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追凶(下)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36本章字数:3092字

    那卖菜的干瘦老头抬头看了东方鼎一眼,愣了一下,似乎也对东方鼎这种穿着高档西服出现在菜场的英俊男人也感到好奇。

    问了一声:“你全要?”

    “嗯,你的菜都在这里?还有吗?”东方鼎却是一幅挺认真的模样,就好像这次来的真正目的真的是来买菜一样。

    卖菜老头犹豫一下,又说:“我家里还有,你究竟要多少?”

    “全要,带我到你家里去拿吧!”东方鼎急冲冲的说,看样子似乎很是着急。

    卖菜老头似乎很高兴,难得碰上个有钱人全部买下自己的菜,自然服务周到。

    没说几句,就收拾一下自己的菜摊子,骑着电动山轮山带我们去他的家。

    我不解的看向东方鼎,问他:“你……”

    可东方鼎还不等我把话说出来,就给我使了一个眼色,“跟他走!”

    难道撞死王红兵的凶手就是这个干瘦的卖菜老头吗?

    我们跟着菜贩走出菜市场,然后七拐八弯的在一处不起眼的平房前停了下来。

    这是一处又矮又破的小瓦房,墙很矮,一眼可以看到院子里面的菜筐,甚至还可以闻到里面飘出来的阵阵的烂菜味。

    我不由的皱一皱眉头,没想到这不起眼的小瓦房居然还挂着一把明晃晃的大锁,好像里面有什么贵重之物似的。

    卖菜老头打开锁,很客气的带我们走起院子。

    “进来吧,我这一批进来的菜都在这里,总共有二百斤土豆,一百二十斤西兰花。你要是全要的话,我可以给你打个折,优惠一点!”

    老头正乐呵呵的跟着我们谈着买卖,却听到一间房间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怪叫声:“快走,快走,别来烦我!”

    那是一个年青男人的声音,撕心裂肺的叫喊着,像是谁要取他的性命似的。

    老头马上变了脸色,走到那间房的门口,拍了拍门,隔着门对里面的人吼了一句,“别吵,家里来客人了!”

    东方鼎瞧着这一幕,眼神有些怪异。

    老头马上又笑呵呵的跟东方鼎继续谈着生意,“老板别介意啊!如果那些菜你全都要的话,我可以免费帮你送上门,你要送哪里?”

    东方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对他家里面另外停着的一辆摩托车很好奇。

    他走到摩托车前,用手摸一摸车身,拍打着上面厚实的皮座,突然问:“这辆车是谁开的?”

    老头的脸色突然变得不好起来,眼神有些奇怪。慌慌张张的就说:“没人开,这车坏了!”

    东方鼎却冷笑一声:“哦?真的吗?我可看它还是很新呀!”

    老头马上不高兴起来,“喂,我说你究竟买不买菜,不买拉倒啊。”

    东方鼎脸上浮现的笑意却更浓,“买,为什么不买?不过,我想连你的这辆‘坏掉的’摩托车一块买!”

    老头似乎察觉到什么,生气的说:“不卖,不卖,我只卖菜,不卖车!想买摩托车,到别处买去!”

    说着,就想推搡着把我们两个推出门外去。

    可是,东方鼎哪是那么容易被他推出门的。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抬起一只胳膊抓住卖菜老头的手。

    那老头虽然干瘦,但是那双手由于天天干粗活,手上还是有几分力气的。可他遇上的是东方鼎,东方鼎只用一只手就把他的胳膊一拧,他当时候手就杵在那里动不了。

    到了这个份上,哪怕就算是傻子,也看出来东方鼎这是来者不善。

    那老头带着恐惧的口吻警觉的问:“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你不用知道,我只问你一句,你是自己去找警察,还是我送你去?”

    老头面如死灰,两只眼睛里面流着泪,一咬牙,对东方鼎说:“好吧,我承认人是我撞死的,我现在就跟你去自首!”

    东方鼎似乎还不太相信他,“你可别想耍什么花招!”

    老头沉默不语。

    我看到那老头也有五六十岁的样子,满脸的皱纹,手还因为长年干粗活而布满了老茧,不知道怎么搞的,看见他那样子,我忽然想起了以前的爷爷。

    就对东方鼎说:“既然他都答应自首了,就不要拧着他的胳膊不放了,让他自己走吧。”

    东方鼎听完我的话,犹豫一下,手一放松。

    老头垂着头,跟着我并排走,东方鼎垫后。

    忽然,只觉得身后有一阵冷风吹过,一个黑色的人影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拿着一柄短小的斧头就朝东方鼎砍去。

    东方鼎怎么会被这种人砍到,他猛的一闪身,那道黑影贴着他的衣袖就擦身而过,斧子也落了一个空。

    我转过头来,就看到一个蓬头垢面又凶神恶煞的男人拿着凶器想要袭击东方鼎,却被东方鼎灵巧的躲开,还跟对方缠斗在一起。

    我刚想上去帮忙,就觉得自己的脖子一紧,一只粗糙而干瘦的手就掐住我的咽喉,让我喊都喊不出来。

    “快放开我儿子,否则我就掐死你的女人!”

