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保险惹的祸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36本章字数:3066字

    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我一个人住在寝室里,为马上要来临的期末考试做准备。

    东方鼎破天荒的这一阵子对我特别好,允许我考完试再到他的大楼去,我也静下心来好好准备。

    考完试的那一天,我收拾好东西回家去。然后,一心一意的到医院照顾爷爷。

    爷爷还是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我看到他苍老的容颜,头上花白的头发,忍不住心酸起来。

    爷爷会不会这一辈子都不会醒来,看不到我为他做的一切,也不能让我在临别前对他说一声感谢,感谢他这一生为我所做的付出。

    没人会了解一个孤儿的心声,对我而言,在这个世界上爷爷就是我唯一的亲人。如果他不在了,我真不知道以后的人生应该怎样继续走下去?

    我的鼻头酸酸的,心里面一凉,两滴晶莹的泪水就从我的眼角滑落。

    “叮铃铃……”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我觉得奇怪,我早就辞职,跟其他同学也没有什么联系,是谁在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

    一看手机,还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我犹豫一下,想想还是按了接听。

    “喂,请问你是东方依依吗?”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是我。”

    “你的亲人是不是叫萧二火?”

    “是呀。”

    “他在我们这里买了一份保险,受益人是东方依依。我们听说他现在住院病危,想了解一下情况。”

    保险?我真的没有想到爷爷会去买保险,可是电话里面说得真真切切,而萧二火正是我爷爷的名字。

    难道爷爷早知道自己的病情,担心我在他离开之后无依无靠,才会想着买这样一份保险?这样一想,我心里面又觉得酸酸的。

    “依依小姐,你在听吗?”

    “嗯,我在。”

    “萧老先生好像还有其他的亲属,他现在身体究竟怎样,我希望了解得更全面一些。如果萧老先生过逝,您将收到大约十五万元的保险金。”

    “啊?十五万?”我的脑子一下子懵了,爷爷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钱?

    电话那头却肯定的回答:“是呀,萧老先生在我们这里买了五万元身故险,是三倍赔额。如果萧老先生不幸过逝,依依小姐将会是这笔保险的唯一收益人。”

    泪水已经又一次从我眼角落下,爷爷果然为了我早就做下准备,连生命的最后一刻也在为我着想,可是他现在却昏迷不醒,说不定即将离而我去,我却永远也不能向他表达自己的感激。

    “感谢你这次配合我们完成回访,我们的工作人员还将会了解具体情况,请您和您的其他亲属手机保持开通状态,谢谢您的合作!”说完,对方很礼貌的挂断了电话。

    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坐在病床边,忍不住大哭起来。上天作证,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宁愿不要什么保险金,情愿用我的十年寿命换爷爷的健健康康。

    我是这样想,可是其他人却未必和我一样。

    第二天,叔叔和婶婶气势汹汹的跑到病房来,对着我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

    婶婶叉着腰,指着我的鼻子说:“好你个东方依依,看你年纪小小,却一肚子的坏心眼!怪不得不要我们管老爷子的事情,原来早就知道他买下保险,瞒着我们一家子想一个人独吞。我告诉你,别做梦了,如果那钱我们没份,你一个人连一个子都别想要到!”

    “就是呀,依依,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说都不跟我们说一声呢?原来我还以为你蛮懂事,却原来这么有心机!”叔叔也帮着婶婶说话,两口子正好演一出妇唱夫随。

    我满肚子的委屈,哽咽一声:“叔叔,婶婶,我真的不知道爷爷买保险的事。我也是昨天接到电话,才知道真相的!”

    “哼,蒙谁呢?把我们夫妻两个当成三岁小孩,怪不得你装得那么孝顺,又是替老爷子付医药费,又是替老爷子出住院费,原来早就想好了,算计老爷子死了之后的那笔保险金呢!”婶婶还是一幅不依不饶,恨不得把我一口气吞下的样子。

    我有些气愤的说:“我真的不知道爷爷保险金的事,如果那些保险金可以换爷爷康复,我宁愿一分钱也不要!”

    “我呸,说得比唱得还好听!谁不知道你这个小狐狸媚子一肚子花花肠肠子,不知道你使了什么媚功,让老爷子对你比对亲孙子还要上心。供你吃饭,供你上学,你倒好,反倒算计起恩人家的钱来,你说你还算人吗?”

