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我的女人不缺钱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36本章字数:3094字

    我一愣,傻傻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却看到东方鼎手里拎着一个果盒,面带微笑的对我说:“如果不是我今天亲自来,你就打算真的为这种人写下什么承诺吗?”

    我心说,我有什么办法?如果不写承诺,他们肯定还要在这里闹,我不想爷爷在最后的时刻也得不到安宁。

    “真是个傻瓜!”他一边骂着,随手把我写字的那张纸抢过来,轻轻松松的当着我的面撕了。

    然后拉着傻呆呆看着的我,把我带到病房里,站在叔叔和婶婶的面前。

    我在东方鼎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复杂的表情。他的脸上忽然像凝上一层寒霜,嘴角却戏谑的一弯,以一种君主的架式对着面前的两个人说:“这个人是我的女朋友,她不需要为任何人写下什么承诺,也不会要你们那些所谓的保险金,因为我的女人不缺钱!”

    叔叔和婶婶同时一愣,看着面前气势逼人的东方鼎,眼神竟有几分畏惧。

    “你是……依依的男朋友?”叔叔轻声问道。

    东方鼎朝他礼节性的一笑,从身上掏出一张名片,递到叔叔的面前。

    “以后爷爷所有的住院费和医药费都由我一个人来付,你们不要再来烦我的女朋友,让她安安心心的念完书!”

    东方鼎说这话的时候,两只眼睛里面闪着犀利的精光,里面透着一种令人畏惧的霸气,宛若一个凌驾一切的君王。

    当叔叔和婶婶迎上这双眼睛时,竟都有几分瑟缩。他们垂下眼眸,互相交换一个眼神。

    “你真的是小依的男朋友?”

    婶婶一直是个拜金的人,平常看到那些提着进口包包的女人眼神都是直的,喜欢跟条狗一样凑到人家面前说话,能跟有钱的人说几句话都觉得很荣幸。现在一听说我的男朋友替爷爷出医药费,又一看东方鼎的名片,和一身名牌的打扮,马上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柔和几分。

    “我和小依刚开始交往,所以她还没有来得及把我介绍给你们。但是,在我心里早就认定了她,以后谁要是对小依不好,也就是对我不好。”

    我心中一颤,心说这个东方鼎什么时候学会这样一套,他什么时候认定了我?还有那类似黑社会老大的口吻又是从哪里学来的?

    叔叔和婶婶听到东方鼎的话,同时都是面上一僵。

    婶婶马上换了一个马屁精的眼神,笑着凑上前:“嘿嘿,我说这位先生,我们真不知道你是小依的男朋友。小依是我们从小看到大的,我们怎么会欺侮他呢?她跟我家小松差不多大,以后还指望着他们姐弟间能够互相帮衬点呢!”

    我忽然觉得一阵恶心,胸口一阵堵得慌。他们刚刚凶神恶煞的来向我讨要保险金,现在看上我有一个有钱的男朋友,马上连说话的口气都变了,这变色龙的速度也太快了。

    东方鼎轻轻一笑,冷着脸说:“帮衬倒不敢说,只是如果能够帮上忙的,我一定会帮。依依是我的女人,她的家人如果有什么困难,我一定会伸出手的。”

    “是是是,有你这句话我们也就放心了!”

    婶婶见今天东方鼎在场,也讨不到什么便宜,而且看东方鼎那架式,一看就知道是个有钱人。她原先还一直猜想我那些钱是怎么来的,既然看到我这个富贵的男友,自然不想得罪有钱人,而且她还想通过东方鼎,帮衬她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呢。

    两个人交换一下眼神,就灰头土脸的离开医院。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却看到东方鼎已经走到我面前。

    “你怎么知道爷爷住在这家医院?”我不解的问。

    “你给我的资料上面都写着呢,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笨吗?”

    “你……”我看到他来,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什么你?知道别人欺侮自己,居然也不会反抗,还傻乎乎的写什么承诺?你跟他们之间,有必要承诺吗?”东方鼎像教训小孩子一样教训我。

    我居然无言以对,因为刚才如果不是他的话,我真的会签下什么承诺,鬼知道后面那夫妻两个还会闹出什么事情。

    “我应该谢谢你!”我轻声说道。

    “谢什么谢?今天晚上陪我吃饭,顺便亲我一下就算了!”东方鼎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我眉头一紧,忽然觉得不对劲。

    从刚才第一眼看到东方鼎,我就以为是那个性格冷酷又霸气的家伙,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个痞里痞气的东方鼎。

    我不解的问:“你到医院里来干什么?”

