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闹伴娘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6:04本章字数:4279字

    最近新闻上总是报道各地闹伴娘的陋习,闹得最大的就是微博上某性感女星在巴厘岛参加同行婚礼的时候,差点被丢到水里的那件事了,闹得女孩子们都不怎么敢当伴娘了。

    但是我马上就要去当伴娘了,新娘是我的亲堂姐,本来我也是怕被闹不太愿意的,但是堂姐的爸爸也就是我大伯,亲自带了红包来我家请我爸妈同意,还说绝不会让男方那边闹我,我就去走个过场就行了。

    这下我也不好意思再拒绝了,这不,刚刚堂姐都派人把礼服都送来了,还特地发微信给我说明天就是婚礼了,叫我早点去,千万别迟到,她明儿一天都要靠着我呢。

    我是独生女,打小跟堂姐走得近,关系很好,见她说得这么可怜兮兮的,也就什么想法都没了,给她回了一句,“放心,你明天美美的就行,什么都有我。”

    堂姐夫和堂姐在本市买了新房的,但是堂姐夫父母都在农村,老两口倔得很,觉得自己苦了一辈子培养出了儿子,娶媳妇一定要在老家办,风光风光,碍于他们掏了一部分房子首付,堂姐也就只好答应了。

    所以第二天一早,婚车就来把新娘和女方送亲的亲戚都拉到堂姐夫老家去了。

    婚礼还算顺利,中午晚上摆了两席,整个村的村民都来吃喜酒,比在城里酒店办还热闹。

    大多数宾客在晚宴结束后就都散了,但是堂姐夫那边的伴郎和哥们儿却不愿意走,非要留下来闹洞房。

    堂姐小两口也不好赶人走,只好任他们闹,结果这些年轻人玩得比酒席上还疯,闹着让新郎新娘当众热吻啊、让新郎脱裤子啊、叫新娘亲伴郎啊,新娘新郎脾气都好,什么都照做了,最后这些伴郎觉得没啥玩的了,全都盯上了我。

    我一看势头不好,这是要闹伴娘的节奏,连忙求助的看向了堂姐,哪知道堂姐也玩嗨了,对着我说,“悠悠,今儿是姐的大喜日子,你也放开点嘛,玩玩咯,他们又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男宾们一听到新娘放话,全都没了节操,立刻一哄而散扑到我我这边来,把我举了起来,往床上就扔!

    我都吓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就又被举了起来,我只觉得裙子都被掀开了,两条大腿快露到屁股,我拼命的压着身上的旗袍短裙,“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我无助的喊着,心里对站在一边和大家一起取笑的堂姐和堂姐夫满是怨恨,只是大喜的日子,又实在不好发火。

    哪知道我的容忍居然让他们更加肆无忌惮,我的胸和屁股都被不知道哪里来的咸猪手捏了。

    我立刻就生气了,又在空中大喊起来,“放我下去!”

    可是男宾们的嬉笑声比我的喊声大多了,根本没有人听到我的声音,他们还是继续对我又是捏又是摸的。

    闹了半天,人群中不知哪一个说了一句,“新郎新娘今天大喜,春宵一刻值千金,大家别在这里碍着他们造人,咱们带着伴娘去隔壁玩儿!”

    这一声喊出来,大家都哄笑起来,我就被抬着往隔壁走去,我又气又恨,回头看了堂姐堂姐夫一眼,只见他们俩站在一起,捂着嘴笑,像看耍猴似的看着男宾客们耍我,比旁人还要高兴。

    我咬紧了牙关,恨得都快要哭了。

    农村就是场地大,房间又多,伴郎和男宾们把我拉到了一个空房间里,又是灌我喝酒,又是扒我衣服,任凭我怎么发火他们都没有停手,最后我缩在拐角用双手捂着已经被撕烂了的胸口,几乎用哀求的声音对他们说道,“求你们了,放过我吧!”