    我被那个肥胖的女人骂得一肚子火,平常我虽然讨厌她,但看在爷爷的面子上,对她还是有诸多忍让。

    可是,今天在医院里,她这样肆无忌惮的训斥我,哪里有一点当长辈的样子?而且她的声音又出奇的大,还把其他病房的人给招来,好奇的向这间病房张望。

    我忍无可忍,大声回嘴道:“我什么时候惦记过你家的钱?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爷爷的医药费,还有住院的钱,都是我出的。就是请护工,也是我花钱请的,你们作为老爷子的直系亲人,又做过些什么?”

    我这样一说,连叔叔的脸色都有一些不好看。

    “哟哟哟,现在就开始露狐狸尾巴了,怪我们没有照顾老爷子?你也不想想,当初老头子为了你,撇下亲生儿子和亲生孙子,来照顾你这个外人,就算所有的钱都叫你一个人出,你又有什么好抱怨的?要不是那死老头子,你还在孤儿院里呢。”

    “既然钱都是我出的,你们又有什么理由责怪我?还跑到医院里来大吼大叫,难道我欠你什么吗?天底下我唯一亏欠的人就是爷爷,你们这些不相干的人,没事请不要骚扰我,也不要来打扰爷爷的清静。”

    那个胖女人一听我这话,凶神恶煞的冲上前,一幅想要打我的样子,多亏病房里还有护工和其他人在,否则我真的要在这个泼妇面前吃亏。

    “你这小贱人,别想惦记着老头子死了之后的保险费。我告诉你,那是我家松子的,别人一毛钱都别想要!老头子一分钱遗产都没有留给自己的亲孙子,凭什么你一个外人把钱全拿起?不要以为你为他出了一点医药费就了不起了,谁知道你那些钱是怎么来的?你们瞧一瞧,她一个小姑娘还在上学,到哪里凑到几十万的医药费,还不是出来卖的?”

    这胖女人的一席话让我的心头像是浇了一盆凉水,冰冷得彻骨。

    为什么我为了爷爷付出了那么多,别人却只以为我是贪他的那些钱?爷爷几乎是一贫如洗,他躺在病床上,所有的医药费几乎全是我出的,可为什么还要受别人这样污辱?难道我是孤儿,就应该随别人怎么欺侮吗?

    我忍住泪,不让它流出来,对着那女人说:“我只想要爷爷健健康康的好起来,不想贪他的那一点钱。你们别把别人想得那样脏,如果你们想要那笔保险金,拿去好了!”

    可那女人依旧不依不饶的说:“你说拿给我们就拿给我们,谁信呀?昨天我可跟那保险公司打听清楚了,说你是老头子亲笔写下的唯一受益人,要是老头子马上两脚一朝天,你就可以拿着十几万块好好享清福,你这算盘可打得真响啊!”

    一团火一瞬间从我胸中燃烧起来,爷爷还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他们却在这里惦记着爷爷死后保险金的问题。如果爷爷现在突然醒来,会不会被自己这样一对儿子和儿媳给气晕过去。

    “你们放心好了,如果我真的得到那笔钱,一分钱也不会要,你们全都拿去好了!”我大声说着,胸口不断的起伏着,眼圈红红的,要是下一秒再受一点什么刺激,我不知道是不是也会变得歇斯底里,会不会晕过去。

    这是爷爷的亲生儿子,也就是被我称之为叔叔的人这时装起了老好人:“我说小依呀,不是我们不相信你,你也知道小松才是爸爸的亲孙子,总没有这爸爸的保险金送给其他人的道理?你知道,虽然你跟爸爸生活了这么久,可你毕竟是个外人……”

    “我知道,你们现在不相信我不想要那笔钱,那我当着你们的面写一个承诺好了,要是我拿到那笔保险金,一定一分钱不要,全都拿给你们,只要你们这一段时间不要再来烦我和爷爷就行!”

    “好,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们逼着你的!在场的所有人可都听见了!”

    此时,医房里面有一些围过来看热闹的病友和看护人员,还有我请来的护工。他们虽然也看到我这样一个女孩被别人欺侮,但是也不是很清楚事情的经过,况且别人听说是一家人的事情,也不好多事,只在旁边交头结耳的议论着。

    “写就写,难不成我还骗你们不成?”我委屈的抽一下鼻子,忍住快要流下来的泪水。

    走出去,问护士要支笔和一张纸,低下头来正要写字,却看到一个人用手挡在我的纸上。

    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笑着问我:“写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