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东方一脉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36本章字数:3511字

    糟糕,我是不是要永远陷在这个地方,永远也出不去?

    顿时,我只觉得两眼一摸黑,什么也看不见。脑袋一阵阵的头晕目眩。

    等我醒来之后,就看见自己依旧躺在那间如同积木般房间的大床上,而东方鼎就坐在我床边的不远处,看上去十分的憔悴。

    我从床上爬起来,看到他那幅疲惫不堪的样子,忍不住问道:“你,没事吧?”

    东方鼎没有回答我,但是我看到他脸色苍白,两只手捂住胸口,像是想努力不让什么东西流出来。

    我察觉他的异样,有一些担心。如果他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病人,我或许会给他采取一些急救措施。但是,我知道他是东方鼎,一个带给我非常经历又谜一般的男人,我不知道学到的那些医学知识对他有没有用。

    忽然,我看到东方鼎抱紧胸口,瑟缩着身子,微微发着抖。

    他抬起头来,手一指房间外,嘴巴里面轻轻吐出几个字:“药,药……”

    药?他要吃什么药?

    我忽然想起那天在外面那间房间看到的那个嵌在墙里面的药箱。扭过身子,正要往外面走,去给他拿药。

    东方鼎却突然一把拉住我的手,有气无力的说:“血,血……我要你的血!”

    说完,他抓住我的手臂,竟然在我的手臂上咬一口。

    顿时,我只觉得一阵刺骨的痛,就见手臂上不断的流出鲜红的血液。而东方鼎就如同一只贪婪的吸血鬼,对着我的伤口猛的吸吮起来。

    我不禁有一些害怕,没想到自己的血,居然就是他口里面的药。

    从刚才进到古楼起,我就怀疑这个东方鼎不是个寻常的人。普通的富家公子哪里会去学什么法术,而且他能够轻易的将自己的一魂一魄附在我身上,还跟楼里面的怪兽搏斗。一切的迹象表明,他不是怪兽,也是跟怪兽相类似的东西。

    看他对我的血液如此渴望的样子,他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吸血鬼呢?

    我本来就贫血,真怕东方鼎这样一直吸下去,我会不会晕厥过去。

    好在那家伙只是喝了两口,似乎想缓缓体力,我看他在吸过我的血之后,气色微微好转,脸色也没有刚才那样苍白。

    就轻声问道:“你……好些了吗?”

    东方鼎灰黑色的眼眸一转,带着精光的眼晴忽然盯着我:“你怕我?”

    我呐呐的说:“我,我怕我的血,不够你喝。”

    “哼,你把我当成吸血鬼了?告诉你,今天如果不是因为救你,我根本不会这么狼狈!”东方鼎带着几分不满的说。

    “救我?难道不是你要我进那幢古楼找东西的吗?”

    “我怎么知道你这样笨,跟你说了几遍,进去一切听我的,没想到你还是要睁开眼睛,害得我们差点儿出不来。”

    我没想到这个家伙刚刚在古楼里面才让我生出少许的安全感,转眼间就烟消云散。

    我不服气的对他说:“如果不是你非要我进到那座古楼,我们也不会遇险。再说了,就算你在古楼里面真的救了我,刚才我也让你喝我的血,当作药来喂你,也应该算是扯平了!”

    我觉得自己的脸微微发烫,因为跟他闹别扭而气得两块脸变得红通通的,不用看都知道这此刻一定像是红苹果。

    东方鼎却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像是看着一件有趣的艺术品,忽然开口对我说:“你这是在生我的气?别忘了,我们是签过协议的。在这三年内,你都是我的奴仆。”

    “你不是说只要我帮你进到那座古楼,找到你想要找到的东西,你就可以提前放我离开的吗?你说话不算话!”我一肚子委屈的问道。

    东方鼎却理直气壮的说道:“哼,那是他答应的,又不是我答应的,我没有理由放你走!”

    泥煤,人格分裂就能说话不算话吗?不管是那个他,还是这个他,不都是你一个人吗?

    我顿时变得气愤异常。

    “你卑鄙,你无耻,你说话不算话,你不是男人!……”

    我的胸口因为我的情绪变得起伏不定,一大堆骂人的词情不自禁从我脑子里面蹦出来。

    这也不能怪我,刚刚经历一场生死考验,回头这家伙就喝我的血,还翻脸不认人,太欺侮人了。

    东方鼎却偏过头来,转过那张帅气得如同西方雕塑的脸,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说道:“很好,你骂,接着骂……”

    我被他反常的举动搞得一愣,他这是说反话,还是被我气糊涂了,居然要我接着骂他。

    “骂就骂,你以为我不敢骂你,本来就是你不对,你……”

    可还没有等我接着把话说完,东方鼎一个动作就上前,搂着我的腰,抬起我脖子,两片唇贴着我的嘴唇而来。

    不同于前一次的狼吻,东方鼎的这次吻显得既温柔又绅士。他的嘴唇轻轻的抚上我的嘴,没有如上次一样直接的攻城掠地,却像两片云彩一般轻轻地抚过,宛若两片湿润的羽毛贴上我的嘴唇。

    我神情随之一滞,搞不懂东方鼎现在唱的是哪一出?

