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入轮回(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0:26本章字数:3139字

    “这张卡我来保管,咱们人手不多,只能分头行动,如果找到合适的就电话联系,我会把钱打过去,”天齐答应了这件事,陈雨就给了他一张银行卡,卡里面有一百万,胖子看着眼睛发亮,说他来管账,天齐自然不能同意。

    这单生意不同别的,陈馆长最近遭受了这么多变故,既然他决定进行这个仪式,家里人肯定就已经安顿好了,这需要的钱数不是小的数目,恐怕这仪式全部完成后他也所剩无几了。陈馆长把卡给他了,就是最他的信任,如果这点油水也想捞,那他吴天齐就不是人了。

    “切,你们就是学习学傻了,不懂得变通!”胖子没有得逞,脸上挂不住面子,嘴上赚个台阶给自己下。

    天齐不去理会,开始分配任务。

    仪式一共分为六步,

    第一步:找地址,陈雨负责,这个也是难度最大的。

    第二步:古玉佩或者玉镯,俗语有人养玉玉养人,玉戴在人的身上久了就会和人的精气连到一起,玉中会出现一条像血脉一样的红线,时间越长红线也就越长,最后首尾相连就形成了一个大圆满,而且这玉在圆满之前必须长时间戴在同一个人的身上。如果玉的本身材质上等,那这玉价值连城。这仪式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玉,幸好对玉本身的材质没有特别的要求,不然这一百万还真不一定全部够用。

    第三步:耋耄老人去世家中长子穿的孝衣。人到六十古来稀,而能到耋耄高龄的老人更是少之又少,这样的老人被成为长寿之人,农村老人去世出殡,亲人会披麻戴孝为老人送别,而长子穿戴的孝衣是福气最为深厚的,仪式的必须物。

    第四步:一张九米宽,九米长的八卦图和八面阵旗。八卦最初是由伏羲画出的,八个卦象。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巽代表风,震代表雷,坎代表水,离代表火,艮代表山,兑代表泽,象征万事万物,天地宇宙。

    第五步:新生女婴的半斤血。

    第六步:十个壮年男子,十个适龄女子,男子负责砍树,女子负责埋泉。

    这些仪式要准备的东西看起来好像不是很难,但是想要在短时间内就凑齐也并非易事,三人商量决定,天齐负责搜集第二步和第三步的东西,仇深不善于交际,但是心很细致,负责准备第四步的东西,胖子人脉广一些,负责准备好第六步和第七步。

    分配完三人就开始行动。

    天齐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他小时候在农村生活过几年,父亲在城里当厨师站稳脚后全家才搬进城的。玉佩和孝衣还是在农村找相对容易一些。

    “现在农村变化也挺大,很多以前的风俗都没有了,玉佩你倒是可以去找找,但是这孝衣有点难呀。”电话中,吴爸爸说道,自从老人去世后,他也很长时间没回去过了。

    “可以让天齐去找赵先生,他还在的,”天齐打电话的时候,父亲正好在家,接的时候用的免提,母亲听到后说道。

    赵先生,就是天齐马上要出发去找的人。

    坐了三个小时的火车,两个小时的汽车,天齐赶在天黑前来到了赵家镇。就像镇的名字一样,这里大多数都是赵姓的人,天齐他们还算是外来户。

    天已经黑了,天齐在镇上找了个旅店住下,明天去找赵先生。对这里,天齐其实很不熟悉,仅有的儿时的记忆也很模糊,也没有什么朋友在这里,只记得小的时候这里大部分都是土房,而现在有很多大瓦房,还有一些富裕的人家盖上了二层的小楼。

    在一个小的餐馆简单吃了一口,天齐就回房间了,这里虽然发展进步多了,但是毕竟还是属于偏远的农村,天一黑街上基本灯就都灭了。仅有的一两家KTV还亮着灯,天齐自然是没兴趣的,更何况现在就他一个人。

    躺在床上时间还早,天齐睡不着,给胖子和仇深分别打了个电话,仇深负责的八卦和阵旗已经大致选定了三家,最后由哪家负责还没定,他想再仔细看看。胖子和自己一样,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人要在忙起来的时候,什么都不会想,这一闲下来,尤其是晚上,就会乱合计。对于选择这条路,天齐没后悔,但是心里难免会想如果选择父母和导师都希望的那天路,现在会是怎样的一种状态。

    夜渐渐深了,天齐没去洗澡,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因为这个旅店是公共浴室,虽然今天住进来的人看起来不是很多。但是听声音和言语,有几个人不是善茬子。普通的老百姓是不会住这样的旅店的。倒是一些道上的人经常光顾,听他们说话有几个还在这里长租的。

