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入轮回(五)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0:26本章字数:3262字

    “老师要回国了,”在飞机还没起飞的时候,天齐给导师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情况,导师提醒他一些注意事项,并且说少则一个月,多则三个月他就会回国了,人老了都想归根,女儿盈盈也将回国读博士。

    “嗯,”听到天齐的话,仇深的表情没有太多的变化。

    “怎么了?是不是你又头有疼了?”看仇深的状态,天齐觉得有点不对劲。

    仇深眉头微皱:“如果我说取消这次仪式,你会同意吗?”

    天齐看了看在前排坐着的陈馆长,车上的十个壮年男子和十个女子,再看看他们准备的东西,只能摇了摇头,现在取消别说他自己不愿意,就是陈雨也不可能同意。

    车到山前必有路,还是天齐乐观的性格让他安下心来。

    “所以我还是不说了,”仇深把脸转了过去,望向窗外。

    天齐心里有些担心,仇深有预知的能力,这是他知道的,都这个时候了还会说出这样的话,显然这次仪式不会顺利,很有可能会出现什么意外。

    最后他还是选择了沉默,既然说出来不会有什么改变就不要说了,还影响士气。

    到云南机场的时候,温度很高,空气中都是潮湿的味道,别人没什么,胖子直呼受不了,他太胖了,这的气候对北方人来说确实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为了赶时间,下了飞机后大家没有太长的休息时间就坐上了包来的大巴车,赶往他们的目的地,深山老林。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一个中年人,年龄应该和陈雨差不多,和陈雨很熟悉介绍的时候说是张馆长,还有一个岁数大一点的老头,是当地人,他们此行的向导。

    因为气候的原因,云南树木丛生,风景秀丽,那些雇来的男女有很多是第一次来云南,一路兴奋的吵吵闹闹,胖子和天齐说了,这些人都是从公关公司雇来的。

    大巴车穿行了两个多小时,然后大家接下来的路程就开始步行,终于在天黑前到达了仪式举行的终点站。

    “我擦!胖爷我赔了!”到了地点后胖子前前后后转了一圈,发现那泉眼很小,就是一个人也很容易就给填埋了,他觉得自己亏大了。那些女子却高兴的不得了,这么轻快的活,免费旅游还有钱赚。

    这里方圆十几里没有村落,只能搭帐篷,因为提前准备充分,人手也多,并未花太多的时间。胖子想要自己一个人住一个帐篷,天齐自然知道他想干什么,这一路上他没少勾搭雇来的女子。

    “我说了不行!以后我管不着你,但是在仪式没结束之前别想有什么想法!”胖子对于天齐的决定很不满意,一直在耳边絮絮叨叨,把天齐惹急了。

    胖子年龄比天齐大,社会经验也比天齐多,心里不满是肯定有的,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天齐好脾气,很少发火,看天齐这次还真要生气了,只能作罢。

    一夜安静,旅途疲劳,大家都早早就睡下了,天齐怕他还会有什么想法,所以眯着眼睛等胖子打了呼噜的时候才睡。

    仪式是要第二天晚上进行,所以不需要早起,其实要准备的东西也不多,就是把八卦图放到山顶,然后把婴儿的血液放到一个器皿里安置到八卦图的中间。然后在山一面的泉眼处固定好玉佩和一张床,给王馨聚魂用的,山的另一面也放上一张床,陈雨要穿着天齐找来的孝衣躺在上面。

    仪式准备的过程中也没有出现大的问题,就是上去放八卦图的人下来的时候脚不小心扭伤了,还有变动的就是仪式需要一个主持,站在山顶按着书上面写的话进行诵读,本来是天齐做这个主持的,但是仇深不知道为什么一定坚持让他去。

    仇深不是胖子,他轻易不会做出什么决定,但是一旦决定旁人基本是改变不了的,天齐觉得这个主持也没什么危险,看仇深那么坚持他也就没怎么反对。

    “他说今晚会有月亮,你们放心吧!”向导说的话天齐他们听不到,是那个和陈馆长比较熟悉的张馆长翻译的。

    张馆长看起来总是微笑的样子,对大家也很热情,但是天齐总觉得这人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尤其是他在陈雨看别的地方或者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他看陈雨的眼神,好像有那么一丝不怀好意。

