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黑暗桌游室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28本章字数:3145字

    “鬼之力,源于人心之恐惧……人越怕,鬼越强……当一个人忘记恐惧,那么,鬼也拿他没办法。”

    老爸的声音回荡在我脑海里。

    嗯,根据我的判断,我貌似是在昏迷初醒的状态当中……

    我俩眼皮之间那点缝隙透过些许暗淡的光线,缓缓睁开眼睛,开始视线中一片模糊,在慢慢清晰的过程中,我感觉自己应该正坐在一椅子上,双手放在桌上。视线中渐渐出现一排排黑色的货架,上面摆放着整整齐齐的盒子,一个接一个,貌似是一盒盒桌游道具。

    “咦?桌游室么……”

    我环顾四周,发现我的猜想应该是没错的,这是家黑暗风装修的桌游厅,面积还不小,昏暗的灯光下,摆放游戏盒的货架一排接着一排,一眼望不到边。而在那黑暗模糊的边缘,似乎还有一团团黑色的影子闪动……特效吗?话说这样的装修,真的会有生意

    “喔,跟谁一起来的来着……有点记不清了,玩游戏的途中睡着了吗?居然就这么把我扔在这鬼地方,我认识的人果然都是人渣啊……不对,该不会没付帐就给我扔在这了吧?”我揉着太阳穴,昏沉的感觉一扫而光。

    而这时,转头的我突然发现,就在我的右边,是桌游室的玻璃门窗,暗淡的月光透过窗子,照在门口吧台旁的一张圆桌上,而桌边居然坐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

    一身黑色长裙包裹着她婀娜的身子,如瀑的黑色长发垂在双肩,月光照着她那张光洁无瑕的脸蛋儿,很美,尤其是那双细长的美眸,专注的盯着圆桌餐盘中的糕点,并用一把银色的刀仔细的分割着……

    这时,也许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她月光下的侧脸微微转向我,露出微笑,这笑有些阴郁、冷淡……甚至还有一丝邪恶感,这是一种复杂的微笑。

    我更不自在了。

    但是好歹人家看着我,我总不能不说话吧?

    无奈,我干咳两声,问了句:“那个……请问现在几点?我跟谁来的,有点记不清……他们是付钱了吧?你是老板娘吧?”

    女人用冷淡中带着妩媚的眼神看我一眼,离开座位。站起身的她,身材看着更美了,然后转身走向吧台。

    显然是无视我,这么说应该已经结账了。我睡在这也不知道多久了,实在是惹人烦啊。我决定离开这里。正准备站起来的时候,高跟鞋声传入我的耳朵,女人走出吧台,端着一杯红茶,缓步走向我。

    她,开口说话了。

    “要走了么,可是我很好奇,要离开这里的你是否还记得……你叫什么?为什么会来这里?”女人的声音属于那种柔美的,有点妩媚,可就跟她整个人的气质一样,始终摆脱不了那股阴郁、邪恶的感觉。

    不过她问我的问题也是可笑,哥们我是睡懵逼了而已,也不是睡傻了,我怎么会不记得我是……

    停顿大概三秒。

    我发现一件事儿,我特么好像还真的睡傻了……我谁啊?脑子里的记忆略微混乱啊,话说,已经不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了……

    啪!

    她把红茶放到我的桌子上,红茶的下面押着一张卡片,黑色的,我当时没太注意,就听这女人对我用她冷淡,但却真的很好听的声音说了句:“需不需要我给你点提示?”

    我立刻点点头。

    她笑笑,看着我,没有说话,而是轻轻转身,背对着我撩起她如瀑的长发,发丝打到我的脸上,那瞬间,我的记忆就跟洪水冲破了闸门一样,全回来了。

    我叫仇地狱,我已经……死了。

    为什么会死,这就要从我这古怪的名字说起。

    我出生的时候,特诡异,当时都以为我是一怪胎,因为我的肉几乎是半透明的,身体里的骨头、血管,都看得一清二楚。而且我的诞生,带走了我妈。我爸觉得,当时的我就好像是从地狱爬上来的小鬼一样,于是,给我取名仇地狱。

    在出生后的几个小时,我的肉,还是恢复了正常人的样子,也没人知道为什么。

    唯一能给出解释的,就是我爸的职业。他是个阴阳先生,在我老家那边特出名,有真本事。他做阴阳先生那些年,赚了不少钱。可那些钱,都是泄露天机赚来的,会遭天谴。所以,我和我妈的命运,就是他的报应。

    从小到大,我体弱多病,经常招惹脏东西,有几次差点就不行了。我爸也因此改行,但改行之前,他对我动了点手脚,因为鬼这东西是防不胜防的,万一哪次我意外,他来不及救我,那就死定了。而防鬼最厉害的办法就是不怕鬼!我爸常说,鬼之力,源于人心之恐惧,人越怕,鬼越强。

