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鬼娃娃(上)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36本章字数:3120字

    我愣了一下,手一缩。

    “对不起,老板,我只是……”

    东方鼎躺在棺材里,声音幽幽的说:“你想跟我一块躺进来吗?”

    “啊,不是。”我答得飞快。

    “那还不快走?”

    我立刻一溜烟的消失在他的面前。这个东方鼎太神秘,太可怕,还是少惹他为妙。

    第二天早上,我和东方鼎吃过早饭,就去我的学校。他要看看在我寝室里究竟有什么样的邪物。

    对于东方鼎,我有许多好奇的地方。他为什么要在大楼里养那么多鬼?一身奇怪的法术又从哪里学来的?他怎么知道我的血是灵血?我和他都姓东方,这个姓氏很少见,我会不会和他有什么血缘关系?

    不过,我查过资料,说他是他们家族的一脉单传,算是中外结合生下的优良品种。

    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孤儿,就算姓氏比较特别,也是个没爹没妈的苦孩子。至于我的身世,小时候曾经问过我爷爷,可每回问他都是一幅很为难的样子,久而久之,我也懒得问。反正我的父母也不要我,我也不会去找这样不负责任的父母,在我心里,爷爷就是我唯一的亲人。

    东方鼎开车送我到学校的门口,学校有规定,不可以开车进校园。他把车停在停车场,就跟我一同走进去。

    我半低着头,不敢跟他走得太近。同学和老师都知道我是孤儿,没哥哥,没弟弟,甚至连男朋友也没有一个,这突然冒出一个叔来,我该怎么解释?

    东方鼎似乎看出我的那些小心思,冷着脸对我说:“跟我走近一点!哼,我没嫌弃你,你倒嫌弃我来了?”

    我委屈的低声说:“不是,老板……”

    “依依!”突然有人在后面喊我。

    我回头一看,姚甜甜正蹦蹦跳跳的跑过来,一拍我的肩膀,亲切的问道:“依依,我昨天晚上去便利店找你,他们说你辞职了。你是找到别的兼职了吗?”

    “没。马上要考试了,我不想太分散精力。”

    甜甜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瞧了瞧我,马上又把目光转移到站在我身边的东方鼎身上。“依依,这位是?”

    “他……他是我叔!”

    “哇,你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位又高又帅的叔?”甜甜调皮的开着玩笑。

    旁边的东方鼎开了口,“嗯,我一直在外地,最近才回来。”他答得非常认真。

    我心里却默默的鄙视,哼,骗子,撒起谎张口就来!

    或许是东方鼎那一身名牌的服饰让人觉得他真是我身份尊贵的叔,又或许是他那张长得正义凛然的脸容易欺骗人,甜甜居然相信了。

    还对东方鼎说:“叔叔,依依是个好孩子,学习用功,生活节俭。这么几年,她一边学习,一边工作,可真不容易。”

    东方鼎点点头,还真是像长辈一样:“嗯,我知道,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他。”

    切,你会好好照顾我?只求你不要欺侮我,我就阿弥陀佛了!

    姚甜甜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子,跟我的叔叔东方鼎聊了几句,就离开了。

    我忽然觉得,颜值高的人就是毒药呀,这么容易就骗取别人的信任。

    走到我的住宿楼,看到管理员大妈正坐在门口,我低着头轻声介绍:“这是我叔!”

    大妈瞧了东方鼎一眼,或许是对方那千年不化的寒冰脸让人容易误以为他是个正直的人,大妈相信了,还让他进了楼。于是,我的生命中就多了这样一个年轻的“叔”。

    不管怎样,东方鼎总算可以进我的寝室,让他查一查我的寝室究竟搞什么鬼也是好的。

    可上楼之前,大妈突然说了一句:“你是住401号寝室的吧,你们那屋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老是听到有羊叫,还听到哭声,别的寝室都有意见了!我告诉你们呀,这寝室里面可不准养宠物,可别逼着我往学校上报。”

    “哦,我会注意的。”

    东方鼎和我互相换了一个眼色。我那寝室果真有古怪,可是学姐怎么说什么都没有听到呢?那东西究竟是什么,会不会伤害学姐?

    我打开门,进到寝室,学姐不在,房间里面空荡荡的。

    东方鼎走进来,四下打量一番,然后径直走到我的床前一坐,没来由的夸我一句,“床铺得不错!”

    我有些奇怪,“咦?这里面明明有两张床,你怎么知道那是我的床位?”

