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黑夜的影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0:28本章字数:3118字

    人是群居的动物,从建的房子就能看出来,虽然这里地势平坦,地域也很宽阔,但是看似分散的布局还是处于抱团而建的形式,一共就二十多户人家,天齐他们很快就看了一遍。。

    祠堂非常容易就找到了,算是这个村子的一个中心,地基也比别的房子高很多。

    不得不说以前的建筑质量真的很好,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祠堂除了柱子上的红漆脱落,房顶的灰瓦有一些风干之外,居然还算是保存比较完好。

    因为地基相对高一些,所以进入祠堂的路上建了一些台阶。

    “盈盈,你和仇深先在这里等着吧,我和胖子先上去看看。”天齐说道。

    “嗯,行,那齐哥你注意安全。”盈盈这次没有反对,那是因为她本来就有一些犹豫,只是没好意思说出口。

    她并不是怕看到死人,只是真的如鬼老头说的那样,一百多人一夜之前全部死在了祠堂里。就算这么多年过去了,村民的身体遗骸都还在吧,那样的情景想想都会让心里升起一阵寒意。

    这就像面对危险的时候,当你不知道有危险而突然遇到危险是一回事,但是如果你明知道很恐怖却还不得不去面对,这本身就是一种折磨,要是天齐不说,盈盈的性格她不会主动示弱的,但是实际上她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天齐,让仇深和你去吧,我又帮不上什么忙。”胖子也打了退堂鼓。

    天齐硬拉着胖子往上走,“你要是有仇深那两下子我就让你和盈盈在这里等着。挺大个男的别这么怂行不,你可是我们这最大的。”

    要是盈盈不在这里,胖子就是死皮赖脸也会找出理由不上去的,天齐知道他爱面子,所以故意这么说。

    台阶并不多,也就差不多几十级,天齐和胖子很快就上来了。

    “门怎么还关着呀?”上来后是一个平台,祠堂的门却是关着,胖子说道。

    是呀,天齐心里也有些纳闷,鬼老头说了,他那天看到祠堂里所有人都死了,他当时吓得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怎么还能有时间去把门关上。难道是风,可是看祠堂的门,是那种比较厚重的,就是正常一个成年人推开也是要花费一些力气。

    也许是经历过狂风暴雨吧,门就在那个时候关上的,天齐这样说道,难不成是那个杀死村民的人关上的?

    天齐没敢往深处去想,在没有任何发现之前还是不要妄加猜测的好,不然只会是自己吓自己。

    二人并没有急着打开祠堂的大门,而是围绕着这里看了一圈。

    “没有窗户,看来我们只能打开门才能看到里面的情况了。”天齐和胖子绕了一圈发现,祠堂建的也挺特别,居然前后都没有窗户,他对中国的古建筑也有所了解,祠堂其实是最个性化的一种,往往会因为一些特殊要求和个别情况改变一些结构布局,不安窗户也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他在书上还看到过一个关于祠堂的介绍,居然是建在地底下。

    祠堂的门是传统的两页门,天齐和仇深分别站在一边,推着门板。

    “一,二,三!”

    “咳咳咳,呛死我了!”随着门的缓慢打开,也落下了一地灰尘,胖子没注意被呛着了,天齐还好,躲闪的比较及时。

    “为啥总是我倒霉!”胖子头发上身上都是灰尘,看看天齐却像没事人一样。

    看胖子的样子,天齐差点就忍不住笑出声。

    “怎么样,你们没事吧?”可能是听到了门开的声音,盈盈从下面喊道。

    “没事,等我们进去看看。”

    可是,祠堂里和想象中并不一样,地上没有那些村民的遗骸,也没有残肢断臂。就连能了解身份的牌位都没有。

    这是什么原因,难道因为时间太久都风化消失了?天齐很快就把这个可能排除了,人死了但是骨头是能保持很久的,如果是在野外,风化消失的可能性很大,但是这是在祠堂里。

    天齐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

    “咱俩没想到一起去吧?你说这些村民死后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给吃了,连骨头都不剩?”胖子其实是个很聪明的人,只是因为他对这行还不太懂,所以有的时候显得好像很笨,时间久了他也明白了很多事。

