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因为我是你老板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35本章字数:3058字

    离开医院,我坐上公交车,就往学校里赶。我念的是医科大学,明年就毕业,马上要实习。当初选择这个学校和专业,也是因为离爷爷家里不远,就在同一个城市,方便以后照顾爷爷。

    可没想到还没等我毕业,爷爷就生病了,真是天不遂人愿。

    回到学校寝室,我匆匆的泡个方便面当作晚饭,就准备上班。现在寝室基本上没人,除了我和一个准备考研的师姐,其他的找到工作后都搬出去了。

    只有我,因为马上要实习,又舍不得房租钱,只能住在寝室。

    晚上七点,我赶到大学附近的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这是我给自己找的兼职,夜班店员。我和另一个男生是这里的临时工,一个小时十块钱,上班时间从晚上七点到明天早上的七点。

    虽然收入不高,但足够我大学的生活费了。如果省着点花的话,还可以攒一点学费。算不上太辛苦,穷孩子就是这样熬过来的。

    虽然上班时间比较长,但是管理上还是蛮人性化的。我和另一位念大学的师兄一起上夜班,两个人可以轮流休息一会儿,只要保证店里面有人就行。

    午夜十二点,我坐在店里面收银机前,跟我一块值班的师兄非常殷勤的凑过来问道:“师妹,困了吗?困了就先休息一下,这里我盯着!”

    我笑着说:“谢谢师兄,我还不困。”

    这时,从外面的大街上突然走进来一个人。

    “欢迎光临!”我和师兄都异口同声的招呼。

    可是,我们刚说到“临”字,就感觉到一丝古怪。

    那个人不像是走进来的,确切的说是像风一样刮过来的。我们都没有看清楚他的脸,只看到那个男人穿着一席黑色的风衣匆匆在我们的面前掠过,感觉就像是一阵风一样。

    “你看见没有?”师兄小心翼翼的问我。

    我茫然的摇摇头。

    我们两个人都没看见他长什么样,那人就像是个幽灵一样飘进了店里。在超市的一角,只看到一席黑色的风衣挺挺的站立在那里。

    师兄冲我眨眨眼,又用手指指电脑显示屏。在这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早就安装好监控录像,每一个死角都能观察到。

    我顺着师兄手指的地方看去,就见那个男人站在便利店一个T字型的转角处,背对着摄像头。从背影可以看到,那是个很高大的男人,至少有一米八左右,留着很短的头发,身体强壮。

    奇怪的不是这个男人的身体,而是在这样的初夏,这个男人居然穿着一席黑色风衣在午夜时分走进这家店,这就让人不由觉得有些诡异。

    那件风衣好像是不透气的料子做的,在这个时代有这样穿着的吗?他穿着这么多跑进来,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很怕冷。

    世界上什么东西怕冷?难道是鬼?可是清明节早就过了,七月半还没有到,会是什么鬼怪闯进这里?

    我和大师兄也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唯物主义者,但是现在也不由的感觉心里面毛毛的。

    世界上有些事情是这样,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科学是什么,不就是封建迷信的师兄弟嘛。好多科学都无法解释的事情,只能用封建迷信才能解释得通。

    此时此刻,我觉得自己后背有一些发凉,心里面有一种毛毛的感觉。师兄站在我旁边,给了我一个坚定的眼神。那眼神仿佛是在说:师妹,放心!一切有我!

    我刚刚感觉有一丝安慰,无意中低头瞄了一眼,却看到师兄明明站着的两条腿,好像微微的在打着哆嗦。

    哎哟,我那个去!师兄,敢情你比我还胆小啊!

    “服务员,服务员……”那个男人叫了一声。

    “什么事?”我问了一句。

    “你们这里最贵的红酒多少钱?给我来一箱!”

    “一箱?”师兄听得有些懵,但很快反应过来,“诶,等等,这就来!”

    说完,他挪挪腿,飞快跑到后仓找酒去。似乎想到不用再看到这个穿黑色风衣的怪人,师兄的步子都比平常快了许多。

    我望着他的背影,心里面骂了一句,“胆小鬼!”

    于是,整个便利店里就只剩下我,还有那个穿黑色风衣的怪人。

    他是人还是鬼?听说鬼都没有影子的,我透过监控录像,好像看到头顶的灯光照射过他的身体,在地上留下个微弱的影子。

    还好,他有影子。这是不是说明那个人就不是鬼呢?我在心里面议论着。

    然后,仿佛是“唰”的一下,那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一下子冲到收银台,让我暂时反应不过来。

    “美女,那箱红酒多少钱?我来买单。”奇怪的是,那个男人即便冲到收银台前,却依旧是背对着我。他还很潇洒的拿出一沓钞票,扬一扬放到收银机前。

    我也不是第一次看到有钱又爱装逼的人,很有礼貌的回答:“谢谢,一千四百八!”