    东方鼎却嘻皮笑脸的说道:“怎么,来看看我的小女盆友都不行?”

    他一边嘻嘻笑着,一边一只手已经掐上我的脸,像掐面团似的在上面拧一把。

    我皱着眉头,甩开他的手,生气的瞪着他。

    东方鼎却像是逗着自家宠物一样说道:“哟,这么快就翻脸了?刚才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呀!”

    恩,恩你的头!我心里面骂道,不要以为刚刚帮了我一下,就可以随便占我的便宜。

    “咳咳,依依,我去医院食堂看看今天有什么菜?”请来的护工阿姨很“机智”的找个借口离开了。

    我心说,糟糕,她肯定误会了,以为东方鼎真是我的男朋友。

    这时,病房内原先那些围观察的病人和家属已经离开了,病房里面除了躺着昏迷不醒的爷爷,就只剩下我和东方鼎两个人。

    “你跑来干什么?今天又不是周三、周五,我不用到方鼎大厦的。”我气乎乎的问道。

    “不是周三、周五就不能来看看你吗?我们可是有合约的,三年之内你可都是属于我的,看看我的女人平常都做一些什么,应该不算过份吧。”东方鼎笑嘻嘻的说道。

    我打断了他的话:“你……你不要说得那样大的声音。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他蹙一蹙眉:“怎么,做我的女人很丢人?”

    “不是,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更不想让别人知道合约的事情。”

    东方鼎冷笑一声,“你是怕别人知道你为了三十万,把自己卖了三年吧。”

    “知道你还问?”我撅着小嘴怒视着他。

    “我只是想看看你的爷爷,一个把别人的孩子养到这么大的圣人,究竟长什么样?”东方鼎的语调有些怪,他转过身来,居然真的朝爷爷的病床走过去,而且在爷爷的头边停下脚步。

    他的目光凝视着爷爷的那张脸,像是注视着什么稀奇的古董,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在怀疑。我觉得他的眼神仿佛是盯着一个很久以前就相识的仇人一般。

    “你爷爷自从发病,一直没有醒来?”东方鼎转过头来问我。

    我摇一摇头,无比沮丧的说:“脑梗能够捡回一条命来就算不错,如果能够让他醒来,我愿意拿一切交换。”

    “哦?真的吗?”东方鼎不知道为什么,脸色有些不对。

    “爷爷是我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人,如果他能够健健康康活下来,我比什么都高兴。”

    东方鼎却冷哼一声:“你把他看得这么重要,万一要是有一天发现他并不是如你想象中的那样值得尊重,你会怎么做?”

    “哼,爷爷才不是那样的人,他是全世界唯一对我最好的人!”我不服气的说道。

    东方鼎的嘴角却扯起一个蔑视的微笑:“是吗?世事无绝对!”

    “你已经看过爷爷了,还有什么事吗?”听到他说爷爷的坏话,我有些不高兴了。

    东方鼎一双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盯着我,让我心里面竟有几分说不清楚的感觉。

    说实话,今天东方鼎出现,我是挺感激的,但是那家伙好端端的跑来,又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还说爷爷的坏话,就让我有一些不开心。搞不懂这家伙心里面究竟是怎样想的?

    “你最近有没有忘记什么?”东方鼎先是盯着我的脸看了半天,又忽然笑嘻嘻的问。

    忘记什么?难道我有什么东西丢在他那里,没有拿来?

    “今天是你二十岁的生日呀,你这个笨蛋,难道连这个也忘记了吗?”东方鼎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来在我的脑袋上重重的敲了一个“毛栗子”。

    这家伙,真当我是他家的宠物了?别说,这敲的一下还真痛。

    我捂着脑袋,瞪着眼睛瞧着他。

    我的生日?我猛然间想起,今天好像真的是我的生日,这一阵子我天天忙爷爷的事情,连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

    不过话说回来,每年也只有爷爷记得我的生日,给我煮碗长寿面之类的。可是,爷爷如今住院,连给我煮面的人都没有,我不由的又有几分心酸。

    “晚上,我带你去西餐厅,给你过生日。”东方鼎笑嘻嘻的跟我说,一只手又往我脸上摸,又想趁我不注意给拧一下,却被我灵活的躲开了。

    他却并不甘心,两只手一起上阵,托起我的脸庞,痞里痞气的说:“怎么,我的小女盆友害羞了?”

    说完,如同蜻蜓点水般的在我额头上亲吻一下。

    “我能不能不去?”不知道怎的,我对东方鼎还是又敬又怕。

    他却眸光一闪,用低沉的嗓音对我说:“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