    刚刚看上去还有些可怜兮兮的卖菜老翁现在忽然像变了一个人,立马就露出他凶残丑陋的一面。

    我在心里面痛骂自己,东方依依,你怎么这么缺心眼,居然同情这个糟老头子,结果反倒害了自己!

    东方鼎听到他的话,眉头一皱,当即抬腿朝那老头的儿子身上猛的一踢,立即把他踢倒在地。

    “快放开他,否则你们两个一个都跑不了!”东方鼎剑眉倒竖,瞪着对方说道。

    老头却一脸的不在乎,掐着我脖子的手更用力了,“我跑不跑得了不要紧,只要我儿子能走就行了!”

    我忽然明白过来,当初撞死王红兵的不是别人,就是这个卖菜老头的儿子,难怪东方鼎非要到他家里不可。

    说话间,老汉的儿子拿起斧子,就已经走到我的面前。我这才看清楚那人的长相,这是一个十几岁的年青人,跟萧富斌差不多大,只是长得有些怪。

    薄嘴唇、塌鼻梁,头毛跟野鸡的毛一样染得五颜六色,特别是那双无神的眼睛,一看上去就不正常。

    那长相怪异的少年拿着斧子站到卖菜老汉的身边,嘴巴张了几下,才吞吞吐吐的喊了一句,“爹……爹……”

    老汉眼神复杂的看一眼自己的儿子,又对东方鼎说:“你放他走,我就放了你的女朋友,再跟你一块去警察局自首。”

    东方鼎却冷着一张脸说道:“哼,你以为他离开这里,就能逃得了吗?”

    卖菜老头用着绝望的声音说:“如果你不答应,我立刻杀了你的女朋友,我们父子和你同归于……”

    还不等那老头说完“同归于尽”四个字,东方鼎已经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一般冲到老头跟前,挥起一拳就朝老头的脸上打去,老头立刻吃痛一下,手底下一松劲,我马上趁机从他手下逃脱。

    可他那个神经兮兮的儿子却跟疯了一样冲过来,举起斧子就朝我砍来。

    我心说一声,“糟糕”,却没有想到东方鼎不知道什么时候冲过来,握着那斧头的刀锋,生生挡在我的面前。

    然后,他飞快的抢下那杯斧头,老头那神经兮兮的儿子见斧头被人抢下,马上使出蛮力一头皮朝东方鼎撞过来。

    可东方鼎是什么人,怎么会让自己吃亏?

    他马上临门就朝那人的胸口踹一脚,把那人踹的跌跌撞撞就朝后面倒去。

    这一撞他正好撞到墙上,后脑勺居然都撞出血来。

    然后就出现了很戏剧的一幕。卖菜老头的傻儿子可能察觉出后脑勺有些发凉,用手一摸,发现居然是血,竟然人就倒下去晕倒了。

    老头见自己的儿子脑袋出血,人倒在地上,以后他儿子死了,居然跪在地上哭起来。

    直到我们把警察叫来,老头还在哭,当救护车来了之后,老头才意识到自己的儿子原来没有死。

    他对我们讲起了事情的经过:几天前,他那不学好的儿子开着新买来的摩托车在大街上溜达,不小心撞死了一个人。

    回来之后,他就不敢再出门,之后就发现他越来越不对劲,天天说有鬼来找他,神经也变得有些不正常。

    等把人送到警察局,又在警局里面录完口供,我这才觉得松了一口气。

    等出了警察局的大门,我对东方鼎说:“这下子事情总算全部解决了,王红兵应该不会再找上我了!”

    却不料东方鼎说:“事情还没有你想得那样简单!”

    怎么,我们在抓到凶手之后,难不成王红兵那只死鬼还要缠上我?

    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东方鼎,却没想到此时东方鼎的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而且面容又变得有些憔悴。

    “你怎么了?”我看到他这个样子,有一些担心。

    东方鼎却拉着我的手,说:“快,我的时间不多了!在我消失之后,记得给我做三件事情:一、到富豪酒店找这个人……”

    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给我。

    “还有,无论等会儿我变成什么样子,你都要记得跟我保持距离。”

    我没东方鼎这种莫名其妙的话语给搞得晕头转向,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鬼?

    可东方鼎的脸色却变得更加的不好,最后还有气无力的对我说:“记住,等我醒来之后,离我远一些!”