    我说完,就准备接过收银台前的钞票。

    这时,便利店的门又一次打开,进来一个年青高大又帅气的男人。

    和穿黑风衣的男人一样,这个年轻人也留着短短的头发,脸上白净清秀,竟带着几分女相。可仔细看他的眉眼之间,又透着股男人的英气。特别是那双眼睛,少有的灰黑色,深遂而明亮。

    不过,他没有穿着古怪的黑色风衣,而是穿着简洁的休闲衣和牛仔裤,看上去和普通的大学生没有什么两样。

    他一进来,就冲着我微微一笑。我心中莫名一颤,那笑容竟让我有几分亲切感。难道我们以前认识?

    他走到我面前,从牛仔裤口袋里面掏出钱包,取出一沓钞票递给我,“他的帐,我结了!”

    可那个风衣男子似乎并不领情,对我说:“我不要他买单,快收下我的钱!”

    “别听他的,你只能收我的钱!”

    ……

    我有些犹豫不决,不知道应该听他们中哪一个的。

    这时,那个年轻的男人有一丝不耐烦,冲我骂道:“傻丫头,你还敢收他的钱?还不仔细看一眼,他给你的究竟是什么钱?”

    我听他一说,马上低下头去看。果然,那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开头拿出来的一沓红色的钞票并不是带着头像的“毛爷爷”,而是写着“冥府制造”的冥币。

    他娘的,居然拿冥币出来使,这也太缺德了!

    我刚想骂他一句,却看到那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忽然扭过脸来,冲年轻的男人一吼,像是怪年轻男人多事。他像狮子一般张大嘴,一阵狂风般的黑烟朝年轻男人的脸上喷去,可是那男人只是轻轻一笑,却没有半分的害怕。

    穿黑色风衣的男人吼完,又像一阵烟似的从便利店冲到外面的大街上,直到消失不见。

    而我,面色发白的站在那里,简直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

    虽然事情发生的太快太诡异,可是不还有监控录像吗?可我回放了一下,却什么也没有。没有那个穿黑色风衣的男子,没有那张血喷大口的怒吼,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天呀,莫非我刚才真撞见鬼了吗?

    年轻的男人看见我吓傻的样子,轻轻笑了一下,然后说:“没想到吧,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我脑子刚才是懵的,听他说这话,我猛然间想起,这个男人的声音好耳熟!咦,不就是白天在梦里没看到的那个?

    天呀,这家伙到底是人是鬼?怎么可以从梦里走到现实之中?

    顿时,我觉得自己的心跳跳得飞快,身上都惊起了一身的白毛汗。想说话却感到什么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你……你……”

    他看到我快吓傻的样子,脸上又是轻轻一笑,然后抛出一张名片,对我说:“明天辞职,到这个地址!”

    我慌张的看了那张名片一眼,问道:“为什么?”

    他灰黑色的眼睛突然瞪我一眼,那一刻,我忽然感觉他的眼睛好像微微有些变化。

    他不满的对我说:“因为我是你老板。别忘了,我们是签过协议的,你要是违约,会付出代价的!”

    协议,违约?我仿佛被雷击了一下。他该不就是那个买下我三年的家伙吧?

    他看见我一幅不敢置信的模样,似乎感到十分好笑。朝我扬扬嘴角,说:“那箱酒算我买的,放到你家里,以后有空我来喝!”

    说完,他大摇大摆的走出便利店,只留下还没有回过神的我。

    他就是跟我签下协议的男人?似乎并没有我想象中那样老嘛。我还以为,跟我签那种东西的是年纪一大把的老淫@虫呢。可是,他又是什么人呢?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进入我的梦中?还有那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又是怎么一回事,他真是鬼吗?……

    我脑子里面一片空白,拾起桌上的名片读起来,“方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裁,东方鼎。”

    原来他跟我同名,我莫名觉得一丝诧异。

    “咦,那个男人呢?”师兄慢吞吞的搬着一箱酒走出来。

    当看到风衣男子不在便利店后,我明显看到师兄脸上松了一口气。

    我鄙视的瞪了他一眼,心里骂道,马后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