    但是天齐现在毕竟是年轻,这点蛛丝马迹还是没有引起他足够的注意。

    向导大叔说的没错,月亮还是出来了,仇深拿着残卷登上了山顶,八卦图和婴儿血也放到了规定的位置。

    “如果我有什么意外,麻烦你了!”陈雨穿上了孝衣,躺在了床上,对身边站着的张馆长说道。

    “放心吧,你不会有事的!”张馆长拍了怕陈雨的肩膀。

    天齐也把阵旗都插好了,一切准备就绪。

    万物始于阴阳

    因轮回而重生

    借生人之阳寿

    聚阴人之魂灵

    ……

    随着仇深的诵读,山顶的天象发生了变化,不知何时聚集了浓浓的云彩,月光从云层的中间照射下来,正好照到盛放婴儿血液的容器上。

    诵读的内容很长,因为聚集的晕菜,山顶除了那一束月光一片黑暗,也只能听到仇深的声音却看不到他的人。

    光束的颜色逐渐发生变化,从白色皎洁的月光到红色的光束。

    此刻天齐站在陈雨的床边,胖子在玉佩的旁边,还没有什么变化。

    当光束变为鲜红的时候,再次发生了改变,光束的中间分开两条岔路,连接到了玉佩和陈雨的身上。

    一个小时,就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人一下老了十年,会有怎样的变化?天齐亲眼见到了。

    因为有红色光束,天齐能看清楚陈雨发生的每一个变化,本来穿到他的身上有些紧绷的孝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松,头发开始脱落,脸上的皱眉增加,变得干瘪。

    天齐有些担心,现在仪式还没有完全结束,必须等到光束消失,他不知道陈馆长还能不能熬到仪式结束后,生命光阴的逝去也是生命力的流失。

    胖子在对讲机的那面轻声告诉了状况,床上也已经出现了人形,王馨的魂魄已经开始重铸。

    伟大的生命

    自然的赐予

    逆天改命

    爱的力量

    ……仇深的诵读还在继续。

    鲜红的光束颜色已经在变淡,仪式结束已经不久了,天齐悬着的一颗心也渐渐放下了,陈馆长虽然苍老了很多,但是性命无忧,看来他的阳寿未尽。

    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万无一失,仪式将会完满结束的时候,突然狂风大作,吹散了山顶的云彩,也吹乱了红色的光束。

    “怎么回事!”胖子在对讲机的另一头惊呼。

    “仇深,你那里怎么样?”天齐也在对讲机喊道。

    但是对讲机里没有收到天齐的任何回答,等到云彩全部散尽后,月光照了下来,仇深不见了,山顶空无一人!

    天齐心里一凉,仇深在飞机上说过可能会出现问题的话,所以他才代替自己上了山顶,没想到真的出现了意外。

    仪式的问题出现在阵旗上,张馆长负责看守阵旗帜,据他说阵旗是自己突然飞起。阵旗代表着各种自然现象,插上阵旗,不管阵外发生怎样的变化,阵里都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而且阵旗外的人是看不到阵中的景象的。

    “你相信那老小子说的话吗,我看他不像是什么好人!”胖子说道。

    仪式是不可逆转的,也不能中断后继续,因为仪式的中途打断,王馨的魂魄没有重铸完全,但是已经可以进入轮回转世了,只是未来的三世甚至更多她如果再为人很有可能或聋或哑,身体都会有残疾,因为魂魄不全的原因。

    “这都是命呀,我也尽力了,没有遗憾了,只是对不起了天齐,仇深不见了,你放心,我一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找他,那怕是需要拿都命来换。”陈雨说的是心里话,他当初只想满足自己的心愿,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差错。

    “那个张馆长和您是什么关系?”天齐没时间悲痛,虽然一切发生的很突然,但是他相信仇深一定还活着,只要一天没见到他的尸体他就一天不会放弃,首先就从那个有点可疑的张馆长开始说起。

    “你怀疑他?”陈雨问道,

    “不是怀疑,当时只有我们几个在阵中,张馆长负责看守阵旗,我不相信旗会自己飞起来。”天齐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没有客气。

    “没错,是我,我本来不想承认的,但是我觉得这么做对你的惩罚还不够!”陈雨还没有回答,张馆长掀开帐篷走了进来。

    “你,肖智?为什么?”陈雨惊讶的说道。

    “呵呵,为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还记得我临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吗,照顾好张瑶,别让他伤心,可是你做到了吗?”

    “我……”陈雨无法可说,他想起了几十年前发生在张瑶,陈雨,张肖智三人之间的事情,张肖智和陈雨是好哥们,他喜欢张瑶,但是张瑶却喜欢陈雨,陈雨最终选择了张瑶,答应张肖智这辈子好好照顾他,然后张肖智离开了,进入了昆明的图书馆工作直到当上了馆长。

    “我知道灵魂重铸不完全会是什么后果,我之所以没有一开始就破坏就念在我们兄弟之间的情谊,我没想到要害别人,人的消失我也会负责到底。”

    “去你大爷的!你们之前的恩恩怨怨是你们自己之前的事情,一句负责到底就完了,来,你告诉我去哪找!”胖子说话间就要动手,他可不像天齐是讲理的人。

    天齐好说歹说,事情没有进一步恶化,已经这样了,怪谁就没有意义了,还得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