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结束自己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0:27本章字数:2672字

    陈建呼喊了几次陈达的名字,都没有再得到回应,大哥这次是真的走了,他面对着陈通,又沉默了半响:“通儿,对不起,这么多年一直隐瞒着你。”为了弥补当年犯下的过错,他和秀没有再要孩子,他一直把陈通作为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而且更是早早的就把自己辛苦打下的所有家业都交给他来打理。

    原来陈通以为是父亲对自己严厉,大学期间父亲就强制性要求他一个月必须回家待两天来熟悉生意,接触公司的一些领导和员工。看着同学们利用休息时间出去玩,他曾心里一度不理解,现在看来是父亲心里一直的愧疚让他想早点把基业传给自己。

    可即便他这样做了又能怎么样,一切都挽回不了了,陈达,自己的亲生父亲可以原谅他,但是陈通自己却无法释怀。

    但是转念又想从小到大,他虽然对自己严厉一些,但是却极为的关心,还依稀记得高考结束那次突发高烧,其实他本不用一直在医院的,自己住的是高级病房,有专业的医师24小时轮流看护,但是他却非要亲自看着。一个星期才出院,可自己刚刚出院他却病倒了。

    一时间陈通脑子乱成一团,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仇深,扶我一下,”没有得到儿子的回应,陈建神情一阵落寞。

    看着陈建蹒跚着走出门去,陈通嘴角动了动终究是没有开口。

    天齐没有想到事情的真相居然是这样,牵扯了出了这么大的家族恩怨,要说打击最大的还是陈总,在一定程度上,他岂不是认了自己的杀父仇人做了几十年的父亲,虽然这个人是他的亲叔叔。

    “杀了人,陈老爷子当年没受到牢狱之灾吗?”回到西厢房,胖子问道。

    天齐摇摇头,“这其实很好解释,那时候兵荒马乱,民不聊生,死个人太正常不过了,哪还有什么机构管这样的事情,就算是有也管不过来,陈老爷子当时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搪塞过去了。”

    胖子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么个理。

    天齐转念道:“不过,肯定有一个人不相信。”

    “你说的是陈忠仁吧。”仇深说道。

    “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陈忠仁就是我们见过的那位老大爷!”天齐肯定的说道。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陈老爷子就出了门,后面一个保镖背着一个袋子,袋子里装满了纸钱和阴币,不过他不是去找陈忠仁,而是去了家族的祖坟,在一个坟包前停了下来。

    这个坟包和其他的坟不太一样,是一个很大的半圆形,对比来说这个坟修的更豪华,这是当年陈老爷子几乎所有的家当。

    坟前立着一块碑,碑上面的字虽然年代有些久已经看不太清了,但是仔细辨认还能看出来写的是“大哥陈达之墓”。

    “把袋子放下你就回去吧,不用等我。”陈老爷子吩咐道。

    “可是,陈总让我跟着您,然后和您一起回去,”站在后面的保镖为难的说道。

    “我没事,你回去吧,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了。”陈老爷子语气变得有些强硬,保镖不得不转身离开,他可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陈总说的话他不能不听,但是陈老爷子的话也得听,考虑再三他决定站在离陈老爷子不远的地方等着,万一出现什么意外也能及时发现并赶到。

    “大哥,这里现在没有别人了,就咱两个人,我想和你唠唠,说说我的心里话,”陈老爷子一边烧着纸钱嘴里一边说道,“秀是个好姑娘,可是你知道吗,我和她其实认识的比你还早,而且早就互生爱慕。但是他父母突然去世,临终前他的父亲又把秀托付给了你。爹娘去世的早,就咱们两兄弟相依为命,那时候我还小,都是你照顾我,还节衣缩食让我去读书。你每天那么辛苦操劳,为了我也一直没有娶媳妇,我怎么忍心说出让你把秀让给我的话,我知道如果我说出来你肯定会答应。”陈建老泪纵横,往事不堪回首。

    “后来你本来打算跑完这次货就回来和秀办喜事,但是你却出了意外,你知道吗,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好在秀一直安慰我。于是我,我忍不住就……接下来的事情你就知道了,我以为这一切都是天意。”陈建抬头看着上天,回想当年发生的一切。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大哥,总之是我对不起你,你等等老弟,我这就下来陪你!”陈建擦了擦泪水,从衣服里拿出来一把刀。

    “大哥,你还记得吗,这把刀,就是这把一直挂在墙上的刀,当年我一时情急不小心推了你,你脑袋因为撞到了这把刀上才死的,今天,我就用这把刀结束我自己,虽然这一天来的有些晚。”

    陈建知道保镖一定不会走远的,肯定就在自己的身后某个方向看着自己,他为了防止他发现,刀举起的位置很低,在后面看不会有任何的发现,只是会看到一个老人在坟前烧纸。

    “爸!”就在老人举起刀准备刺入自己胸口的那一刹那,在坟的后面突然冲出来一个人,把陈老爷子手里的刀夺了过去。

    “爸,你何必呢,我就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这里面一定另有隐情!”陈通一晚上都没有睡,突然发生这样的事谁也睡不着,他其实已经原谅了陈建,他相信养育了自己这么多年的人不会毫无理由的做出当年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事实也证明了他的相信没有错。

    “通儿,我……”如果昨天得到陈通的原谅,也许陈建不会选择这一步,但是看到昨晚陈通的眼神,他已经绝望了,想要尽快结束自己,来偿还自己所犯下的罪孽。

    “爸,都别说了,让这一切都过去吧,要怪就怪老天吧!”陈通把父亲拥入怀里,一切恩恩怨怨也都化解的干干净净。

    “哭够了没有,哭够了就起来跟我走吧,让陈达早点入土为安!”不知何时,二人身边多了很多人,陈忠仁,就是那个老大爷,天齐,仇深,胖子都站在身边,不过不见保镖,应该是被几人拦下没让过来,毕竟家丑不可外扬,让手下知道太多事情反倒不好。

    “陈哥,让你见笑了,我本来也想也过去看看你的,但是还是没有脸过去,不过你说的入土为安什么意思?”在陈通的搀扶下,陈建站了起来。

    “好了,昨晚陈达已经托梦告诉我了,既然他都原谅你了,而且,算了不说了,反正你们跟着我走就行了。”陈忠仁转身离开,众人只得跟上去。

    “天齐,刚才他那话什么意思?”胖子故意慢了一步,拉着天齐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天齐说道。

    “那是什么,快告诉胖哥我!”胖子急不可耐。

    “到那就知道了,”天齐紧走了几步跟上了前面的人。

    胖子一脸的不高兴,不过也只能跟上去。

    “什么,你说陈达的尸体在就在这房子里?”听完陈忠仁的话,胖子惊讶的问道,包括在场的人都漏出吃惊的表情,当然,除了天齐和仇深。

    陈忠仁也特意看了一眼他二人,见二人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显然是早就猜了出来。他对二人又多了几分好感。

    “你俩说说,陈达的尸体应该埋在房子的具体哪个位置?”陈忠仁想考考天齐和仇深。

    “如果我判断没错的话应该在正西方,而且尸体是竖着下葬的是吧?”天齐思考了一下说道。

    “没错,小子有两把刷子!”陈忠仁赞许道。

    “不过,我还有个疑问,为什么尸体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没有腐朽?”天齐继续说。

    听天齐说完这句话,陈忠仁看天齐的表情又变了,从刚才的赞许到有些刮目相看,这小子知道的还真挺多。

    “等会你就知道原因了,”陈忠仁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