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突然来访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36本章字数:3164字

    我百思不得其解,对着这样一份肉麻的情书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人还说明天会来找我,他找我干什么?……

    想起这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有些心慌慌的。最糟糕的是,爷爷醒来之后又变得怪怪的。我呆在自己的家里,却忽然有一种陌生而又诡异的感觉。

    突然,我脑海中划过东方鼎那张冷峻的脸。说实在的,这时候我还挺希望他在我身边,至少他可以解释我心中的疑惑。

    夜幕很快降临,一切都笼罩在漆黑的夜色里。大地静悄悄的,只听得见蝉儿的嘶叫声,仿佛整个世界都熟睡了一般。

    可是,我却一直睡不着。一是为爷爷的事情而感到担忧,二是因为那封奇怪的情书。

    七月底八月初,都是一年当中最热的时候,房间里面虽然开着电扇,但是浑身热得难受。

    我本来就睡不着,干脆爬起来想喝杯水。刚要走到厨房,却听到房间的大门传来响声,像是谁在门外扭动着门锁,试图闯进门来。

    我的心立刻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现在是凌晨两点,大多数生物都熟睡了,是谁在这个时候想要闯进来?

    我联想起那个写情书的家伙,可是他在信里明明说明天会来,难道他是个急不可待的色狼?等不急到天亮,半夜三更就想溜门撬锁的进来?

    我忽然一拍脑门,想起只要过了午夜,就算是第二天。严格意义上来讲,今天已经算是那封信里所讲的“明天”。

    我真笨,居然现在才想到!

    莫非那人是个变态?先写信骚扰我,扰乱我的神志,再半夜三更跑进来?我胡思乱想着。

    门口的那把锁还在扭动着,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或许再过半分钟,外面的人就可以闯进来。

    就算我现在回到厨房拿菜刀当作武器,恐怕都已经晚了。眼尖的我看到门后有把新买来的扫帚,索性把扫帚倒过来握在手中,只要那人一进来,就吃我“一扫帚”。

    只听“咔嚓”一声,门终于扭开了。

    我心想,这家伙倒有些手段,不但写情书擅长,这撬锁的功夫也很熟练。

    门从外面被推开,路灯照进门内,一个男人的影子被拉得老长。然后,就听到“通通通”,那个男人就这样理直气壮、大摇大摆的走进来。

    好哇,这家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这样明目张胆的闯进来。哼,先吃我一扫帚。

    我二话不说,从后面抡起大扫帚就朝那人的脑袋上挥去。

    可不要小瞧这扫帚的力量,这不是从超市里买的那种毛细细的塑料扫帚,而是从集市里买来的稻草做成的大扫帚,拿到手里面也有一两斤。再加上嫉恶如仇、怒火中烧的我手中分外用力,使出吃奶的劲就往那人的脑袋上狠狠的一挥。

    只听“哎哟”一声,我明显感觉到手中的扫帚击中那人的后脑勺。

    却听那人慌忙的捂着脑袋,满腹委屈的喊了一声:“姐,你要干啥?”

    我听到那声音,立刻愣了一下,失声道:“斌斌?”

    我打开灯,就看到我弟弟萧富斌抱着脑袋气愤的看着我。

    萧富斌瞪着我说:“干嘛呢?想谋杀?”

    “我,我以为你是贼呢!”

    “哼,有我这么帅的贼吗?再说了,我可是开门进来的,贼会这么文明?”萧富斌不服气的说。

    我吐了吐舌头,对他说:“谁要你开门扭半天,还弄出那么大的响声?”

    “还不是你那破锁又老又旧,拧了半天才拧开,早就叫你们换锁了!”

