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祖宅闹鬼(三)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0:27本章字数:2547字

    “什么,你还要进去?不行!”休息了半天的时候,到了晚上天齐又提出了进去的想法,胖子第一个站出来反对,这进去一次差点出不来,第二次说不定又遇到什么意外了。

    “是呀,就算要进入也再研究一下,没准还有什么新的发现,也不急于一时,”陈通心里怎么能不着急呢,但是嘴上肯定不能这样说,实际上他已经在找其他的人了。

    “没事,这次我和仇深一起进去,”天齐其实本来也没有什么事,除了失去那段记忆之外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没什么损伤,他已经和仇深说好了。

    见劝说无果,加上昨天晚上大家都看到仇深的表现了,心里也放心了不少,也就没人反对了。

    准备好牛眼泪,带着手电,仇深在前,天齐拿着黑棍,二人先后进入了东厢房。

    果然不出天齐的预料,因为仇深在这里的原因,没有发生昨天的幻觉,房间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像一个坟墓,现在就是一个四处布满灰尘的年代久远的老房子。一个灶台,一个土炕,其他没有任何东西。

    “有没有什么发现?”天齐和仇深拿着手电四处照,他看到仇深站在灶台前一动不动。

    “不太清楚,但是我感觉这里好像死过人……”仇深说完这些忽然转过身,迅速滴了几几滴牛眼泪,眼睛紧紧盯着灶台西面的墙角,天齐也看到了,那站着一个人,一个穿着老式长袍马褂的男人,一个死人,因为他的头部缺了一角,干涸的血液历历在目。

    手电的灯不知何时已经都灭了,男人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紧紧盯着二人。

    天齐想要走上前去,被天齐拉住了,“他好像生气了,先别过去。”

    三人就这样僵持着,谁也不动,男子好像有些不耐烦了,嘴里终于发出了刺耳的声音,至少传到天齐和仇深的耳朵里是这样,重复的就是一句话,“给我滚!让他来!”

    声音大概持续了半分钟就消失了,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位死去的男子,手电又亮了,房间恢复了正常。

    天齐和仇深又检查了一下,发现没有别的异常了,就走了出去。

    “怎么样,你们没事吧?”陈通看天齐和仇深顺利出来,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下不少。

    “嗯,进屋说,”天齐说道。

    进入主宅,众人坐下,陈通让人端来了姜汤,他并没有急着问天齐他们发现了什么,看天齐的神色就知道肯定有话要说。

    “深夜凉,先喝点姜汤再说吧,”陈通笑着说道。

    “快点说呀你俩,到底发现什么没有!”胖子忍不住问道。

    “发现了,不过……”天齐低头又喝了一口姜汤。

    “你们都先下去吧!”陈通是什么人物,自然明白天齐的意思,不仅把四个保镖叫走了,也让那个美女秘书离开了,虽然她有些不情愿。

    “陈总,我们在东厢房发现了一个人,一个应该死去很久的人,”这是天齐从他的穿着上看出来的,长袍马褂,现在人很少穿了,最早也是民国的时候。

    天齐把他看到的那个男人的面貌身材都描述了一遍,毕竟是黑夜无法看的特别清楚,但是大体的容貌都能描述出来。

    “我不认识这个人,”听完天齐的描述,陈通肯定的说道。

    胖子心里嘀咕,“天齐说的这男人怎么和陈总有点像呀。”不过他也就是心里合计合计,嘴上没说,胖子是聪明人,如果说一个大老板像一个他不认识的死人,一个鬼,即便是熟人也可能翻脸。

    其实看出来的不仅是胖子,天齐,仇深,包括陈总他自己也都这样觉得,他自己长什么样他当然知道,说不定东厢房里面这位真就是他家的什么亲戚。

    “陈总,我觉得你可以去问一个人,他说不定知道一些隐情,”天齐想到了那天遇到的抽烟袋的老大爷,从他当时的反应来看,他一定知道些什么。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陈通就去拜访天齐说的那位老大爷。

    可他刚进去没多久,就听见里面传出了几句骂声,陈通出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看样子也没得到什么便宜反而碰了一鼻子灰。

    “不好意思,陈总,我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天齐心里感到有点愧疚。

    “没事,”陈通脸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看来这事我还得对我父亲说了,我对这里一点也不熟悉,父亲对这里的情况也没有对我说过,可以说在我的脑海中祖籍就是一个概念而已。”

    陈通出去了一会,看样子应该是给他父亲打电话去了,胖子把椅子往天齐身边挪了挪,小声说道,“你们说,那陈总会不会不是他爸亲生的,他的亲生父亲是你们看到的那位?”

    “别乱说!”都是年轻人,年龄都不大,要说天齐没有过这想法那不可能,但是肯定不能说出来。

    “我就是说说而已,别生气呀,”胖子本想八卦一回,不想落了个无趣。

    大概十五分钟左右,陈通从外面走了进来,通知了大家一个消息,“他的父亲,陈建要亲自过来,而且就是今天,听完他的说马上就让人订了今天的最早的飞机。”

    “不用这么急呀,老人家年龄应该很大了吧?”胖子问道。

    陈通叹了一口气,“我一开始的初衷就是想自己把这件事解决好了,等都装修结束了再让他老人家搬进来养老,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把情况和他说了一下,想打听一下,他就非要亲自过来,怎么劝都不行。”

    天齐想到了在东厢房看到的那个男人,如果时间没错,那不是正好是陈通的父亲生活的时代吗,也许陈通的父亲认识那个人,这里一定另有隐情,还有那位老大爷,要是论年龄应该比陈通的父亲大不了多少吧。

    不过这一切都是天齐的猜测。

    在陈建没来之前,大家也就没做别的事情,天齐他们在西厢房里休息。

    现在的交通确实便利,天还没黑,陈通的父亲就来到了祖宅。

    “爸,这是天齐,这是仇深,他们两位是月老的学生,就是月老向我推荐的他们,都很厉害,这位是他们的朋友李刚,在一起开公司。”陈通一一介绍。

    “你们好,辛苦了,”陈建看年龄应该要七十岁了,拄着拐杖,脸色有些不健康的潮红,不知道因为旅途的劳累还是身体的原因,反正这个年龄了身体状况肯定每况愈下,可能这也是为什么他要回到家乡养老的原因吧。

    简答交流了几句陈建就坐不住了,说要亲自去东厢房,这个时候太阳也已经落山了。

    “待会我一个人进去就行,你们在外面等着我,”陈建拄着拐杖走到东厢房门前,陈通想要扶着他,他摆摆手拒绝了。

    “不行,爸,里面很危险,我绝对不能让你一个人进去!”陈通在这一点上肯定不会妥协。

    “是呀,您不知道,里面真的很危险,您要自己进去就出不来了!”胖子适时的说道。

    天齐也劝说道,他自己亲身经历过当然不能就这样让老爷子自己进去,他有种预感,里面的那个男人说的就是陈建,他要找的人就是他。

    可就在这时,让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陈老爷子忽然一侧身就进入了房门,拐杖扔在了外面。

    “爸!”陈通第一个发现情况,就要往房门里进,幸好被胖子一把拉住。

    “别担心,陈总,我们一定把陈老爷子救出来!”来不及多说,仇深和天齐先后也进入了东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