    所以,当一个人忘记恐惧,那么,鬼也拿他没办法。

    老爸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求来的灵符,烧了冲水,给我喝了下去,从此之后,我这人就变得跟常人不太一样了。具体怎么不一样呢,其实就是我反应慢了,尤其是对恐惧的反应。怎么说呢?假设今天我跟朋友看恐怖片,别人都吓得要死,我却能一脸淡定,鄙视他们的同时,不错过任何恐怖细节的看完整部电影。

    当然,也不是没有恐惧,就是来得迟,过几天我也许没什么事儿就会突然紧张害怕,甚至叫两声……

    但话说回来,天谴这东西不是人力就能轻易改变的。我是从此不那么怕招惹脏东西了,但我老爸,没到五十岁的他,几年前却离开了我。临死前嘱咐我一件事,他说,我们一家的天谴,不会因为他死就结束。我还会一次死劫,最大的死劫。

    我那时候就问他是什么。他说不知道,只知道我一定远离长着三只眼的人,尤其是二十四岁生日那天,如果我能平安度过,也许一切就会过去……只说到这,就咽气了。

    我是谨遵法旨,我惜命啊!这么多年我连西游记、封神榜都不敢看,生怕二郎神提着三尖两刃刀跟贞子似的从电视里钻出来捅死我。可惜,命运摆在那,不是人力可以抗衡的。

    二十四岁生日那天,我本打算在家躲一天,我就不信我不出去,还能看见三只眼。但我那群哥们们够意思,非来我家给我过生日,当时是醉倒一片。散场之后,我发现我家沙发后面躺着一美女,上身小吊带背心,下身牛仔短裤,总之身材凹凸有致,肉露的特多,看得人心乱啊。

    其实我对这姑娘不熟,也不知道是我这群哥们从哪弄来的。话说,当时没过两分钟,这妹子就醒了,原来她就是跟朋友蹭饭来的,跟我基本不认识。但是小姑娘爱说话,很快,我俩就聊上了。毕竟我这单身二十四年,聊着聊着,我就有点小心思,不想送人回家。

    不过,这妹子似乎看穿了一切,突然拉我手,问我:“哎,你一直不提送我回家,是不是有坏心思?”

    毕竟单身二十四年,当时有点紧张,为了免除尴尬,我就给她讲了我的故事。

    听后,她笑了,看着我,双眼变成月牙:“那你不害怕我吗?”

    “怎么会,你又不是三只眼……”

    “不一定哦。”她俏皮一笑,然后开始转头,大概转了一百八十度……一百八十度!然后她背对着我,后脑勺的头发突然炸开了,那里有一颗眼睛!眼睛下还有一张血盆大口!!

    我被咬了。

    那一刻,我初步失去意识,恍惚间,我听到了砸窗的声音,似乎是什么人来到我家……再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此刻回想起一切,我唯一能确定的是,女孩是怪物,但一定不是鬼,因为她如果是鬼,我不会那么容易死,至于为什么,以后再说。

    而这时,我抬头看着桌游室的女老板,看着她撩动长发的样子,我谨慎的瞪着她的头发……还好,那里面没有眼睛。

    “现在想起来了?”

    “啊?啊……好像是想起来了,我……这是哪?你又是谁?”

    我看着四周,如果我没做梦,我应该是死了,毕竟我记得那女人把我半个脖子都咬烂了,而现在,我摸摸也没少肉。

    女老板看着我:“你在我的桌游室呗,看就看出来了……不过,既然你都记起发生了什么,那就说说咱俩的事儿吧。”

    黑暗风的女老板,说着就把放在我面前的红茶拿了起来。

    我本能的看了一眼,这才留意到红茶下面的卡片上有字。我将卡片拿了起来,那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一堆文字,大概内容是:郊外,你和女友迷路在雨夜当中,你们来到一间旅馆,这里亮着灯,却没有人……旅馆之外,狂风呼啸,大雨倾盆,你们只能住下……诡异的哭声在床下!你的耳边,有女孩的亡魂在诉说着什么?诡异的客人,一个接一个!不要相信任何人说的话,你能相信的只有你的眼睛……限时两天三夜,活下去,或者被厉鬼索命。

    “这什么东西?游戏介绍?”我抬头,疑惑的看着黑暗风女老板。

    “你可以这么理解……你已经死了,是我的人救了你的命,所以你现在属于我,去玩我的游戏,然后活下来,或者死掉。当你离开这扇门的时候,游戏将会开始。”说着,她随手指了一下桌游室的玻璃门。

    而那门外是月光和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