    旅店有吃的有住的,还不用自己收拾,跑路的话也非常容易。

    自己身上现金带了十万,卡里还有很多,这要被盯上了可不是小事,钱丢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就啥都完了。这是天齐临走的时候胖子紧要交代的。

    几点睡着的天齐没去看时间,但是很快他就做梦了,梦到了盈盈,导师的女儿,他喜欢的人。盈盈用她那双蓝色的大眼睛看着自己,来到床前俯身摸着天齐的脸。这是在现实中俩人没有经历过的,如果听导师的安排留在学校任教,倒是很有可能已经进行到这步了。

    只是盈盈的手好凉,脸怎么有些苍白,头发还是湿的……

    “啊!”天齐突然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让他吓了一跳下了床。

    刚刚那不是梦,就在他的床边蹲着一个女鬼,浑身湿漉漉的,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眼睛也不是美丽的蓝眼睛,而是充血凸起的眼球。

    天齐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这样的女鬼她并不是第一次看见,只是刚才梦中美丽的盈盈忽然换成了这副摸样让他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第二天,天齐早早的结了账,离开了旅馆,但是他没有直接去找赵先生,而是去了派出所。

    花了两个小时,做完了笔录,这是昨晚那个女鬼托他帮的忙。五年前,她一个人来到这里支教当小学老师,就在这旅馆住了一晚上,被抢劫杀害了。山高皇帝远,现在凶手依然逍遥法外,而她的尸体也早被肢解喂了狗,连渣都没剩下。

    天齐在派出所当然不能说是因为看到了女鬼才得知了事情的真相,所以费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来解释,好在那女子的身份证还在一个嫌犯那里没有被烧掉,顺藤摸瓜应该会查出来的。

    天齐找到赵先生的时候,已经下午了三点多了。

    “你做了一件好事呀。”这是赵先生看到天齐说的第一句话。

    “啊?你说的是?”天齐感到惊讶,这赵先生不会是说那个支教女子的事情吧。

    “害了那女娃子的人已经招供了,”赵先生啪嗒了一下大烟袋说道。

    高人,这回天齐惊讶的说不出一句话,什么样的能力才能知道这些事情,而且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没有别的人在场。

    “没有什么可惊讶的,活这么大岁数了,略通卜卦之术而已。”

    要说这赵先生,也是个固执的人,以前当过一村之长,在村里说话够份量,后来生了一场病就退了下来,现在是他的儿子当村长。农村现在生活比以前好了,老子厉害儿子也不差,盖了二层楼。

    赵先生老伴去世的早,儿子盖好了楼想让父亲在楼里想想清福。可这老爷子就是不肯去,非要住在这老土屋里,好在儿子的楼房离土屋很近,儿媳也孝顺,平时照料倒也方便。

    天齐个子高,迈进屋里的门槛后,在土屋里无法站直,一种压迫感让他很不舒服,坐下后才好了很多。

    “老爷子,您对这村里熟悉,我是有事来求您帮忙,”天齐买了很多补品和几条好烟,但是那鲜艳的颜色和这土屋显得格格不入。

    “我知道你来要做什么,这孝衣我能帮你,你不用担心,只是这玉佩你得自己去拿,”赵先生抬起头,把烟袋放到边上。

    因为刚才赵先生一直半低着头吸着烟,所以天齐除了满头的白发并未看清他的脸,这下看清了,天齐还是忍不住暗暗惊叹,这老爷子都八十多岁的人了,但是看起来可一点不像农村的老头,好一副仙风道骨,尤其是炯炯有神的眼睛。

    “不是一般人呀!”天齐心中赞叹。

    “您知道玉佩在哪里?”天齐很认真听赵先生刚才说的,他注意到了老爷子说的是拿玉佩。

    “在村东头的坟圈子里,你必须今晚就去。”

    坟圈子,这是农村的土话,就是坟场,农村的坟场不像城市里的陵园,规划的很整齐还有专人的管理。像赵家镇,一般一个家族的人死后都会埋在一起,地位高一点的现在会立个碑,一般的就是一个土包。

    “就我一个人去,我能不能……”

    “不行,必须你一个人去,谁也不能跟着你一起去,”老爷子猜出了天齐的想法。

    要说天齐不害怕,这不可能,他即便见过再多的鬼也还没自己一个人晚上去坟场,就算不会遇到恶鬼,那每个坟包上都出来一个鬼魂也够他受的了。

    但是这老爷子不是一般人,既然说了不行自己是肯定不能不遵守的,否则说不定要出什么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