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祖宅闹鬼(四)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0:27本章字数:2550字

    可进去后,天齐和仇深并没有看到陈老爷子的身影。

    “我爸没事吧?”外面陈通的声音很急切,要不是胖子紧紧拉住他随时随刻他都能冲进来。

    “没事!”天齐犹豫了一下,还是这样回答,不能让现在的局面失控。

    房子就这么大,天齐和仇深转了一圈发现陈老爷子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不见踪影。

    “我们先出去,”根据之前的经历,天齐有了主意。

    “你们怎么出来了,我爸呢?”看到二人出去却没见到自己的父亲,陈通担心的问道。

    “没事,待会再和您解释,”天齐说了一句话就进入了东厢房。

    仇深却没有一起跟着进去。

    “怎么回事,天齐就一个人进去了?”胖子也纳闷。

    仇深没有回答,而是站在门口静静的等待着,时间过了大概有两分钟,他抽身也进去了,在众人的一片茫然中,不知道这二人是怎么回事,一开始以为他们出来是要拿什么东西,却没想到出了进入的顺序改编了一下其他没有任何变化。

    这次天齐没有让仇深先进入,而是自己先进入,果不其然,屋里的情景和他第一次进去的时候一样,一个封闭的半月形的坟包,他一眼就看到了在当中站着的陈老爷子。

    “您没事吧?”天齐发现陈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怎么进来了,我不是说不让你们进来吗?”毕竟是见过风浪的人,对于眼前出现的情景他并没有感到惊慌。

    “额,是陈总担心您的安全,”天齐无语,敢情自己来救人还给别人添麻烦了。

    陈老爷子没再说话,天齐估算了一下时间,仇深马上也就进来了,他把黑棍抓在手上,以防出现什么意外。

    “啊!”就在仇深进入房门的时候,房间的景象发生了变化,陈老爷子发出了一声惊叫,捂着胸口连连后退。

    面对面,就距离他几米的地方,居然站着天齐他们遇到过的那个男人,那个头上缺了一角的死人,眼睛正死死的盯着陈老爷子。

    “陈建,我的弟弟,别来无恙吧?”男人居然开口说话了,脸部的表情变得很狰狞,但是他的眼神却有些复杂。

    是愤怒,是喜悦,还是悲伤?反正天齐猜不出来。

    “哥……”陈通放进嘴里一片药,终于缓了过来,“这么多年了,我以为只有我死的时候才能见到你,没想到。”

    “哼,你当然没想到,你以为你当年做的那些事别人不知道吗?”说着他居然一步一步向陈建走过去,其中一个腿是瘸的。

    “不要再往前走了,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天齐举起了黑棍,显然这是一场家族的矛盾,而且陈建和这个已经死去很多年的男人很有可能是亲兄弟,但是不管怎样,一个死人都不应该留在这个世界上,更何况他是陈通请过来的人,而且还是导师推荐的,于情于理他都不能袖手旁观。

    “我承认,你确实有点实力,是我低估了你们,不过,不要以为一个棍子就能把我怎么样!”男子有些生气,好像头上的缺口随时都有可能喷涌而出,说不出的诡异恐怖。

    “你可以试试,”天齐向前走了几步,男子下意识的后退,他嘴上逞能,终究是有所忌惮。

    “这是我的家事,你们不要管了,”陈建一步一步向男子走过去,天齐想要阻止,不过仇深示意他还是不要插手了。

    陈老爷子的脚步显的有些沉重,虽然距离并不远,但是他几次差点摔倒,天齐想要过去扶住他被他摆摆手拒绝了。

    “大哥,我对不起你!”就这样走到男子的面前,陈老爷子居然一下跪了下去。

    看到陈建的表现,男子有些动容,沉默了好半天没有说话,天齐觉得他应该是在回忆,他的眼神虽然空洞无光,但是却也流露出一股感动。

    只是那一股感动很快就消失不见了,重新变成了冷漠,渐渐的一股狠劲从眼神中散发出来,他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

    “陈老爷子小心!”天齐想要去阻止,他看到了男子举起了双手对着陈建,那分明是要置人于死地。

    眼看天齐来不及救下陈建,仇深忽然好像生了翅膀一般以飞快的速度冲到了陈建的身边,把他拽到了一边。

    “我要杀了你们!”男子见没得手,突然发起了狂,一只胳膊恰好砸到了天齐的黑棍上,眨眼间,他的一只胳膊变成了飞灰。

    “爸,你没事吧!”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陈通终于无法等待,冲了进来,胖子也跟了进来。

    “杀不了你,我杀了你儿子!”死去的男子此刻已经发狂,就在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冲到了陈通的面前,用剩下的一只手掐住了陈通的脖子,力度之大,差点没让陈通当场断气,那愤怒的气场把站在陈通身边的胖子冲了一个趔趄,差点坐到地上。

    “啊……”陈通的脸憋的通红,已经发不出声音,只有轻微的呻吟声。

    “大哥,你杀了我吧,都是我的错,我当初不该和秀儿背着你发生关系,更不该失手把你杀死,你杀了我吧,求求你饶了他!”陈老爷子撕心裂肺的喊道。

    “饶了他,你觉得可能吗?你知道吗,我那天回来是想和你好好谈谈的,我是想把秀让给你的,但是你们,居然一刻都等不了,想背着我一起私奔!”男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头上的缺角开始流血,混合着一些黑白色的东西。

    陈通差不多要达到了极限,已经出现了休克的状态,形势千钧一发。

    陈建挣扎着站起身,“大哥,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一件我本来打算带进棺材里的一件事,通儿,他你是的亲生儿子。”陈建说完这句话就站不住了,在仇深的搀扶下才坐到了地上,没有直接倒下去。

    听陈建这样说,在场的所有人都很吃惊,没想到真让胖子说中了。

    “你没有骗我?”男子已经松开了掐住陈通的手。

    “爸!你说什么呢!”陈通一阵猛咳,这件事太让人不可相信了,他也要活了半辈子了,现在居然有个消息告诉他他不是父亲亲生的。

    “通儿,他才是你的亲身父亲,他叫陈达,是我的亲哥哥,”陈建说话有气无力,好像马上就要烟气一样。

    “他真的是我的儿子?”陈达转过身,看着陈通,刚才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一直没仔细看,发现他长的还真是和自己很像。

    “都这个时候了,我骗你有什么用,当年你出去送货的时候秀就怀孕了,我们听到你带的商队被胡子截了,一个都没活下来,所以我才……”,“我也去打听了,说确实都死了,连人都被扔进狼窝给吃了,谁知……”

    “谁知我几天后又回来了是吗?”陈达不知道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造化弄人呀。

    “你们……究竟在说什么!”陈通这时终于大声喊了出来,可回应他的只是沉默,陈建在沉默,陈达也在沉默,在场的天齐,胖子,仇深都在沉默。

    沉默就回答了一切。

    “算了,我累了,坚持了这么多年我也该休息了,明天你去找陈忠仁,告诉他我已经原谅你了,他就会告诉你该怎么做了,以后你该修祖宅你修祖宅,该养老就养老都和我没任何关系了,我们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说完这些,陈达看了看陈通,他的儿子,幸好他没有把他杀死铸成大错。

    然后,陈达就消失了,他的身体化成了飞灰。

    “大哥!”陈建的呼喊声在房子里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