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祖宅闹鬼(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0:26本章字数:2778字

    胖子认为以陈通的身份应该不会在这祖宅里住,但是陈通却说他晚上也会在这里。

    陈通想让天齐他们住中间的主宅,他住西厢房,不过被天齐拒绝了,主宅还是主人住比较好。

    其实住那间房并不重要,因为此刻所有人都在外面,陈通派人搬来了桌子椅子,这也是天齐要求的,要是真回去呼呼睡大觉了,就不是他们来的目的了。

    刚开始还好,吃过晚饭后天还没完全黑,坐在老宅里喝着茶水也算惬意,但是随着太阳的落山,四周也进入了一片黑暗。从能依稀看到身边的人到漆黑一片。

    静静的,谁也没发出声音,唯有偶尔发出的鸟叫声和胖子的呼吸声,此刻农村的夜里是安静的。

    就在这时,不知谁手里拿着的手电突然亮了,正好照在身边的人的脸上,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如果漆黑一片突然用光照在人的脸上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说不清的诡异。

    天齐三人还好,毕竟也算经历过一些事情,那个美女助理吓得惊叫了一声,惊慌失措下抓住了陈通的手。

    “把手电关了!”陈通表现出不悦,然后用另一只手拍拍助理的手,以示安慰。

    天齐自然是没看出来,但是胖子明白,这美女助理和陈通的关系肯定不一般了,下意识的吐了吐舌头。

    “老板,我,我没打手电,是它自己亮的……”被老板训斥,那个身材魁梧的保镖感觉很丢面子,但是说话中掩饰不了恐惧。

    他并没有撒谎,因为陈通还没有说话突然几乎同一个时间另外三个保镖手里的手电也亮了起来,而且光都不偏不倚的照在了对方的脸上。

    四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四张手电光照射下诡异的脸!

    “快点关了!”陈通这次真的生气了,“明天都给我赶紧结清工资走人!”这四个保镖都是跟了他很长时间了,一直都很认真负责,他不明白为什么今天,在这样的场合他们会联合起来这样做。

    “老板,手电不是我们打开的,它一直都是关着的。”说着其中一个保镖,应该是四人中的负责人,把亮着的手电递给了陈通。

    “天齐,你看看,”陈通接过手电,看了一下,脸色阴晴不定,显然保镖说的没有错。

    天齐接过手电,开关确实是关着的,然后无论是开还是关手电依然都亮着,失控了。

    “把电池拿下来看看,”胖子说道。

    “这是太阳能手电,没有电池,”仇深说。

    “就这样亮着吧,”天齐心里合计要不要把手电销毁,不过转念一想,虽然这有点诡异,但是起码有光亮总比一片漆黑的强。

    众人继续等待,可除了手电这个插曲之外又有一个小时过去了,没有发生任何不正常的事情。

    继续等着不是办法,天齐刚开始的计划是如果能看出异常自然是好的,如果不行那就只有一个办法。

    进入东厢房。

    “我派两个人和你进去吧,”陈通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进去就行,”天齐拒绝了,这样的情况下,多一个人不会多一分安全,相反你身边的人随时都有可能会突然对你出手,当然并非本人意愿。

    “小心点,”仇深在天齐要进入房门的时候说道。

    天齐点了点头,他此刻也很紧张,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手里拿着黑棍,天齐低着头侧身进入了东厢房,因为东厢房的门本来也不大,是那种活页的单扇门,门扇因为年代久远歪斜的很严重,要是胖子肯定挤不进去。

    可就在天齐两脚都踏进东厢房的时候,眼前的景象一切都变了,不是白天观察的两个房间,灶台没有了,火炕也没有了,天齐用手电照了一圈,发现房间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而且房子居然变成了半圆形,只有房子最中间的位置天齐能够让身子站直,其他的地方需要弯着腰才行。

    “这是幻觉?”天齐想找到房门,但是他发现这房子根本就没有门,四周都是封闭的,严严实实。

    天齐猫着腰走到墙壁的边缘,伸出手去触摸,那触感和白天一样,有点像人的皮肤,他在国外读博士的时候认识一个教考古学的教授,就曾经戴着手套摸过一具干尸,皮肉干枯贴骨,肚腹低陷,就和现在的这种感觉很像。

    再看下这布局,这不就是坟茔吗,不过现在这种坟茔已经不多见了,大多都是立碑和骨灰盒的形式,在南洋有一些有实力的人死后还会选择这样的入葬方式。

    有了初步的判断,天齐反倒不那么紧张了,东厢房之所以诡异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这里埋着一个人。

    手拿黑棍,天齐想要用它来敲击墙壁,这样应该就能恢复到房子本来的模样了,黑棍能把魂魄打散,对付这个自然也不成问题。

    但是这一切都是天齐想当然的想法,他尝试了半天,却发现一点效果没有,也就是说,他被困在这里了。

    “该死的!”天齐忽然大喊了一声,情绪里充满了暴力和不满。

    可就当他喊完这句的时候他忽然身体打了个冷颤,虽然用黑棍尝试了半天还没找到出口,但是他情绪依然还保持着冷静,可是刚才的那句话明明就是他自己喊出来的。

    这里非但没有出口,还能影响人的情绪。

    天齐站在原地,稳了稳心神,排除一些负面的情绪,如果真的不注意受了影响,失控的情况下自己把自己杀死都是很有可能的。

    “胖哥!仇深!陈总!你们在吗?”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喊人了,他们就在房子外面,应该能听到他的声音。

    在房子外面,又是另一番情景。

    “天齐都进去半天了,没事吧?”等了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天齐一直还在房间里,虽然期间胖子在外面问了几句天齐都回答没事,但是房间就那么大,半分钟就能都看完了,怎么需要这么久呢。

    “手电的灯还亮着,我们问他时候他不是都说没事吗。”胖子说道。

    仇深没说话,他总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但是也不能轻易就进入房子里,天齐进去之前说了,在他不出来之前其他人不要进去,以免发生什么意外。

    “天齐,你发现什么没有?”仇深大声问道。

    “我没事!”天齐的声音很快传来。

    就在这时,仇深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了房间,众人还没反应过来。

    也就在仇深进入房子的那一刻,所有人的手电都灭了,包括天齐带进房子的那一个。

    天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十二点了,他进入东厢房的时候是晚上十点。

    “你们?我怎么?”天齐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看样子应该是这个乡村的诊所,众人都挤在这个小的房间里。

    “你终于醒了,要是你真出现什么意外我怎么对月老交代呀!”陈通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放下了。

    “你小子怎么搞的,幸好仇深发现的及时,把你救了出来!”胖子看样子是埋怨,但是天齐知道他这是关心。

    “我就记得我进入房子里,然后……”天齐本能的觉得然后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却一点也想不起来,就像进入深度睡眠美美的睡了一觉一样,连梦都没有做。

    接下来,胖子把事情的经过陈述了一遍,仇深发现他的时候他就躺在地上,至于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了。

    不过在陈述的过程中胖子说是仇深进去救的他,就连陈通也忍不住再多看了仇深几眼,当时就他发现了异常,而且非常迅速的就进入房子里,前提是门歪斜的情况下,需要小心侧身才能进去,他却好像不费吹灰之力。

    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他进去后手电就全灭了,天齐中招倒下了他为什么没事,而且还能把人救出来。

    当时月老向陈通介绍这位学生的时候就说他性格古怪,寡言少语,现在看来远没有这么简单,看身手他可能比天齐还要厉害,不过是比较低调而已。

    仇深的性格他是不会去解释原因的,更何况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但是天齐明白,他永远忘不了张新说过的那句话,“仇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