    天齐没说话,点了点头,这事鬼老头不会说慌的,那么胖子说的可能性就很大。

    确定了祠堂里没事之后,天齐让盈盈和仇深也上来了,几人决定晚上就在这里安营扎寨。

    虽然他们带着水,几天是够用了,但是以防万一,仇深去河里弄了点水回来。

    盈盈带着一个检测水的装置,还可以进行净化。

    “就这小东西,就这么神奇?”胖子说道,因为这个东西真的很小,也就有篮球那么大,他觉得能够检测并精华水的机器肯定不能太小。

    盈盈笑着把仇深带来的水倒进装置里,然后按下了开关,“你别看它小,但是里面的装置可复杂着呢,有好几项都是世界级的专利技术。”

    水的检测指标很快就出来了,虽然不适合长期饮用,但是短期内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能勉强达到饮用水的标准。

    天齐一直担心如果水不适合饮用又不能净化的话,那他们就真的危险了,带来的水最多就够使用三天的。

    “我说我们要不换个地方放帐篷怎么样,一想到这里一晚上就死了那么多人我这心里就有点不舒服,虽说这没看到什么,但是加不住心里总合计。”

    天齐拒绝了胖子的提议,他选这里是有原因的,这里可以说是村子的那些房子里面最高的地方了,第一方便他们观察,有什么事能第一时间看到,第二也方便他们防御。

    胖子也知道天齐说的有理,反正是在帐篷里。

    接下来的时间,他们又在村子四周转了转,发现了除了河里的鱼和空气中弥漫着的黑气,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山里天黑的也早。

    “我们轮流睡觉,我先守夜,然后是仇深,接着是胖子,盈盈是女同志,自然是不用守夜的。”吃过晚饭后,几个人就说了一会话,天齐就让大家早点休息了,

    没有虫语低鸣,也没有鸟声依依,这里的夜很安静,天齐站在祠堂的门口,欣赏着这里的景色,借着月色这里的夜晚也同样很美。

    “齐哥。”天齐的身后响起了盈盈的声音,一件外套披在了天齐地身上,“天冷别感冒。”

    天齐看了看盈盈,那双蓝色的大眼睛,把衣服拿下来又披在了盈盈的身上。

    盈盈没有拒绝,而是笑了,笑的是那么幸福,两个人坐下来,衣服同时盖在两个人的身上。

    就这样静静的坐着,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好像一说话就会打破此刻的安宁。

    天齐把盈盈拥入怀里,用手轻抚她的头发,这是他们第一次这样亲密接触,居然是在这样一个诡异的山沟里。

    “盈盈,你说我如果不选择从事这行会不会更好,也许我现在正在喝着茶和家人一起聊天。”天齐低头看着盈盈。

    盈盈抬起头,眼睛看着天齐,“齐哥,不要怀疑自己,你做的很好。只是……”

    盈盈低下头不说话。

    “只是什么?”天齐问道。

    盈盈抓着天齐的手,“只是我觉得这里好像很危险,虽然现在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心里总有些不安。”

    天齐心里涌起一股暖流,他知道盈盈是担心他一个人守夜不安全才过来陪他的。而盈盈的感觉天齐也有同样的体会,这里绝对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除了河里的鱼,这里居然没有一只其他的动物存在,哪怕是一只蚂蚁,一只蜘蛛都没发现。

    祠堂那么多年没人来过了,居然没有一个蜘蛛网。

    这不正常,而且非常不正常。

    天齐不是那种会撒谎的人,他不知道怎么去安慰盈盈,只是把她抱的更紧了。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仇深来接替天齐,二人才回到各自的帐篷里睡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齐被一阵急促却紧张的声音叫醒。

    “怎么了?”天齐睁开眼睛,发现胖子在身边。

    “我发现东西了,你快起来,两个大东西!”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害怕,胖子语气急促。

    天齐一下就清醒了,起来也同时叫醒了其他人。

    “那是什么东西,速度怎么这么快?”几人站在祠堂的平台上,看到两个很大的黑影在前后追逐,虽然有月色,但是距离有些远,看不清那是什么动物。

    “我觉得前面那个好像是蜘蛛,后面……后面的像是一个人。”仇深不太肯定的说道。

    听仇深这么说,胖子马上就提出了反驳,“看跑的样子确实有点像蜘蛛,但是你们看到过这么大个的蜘蛛吗?说是野猪还差不多,都和一个成年人差不多了。后面那个怎么可能是人,你看他们的速度,正常人不会跑这么快吧?”

    天齐没说话,他也看不清楚到底什么东西,只能继续观察。

    两个黑影前前后后跑了几分钟,后面的黑影忽然一跃把前面的黑影扑倒了,然后几人就看到那个很像是人的黑影拖着另一个黑影消失在了夜色中。

    “这是在捕猎吧?”胖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