    萧富斌恼怒的走进来,把门一摔,以示对我刚才那“一扫帚”的不满。

    这个刚刚走进来的男孩子就是我名义上的“弟弟”,名叫萧富斌,是叔叔婶婶的亲儿子,也是我爷爷的亲弟弟。

    小的时候,他很乖的,总是喜欢跟在我屁股后面,“姐姐”、“姐姐”的叫着,虽然有时候很淘气,但是很听我的话。

    可是,自从开始上学,或许是因为婶婶老是在他面前有意无意的提起我是爷爷外面捡来的孩子,又或者是因为他的学习成绩跟我当年比,相差太多,这孩子开始变得跟我疏远起来。

    有时候,还故意跟我抢东西,争零食,争玩具,争零花钱。

    我知道他比我小,又是萧家的亲骨肉,自然处处让着他。可是,他依旧对我不满,眼睛里老是闪烁着厌恶的神色。

    因为他是萧家的独苗苗,爷爷和叔叔平常对他管得很严。爷爷希望他文武双全,叔叔盼望他将来家境殷实,所以取名叫“萧富斌”。

    可是,他们似乎替他取错了名字。这孩子可能是因为逆反心理,从小学习成绩不行,运动方面也没有天赋,倒是对泡妞挺上心。

    上小学就会写情书送给女班长,到了初中就跟女生谈恋爱,每天送女生回家,做起了“护花使者”。不等上高中,就已经有三段“惊天地、泣鬼神”的恋爱史。

    因为泡妞,叔叔婶婶没有少被老师叫去谈话,萧富斌也没少挨爷爷的胖揍。可是,小帅哥萧富斌童鞋,似乎天生就是一个“情种”,无论如何都不放弃心中神圣的恋爱。

    他的第一个女友,是自己的同桌,戴着牙套的短发小姑娘。两个人从“三八线”开始熟识,然后越过边界谈起朦胧的恋爱。

    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六年级的时候他第一次向我借字典,我好心的想悄悄帮他,无意中发现他书桌抽屉里面那封错别字一大堆的情书。我看了一眼,然后啼笑皆非的放回原处,什么也没说。

    上初二的时候,萧富斌童鞋的班主任老是来家访,我无意中听到,萧富斌童鞋的“艳史”。两个女生因为萧富斌女友的名额而大打出手,让我对写出一手错别字的萧同学肃然起敬。

    还有一次,叔叔拿出皮带狠狠抽他,连最心疼儿子的婶婶这回也不拉住他。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萧同学骗叔叔说学校组织旅游,拿了三百块钱失踪了两天,直到女生家长上门要人,才知道萧同学居然带着人家小女生出远门。

    我原以为萧同学会早恋早婚,进而早点当爹,早一些为萧家传宗接代,没想到他在被叔叔送到职高之后,忽然转性,突然不喜欢泡妞,转而对名字里面的第二个字特别感兴趣。

    突然有一天,他坚持辍学,要到外面打工经商。叔叔婶婶扭不过他,只能随了他的意。

    于是,萧富斌在十六岁那年,问家人要了三千块钱,就一个人跑去深圳。

    我上高中之后,就跟爷爷搬到老宅,和他们一家三口分开住,很少见到他,那些故事都是后来爷爷告诉我的。

    说起来,我和萧富斌也有三四年没见面,没想到他今天居然跑来。

    我从冰箱里面拿了些冰块,然后又拿了一块毛巾包住那些冰块,让他在脑后慢慢敷。

    我看到萧富斌仰面躺在沙发上,头发染成金色,还留得挺长。虽然脸上晒得挺黑,但确确实实是长相标致的小鲜肉一枚。

    “你怎么这个时候跑来?”我很是惊讶,自从萧富斌去深圳,我就再也没见到过他。

    “这是我爷爷家,难道我不能来?”萧富斌不满的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晚来。还有,你回来的事情,叔叔婶婶知道吗?”

    萧富斌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就是他们叫我来看爷爷的!”

    我有些意外,静悄悄的等他把故事讲完。

    原来,前两个月爷爷住院,叔叔和婶婶就揣度着儿子早点回来,免得萧家的那些财产全落入外人手里。

    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萧富斌迟迟不肯来。直到上个星期爷爷突然醒来,萧富斌才买了张火车票赶回来。

    萧富斌本来一个人来看爷爷,中途遇上两个以前的同窗,一时酒兴大发,多喝了几杯,一下子喝到了深夜。这才驾着那辆摩托车,跑到爷爷的住处,却被我当成贼。

    “你来之前也不打个电话,这样我就不会误会!”我明白事情的经过,埋怨他道。

    他像孩子一般撇一下嘴,反问道:“怪我咯?你以前的手机号码换了,我打给谁去?”

    我猛然间想起,前一段时间因为跟叔叔婶婶闹翻,故意换了手机号码没有告诉他们,所以萧富斌联系不上我。

    我忽然想起情书的事情,向他问道:“你来之前有没有从门缝里塞过东西?”

    “塞什么?我有钥匙还用塞东西进来?”

    我略微放下心,想起那信上的纸倒是跟萧富斌的字迹不一样。

    “姐,那地上的东西是给你和爷爷的!”

    我一愣,低头看了一下地面,一个红色的礼品盒,里面是我爱吃的大红枣和爷爷喜欢的核桃。

    难得这小子还记得我和爷爷的喜好,也不枉我小时候那么疼他。不过,如果不是因为叔叔和婶婶,我应该和他关系还不错。

    “姐,我有些困了,今天就睡在这里了!”萧富斌说完,人就顺势躺在沙发上,又用几分撒娇的语气对我说,“姐,给我准备一床被子,行不?”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来老宅,但是我心中还是对这个弟弟有几分疼爱的,点了一下头,便给他拿来一个海棉枕头和一床毯子。

    还叮嘱他:“天热盖不住被子,盖床毯子正好,晚上千万不要着凉了!”

    “谢了,姐!”萧富斌说了一声,转过头就呼呼大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