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生日奇遇(下)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36本章字数:3162字

    “那些是什么怪物,怎么那样恐怖?”我坐在车里,惊魂未定的问东方鼎。

    东方鼎的脸有些苍白,语气阴沉的说:“那些是行尸,是被人施法控制的尸体而已。”

    “尸体?那不等于说餐厅里的那些服务员已经死了吗?可是……可是我刚进去的时候,她们还是好好的!”我不可思议的问。

    东方鼎的眉间却好像打了一个死结,“那些人是在我们吃饭的时候被人控制,中了尸毒,然后再一个个传染,最后全都变成了行尸。这些行尸没有感情,不知道疼痛,只会遵从下毒者的命令。”

    “这是我的仇家干的,只可惜我的时间有限,不能查出是谁躲在那些服务员中下毒。否则,我一定要让那家伙好看!”东方鼎恶狠狠的说道,眼神里掠过一丝阴狠。

    没想到这家伙还有仇家,不过,以东方鼎那样的身手和家世,难保没有竞争对手。只是不知道这个仇家会是谁,居然让东方鼎对他都有几分忌惮。

    东方鼎紧锁着眉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快没时间了!”

    我不解的看着他,却发现东方鼎的脸色跟平常相比,更加的面无血色。以前就觉得他脸色白得像张纸,这会儿更是白得吓人。

    他的脸上划过一丝焦虑,但这种情绪只在他的脸上停留几秒,在转过头看过我一眼之后,突然嘿嘿的一笑,像个痞子一样的对我说:“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忽然又想到回来?是不是想我了?”

    一边说着,一双手还摸上我的手,当那冰冷的大手抚上我的手背时,我本能的想抽出来,可无奈自己的手被他死死攥在手心里,挣扎不掉。

    我没想到东方鼎变脸变得这样快,前几分钟还是一块出生入死的样子,转眼间就变成个流里流气的“大色狼”。

    “你……你想干什么?”我有一种想下车的冲动,早知道这家伙本性难移,我又何苦回头来救他?

    东方鼎却厚着脸皮凑上前来,不由分说,丰盈的唇已经堵住了我的嘴。

    我惊叹东方鼎的厚脸无耻,又惊讶这家伙的动作如此迅速,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温热的唇已经贴上我的嘴,一波又一波热辣的吻紧接着而来。

    我像是个快溺死在海水里的落水者,差一点淹没在他欲望的海水里,几乎快要不能呼吸。

    我使劲想从他的束缚之中挣扎出来,却被他死死的按住,看到他嘻皮笑脸轻薄我的样子,我一肚子的气,龇着牙齿很想狠狠的咬他一口。

    没想到那家伙却很机智的突然一缩,或许是上回我狠狠咬过他,让他这次有所戒备,刚刚还如同野兽般的吻忽然降下温来,我才从他的控制之下得到解脱。

    我瞪着眼睛瞧着这没脸没皮的家伙,却看到他一幅偷笑的模样,带着讥诮的眼神看着我:“说,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爱上我的?”

    我对眼前这个家伙简直无语了,早知道救下他,会让他如此误会,还不如直接把他丢给那一群行尸算了。

    “我没有爱上你,只是怕你就这样死掉!”我赶忙解释说。

    换来的却是东方鼎轻松的一笑:“那还不是一回事,只有自己在乎的人,才会关心对方的生死。”

    我忽然觉得脑子有一些凌乱,该怎么跟这家伙解释才说得清呢?

    司机大哥回头看我们一眼,呵呵乐了一下。在他看来,我们就是一对闹矛盾的小情侣,只有我知道根本不是这样。

    等等,这车子是朝什么方向开?看上去好像不是回家的路。

    “司机大哥,你开错方向了,我家不是这条路。”我提醒司机大哥。

    东方鼎却接过话茬:“还回什么家?现在除了方鼎大厦,你哪里也不要想去,呆在我的身边是最安全的。”

    我一想,也对。现在已经过了晚上十一点,不论是一个人回家还是去医院,都不安全。想想刚才经历的事情就觉得后怕,还是呆在他的身边有一些安全感。

    到了方鼎大厦,司机大哥找钱的时候还好心说:“小两口过日子哪有不扮嘴的,一人退一步得了,不要太任性。”

    东方鼎乐呵呵的说:“是呀,谢谢大哥提醒,我回头就收拾我媳妇去。”

    我一愣,给了他一个巨大的白眼。

    东方鼎拉起我的手,乘上透明的电梯,一路坐到十三层。

    我很奇怪,以前进到电梯里面,都会看到那个长相恐怖又身世可怜的东方鼎的仆人蛇芯,怎么这一回没有看到?难道这种鬼魂之类的东西也需要休息的吗?

