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入轮回(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0:26本章字数:3039字

    在陈雨的解释下,张瑶没有被警察带走,天齐三人也没惹上过多的麻烦。

    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困魂局是破了,但是在另一种程度上来说,还是失败了,因为王馨的灵魂没有得到解脱,而是消散了,彻底的消散了。

    原因不是解局仪式的问题,而是张瑶没有按着仪式去做,王馨为了救陈雨,她牺牲了自己的灵魂,为陈雨脱困铺上了一条路引,让陈雨的灵魂找到了他自己的身体。

    在灵魂回归躯体的过程中,陈雨听到了妻子张瑶的声音,了解了事实的真相。

    “胖哥,就你结过婚,你说爱到底是什么?”吃饭的时候,天齐问道。

    “爱到底是什么,本来我以前觉得自己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后明白了,但是现在又不明白了,”胖子嘴里还嚼着天齐今天做的红烧排骨,听到天齐这一问还真就一副思考状。

    “怎么不明白了呢,你说说?”天齐也想了解了解。

    “你说吧,爱是好东西吧?好东西是不是应该对人是好的?”胖子还真来了兴致,放下了碗筷。

    天齐点了点头,示意胖子继续说。

    “但是就拿我来说,因为爱而结婚,这本来是一件挺幸福的事情吧,但是呢,后来离婚了,这不是造成伤害了吗”,“还有我们刚刚处理完的这个三角恋,就是因为爱就造成了悲剧!”胖子信誓旦旦的说道。

    “但是不能否定爱,没有了爱就不能叫做人世间了。”

    一直低头吃饭的仇深忽然说道,他一般在饭桌上很少开口说话的,天齐和胖子也都习惯了,没想到这个话题居然让这个闷葫芦有了参与的兴趣。

    对于爱的体验,天齐和胖子其实都不如仇深体会的深刻,仇深从小就是孤儿,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母亲是谁。如果没有孤儿院的“妈妈”们的关心,还有那个一直没见过面却资助他出国留学的人,包括他的导师,包括天齐,都能让体会到了爱。

    虽然他平时寡言少语,其实心里是很感激的,刚刚接触仇深,一般人肯定会觉得这人很冷漠,人情很淡薄,但是只要接触时间长了,有了一定的了解,就会发现仇深是那种你如果给他一滴水他会回报你一汪清泉的人,是靠得住的伙伴,这也是天齐最看重他的原因。

    三人并没有讨论出一个什么结果,而距离陈雨事件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天齐这期间也没再去图书馆看书,还是过段时间再去吧。

    但是没想到的是,在一个周末的早上,天齐再次接到了陈雨的电话。

    “陈馆长,你?”这次见面没有在图书馆里,而是在一个环境典雅的咖啡馆,才短短的两个多星期的时间,陈雨的头发居然都白了,这样天齐三人非常惊讶。

    “唉,”陈雨的这一声叹息算是回答了原因。

    伍子胥过韶关,一夜白了少年头。虽然陈雨年近五十,但是天齐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觉得陈雨看起来比实际的年龄年轻很多,这次感情的打击让他变成了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

    “这里的环境真不错额!”陈雨叹完起后就不说话了,气氛变得有些压抑,胖子为了打破沉闷故意说道。

    “陈馆长,你也不要太伤心了,世事难料,感情的事谁也不能说怪谁,尽力就好,不知道您的夫人怎么样了?”天齐安慰道。

    “医生说她已经得了很长时间的抑郁症,只是我没有发现,又加上这次的情绪崩溃和强烈的刺激,精神方面出了点问题,现在在一家疗养院里。”

    “真是罪有应得!还……啊呀,你掐我干啥!”胖子说的很解气,天齐狠狠掐了他一下,也不知道他是真的脑子缺根弦还是故意的,这话怎么也轮不上他一个外人来说,那是人家的家事。

    “那今天陈馆长来找我们?”

    陈雨从包里拿出来一个信封,放到了的天齐的面前,“这是五万块钱,前几天一直在处理我妻子和图书馆的事情,所以没来得及感谢你们。”

    “你先别急着推辞,听我说,我还需要你们再帮我一次,”陈雨知道天齐要说什么,所以提前打断了。

    谈话又进行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陈雨告辞离开。

    头发变白,眼神萎靡不振,身体也有些佝偻,天齐看着陈雨离开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甚至有些后悔当初自己不应该因为好奇参与这件事。相安无事,也许他们就能这样过一辈子。

    “天齐我告诉你,这事不用考虑,给再多的钱也不能接,真要出了人命谁也说不清!”