    他却继续贴着我的脸吻过来,亲昵、湿润又和蔼。一度让我深陷其中……

    “你,你……”我被东方鼎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他却唇角弯成一个好看弧度,眼睛都带着笑意的看向我:“怎么样,我的吻和他不同吧?”

    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人可真够变态的,什么这个吻和那个吻,明明就是你一个人,有什么好区别的?

    他却说了一句让我更加郁闷的话,“记住,跟你签下合约的人是我,买下你三年青春的人也是我。不管他允诺你什么,我同样能够满足你,只要你乖乖替我做事。”

    “你还要我为你做什么?那座古楼我同你进去了,可是里面那东西不让我们上楼,我又怎么帮你拿出里面的东西?”想起刚才恐怖而诡异的经历,我还有些后怕。

    东方鼎却冷哼一声,“你知道那座古楼里面拦住我们的东西是什么吗?”

    “是什么?”

    “它叫狴犴,是龙子之一,远古神兽。长得虎头狮身,凶悍会吃人,擅长制造幻术,你能从它的手底下捡回一条小命,你应该觉得庆幸!”

    “那不是出现在神话之中的东西吗?怎么会出现在那座古楼里面?”我不解的问。

    “你以为那座古楼是什么地方?那是女娲后裔传承的地方,一般人根本无法进去。”

    “那为什么我能够进去?”

    “因为你身上有东方一脉的鲜血,而东方一脉就是守护女娲传承的族人。”

    我脑子轰地响了一下,没想到我的这个姓氏居然藏着这样大的秘密。

    “那你和我一个姓,你为什么进不了那座古楼?”

    “全世界只有一千多个姓东方的,你以为个个都是东方一脉的族人。就算我的祖辈和你们家族有一点渊缘,也不能代替守护女娲传承的族人。”

    “可是,我并不知道什么女娲传承,甚至连我的父母是谁都不清楚,我只是一个孤儿而已。”我的脑子炸开了锅,今天带给我的信息量太大了,我一时无法接受。

    东方鼎却冷冷的说:“想知道你父母的事情,就去问你的爷爷,他是你身世的唯一知情人。”

    “可是,我爷爷还昏迷不醒。”

    “他会醒来的,我保证!”东方鼎看着我的眼睛说,“我知道,另一个我承诺过会救你的爷爷,他能帮你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够做到。但是,不管他对你再好,你也不能全部相信他。这是我跟他之间的博弈,如果你再次进到那座古楼之后,把里面的东西交给他,伤害的不仅仅是我,也会是你自己。”

    东方鼎说这话时,灰黑色的眼眸一闪一闪的看着我,里面充满真诚和善意,让人不敢不信他。

    我脑子混沌了,不明白东方鼎嘴里的这个他,和他本人有什么区别?难道人在人格分裂之后,还会跟自己的另一个人格进行竞争,做出伤害另一个人格的事情?

    我呐呐的说:“你,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突然,东方鼎的胸口一颤,脸色抖然间变得苍白起来。他用力捂住胸口,像是努力让胸膛里面藏着的东西不流出来。

    我不由的问道:“你怎么了?”

    他却语气不好的呵斥我:“快走,问那么多干什么?”

    咦,这家伙变脸可变得真怪啊。刚刚还跟舔蜂蜜一样往人脸上舔,这一回又突然变得凶巴巴的,真是反复无常。神经质,不,神经病!

    忽然,他的胸口一起伏,嘴里面吐出一大口的鲜血来。

    我这才突然明白,原来刚刚在古楼里东方鼎是伤得那样重。原来他为了救我,也受了重伤。

    这家伙,为什么受重伤也不说话,偏偏要让人误会他?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想起他刚才喝过我的血,只得傻乎乎的问道:“你吐的血,是我的,还是你的?”

    他没好气的白我一眼,反问道:“你说呢?”

    我脸一红,觉得自己的这个问题真的很傻。

    又问一句:“你……需不需要……再喝点我的血,补充体力?”

    “你以为你的血是红牛,还是维他命?真是个傻丫头。”他冷哼一声,可我分明在他的嘴角看到一抹嘲弄似的笑意。

    “主人,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那个诡异的蛇芯突然出现在房间门口,殷勤的问道。

    “好的,我马上就来。”东方鼎应了一声。

    我很是奇怪,蛇芯怎么又出现了?上回问那个性格的东方鼎时,不是说蛇芯有事不能来吗?我还以为他是生病了,难道只有这个性格的东方鼎才能使唤蛇芯?

    “我因为刚刚驱动体内的一魂一魄到古楼,被狴犴所伤,要到国外休养一段,等过一段时间才会回国。到时候,我会带帮手让你进入那座古楼,我也需要时间查一查究竟是谁在背后想害我?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可以不用来方鼎大厦。好了,我出去了,你自己呆在房间好好休息,明天就可以离开。”

    东方鼎说完这话,径直走出去。快要走出门口时,却突然扭头对我说一句话:“明天到医院时,你会看到我送你的礼物。”

    说完,他对我笑了一下。

    我忽然有一点浑身不自在,他刚才的微笑亲切而自然,再配上那张人畜无害的大帅脸,让人真的没有抵抗力。

    礼物,这个家伙会送我什么礼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