到窦燕山的时候,他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打坐。换上新的道袍,严实地盖住胸口,他脖子上的长命锁显得分外扎眼。

    “你答应过我的,我帮你捉住鬼子,瞒住了阳叔子,你得帮我解开黑巫术。”

    窦燕山睁开眼,点点头,嘴角勾勒起一丝邪笑,说:“要想解开黑巫术,只有一种办法——就是杀了阳叔子!”

    “他可是你的师尊,你——”我大惊失色道。

    “那又怎么样?!”窦燕山满脸的戾气,说:“阳叔子妄想得道长生,根本没把我这个大弟子当人看,道门南派在他的手上迟早得颓败,还不如我取而代之,将道门发扬光大!”

    “呵呵,有野心,我喜欢。”刘湘香笑了笑,说:“那还废什么话,一起去找阳叔子。”

    窦燕山点点头,在前面带路。刘湘香和我走在后面,她暗中对我作了个手势,意思是待会儿见机行事,将老少两个神棍都干掉。

    阳叔子的卧房灯火微亮,里面有道黑影,好似在打坐冥想。我们骗了阳叔子,他这会儿不继续去捉鬼子,待在自己的房间了打坐是什么回事?

    窦燕山躲在柱子后,遥遥望着阳叔子的卧房,解释说:“他在后山石崖渡劫不成,遭遇九雷轰顶,体内三把阳火熄灭了一把,剩余两把也虚弱不堪,现在每日凌晨都不得不打坐冥想,用来维持仅剩的道行不继续跌落。”

    看左右无人,窦燕山倒吸一口气,眼中凶光毕露,对我们说:“待会我和鬼后娘娘缠住阳叔子,林柯你去灭了台上的烛火,阳叔子必死无疑!”

    我问为什么要灭了那桌上的烛火,窦燕说解释说那是阳叔子借诸葛武侯的续命之术,点长生灯给自己补充阳火,只要灭了它,阳叔子就会变得虚弱。

    刘湘香带着冷笑看着窦燕山,阴阳怪气地说道:“你年纪不大,却心机似海,野心勃勃,将来南派落在你的手里,前途可谓是一片光明。”

    窦燕山明知这是嘲讽,却厚颜无耻地笑了笑,说了句鬼后过奖了,然后脸色冷了下来,当先朝阳叔子的卧室走去。

    一脚踹开门,看见阳叔子正在屋内打坐,怀里握着一把拂尘,紧闭着双眼,面容古井无波,似乎没注意到我们的到来。

    桌上放着一盏油灯,焰火跳跃。阳叔子的脸色在烛火的映照下,一会儿红,一会儿黑。

    “师尊——”窦燕山叫唤了一句。

    阳叔子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我和窦燕山,说道:“晚上就看出你俩不对劲,如今看来所有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你没有想到你也会有这么一天吧?”窦燕山摘下墙上的桃木剑,握在手中,冷笑着说道。

    阳叔子摇摇头,脸上浮现出一丝悲伤,看着窦燕山说道:“二十年前,我看你孤苦伶仃流浪街头,把你带上山门并收为大弟子,这些年对你算不得多好,但也不算差了吧?你就是这样报答恩师的?”

    窦燕山不敢迎视阳叔子的目光,硬着头皮说道:“你对我不错!可是你不该将我领进道门,之后却不管不顾,而去修炼什么长生之术!”

    “就是因为这个,你要杀我?”阳叔子看着窦燕山说道。

    窦燕山咬着牙抬起有,直视着阳叔子,说:“我想执掌山门,统一南北两派,兼并天下道统,做全真之主。”

    阳叔子眯着眼睛打量着窦燕山,似乎被他的宏图大志震惊住了。半晌却露出令人住摸不透的笑容,说:“你的资质不浅,尘心却重。这原本不是什么坏事,如果待在观中心无旁骛地好好修炼,将来问鼎道门也不是没有可能,可你现在已经误入歧途,鬼气缠身,哪里还有半点道门中人的模样——”

    “别说了!”窦燕山就像个被人撞破了自己内心深藏的秘密的小孩,恼羞成怒地大吼道:“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多年来妄想得道生仙,自诩为正派至尊,品格高洁。现在却不惜用黑巫术来控制林柯等人,想夺得他手里的千年祥玉,来重新燃起你体内熄灭的第三把阳火?”

    阳叔子脸色一变,须臾恢复正常,却又马上像个疯子般仰天大笑。笑过之后,他的眼神变得邪气,撕下了伪善的面孔,毫不掩饰地说道:“祖师爷说道不错,凡人不得长生,能够不死的,唯有鬼魂!我花了十八年的时间在后山石崖悟道,到头来却遭天谴!既然仙路不通,那么贫道就试试走一走鬼途!”

    话音刚落,阳叔子须发皆张,道袍无风自动。他伸手一招,屋子的门就关上了,四面八方的墙壁上,出现了无数道纸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