    胖子是个很会做生意的人,如果这买卖有利可图,让他的脸再加上几层厚度都不是问题,这次他之所以会第一个站出来反对,还是与陈雨让他们帮忙的事情有关。

    陈雨想要把重新找回王馨的灵魂,让她入轮回,但是代价确实要牺牲掉他十年的寿命。

    先不说这方法到底可行不可行,单单这个代价就太大了,天齐现在可没有能算出一个人的寿命多少这样的能力,他相信的师傅也没有这个能力。陈雨现在已经年过半百了,万一十年寿命抽出后他死了,这怎么办?

    但是天齐并没有当面拒绝,只是说让他回去考虑考虑,胖子以为天齐是真想做这件事,其实他是不忍心当面拒绝,让这个可怜的人心里再蒙上一层绝望。

    三天的考虑时间,也许陈馆长自己就会打消这个念头,这样他再拒绝的话就不会引发太多的伤感,人在情绪过分激动的时候,无论是大喜还是大悲,都容易产生一些极端想法,做出一些过分的事情。

    乐极生悲,这道理很简单。

    三天过去了,天齐还没有给陈馆长打电话,他自己上门了,而且还带来了律师还有需要的证明人。陈雨是明白人,当然知道如果天齐他们做这件事所承担的风险,他带律师来就是为了消除他们的后顾之忧。

    “陈馆长,我希望你能冷静一下再好好考虑清楚,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天齐没想到陈雨会这么坚定。

    陈雨拍了拍天齐的肩膀,“你以为我不冷静,不,我现在很冷静,如果我不这样做我即便再活几十年也不过如行尸走肉一般,只有这样做我才会安心,结局如何并不是最重要的,”“可能你现在还无法了解我的想法和做法,你还年轻,但是你以后会懂的,帮帮我好吗?”

    天齐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他无法做到感同身受,但是陈馆长的话让他无法再说出拒绝的话。

    天齐看看胖子,胖子不说话了,他当初之所以强烈的反对就是因为怕担责任,现在陈雨把律师都找来了,自然是考虑到了这一点,他就没有反对的理由了,他的座右铭就是只要不吃亏,有钱不赚白不赚。天齐在心里又狠狠鄙视了一下胖子。

    转身又看看仇深,发现仇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像根本就没有听他们说话。

    “唉!”天齐摇摇头叹了口气,看来还得他自己做主。

    “陈馆长,既然你有办法,为何不找别人,我觉得以您的能力,找一个比我更适合的人应该不难,”天齐不是不想帮,只是一来陈雨给他的这个仪式的进行办法只是一个残卷,后面缺了一部分,而且还是很关键的一部分,二来这只是一个传说,他都没有听说过,给导师打过电话导师也无法证实这个方法到不到底可行。

    唯一肯定的就是这个仪式一定会让陈雨耗损十年的寿命,但是到底能不能让王馨的灵魂重塑是个未知,很有可能就是在做无用功却白白牺牲了性命。

    “你说的没错,我能找到能力更强的人,但是我却只相信你一个人,虽然我们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我相信你。”

    “相信我,”天齐在心里默默体会陈馆长的话。

    良久,天齐抬起头,他终于下定了决心,拿起协议在上面签了字。

    陈雨已经离开有一会了,天齐坐在那里还没有动,这是在逆天而为,不是一个小的仪式,他需要好好的筹划,仪式必须在两个月之内进行,时间是越短成功的几率会越大,超过两个月就没用了。

    可是这第一步就很不容易做到,需要找一座山,山的阳面要有一个泉眼,山的阴面必须是一片松树林,山顶必须有一个十年以上的老榆树,而且这些必须都是自然形成的,人为的是不顶用的。

    要说这地方中国有吗,肯定有,但是想要找出来却没那么容易,除非是有名的名胜古迹。但是古迹显然是不行的,因为仪式结束后山顶的榆树必须砍了,阳面的泉眼必须填了,阴面的松树林也得全部平了,如果真是名古迹不会允许这样做。

    两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反正陈馆长说了这第一步他来负责,剩下的天齐他们准备,如果两个月过去了。没找到合适的地址,自然这个仪式就不用进行了。

    天齐是这样认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