    东方鼎瞪了我一眼:“你说过,你房间里面只有你和学姐两个人。那张床上全是英语字典和考研的书籍,而你这张床只有普通的教科书,上课加打工就够你忙的,你还有心思考研?明显不适合你的选择。再说了,你这床底下都是便宜的布鞋、凉鞋,明显适合你这种穷得要卖身的小姑娘。所以,这才可能是你的床位。”

    我脸上一囧,心里面腹诽道,你大爷的,有必要说得这么直接吗?要不是因为跟你签了合约,我早就把你这个冒牌的叔给轰出去了。

    算了,好歹他也是来帮忙的,更何况人家目前的身份是我的老板,我的财神爷。爷爷现在还在住院,每天都需要花钱,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自己的财神爷呀?

    我马上换了一个话题:“老板,你觉得我寝室里面是出了什么问题?”

    “我怀疑你这里有人养泰国小鬼。”

    “泰国小鬼,那是什么东西?”

    “将刚刚死去的婴儿尸骨碾成粉末,涂在玩偶或者什么东西之上,趁婴儿的鬼魂还没有被轮回转世,请法术高强之人强行将婴儿的鬼魂束缚在玩偶之中,然后拿去供奉。那么这个小鬼就会对供奉的人言听计从,满足供奉者的心愿。”

    我听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小婴儿夭折本就可怜,还要强行把人家关起来变成奴隶,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世上怎么还会有这种东西?谁这么残忍,把那么小的婴儿碾成粉,还把人家的灵魂关起来?”

    东方鼎又给了我一个巨大的白眼,嘲笑起我的无知,“真是孤陋寡闻,你以为养小鬼很容易?不仅要花不少金钱,还要消耗供奉者不少的精力。能达到人鬼一心,被束缚的婴儿灵魂就把那个供奉者当成自己的母亲,才会对她言听计从。你那天晚上听到的羊叫声,就是泰国的小鬼在叫‘妈妈’。在泰语里面,‘昆咩’的意思就是‘妈妈’。所以,你这个寝室里面一定有人在养泰国小鬼。”

    我这间寝室现在一共才有两个人住,除了我就是学姐。可学姐学的是解剖学,她又是学霸,将来不是当法医就是在大学教书,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

    我对东方鼎说:“不可能,学姐不会做这种事!”

    东方鼎玩味的一笑,“你很了解她吗?”

    “我们在一个寝室生活了三年,我不相信她是那种人。再说了,她出身优越,学习成绩又好,将来前途无量,有必要这样做吗?”

    “哼,看人不能只看表面。你就算天天跟她生活在一起,也未必知道她的内心世界究竟是怎样的?”

    我一听,觉得这话也有道理。比如说东方鼎本人,就有人格分裂的毛病,一会儿凶巴巴,一会儿色咪咪,鬼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我心里嘀咕着,却没敢说出来。说出来我可就惨了。

    “那现在怎么办?”

    东方鼎双手一仰,把头往后一倒,躺在我的床上,闭着眼睛说:“等着呗,等它夜里出现,我们再来抓它。”

    我看他那姿式,是打算在我的床上先睡上一觉,心里有些担心。说我有个久未谋面的叔,别人可能会相信,可是在寝室里面和女学生住一个晚上的叔,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我缩着脖子轻声问:“老板,你今天晚上要到这里过夜吗?”

    东方鼎睁开眼睛,斜着眼瞧我,“你说呢?”

    我的心跳又因为紧张而剧烈跳动起来,那个什么泰国小鬼就够吓人,可是东方鼎躺在我床上,却更吓人。

    别的同学要是看到了会怎么说?管理员大妈看到了又会怎么说?还有学姐,甜甜,老师……

    老板,你躺在我寝室过夜,绝对是比那个泰国小鬼还要恐怖的存在!!!

    想到一系列的后果,我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东方鼎从我有趣的神情中似乎读懂了一些什么,嘴唇一勾,马上说:“放心,我已经在你的寝室里设下结界,逼它现身。只要它早点出现,绝对不会等到夜里再来收拾它。”

    我心中的石头这才落下地,心里面放松许多。

    为了缓和一下我的他的关系,我拿出前些天买的水果,狗腿的问道:“老板,吃桔子吗?”

    他瞥了一眼我手中的桔子,鼻子朝天:“我平常都是吃别人剥好的。”

    你妹的,这是要我亲手剥给他吃吗?早知道我就不问了,也不知道这桔子里面有没有农药,希望能够毒哑你,省得你那么毒舌。

    我心里面腹诽一番,却还是剥了一瓣桔子,塞到他口中。

    有什么办法呢?人家是我的老板和财神爷,爷爷的护工费,全靠他呢。

    东方鼎似乎很满意我的识相和顺从,嚼了嚼口中的桔子,半咪着眼睛满意的说:“嗯,还不错,不是酸的。”

    酸你妹,祝你以后每次吃桔子酸死。

    忽然,寝室里面有了一点不动寻常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