    “怎么没看到蛇芯?”我好奇的问。

    东方鼎却眉头微微一皱,不悦的说:“他不在。”

    我有些搞不懂眼前这个男人,他真是太喜怒无常了。在医院见到爷爷,就是一脸的不高兴,现在提起那个忠心的仆人,又是一幅不乐意的样子,难道我真的跟他命里犯冲?

    他把我带到十三楼,走进办公室,直接进那个如同白色积木般的房间。

    进来之后,他二话不说,一按墙上的按钮,门立刻合拢。

    我发现东方鼎今天的脸色特别的差,看上去很疲惫,似乎刚才跟那些行尸打斗,耗费了不少的精力。

    他一进来就坐在那张白色的大床上,把我拉到身边,看一看手表,然后对我说:“我的时间不多了,你答应我,无论等会儿我变成什么样子,哪怕是跟你发脾气,你也要帮我完成那个实验。只要你帮我顺利完成那个实验,我可以满足你的任何心愿,哪怕是让你爷爷醒来都可以,但前提是你要帮我进到那座古楼!”

    我第一次看到这个性格的东方鼎这样认真的样子,有点儿摸不着头脑。

    他却一把把我揽到怀中,脸上的神情变得出奇的严肃,像极了韩剧里的男明星,深情的对我说:“答应我,什么都不要跟他做,要做也只能跟我做。”

    说完,又是一波热辣的吻。

    我脑子一片混沌,搞不明白这家伙又在干什么,装逼装成什么不好,偏偏要装成什么韩国的男星,搞得跟临终表白一样。是知道这一款才是我的菜,故意假扮来逗我吗?

    吻到极致,东方鼎却垂下眼眸,像是极度虚弱的躺下来,然后沉沉的睡去。

    “喂,东方鼎,东方鼎……”我着急的想要唤醒他,却发现那家伙睡得死沉死沉,怎么都叫不醒。

    这该死的家伙,把我叫来说要保护我,自己倒先睡下去。他刚刚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我梦里的那座古楼里究竟藏着什么,为什么非要我进去不可?还有,他真的可以让爷爷醒来吗?……

    我想把东方鼎叫醒来问个清楚,可那家伙就像睡死了一般,怎样弄也弄不醒。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见东方鼎迟迟不醒来,心里有些着急,眼见着快到凌晨,我也困极了。自己坐到墙角,眼皮也慢慢垂下来。

    忽然,我睡得正香时,却听到一个男人用疑惑的声音在我面前说:“你怎么在这里?”

    我揉揉朦胧的睡眼,看到东方鼎正坐在床上,怒视着我。

    他的脸色依旧苍白,但和刚才相比,又变得更加憔悴许多,仿佛一下子老了将近十岁。如果不是依旧是同样一张面孔,我真要怀疑不是同一个人。

    “你趴在这里干什么?”东方鼎扶扶自己的额头,好像头很疼一样。

    我跟东方鼎也已经接触过一阵子,知道他跟普通人不一样,先不说他会的那些稀奇古怪的道术和蛊术,就说这精分的性格也异于常人。

    已经见识过东方鼎精神分裂的样子,我忽然明白,精分的人或许都有间歇性的失忆症。

    唉,谁叫我命苦,卖身给这样一个主顾。别人说,顾客就是上帝,东方鼎现在就是关系到我和爷爷命运的上帝。

    我把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又跟他说了一遍,从他到医院里来看我,帮我弄走了叔叔和婶婶,替我解围,到餐厅里遇到行尸,又是怎样脱困,全都一五一十的对他说了。

    他果然跟听别人的故事一样,饶有兴趣的把所有的事情都仔细听一遍。

    忽然嘴角一勾,他灰黑色的眼眸盯着我,脸色更加阴沉,用低沉的嗓音问道:“他亲过你了?”

    我无可奈何的点点头。

    却看到东方鼎带着几分莫测的眼神盯着我,冷哼一声,又用嘲讽的语气问我:“感觉怎么样?他的技术好不好?”

    我对这种变态人格简直无语,刚刚吻我的不就是你吗?就算换了一种人格,那张嘴不还是你的吗?

    还没等我想好用合适的语言还击他,那个变态的男人却一把托起我的下巴,厚实的唇紧紧贴上我的嘴,温柔而妥帖的粘上来。

    我脑子一愣,却觉得东方鼎的这个吻真的和之前的吻不一样。那个家伙以前亲我的时候,都是如狼似虎、心急火燎,可这一回却温柔如水,像是散着清香的花蜜轻轻抚过我的嘴唇。

    真是奇怪,为什么同样一个男人的吻,会有如此不同?难道性格变了,真的连接吻的技术都会改变?

    还没等我想明白,东方鼎就结束了那个仓促的吻,然后冷笑着问我:“我的技术比他好吗?”

    我脸一红,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家伙怎么老让人无语?

    他的脸色忽然一变,眼神一转,沉声对我说:“时间差不多,该干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