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我的血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35本章字数:3264字

    东方鼎看到我害怕的表情,冷笑一声说:“毛都没长齐的丫头,你以为我想要你什么?我上次喝了你的血,觉得对我的身体很有帮助。所以,你每次到这里来都要抽200CC的血,我会另外给你一笔营养费。”

    “不是说鬼怪才想喝我的血吗?”我小声嘀咕着。

    没想到他居然听见了,对我大声吼道:“你说什么?谁是鬼怪?”

    他好像特别介意别人把他跟鬼怪排在一起,说翻脸就翻脸。

    我看见他阴沉的脸,马上改口说:“是是是,我一定完成老板的要求。不就是抽血吗?我一定做好。”

    身为小白鼠,就应该有小白鼠的自觉。不就是抽点儿血吗,总比被人睡好!

    这样一比较,我心理又平衡了。

    东方鼎盯着我衣服被撕破的半个胸口,一指地上的皮箱,“找件衣服换上。”

    说完,他坐到沙发一侧,自顾自的看起杂志来。

    我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换衣服,就拎着那个皮箱,走进那像白色积木一样的房间里去。

    打开皮箱,发现这里面有好多漂亮的衣服,而且大多都是名牌。

    我心中奇怪,东方鼎这里怎么会有女人的衣服?除了我之外,平常也没有看到什么女人在这里出现?

    我看了一下那些衣服,大多是性感的短裙和热裤,极少有不露肉的。这个女人是谁,品味够特别的。

    我选了半天,只挑出一件稍微保守一点的旗袍,打算穿上。

    可是,没想到这件旗袍是背后拉拉链的,拉链被我拉到一半时卡在半中央,我费了半天劲也没拉上去。

    我囧得不行,旗袍已经穿上去一大半,就是这个拉链没搞好,脱又脱不下来。我在房间里面都快急出一身汗。

    无奈之下,我从房间里探出头对坐在沙发上的东方鼎求救,“老板,能帮个忙吗?”

    东方鼎抬头一看,眉毛一挑,“自己走出来。”

    我手反在后面,捂着拉链,跟个缩头乌龟一样走出来,不好意思的把背部给他看。

    “拉链卡住了。”我弱弱的说。

    “笨蛋!”他站起身来,用手在我的脑袋上敲一下,然后手往旗袍上面的拉链一拉。

    “嗞啦”一声。

    那双手没有把拉链往上拉,反而顺势往下拉,刚刚拉链卡在中间,只露出半个香肩。可他这样往下面拉,把我的整个后背,包括我纤细的腰身都曝露在他的视线之下。

    顿时,我的心跳慢了一拍。

    糟糕,该不会是他的另一个分裂人格出现,激起了他的兽性吧。

    很快,一双手马上抚上我的后背。那双手很大,很有力,指腹上还带着些许粗糙的茧,一寸寸的从我的背上抚过。一瞬间,仿佛无数只蚂蚁在我后背爬过,让我心头惊起一片寒意。

    “皮肤很滑啊!”他带着戏谑的口吻说道。

    我心里面默默骂自己,东方依依,你真该死!怎么叫这个家伙来帮忙?他该不会以为我是故意勾引他?

    我的身体瑟缩一下,本能的想要逃走,他却一只手用力按住我的肩头,让我逃脱不掉他的控制。另一只手伸出手指,在我的后背玩味的打着转儿。

    “别动,要记住,我们签了合约,在三年里你都是我的女人。就算我现在要了你,你也不能反抗。”那声音充满男人的磁性,极具魅惑,仿佛天籁之音,可在我听来,却如同来自地狱的蛊惑。

    我委屈得快要哭,声音颤抖的说:“可你说过,只要我帮你找东西,不会逼我的!”

    他轻笑一声,“如果我改变主意呢?”

    说完,他又用手指轻轻划过我的脸庞。

    我鼻子一酸,眼泪都流下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不算话?”

    我那滴晶莹的泪水滴在他的手指上,他厌嫌的抽回手,把拉链往上面一拉,随手就把我推到对面的沙发上。

    怒气冲冲的对我说:“毛都没长齐的丫头,谁会想要碰你?”

    说完,他又拿起沙发上的杂志,若无其事的看起来。

    我心里却委屈得想骂人,东方鼎,你这个死变态,戏弄我就那么好玩吗?

    我穿好旗袍,整理好东西,又把那个皮箱从房间里面拎出来,规规矩矩的在他面前放好。然后,像个谦卑的奴婢一般说道:“老板,衣服放好了。”

    他斜着眼看过来,从上到下打量我一番。

    那件粉红色的旗袍大小刚好,穿在我的身上,将我那身体的曲线衬托得玲珑有致,让东方鼎不由也多看了一眼。

    我压低头,垂下眼眸,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反正我已经明白,跟这个凶巴巴性格的东方鼎打交道,还是越低调的越好。

    他似乎看出我对他的顺从,点头说了一句,“很好,快去抽血吧。”

    200CC的血对别人来说,可能只是微不足道的剂量,可对我而言,那可不仅仅是一丁点的血。我身体不好,从小就贫血还有一点低血糖,如果每回都抽这么多的血,不知道我的身体能不能够吃得消。

    可我欠东方鼎那家伙一大笔钱,他现在又没有叫我出卖自己,只是贡献一点血而已,跟那些职业卖血的人相比,我还算是幸运的。

    东方鼎从药柜里取出一支针管,我乖乖听话的把手臂伸过去,他将尖尖的针头刺进我的皮肤,很快针管里面全是鲜红的血液。

    我看见那血红血红的颜色,忽然有一种晕眩的感觉,东方鼎也察觉出我的脸色不对,马上问道:“你有什么病吗?”