    其中一个闹得最凶的见我这样,用鼻子哼了一声,“切,真没劲,走了,不玩儿了。”

    其他人见他走了,也都觉得没趣,便跟着他一起都出去了。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我一个人,我浑身衣服几乎都被撕破了,脸上的妆全哭花了,早上特地起早盘的头也散得一塌糊涂,我跌跌撞撞的爬起来,看到墙上挂了一面镜子,过去一照,镜子里的自己简直像被强暴过一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我委屈的哭了起来,想打电话回家叫爸妈来接我,却发现连手机都被闹丢了。

    我都快绝望了,蹲在地上抱着膝盖狠狠哭了起来。

    就在这时,我的肩膀上突然多了一件衣服,我侧头一看,是一件伴郎服。

    我以为他们又要回来闹我,浑身抖了起来,立刻往后缩,“滚,滚啊!”

    一回头却看到一个清秀的男人蹲在我身后,柔声跟我说,“别怕,他们都走了。”

    我一看他身后果然没有人了,这才稍稍放了心,“你是什么人?你也走!你也给我出去!”

    那人双手举起,轻轻的在空气中往下按着,“别害怕,我不是来闹你的。刚才我帮忙开车送客人回去,没想到他们在这里闹伴娘,没能帮你,真是对不起。”

    我一听就愣住了,再一看眼前的男人果然眼生的很,刚才在人群里没见着。而他一个陌生人在这里,居然为了那些禽兽跟我道歉,我的委屈全都涌到了喉咙,“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没事,没事,没事了……”年轻男人慢慢移到我身边,将我揽进怀里,轻轻的拍着我背,“不用怕了,他们都走了。”

    我呜呜咽咽的哭着,他把我搀扶到床边坐下,又用被子把几乎裸了的我盖得严严实实的,我累了一天,既没吃又没休息,又受了这么一场惊吓,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迷糊中我只觉得一双手在我身上游走……

    我一下子惊醒了,一睁眼就看到刚才扶我上床的男人居然爬上了床!

    我一下子吓得魂都飞了,对着那男人就狠命的往下推,嘴里也喊了起来,“你在做什么!你在做什么!”

    除了哭,我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力气了。

    “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保证不跟任何人说也不会报警。”我又哭着求道,可是我的心已经沉下去了,一点希望都不敢抱。

    那男人还是不说话,披上一件衣服就出去了。

    我瘫在床上像一滩烂泥,整个人都散架了一样,抱着被子无助的哭了一夜。

    一直到天亮,我都还是失魂落魄的,完全接受不了昨晚上发生的一切。

    我恨!我做错什么了?为什么要让我遇到这种事?可是我又能去跟谁说,说我被人强女干了?一想到这个,我除了哭简直没有别的办法。

    堂姐做新媳妇,早上要给公婆敬茶,所以起得很早,她还算有点良心,起来之后先来找我,一看到我的样子,她也吓坏了,不过她很快就帮我捡起被撕烂的衣服,好像自言自语,又像跟我说话一样,“哎哟,这些小伙子真是的,下手也太重了,悠悠你也真是不争气,不就是衣服被拉烂了吗,至于哭一夜吗?来来来,姐给你拿一身新衣服,结婚前你姐夫给我买的,可好看了。”

    说着,她就回自己房间拿了一条红裙子过来,我从她手里夺过衣服,套在身上以后,转身就给了她一耳光!

    堂姐一下子就被我打懵了,正好堂姐夫也进来了,见到我打堂姐,立刻就冲上来要动手,堂姐捂着脸一把拉住他,给他使眼色,堂姐夫看到地上的烂衣服,也有点气虚,瞪了我一眼就出去了。

    堂姐拉着我的手,抹了抹眼泪,“悠悠啊,姐对不住你,没想到他们玩得这么凶……”

    我咬着牙说道,“他们怎么闹我都当给狗咬了,我恨的是你口口声声说不让我受委屈,结果却跟着他们一起耍我!现在有一个男的对我揩油,你们得给我把他找出来,要不然我回去告诉我爸,闹到你爸妈那儿去,看你怎么交代!”

    我已经想清楚了,我把事情撕开对谁都不好,尤其是我自己,但是我不能白吃了这个亏,我要找到那个装好人的男人,我要让他付出代价!

    堂姐犹豫着说道,“大家都喝了酒,开几个玩笑,不至于吧……”

    她还没说完,我就狠狠瞪了她一眼,她立刻不敢说话了,对着堂姐夫就喊起来,“华阳,过来!”

    堂姐夫叫李华阳,很快就进来了,我估计他见自己老婆挨了我的巴掌,也没敢走远。

    堂姐对他拉着个脸,“你喊来的那些好兄弟干的好事!不是说好了不闹伴娘吗?我妹现在受了欺负,你看怎么办?”