    我虚弱的回答:“我好像有一点低血糖,和贫血。”

    “笨蛋!你这个样子,怎么不事先告诉我?”他愤怒的朝我吼着。

    我傻傻的一笑,“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老板只是要我的血,又不是要我的命。”

    我脚步站不稳,他紧张的往后一扶,拦住我的腰身。

    极为不满的说:“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吸血鬼,还是食人魔?”

    我脑袋晕晕乎乎的,听不清他说了一些什么,身体软绵绵的就倒下去。

    等我醒来之后,已经躺在那个像积木的房间里,而东方鼎就站在我的旁边,神情有些紧张和不满,蹙眉对我说:“身体不好为什么不说,东方一脉怎么有你这么笨的人?”

    我躺在床上微微一笑,“没事的,老板,我只要休息一会儿就好。”

    “哼,这个样子还逞强?这次的血我会存着,以后有需要再找你抽,就不用你每回再抽血了。”

    我心里偷笑,早说了东方鼎还不算是个彻底的大坏蛋。

    东方鼎在墙上按下一个按钮,立刻从墙体出现一个移动的手推车。我看见车上有好多好吃的,法式鹅肝、猪肝蛋花汤、西红柿沙拉、红豆果仁粥,还有培根三明治,和一些很少见的干果。

    我是学医的,明白这些都是补血的药膳。没想到这个东方鼎看着很凶,心倒是蛮细的。

    “快吃吧,这是我叫蛇芯给你做的夜宵,不要事情没办完,你人就给我先挂了!”

    “谢谢,老板。”我感激的说。

    他却冷哼一声,径直走出去了。

    开头在大楼里被一群鬼追着跑,刚刚又抽掉一瓶血,别说我还真的有些饿,在东方鼎离开之后,我就风卷残云的吃起来。

    吃饱喝足之后,我对东方鼎说:“老板,我现在精力充沛,可以开始那个实验。”

    他却冷着脸说:“你以为那个实验是想做就能做的吗?你现在这样虚弱,又是见到鬼,又是碰到邪门的东西,灵气碰到邪物就会涣散。想要做实验,还是等邪物消散再说。”

    我不解的问:“那今天……”

    “今天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我跟你到寝室去看看,是什么样厉害的邪物。”

    “啊?老板,你一个男的到我寝室是不是不太方便?”

    东方鼎一皱眉,“就说我是你哥,来看你!”

    我撇着嘴说,“可是她们都知道我是孤儿。”

    东方鼎额上的青筋挑了挑,“那就说,我是你叔。”

    我心里面嘀咕,我叔今年已经四十多,可看到东方鼎那张阴晴不定的脸,我又忍住没说出来。要是惹得他又暴走,人格分裂,我可怎么办?

    东方鼎说完走出去,把我一个人留在像积木一样的房间里面。

    也许是我晚上吃得太饱的关系,躺在床上的我怎么也睡不着。爬起来无聊的在房间里面又探起险来,上次进来的时候还没有发现里面有推车,怎么东方鼎用手一按就出来?

    这个房间里面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

    可我在墙上只看到凹凸不齐的花纹,还真没有找到太多的按键。

    从房间里走出来,我又发现门口多了一样东西,一个白色的棺材。

    咦,今天来的时候还没有发现,怎么现在又冒出来?东方鼎平时把这个白色的棺材藏在哪里?他不会又在棺材里面睡觉吧?

    我好奇的走上前,往棺材里面一看。果然,东方鼎躺在棺材里睡得正香。

    真是够变态的,好好的大床不去睡,非要睡在棺材里面。

    我忽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个电影,长得好看的吸血鬼都是躺在棺材里休息的。东方鼎长得也很好看,他会不会也是那个……吸血鬼呢?

    据说那些吸血鬼都长着长长的獠牙,哪怕是最小最萌的吸血鬼也不能幸免。联想他种种奇怪的行为,不排除这种可能,这可关系到我的人生安全,我忍不住好奇,凑上前想要看一看。

    东方鼎躺在棺材里面一动不动,眼睛紧紧闭着,看样子睡得很死。

    很好,趁这个机会,我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来,轻轻一扯他的下嘴唇,想看看下齿里面有没有獠牙。

    却没想到他突然睁开眼睛,灰黑色的眼眸幽幽的看着我,古怪的问道:“你想我咬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