    堂姐夫挠了挠头,“都是朋友,这能怎么办?”

    我冷冷说道,“别的人就算了,有一个特别不要脸,对着我乱摸,我不可能就这么了事的,你要么把人给我找来跟我道歉,要么我就一个个找过去,到时候你也不好看!”

    堂姐夫一阵气短,败下阵来,“你知道那人叫什么吗?昨天那么多人,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

    堂姐夫这么一说,我也傻眼了,那人莫名其妙的就进了房间,对我做了那样的事……我哪里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堂姐看我的样子,就知道我也不认识那人,便说道,“悠悠昨天一天都忙前忙后的跟着我,哪里认得你那些狐朋狗友?我有办法了,昨天不是照了很多照片吗?你去找跟拍摄影师要照片,让悠悠认一下,然后你给我把人叫来,给悠悠道歉!”

    堂姐夫听出了堂姐也很生气,不敢怠慢,立刻就让跟拍师把昨天的照片用微信发过来了,把手机举到我面前让我一个个认。

    那个人看起来就是不爱热闹的人,基本上凑热闹的场合里都没有他,直到翻到最后一张大合照,我才在角落里看到了他。

    让我惊讶的是他当时居然就站在我身后,可我却一直都没有注意到他。一想到他早就伺机在我身旁,我心里一阵发麻。

    我指了指手机里那个模糊的人脸,对堂姐夫说道,“就是他!”

    堂姐夫拿过去一看,皱起眉头,“这是我的发小,叫祁天养,住在隔壁镇,这小子,一直都很老实,没想到居然在我的婚礼上本性毕露,我得好好训他一顿。”

    堂姐拍了他一巴掌,“训他一顿就行了吗?训他又用要警察干嘛?叫他当众赔礼道歉!”

    堂姐夫脸色有点难看,却又不敢说什么,只好躲到一边去打电话给那个祁天养。

    看着堂姐夫拨号码,我站在一边却心跳不止,大拇指都快把手心掐破了。

    找到那个人了我又能怎么样?告他强女干,把他送到大牢?让他赔偿,给一笔钱私了?还是干脆叫他负责?

    我心乱如麻,不过片刻,紧张得浑身都是汗水。

    堂姐夫的电话打了半天,终于挂了。

    他一脸尴尬的走到我面前,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个,悠悠啊,天养说昨晚上喝多了,一时糊涂才做了那些事。他家里出了点事,今天没法过来当面给你道歉,要不、要不……咱们自己去找他?天养不是那种人,他肯定会好好给你道歉的。”

    “祁天养家在哪里,你把地址给我!”我怒气冲冲道。

    堂姐和堂姐夫毕竟是新婚,今天是结婚第二天,既要给公婆敬茶,还得回门拜见堂姐的父母,虽然发生了这种事,他们也不可能不管家里陪我一起过去,我只好一个人前往邻镇祁天养的家。

    我要找他算账!

    当我到了祁天养家门口的时候,才发现他家的房子修得非常好,在整个小镇上都显得鹤立鸡群,独门独栋的,前后还围着院墙,四周种了一圈水杉树,很幽静很有品位的样子。

    整栋屋子都静悄悄的,门窗紧闭。

    我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上前去狠狠的在门上拍了几下,很快门就开了,里面探出一个头,正是祁天养!

    他一看到我,就歪起嘴角笑了,“你来了?”

    那语气就像是接待一个熟人一样,完全没有半分为了昨晚的恶行愧疚的意思,更别提像堂姐夫说的那样会真诚的给我道歉了!

    我不由怒火中烧,“你叫祁天养是不是?你以为你躲回来我就找不到你了?我告诉你我现在就要报警,叫警察抓你!”

    祁天养笑得更灿烂,“抓我?你舍得吗?”

    我不禁被他这副无赖的样子气得暴跳如雷,“怎么会有你这么无耻的人?!”

    祁天养没有再跟我打嘴仗,而是一把把我捞进了门里,反手就把门反插上了。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把我掳进了自家院子,刚准备张嘴呼救,他却已经一把把我按在院墙上,我拼命挣扎呜咽着,“放了我,放了我,救命啊!”

    他却从喉咙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这么快就来找我,看来是想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